赌徒

一百七十一章 这才是我的强项

一百七十一章这才是我的强项

章文挂断了电话,没来还想给吴玫打个电话,现在也没了心情,这时静太聪明了,令人发指。?顶?点? .2X. CO章文无奈的笑了笑。这样的女人自己还真不敢娶,想干什么坏事都没有机会。

一通电话,章文心情好了很多,也最终确定了方向,目标直指赔率表。

打开电脑,章文认真的把比赛的数据输进去,一直忙到了晚上。看看单场投注的网站里还有2.5万块钱,足彩投注的账户里还有5千块钱。这个资金量章文觉得刚刚好。现在可以考虑下注的金额增大一些。没办法,形势不乐观呀!周围的这些人哪个都比他富裕,的要尽快改变这种尴尬的局面,难不成以后还真的靠老婆?这是万万不能地。

只是最近没有五大联赛,投注的难度提高了些,问题也不大,完全按照赔率表的分析来下注就是了,章文选了5场比赛,每场下注2千。下完注,才想起来好像晚饭还没吃呢。看看时间都九点多了,着到难办了,出去吃也都关门了,便利店也只有方便面。

章文穿上衣服,准备还是去买礼包方便面吧。这时门铃响了,打开门,纪清却站在门外,手里提着保温盒。

“我打你的电话打不通,老是占线,后来又关机了。我……好担心你,我……”纪清眼圈发红,就要哭出来了。

“哦!手机没电了,来,抱抱,别哭,别哭。我好着呢!”章文感觉浑身暖洋洋的,伸手抱住了纪清。

“你吓死我了!以后不要挂电话。我…我…”纪清忍不住眼泪还是流了下来。

进了家,纪清看到房间和厅里都收拾的空荡荡的,还好微波炉还在,纪清把一个大碗放进去热了热,端给章文。

“这饭叫什么名?”章文盘腿坐在**,端着大碗,看到饭在上面,菜都在下面,好像很眼熟。

“心里清楚。”纪清会心的一笑,缓缓地靠在章文肩头。

“这回可比上次丰盛多了。还是老婆体贴哦!”章文狼吞虎咽的吃着。

“文,你…你能不能不要赌了?咱们的钱足够让我们过得很好的,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天天伺候你,好不好!你什么都不用操心。”纪清悄声地说,心里很有些忐忑。

“养猪呢?没事吃饱了睡,睡醒了吃。**了还**几次。”章文不爽的说道。

“讨厌,说的真难听。”纪清气恼道。

“清清,我知道你的想法,不过我不想用女人的钱,我并不太在意所欠的债,我在意的是我要有成就感,今天我已经想了很久了,澳门那最多再去洗码赚点小钱,我想还是把精力放在这章赔率表上,也会多抽时间陪陪你。给我两年时间,我要是不能有所成就,那就只能做只猪了。我就乖乖地回高老庄,等着被喂养。”章文半真不假的说道。

“真的?那你告诉我怎么样才算是有成就感,把外债全部还了?”纪清很认真的问道。

“那是最起码的,还了债,少说还要有个百万资产才算差不多吧!”章文心里盘算着,好像两年要赚到这些难度不小哦!不好,话说得太满,有点后悔了。

“说话算话哦!我帮你记着。”纪清马上接了过来,不给他反悔的机会。

“哼!算话就算话!等两年后,我买套别墅,携夫人入驻!”章文没了反悔的余地,索性准备放手一搏。

……

同一时间,在澳门的赌场里,胖子的日子也不好过,这货的客户倒是赢了不少钱,人家下午直接去了香港购物去了,胖子变得无所事事了,丫想着有洗码赚来的4万块钱,心里有了底气,带着十万泥码,也跑到大众场里去玩了,结果和章文如出一辙,也输了个精光。更惨的是,不但输掉了洗码赚来的4万,还倒贴了3万。胖子有些发毛,想着是不是拿个20万出来把输的钱赢回来。

胖子犹犹豫豫的蹭到筹码兑换处,却看到范志成和钱一站在那,好想等着他呢,胖子转身想溜,却被钱一一把抓住:“死胖子,看到我们就想溜,是不是心里有鬼啊?”

“哪呀!我是没注意,正好又尿急,这不刚想去厕所嘛!”胖子陪着笑脸,钱一他没怎么接触过,范志成可是看着就发憷啊!

“你又赌钱了?”范志成淡淡的问道。

“小玩玩,没多大输赢,都是这次洗码赚来的。”胖子转着眼珠说到。

“那你把卡里的钱都补足,现在!”范志成说道。

“我…我……”胖子没辙了,后背直冒冷汗。

“看样子我得把你的卡收回来了,还有章文那张。”范志成冷着脸说道。

“别呀!我错了还不行吗?”胖子急了。

“原来怎么说的,再赌剁一只手,自己选吧,剁哪只?”范志成还是没好脸色。

“啊?哪只?哪只也不行啊!我刚把巧妹骗到手,还没摸过瘾呢!”胖子吓了一跳,连忙把手背到背后,大叫道。

“要不,手就不剁了,断根手指,你看如何?”钱一同情的点头道。

“谢谢三师兄……什么?剁手指,不行!”胖子才发现这钱一更损。

“这就没办法了?谁叫你手贱的?”钱一摊了摊手。

“不对,章文也输了,还比我多输了2完呢,卡一块收走,那手也要一块剁。别老挑软柿子捏!”胖子这时毫无义气的把章文也拖下水了。

“哼!你当我不敢吗?两张卡先没收,月底前把欠款补足!”范志成转身走了。

胖子再找身上的卡,连章文的和自己的都找不到了,抬头却看到钱一得意洋洋的拿着两张卡,还特意扬了扬手,跟着范志成走了。

……

“你过来,欣儿知道吗?”章文吃完饭,想起了女儿。

“今天是星期六啊!要不你和我一起回我那吧!你这什么都没有,连热水器都坏的。走吧?好不好?”纪清缠着章文道。

“那走吧,这家也确实没法住了。”章文道。这家里太简单了,让纪清在这凑合着住也太委屈了。

带着纪清一刻钟就到了纪清家。一进门感觉就是温暖温馨。章文一俯身背起了纪清往卧室走。

“你干什么?刚我下来!”纪清笑闹着。

“回高老庄了,还不得背着媳妇进屋啊?”章文把纪清背到了床边,随后扔到了**。

“你洗澡吗,我帮你准备好衣裤。在泡杯茶吧,你尝尝我姐带回来的茶叶,和你同学的比怎么样?”纪清回到家就兴奋得很。

这时,电话响了,胖子的。

“哥呀!我好痛苦啊!”胖子一开口就干嚎起来。

“怎么啦!你也碰到非洲妹妹了?”章文才不相信这家伙会有多痛苦。

“比非洲妹妹更可怕,我碰到范志成了,他身边还跟着一个钱一,那家伙更缺德。”胖子嚎的更响了。

“范志成?靠!你不会又去赌了吧?要不然你怕他干什么?”章文有点明白了。

“我就小小的玩了几把,还不是跟你学的。”胖子含含糊糊的说。

“你少往我身上扯,我赌不赌他还管不着!你可是有着剁手协议的。”章文立刻和这厮划清界限。

“现在他把两张卡都没收了。怎么办?我要失业了!”胖子着急的问。

“那容易,把你的猪蹄剁一只就行了。”章文没好气的说。

“我舍不得我的猪蹄,也舍不得我的卡,哦!对了还有你的也没收了。”胖子不忘提醒章文。

“我要不要无所谓,拿走了更好,里面还缺5万呢!”章文根本不在乎这张卡。

“可是我在乎啊!哥呀!帮我想想办法吧,那是我的**啊!”胖子又嚎了起来。

“行了行了,你先回来再说,我正好也打算今后重新计划一下。”章文不耐烦的说。

“那你可得把我的卡要回来!没了这张卡,我感觉好忧伤!”

这欢猪不知从哪学来了句‘好忧伤’。听得章文浑身发麻,赶紧挂了电话。心里却在嘀咕:钱一和范志成这么做,是要点醒自己和胖子,从钱一这几次的旁敲侧击,章文还是感到钱一是有深意的,不得不说,这家伙是个高人,今次的做法应该是好意。

纪清这会把茶泡好了,章文仔细的尝了尝,还真的挺不错的,应该和上次在时静那尝到的茶不相上下。纪清靠着章文等着他慢慢的品茶,感觉很轻松惬意。

电话又响了,这回是莫心兰,章文有些心虚的看了看纪清,还是接通了电话。

“在哪呢?干什么呢?”莫心兰没话找话的问。

“在…纪清这里,正品茶呢!”章文迟疑的回答道,最终还是说了实话,因为编一个谎言,需要编更多的谎言来圆谎。还不如实话实说呢。

“哼!我说呢,本来还担心你呢,看来根本不需要哦!”莫心兰顿时不客气的说。

“我,只是说实话,我……”章文抬头看看纪清,却发现纪清表情一点没变,自顾自的在用小茶壶泡茶,动作一点也没走样。

“好了好了,不说了,给个账号,我把上次王学伟打过来的50万转给你,去做点投资理财什么的。”莫心兰大概感觉到了章文的尴尬,直截了当的把话说完。

“你还是放到时静那里吧!做投资理财她是行家,放到我这没用。”章文知道莫心兰一直想把这笔钱转过来,总说要一人一半。

“嗯!好吧,那赚了钱一人一半。”莫心兰果断的挂了电话。

章文收了手机,有些尴尬的看了看纪清,想说话却不知说什么。

“是那个莫心兰吧?”纪清头也不抬的问道。

“嗯!想问问我关于投资理财的事。”章文回答道,又画蛇添足的补充了一句。

“那,要是她愿意,以后请她到家里来坐坐,一块吃顿饭。”纪清说了句很有风度的话,章文有点不敢相信了,这是纪清说的。不禁怔怔的望着纪清。

“看我干什么?”纪清轻轻地笑了,脸色还有些泛红。

“你……就没什么想法?”章文疑惑地问。

“你都说了在我这里,不是已经说清楚了吗?”纪清反问。

“哦!还是品茶吧!”章文觉得现在的智商肯定达到了下限,还是不谈最好。

……

莫心兰又一次把手机扔到了**,她吃晚饭时回到了时静家,刚才和实景谈起了理财的事,才心血**的打电话给章文。

“看样子出师不利哦!人家正好和老婆在一起。”时静看到莫心兰气恼的样子,就知道肯定是撞墙了。

“哼!男人没一个是好东西!还想着关心他一下呢,嗤!人家早就投怀送抱了。动作够快的!”莫心兰愤愤的说道。

“你做的也不错嘛,50万说转就转,够霸气的!”时静倒是真的很佩服莫心兰的,真敢付出啊!

“那当然,本来就是我们俩的。”莫心兰很自豪地说。

“行了,别美了,这钱到底怎么说?真的打到他的账户上去啊?”时静问正事。

“不是,他说放你这,让你帮着做理财投资。还说你是这方面的行家。”莫心兰回答。

“呵呵!他倒是不客气。”时静淡淡的说了句。

“嘻嘻,恐怕有人还巴不得帮着理财呢!”莫心兰翻着眼睛说。

“死妮子,我是在帮你好不好?你有没有良心啊?”时静有些心跳。

“客观点说吧,是帮我们俩。作为感谢我可以代替他抱抱你!”莫心兰使劲的抱住时静。

“谁要你抱!死妮子,发什么春啊?”

两人又笑又闹了起来……

……

章文投注的5场比赛都开始了,这回的下注可是不小哦,每场2千呢,章文把笔记本电脑放在旁边听着比赛的比分转播。同时和纪清也在**开着运动会,两人好像有些时间没在一起了,都很投入,比赛分上下半场,他们俩也上下半场各来一次,几乎和比赛同步结束,纪清脸上红扑扑的,还微微有些喘。

章文拿过笔记本,看看比赛结果,太给力了,赢了4场,1场走水,好家伙,盈利7千多。

接下来三点钟还有比赛,章文决定乘胜追击,再下注三场,每场重注4千。

这才是我的强项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