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172章 有好事也有坏事

第一百七十二章有好事也有坏事

早上起来,章文看到比赛结果还是对2场错1场,胜率还是客观的,并不因为你充满自信的重注而改变,往往倒是在输钱的时候,胜率却会降低,这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但是赌场里却经常看到。=顶=点= .一晚上盈利了1万多块钱,也算很不错了。

一时兴起,直接拉着纪清开始晨练,室内的。而且这禽兽早上的状态极度亢奋,本来一直持久力占优势的纪清也招架不住了……

纪清趴在章文身上歇了好一会,才起身接水帮着章文擦拭干净,等她忙完了才发现这厮居然睡着了,纪清痴痴地看着章文,轻轻地握住他的手在自己脸上轻轻的摩挲着。

一直睡到了十点钟,章文起床,打开电脑又开始研究赔率,澳门回来,章文有了新的计划,更主要的是,身边的女人无形中带给他的压力与日俱增,章文感觉有必要加快盈利的速度,当然随之而来的风险也会增大。

吃过午饭,章文继续伏案研究他的赔率,纪清从早上忙到下午,一刻也没停过。中间休息的时候,章文静静地看着忙碌的纪清吸尘,拖地,洗衣,擦灰,还把空调被拿出去晒了晒,接着这又开始张罗晚上的菜肴。

“看我干什么?你的事做完了?”纪清被章文看的有些不自在。

“一个人主持这么大一个家真是蛮辛苦的。要我帮忙吗?我也是劳动人民出身,要是放在三十年前,我的出身清白的很。”章文看得不好意思了,想帮忙。

“我不累,我喜欢把家收拾的干干净净的,我用不着你帮忙,越帮越忙。”纪清有条不紊的做着手里的活,看似轻松自如,不经意间显示出一种女性的劳动美。

“你真是最好的老婆,没有之一。”章文由衷地说。

“真的?”纪清欣喜地问,真是一物降一物,纪清对章文的免疫力几乎就是零。

“当然是真的!”章文肯定的说道。

“那作为奖励,抱一会!”纪清的要求真是不高。

“应该的!这也是我正打算做的事!如果需要,老衲破个色戒也是可以的。”章文轻轻的抱着纪清。

“嗯!随你吧,最好是晚上,我怕你太累了。”纪清还是很体贴的。

“什么话?老衲还年轻,正值当打之年。”章文怪叫道。

“五毒俱全的出家人!我喜欢。”

章文一面上下其手,一面想----这老婆也学得很幽默了嘛!

……

与此同时,许林和王梅的冷战也有了结果,王梅的父母在许林这待不住了,再待下去自己在老家的房子就快要被儿子卖了,也就是房产证没有转给儿子,才算是保住了房子,问题是现在儿子欠了一屁股债,东躲西藏的,连他老婆都躲到娘家去了。

何况王梅的投资好像是出问题了,老两口首先想到的不是怎么帮女儿一把,而是想着先把自己的棺材本拿回来,甚至打起了许林这套房子的主意,又哭又闹的,王梅心寒之极,跑到许林面前跪了下来求他原谅,许林和章文一样吃软不吃硬,终于还是硬不起心肠把老婆拒之门外。

两人在许林的出租屋内商量了对策,先是把原来的那辆凯越轿车卖了,因为许林这面做物流买了一辆新的面包车。连牌带车估计也有个8万块,许林再拿出12万。这样也是做给王梅的父母看的,女儿女婿连车都卖了来还他们的钱,以后再想开口借钱也不好意思了。章文听许林说了经过,忍不住骂道:奸夫**妇凑到一起立马就能想出这种绝招,都不是好鸟,但确实是好主意!

……

熊大伟的日子就不那么好过了,先是发疯似得找到李艳辉的住处,结果却是人去房空,找施光明,人家也是爱莫能助,冷冷淡淡的不怎么搭理他。去找马进利,后者比他还郁闷呢,再说,一说去找章文,马进利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似得。斗志全无。

马进利倒是去找过莫心兰,他很怀疑自己的少了的50万在莫心兰这里,但是苦于没有证据,想查看莫心兰的银行账户,被莫心兰骂了回来,随后又扔给他一个盘,马进利回去看了以后,就不再有一点声音了,反正手里好歹也回来了150万,足够他周转的了,以后慢慢的再做几年,这些损失也就回来了。

马进利可以东山再起,可熊大伟不行啊,他想报警,可是又不敢,身上还背着个强*的事呢。再说报警说什么呢,什么证据也没有。熊大伟眼看着又一个还房贷的日子要到了,心里火急火燎就是没办法,才一个多星期,头发就像个老翁一样花白了,最后只能走出最后的一步,也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一步,把现在的这套房子卖了,虽然还有很多的银行贷款没有付清,但是,还是值些钱的,更庆幸的是这一年还升值了不少。

熊大伟犹豫再三,终于和老婆坦白了强*李艳辉的事,还有钱被黑掉了的事,老婆连着哭了好几天,一下子就病倒了,还好没出什么事。最后也只能同意卖房了。出于为孩子考虑,两人倒是没离婚。熊大伟这几天就在忙活着卖房了,如果顺利卖了房,还掉亲朋好友的借款,还能剩下个10万左右,当然不包括施光明的10万借款,如果再还了这笔借款,那就没什么钱了。熊大伟心里自动的就把施光明的借款忽略了。

……

章文下午又下注了7场联赛,也是每场2千,由于下注的比赛比较多,总投注额也到到了1.4万。这让章文想到了一个问题,如果作为投资自己现在账户里的资金好像少了点,是不是该增加点资金总量呢?但是风险也是随之升高。章文想找个人问问,想了半天,也只有时静有这方面的能力,能给出个主意。最主要的是,时静的话能让章文心里有底。章文看了看坐着小板凳伏在自己腿上做着刺绣的纪清,有些犹豫。

“想干什么坏事就干呗,看我干什么?”纪清做着刺绣轻声说。

“不是坏事,是好事。”章文撸了撸纪清的头。

“嗯,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我只要能这样天天守着你,就没有什么坏事了。”纪清放下针线,索性趴在了章文腿上,闭着眼睛说。

章文笑了笑,拿起手机给时静打电话。

“时静?忙吗?”

“本来不忙,你一来电话就开始忙了。欣儿刚到我这里,我给她布置了些练习,我发现她语法上还是有问题。你来电话是关心女儿,还是关心其他人?”难得的时静也调侃起章文来。

“都关心,所有人。”章文回答的也很笼统。

“还有什么事没有?今天莫心兰可不在,我可没时间陪你聊天。”时静问道。

“有点想法,想听听你的意见。”

“那说出来,我听着!”时静有了些兴趣。

“想发挥我的强项,早点还清外债,努力进入小康。”章文想了几句开场白。

“说重点!”

“哦,我想把注意力重新转到赔率上来,想增大下注额。所以想增加本金总量。你觉得怎么样?”章文把话说的很含蓄。

“你想增加多少?”时静很平淡的问。

“增大到原来的5倍,15万吧。”章文试探地说。

“……嗯,你这次输了多少?”时静问道。

“5万。”

“想赢怕输?”时静轻声道。

“是!”

“那你就试一试吧?别人我不会赞成他去赌,但是你如果控制在15万之内,那就试试吧,反正要是不在这上面折腾,你会在别的地方闯更大的祸。但是以后澳门不许去赌了。”时静倒是没有反对。

“嗯,我是不打算再去了。”章文对时静的话还是蛮听得进的。

“钱不够了吧?”时静很了解章文。

“嗯!”

“呵呵!怪不得这么老实。莫心兰把她的钱放在我这了,我拨5万给你。还缺的话,相信另外会有人拨给你的。”时静想了想说。

“那莫心兰那我和她说一声。”章文问道。

“不用了,我来说吧。你每个月把盈利亏损报给我听。再把赔率表的问题集中起来,我帮你改。”时静又像是回到了读书时一样,开始监督他了。

挂了电话,章文心里觉得很踏实,也很兴奋,一下子把投注尺寸提高了5倍,这可是很刺激的,已经和那些小老板不相上下了。

“我要投10万。我要比她多。”纪清原来闭着眼一直在听着。章文一挂断电话就开口了。

“嘻嘻,5万就够了,这又不是买东西,还要比较谁买的多。”章文吓了一跳。

“我不管,我就要出10万。”纪清不肯松口。

“那这样,5万放到赌球账户里,还有5万放到足彩账户里。o?”章文想了个折中的办法。

“好,我去给你拿卡去。”纪清还真是马上行动。

……

这时,电话又响了,这回是章越的电话。章文立刻接通……

放下电话,章文脸上阴晴不定,因为章越告诉他了一个不算好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