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175章 女施主的愿望

第一百七十五章 女施主的愿望

两人穿戴整齐,看看时间还真是尴尬,已经十一点半了,章文很不满的撸了撸莫心兰的头:“上下轻重缓急,你不懂啊?这回好,还得先去吃完午饭,赶过去都一两点了。(顶)(点)().”

“嘻嘻!人家想你嘛,不用出去吃,家里菜肉都有,我来洗,你来烧!”莫心兰心情大好的说。

简简单单的弄了个二菜一汤,倒也吃得很舒服。章文的手艺虽然比不了纪清,但是在莫心兰眼里已经是很不错的了。只是最后乐极生悲,莫心兰洗碗的时候又打碎了一个碗……

赶到朱志元那里,还好,朱志元正在现场亲自监督施工,这可是花了大价钱打造的样品库,现场的工人也都是清一色的新制服,厂区的另一角新的全办公楼也开始动工了,整个厂区真有点欣欣向荣的气象。

到了现场,章文和莫心兰都带上了安全帽,别说,莫心兰戴上安全帽还真运点英姿飒爽的意思。就是上衣太短了点,时不时的露出一截小腹。章文很恼怒的点了点露出的部位,莫心兰吐了吐舌头,赶紧使劲把短上衣向下拉了拉。

“你还知道来啊?你不是说上午来吗?”朱志元看到章文没好气的问。

“嘿嘿!我不是今天辞职嘛,一下子一百多人来和我一一道别,时间就耽误了。没办法啊,人缘太好也是个麻烦事啊!”章文大言不惭的说道。

“弄得好像领导一样!”朱志元根本就不信。

“我哪像领导啊?是一百多个领导跑出来送我!”

“吹,你不吹能死啊!”朱志元有点想踹他。

“哦!对了,这是以后的冷库直接使用人,莫心兰。”章文看到朱志元那眼睛在打量莫心兰,连忙介绍道。

双方打了个招呼,章文带着莫心兰进现场给她介绍冷库。随后一起回到会客厅,当然现在都是临时活动房。

各自落座,朱志元居然已经有秘书了,这让章文很是惊叹。等小秘书泡完茶出去后,章文很猥琐的问道:“你现在连秘书都配好了?经过你老婆同意吗?”

“你当我想啊!这不是稍微有点起色,已经有人打招呼塞人进来了。不要面子上过不去啊!”朱志元很无奈的说道。

“老大,你的新厂房什么时候造好?”章文很关心的问。

“早呢,干嘛,你又想打什么主意?”朱志元警惕地问。

“想在你这弄两间办公室。”章文想把莫心兰以后的办公场所也放在这里。

“嗯!等新厂房造好了,租给你两间”朱志元很勉强地说道。

“不好!”

“那借给你两间!”朱志元咬了咬牙。

“也不好!”

“送给你两间!”朱志元快发火了。

“那怎么好意思!”

“滚!诚心来捣乱是不”朱志元大怒。

“呵呵!我是说我想要冷库边上的两间房间做办公场所,开网店,物流快递进进出出,把办公室设在你的办公楼里不合适,等你的这个样品库造好了,我们出一半的费用。产权还是你的。我只要求和老顾一样,在我的办公场所后面开一扇门,这样我们的进出就不经过你的厂房大门了。大家都有好处。”章文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嗯,可以,冷库加货架的造价可不低啊,你出一半,那可差不多要20万了。”朱志元没怎么考虑,就同意了,因为那块地方正好是厂区多出来的一块地方,划分出去丝毫不影响厂区的整体美观。本来那里也就是计划做成绿化带的。

“没问题!20万,你是现在要还是等我们进场了再付?”莫心兰看到章文把自己的事考虑的怎么仔细,心里开心极了,在钱上一点也不含糊。

“等进场了再说吧!我刚贷了款,现在钱不算紧张。”朱志元大度的说道。接着又问章文:“你不是辞职了吗?到我这来吧!跑业务,管工程,管采购随你挑。年薪10万,年底加分红。保证比你原来的公司赚得多。”

朱志元生意做大了,人手就显得不够用了,特别是他想把制冷这一块交给某个信得过有懂行的人,自己主要招呼朱文宇介绍过来的工程。

“不行!我不同意!他还要帮我们做生意呢!……他是我们的股东。”没想到莫心兰听到朱志元的建议有些着急,脱口就否决了。

“嘿嘿!我确实不合适到你这来,几年都没碰过制冷了,人也变懒了。”章文对莫心兰的生硬态度有些不满,连忙和朱志元打着哈哈。

“没事没事!我也就随口说说,没指望你真的来我这帮忙!”朱志元也怪怪的冲着章文和莫心兰说道。

……

回去的路上,章文一直没怎么说话,莫心兰知道章文最讨厌女人在他朋友面前太多嘴,更何况是还不是很熟的情况下。

“好啦!别生气了,我知道我做的不好,我下回保证不乱说话。”莫心兰拉拉章文的袖子,发嗲的说道。

“哼!”章文没搭理她。

“人家不是着急吗?谁叫那个大块头要你到他的公司去的?”莫心兰委屈的说道。

“算了,下不为例!”章文警告着说。

“知道了,哎!你往哪开?”莫心兰发现章文没往自己家方向行驶。

“送你回时静家。”

“不行!你刚才都已经说了算了,干嘛还故意气我?”莫心兰恼怒的叫道。

“我说算了之前就上了高架了。”章文闷声说。

“那下去掉头!坏蛋,你不掉头,我就给时静打电话,告诉她你今天在她的**是怎么胡作非为的。”莫心兰说着拿出了手机。

“行了行了!怕了你了!我这就下去掉头。”章文连忙朝出口方向开,他还真怕莫心兰什么事都敢说。

“哼!叫你再欺负我!文,你放心,到了家里我把你伺候的好好的,真的!”莫心兰抱住了章文的胳膊。

“好,好,我相信,别闹,我在开车呢!”

“等会买点菜,回家自己烧着吃。”莫心兰提议。

“还烧?在外面吃点不就好了?”章文有点懒得烧。

“烧!你开口一下子出去20万呢,还不得省点啊!再说我喜欢看你烧菜的样子。”

得,还是自己做的孽,真是吃力不讨好啊!

……

时静收到了莫心兰的短信,今晚不回来了。时静有些奇怪,但是也没多想,回家烧晚饭的时候,发现冰箱里居然还有一碗剩菜。时静把剩菜重新热了热,尝了尝,不禁皱起了眉头,这绝对不是莫心兰的手艺。再看看垃圾桶里又打碎了一个碗,时静觉得有些不对了:这死妮子好久都没有敲碎东西了,今天又出什么状况了?

吃完饭。时静回到卧室,把浴室和**仔细的检查了一遍。尽管章文和莫心兰自认为做的小心翼翼,但还是百密一疏,留下了一点点斑痕,不仔细找根本看不出。

“死妮子!越来越放肆了,居然跑到家里来胡闹了!还有那个混蛋,到哪都敢做。一对狗男女!”时静不禁暗骂,把自己掌握的最下作的词汇都说了出来。

时静沉着脸,伸手想把床单换掉,刚撤了一半,又停了下来,重新铺了回去,闷闷的坐在**,用手轻轻地擦拭着那一点点痕迹,呐呐的自言自语:“也不知道收敛点,非要让我知道,我恨死你们了!”

……

莫心兰倚在厨房的门旁边,看着章文翻着手里的锅,发红的火苗蹿得老高,一副大厨的样子,心里真有点不敢相信,这个曾经打架旷课的坏家伙,居然还能烧得一手好菜,想当初的那些男同学,女生们预测谁会是最顾家最主妇的,再怎么想也想不到章文的头上,世事就是这么奇妙!

“文!你不觉得我们俩在一起也能过得很好吗?现在也很有家的感觉!”莫心兰很不甘心的问。

“什么过得很好,都是我再做好不好?”章文斜了她一眼。

“可是我也会洗菜切菜,洗碗呀!我已经学会很多了。哼!过几天我就去找那个纪清,让她哪来的回哪去!”莫心兰恨恨的说道。

“哼!随你便,不过我可提醒你,纪清可是专业的厨子,别去的时候有血有肉的,回来就剩一副骨头架子了!”章文漠然道。

“你讨厌!也不帮着我,就会欺负我!”莫心兰从后面环抱住章文,把脸贴着他背上,含娇带怒的说到。

“还不帮着你?帮你冷库落实了,办公场所搞定了,为了满足你我连时静的床都爬上去了,还要怎么样?”章文叫道。

“好了好了!我不说了,一提纪清你就站在她那边!”莫心兰郁闷的打断了章文。

“什么话?……唔……”

章文转过身刚要再说,却被莫心兰的嘴堵住了,莫心兰激烈的吻着,眼泪悄悄地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

“心兰,我今天都交代了两回了,就算是个叛徒,也没什么在值得交代的了。”章文晚上这通运动还真是耗时耗力,真的有点累了。

“嗯!……没有,我感觉你没交代彻底,还有存量,哼!是不是还想留着回去讨好她?”莫心兰八爪鱼似得缠着章文,满足之后,还带着余韵,微微娇喘仰着头问道。

“师太,老衲真的四大皆空了,难不成你还真的想超度老衲去西方极乐世界?老衲还很留恋这世俗红尘啊!”

“坏蛋,就算是做了和尚也是个不守清规戒律的花和尚!”

“善哉!我只是帮女施主还愿罢了!怎奈众位女施主的愿望都是一样的,老衲真的很辛苦啊!”

“好啊!你除了那个厨子,还有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