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176章 极品的老太

第一百七十六章 极品的老太

令人意外的是,晚上章文下注了几场比赛,到了第二天早上居然只错了一场,这很让章文惊喜,莫心兰这回更是得意了,赖在**缠着章文不放,一直耗到了中午,才起床烧饭。

把莫心兰送回了时静家,章文马上赶到自己的家里,那里好多装修的事等着他拍板呢。这次的施工队倒是很让人放心,是章越找来的,还派了一名现场监理,相当的负责。看来章越的官位还是起到了相当大的震慑作用。一点都没有偷工减料。

章文正在和简历商量装修的事宜,没想到的是,他的前丈母娘跑过来了,消息够灵通的。章文勉勉强强的打了个招呼,老太太一点也不客气,进门指手画脚的,这个不好,那个应该换掉,章文在一旁边很是郁闷,好像自己装修和她老人家没什么关系吧?

“您到底有什么事吗?”章文忍不住开口了。

“我来看看我外孙女的房子装修不行啊?”老太倒是理直气壮。

“额!行吧,不过有什么建议你和我说,别对着工人说,他们又不管这些,只不过照图施工。”章文还是尽量的保持对老人家的尊重。

“我正好找你有事。”老太听了马上说道。

“您说!”

“你这装修好了肯定要买家具之类的,我那多出来好多,你也别再浪费钱了,直接搬过来就能用。”老太很热心的说。

“你是说把我这搬走的东西再搬回来?”章文没想到老太良心发现了。

“差不多,不过你那套放在这里不合适,你就把我原来的那些搬过来就行了,这样你也不吃亏,省的好像我占了你的便宜一样。”老太很大方的说道。

“哦!您想的真是周到。不过我已经重新订购了新的家具,你那些我就不要了。”章文很是无语,这老太太还真是极品啊,把自己的好的东西都搬走了,这也就算了,还想把旧的再处理过来,就她原来那些旧家具电器送给人家都没人要,还要另外算运费,她倒好主意打到这来了,等于免费的帮她处理垃圾。章文才发现自己的智商和这老太比简直太低下了。

“那你处理建筑垃圾的时候,帮我也处理掉一些,我那些家具都是很好的,我也不收钱了,就当是抵运费就可以了。”老太马上改变了策略。

“不好意思,这不是我能说了算的,施工队只负责我家的建筑垃圾,你要想让他们帮忙,你自己和他们商量。我管不着。”章文也不客气了,丫的算得也太精了。

“你这叫什么话!再怎么样你也和我女儿夫妻一场,要说错大家都有错,现在怡芳也知道自己的错了,你现在也有了正经的工作,其实你们还是蛮般配的,也这么长时间了,想想其实还是大家都让一步,就没事了,再说到底还是欣儿的亲妈。是不是?”老太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我觉得没必要!我现在挺好的,女儿也没有什么不适应,连成绩都提高了。”章文摇摇头说道。

“你以为我是来求你啊?我是为了外孙女才想你们复合的,嗤!还以为自己有多了不得一样。”

“哼!我是没什么了不得!我是高攀不起。我还有事,我先走了。”章文不想和这老太在说下去。

“我是给你个机会。哼!不识好人心。想走!介便当?先把欠我女儿的钱还来再走。”老太也不客气的发话了。

“你回去看看协议,10万块两年内付清,这期间女儿的抚养费全部我来。你现在要什么钱?”章文皱了皱眉。

“当时是你没钱,你现在有钱了,当然要先还钱了!天经地义的。”老太叫的可响了。

“谁说我有钱了?要不是你把我的东西都搬走了,我还不准备装修呢,就是现在装修的钱也是我兄弟垫的,以后分期付款。”章文冷冷的说道。

“哼!你兄弟的钱?你兄弟会那么好心,全帮你垫上?骗谁啊!”老太根本不信。

“我们兄弟的感情不是你这种只认识钱的人能理解的。”章文不屑再和她理论,转头对装修监理说:“以后不相干的人不许进我家,否则,我丢了东西找你们赔,这老太太我不认识。”

说完章文转身就走,不再理会老太在后面大呼小叫。

到了楼下,章文开车准备离开,却看到陈怡芬站在前面不远处,章文想了想,开到她面前还是停了下来:“陈怡芬!麻烦你把你那个老妈带回去。别在我这闹事。她不怕丢人我还怕掉价呢。”

“又不是我让她来的!我拦也拦不住,你有车了?……真的有钱装修了?”陈怡芬是不太相信章文会这么快就赚到了装修的钱。

“车不是我的。有没有钱都要装修。你不看看,家里都被你妈搬空了,还能住人嘛?”章文恼怒的说道。

“对不起!我也不想这样的。”陈怡芬没有预料中的展开还击,只是有些无奈的说道。

“嗯!就这样吧!我先走了。”章文觉得好像没什么好说的了。

“你,你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早点把那10万块钱还我,我…我想买房。”陈怡芬迟疑的问。

“呵呵!还真够急的。我尽量吧!”章文有些嘲弄的说道,随后开车离开了。

陈怡芬看着远去的车子,心里苦闷不已,她现在住在娘家并不顺心,前期为了离婚争取利益的时候,全家很团结,等到了尘埃落地,陈怡芬住回娘家后,没多久矛盾就出来了,老头是要抽烟的,独自住在小房间。老太每天七点就上床躺着了,还不能有声音,否则嘴里唠唠叨叨的没完没了。

陈怡芬只能睡客厅了,问题是客厅里堆满了从章文那搬来的家具电器,连走个路都困难,根本没法再搭一张床,所以陈怡芬一直以来是睡沙发的。这也就算了,问题是老太早上四五点就醒了,走进走出,搞得陈怡芬就没法睡了,一直这样,难免的就发生口角了。

现在连欣儿也是能不去外婆家就不去,就算是去了也是匆匆忙忙的吃个晚饭就溜了,用她的话来说,外婆那像垃圾场一样,什么东西都舍不得扔,都堆在厅里,待在那需要相当的勇气和毅力。

所以陈怡芬逐渐开始有了自己买房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