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174章 连换两张床

第一百七十四章 连换两张床

晚上吃晚饭的时候,章文煞有其事的对欣儿说:“咱们家开始装修了,以后我会住在隔壁纪红的房子了,也好监督你学习。

“哦,那好耶!就是住在这和住在隔壁有什么区别吗?”欣儿貌似不解的问。

“额!当然有区别,首先是不影响你学习,其次是啊……这个……这个,其实我是个很传统的人,住在这不方便,影响不好。”章文说的很有些心虚。

“哦,好像懂了。”欣儿点头说道。

“总之,我在这,你得把成绩给我提上去,要不我也太没面子了。”章文看着女儿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可是,你在这我才把成绩提上去,那我不是很没面子,我像那么不自觉的人吗?”欣儿不买账的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嘿嘿,这丫头反应很快嘛!我喜欢!”章文看着女儿进了房间,咧嘴笑道。

“还不是你遗传的?再过几年肯定超过你。”纪清也笑了。

“是啊!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章文叹道。

吃完饭,章文回到了纪红的房子,这下,纪清可忙坏了,一会过来一趟,拿来毛巾牙刷,一会又过来,拿来新的床单,一晚上几乎没消停过,章文感觉,这么避嫌的意义已经不大了。

特别是到了睡觉前,纪清坐卧不定,等着欣儿洗漱睡觉,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欣儿今天迟迟的没有休息,一直在做功课。纪清又着急又无奈,在自己房里直跺脚。

章文倒是没有睡觉,他现在手握二十几万的赌资,正研究赔率呢。只是今晚上的比赛不多,而且经过赔率表分析计算,并没有什么很有把握的比赛。章文考虑了一下,还是放弃了,再着急赚钱也不能盲目的下注啊!

另章文意外的是,纪清居然没有偷偷的溜过来,难道是她不愿意道纪红的房间来?章文没再多想,直接洗了把澡,上床睡觉了。嘿嘿,还是新床,纪红自己都还没睡过,就让自己给先占用了,心里不免有些得意。

等章文都快睡着了,迷迷糊糊地感觉到,自己怀里钻进了一个人,不用问,肯定是纪清……

不只是因为换了个床,还是因为是在纪红的**,今天两人都有些新奇或者说兴奋,特别是纪清还有些拘谨,很难得的要求章文把也灯关了……

……

第二天,章文一上班就被牛伟军叫进了办公室,反正大家都已经心知肚明,倒也不用兜圈子,其实牛伟军这么做也是为了章文好,趁着大部分人都还没有知道,帮章文多申请点补偿。

牛伟军和章文的关系一般,但是和章越的交情可是有些年了。公司再怎么才人也裁不到他的头上,只是手上的权力肯定是小了。他也有自己的考虑,章越现在又迎来了新的契机,有可能副主任转正,那权利大了可不是一点点,虽然最近审计的业务少了,但是以后还是很难说的。所以牛伟军不愿意得罪章文,也没必要。

两人开门见山的直接谈补偿的问题。章文提出来要7万,在扣除这几个月的每月领取的生活费1.5万。最后,牛伟军咬了咬牙答应给5万,这也是他能申请下来的最高的尺度了。章文想想也认可了。牛伟军有些不好意思的再送了一张2千的消费卡。

章文也没再多啰嗦,准备过两天把自己的东西全部搬走,这也是牛伟军要求的,现在就搬,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

再待在办公室也没意义了,章文直接开车准备去朱志元那里,今天好像冷库的库板拼装应该可以结束的。章文先给莫心兰打了个电话,带她一起去看看冷库,顺便看看是不是可以把以后的办公场所也安排在冷库旁边,那样就方便了。

……

今天莫心兰正好没有出门,确切的说还在睡懒觉。最近她也是累坏了。迷迷糊糊地接听了电话。

“在哪呢?有空没有?”章文问。

“章文?你个死人,才想起来打电话给我啊?”莫心兰一下子清醒了,坐了起来。

“有空没有?我带你去看冷库,顺便看看有没有合适是的办公场所。”章文懒得啰嗦。

“好呀!你过来接我。我在时静家。”莫心兰高兴地说道。

“还要来接你?”章文倒是有些没想到这个问题。

“那怎么?我自己开车去又不认识路,再说两个人开两辆车也太浪费了吧!”莫心兰说的理由充足。

“那,那好吧!”

过了半个小时,章文开车赶到了时静的家,看看时间才十点多钟,进了屋,莫心兰居然才起床,**还是乱七八糟的。

“等我一会,我收拾一下。”

莫心兰急急忙忙的收拾着,穿着睡衣,不时的春光外泄。让章文无语的是他居然还要洗个澡,和女人出去就是麻烦。莫心兰倒是大方,连浴室的门都没关,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这让章文很有些意动,是不是伸着头朝浴室里看看。

“偷看过瘾吧!看够了?”莫心兰裹着浴巾走出来,看到章文装模作样的背对着浴室站着。

“那也是你特意留给我看的,谁叫你不关门的。”章文转过身哼道。

“嗯,想我不?”莫心兰双手勾住了章文。

“嗨嗨!你那块遮羞布要掉了。”章文提醒道。

“掉就掉了,你还没回答我呢,想我不?”莫心兰不在意的说着。

“嗯,有点!哎,我说都十点半多了,你快点换衣服啊!”章文感觉诱惑在增加。

“那就下午去,现在赶过去也是吃饭时间了。嗯!”莫心兰眼神迷离,把嘴也印在了章文的唇上。

“唔…这是时静的家…唔…”章文含含糊糊的说道。

“也是我的,你也是我的。”莫心兰忘情的吻着,一条腿也缠绕了上来。

……

一直缠绵到了中午,莫心兰才恋恋不舍得穿起衣服,再把**仔细的检查了一遍。

章文则有些感觉怪怪的,从昨晚到今天,一连换了两张床,还都充分的利用了一下,真有点做贼的感觉。这两张床的主人要是知道了,会不会发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