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177章 不仅仅是美厨娘

第一百七十七章不仅仅是美厨娘一更

章文心情不爽的回到了临时住处----纪红家。,顶,点,

进门就看到纪红居然在家,章文伸头朝窗外看了看,玛的,今天什么日子,出门没看黄历也就算了,连回家都没看黄历,又碰到一个不想见的人。

章文无奈的冲纪红点了点头:“不知道你在这,我先回纪清那,晚上再过来。”

“喂!我说章文,你也太不自觉了吧?你看看把我这床都弄成什么样了?我这是新床!你看弄得皱皱巴巴的。还有,这是什么玩意?恶心死了。”纪红看到章文,立马发飙了。

“哼!床是你的没错,床单可是我和纪清的,你要检查你的新床,应该把床单拿掉再检查。至于床单上什么玩意。通俗的说法叫精液,高雅的说法叫爱的结晶,一般都在女人的肚子里,偶尔会流出来几滴,你运气不错,一般人我不给她看!”章文本来就心情不爽,这回更是烦着呢。

“下流!我真搞不懂我妹妹看中你什么了?”纪红被章文的一通话呛的满脸通红。

“下而不流是**,流而不下是早泄,不巧,我两样都不是。而且我和我老婆就想做个俗人,都喜欢**运动,只好下流了,你就将就点吧!”章文说的更专业了。

“讨厌!……等等,你先别走,我有事和你说。”纪红还是转变了话题。

“说!”

“我们办公楼里不让做冷库,怎么办?”纪红有些着急的问。

“换个办公场所呗!你那里不适合做网店。”章文很期待纪红就此放弃了。

“适不适合我心里清楚,我只问你冷库的事怎么办?”纪红不满的说。

“实在不行,就用空调吧,两台空调同时降温,能把温度控制在20度以下,也算凑合了,只要你销量跑得快,没什么大问题。”章文出了个简单的方案。

“哦,那倒简单了!”纪红放心了不少。要说空调她那里多得是,别说两台,就是四台也没问题。

章文说完了就离开了纪红的家,回到了纪清那,还是在纪清身边最有安逸舒适的感觉。进了客厅,发现纪清在摆弄一台缝纫机,章文惊讶极了,这玩意恐怕如今的女同胞没几个人会用了吧,特别是四十岁以下的,更是没人几乎会用。

“请问夫人,你这是要做什么呀?”章文悄悄地走到纪清身后,轻轻地抱着她问。

“嘻嘻!我要做些小香囊。等到网店开张的时候,满200元就送一个香囊。你说这个主意好不好?”纪清停下了手中的活,向后靠在了章文身上,仰着头问道。

“这是你想出来的主意?这玩意你也会用?”章文问道。

“嗯,怎么,不好吗?”纪清连忙问。

“不是不好,是太有才了?怪不得纪红非要把你拉进来,果然是才女啊!不仅仅是美厨娘。”章文感叹道,同时也为莫心兰和时静担心了,不知道她们会有什么应对的方案。

“那当然了!不过,这几天都要加班加点做了,争取开张前做500个。”纪清有些发愁。

“500个?你一个人?喂!你没必要为了这么个小店拼命吧。我告诉你啊,晚上不许超过十一点。要不然,我取消纪红开店的资格。什么玩意?为了开个破店,把我老婆的命都要搭上了。”章文大惊,警告着说道。

“嗯,我知道了,那我请我嫂子帮我一起做吧!嘻嘻,文,我喜欢你刚才说的最后一句话。”纪清很感动的样子。

“嘿嘿!自己老婆自己疼,这有什么?”章文大言不惭的说。

“嗯!抱一会……你,昨晚没回来?”纪清站起来,让章文抱着,头靠着章文的肩膀。

“哦,有点事没来得及回来,你那个做好的香囊给我几个。”章文说道。

“你要拿去给她们看是吗?你说过要保持中立的,谁都不帮。”纪清心里有些不高兴。

“呵呵!我疏忽了,对,对,现在是各显神通的时候,应该保持中立。那你欣儿哪里也要交代清楚,别让她泄密了。”章文才想起来自己可是要坐山观虎斗的,两不相帮。

“你刚才和那个莫老师在一起吗?”纪清幽幽地问。

“啊!不对呀,我都洗过的呀!怎么还闻得出?”章文郁闷的说漏了嘴。

“哼!有些事你想瞒也瞒不住,……她都说什么了?”纪清嘴里轻声的问,手里却恨恨的掐着。

“她,想来找你!”章文感觉纪清掐的还不算重,在承受范围之内。

“啊?你答应了?她想干什么?”纪清惊呼,有些紧张起来。

“答应了,我说我老婆可是专业的厨子,别去的时候有血有肉的,回来就剩一副骨头架子了!然后她就不敢来了。怕你把她拆了。”章文很认真的说。

“讨厌!我有那么可怕吗?你坏死了!嗯……其实…她也挺可怜的……我当初还有哥哥姐姐嫂子,老爸在身边,她就一个人……都怪你,到处惹麻烦。”纪清忍不住笑了,随即又轻声的叹道。

“唉!我不惹麻烦,她也是一个人……”章文轻声地说。

……

“静!我回来了,我昨天去看过冷库了,好漂亮啊!”莫心兰开心的和下班回到家的时静打招呼。

“哦!我以为你住在冷库里了,不回来了。”时静不冷不热的点了点头。

“嘻嘻!5到8度的温度哦,你想冻死我啊?”莫心兰叫道。

晚饭时静催促着曦儿快吃,早早的把曦儿赶回了房间。又到厨房把昨天的半碗剩菜端到了莫心兰面前。

“好吃吗?”时静看着吃的津津有味的莫心兰。

“好吃,哎,静,你也吃啊?”莫心兰没心没肺的说。

“你的手艺见长啊!我都比不了了。”时静不温不火地说。

“我的手艺?啊,对,不小心烧出了一点水平。”莫心兰忽然想起来这道菜不是时静烧的。

“哼,你没这个水平,那个打碎的碗倒像是你的手笔。”时静盯着莫心兰。

“嗯,好吧,是他烧的,你也吃点嘛。”莫心兰做贼心虚的想拍拍时静马屁。

“我怎么感觉你有些做贼心虚啊?”时静不为所动。

“我,我心虚什么?我吃完了,我去洗碗。”莫心兰慌忙抽身逃开。

时静在卧室等着莫心兰,就听到厨房里又传来了“啪嚓!”的一声,时静恼怒的皱了皱眉,这日子没法过了!

莫心兰小心翼翼的走进卧室,讪讪地冲时静笑道:“静!你不去洗澡吗?今天好热。”

“又打碎了几个碗?”时静咬着牙问。

“还好,就一个……”莫心兰艰难地说。

“哼!魂不守舍吧?心不在焉吧?你看看你那样,满脸的春色哦!”时静哼道。

“不就一个碗嘛!大不了我再买。”莫心兰嘟囔着。

“光就一个碗我才懒得说你呢!你们在这昨天还干什么了?”时静有些脸红的薄怒道。

“没,没干什么呀?我就是让他来接我,看看时间晚了,就烧了午饭再走的。”莫心兰心里纳闷,想着昨天自己打扫战场挺细致挺干净的嘛!

“那这是什么?”时静指着床单上的某处。

“哪?在哪?我怎么看不到?”莫心兰楞没看出什么。

“拿这个看!”时静递过来一个放大镜。

“靠!”莫心兰忍不住爆了粗口,看完后脸红红的抬起头:“时静!你也太仔细了吧?这么点都能找出来?”

“那么恶心的东西,我当然要检查得仔细点了!”时静也是脸一红,语气还是很强硬。

“真是败给你了,好了好了,我坦白,我们在**亲热了一会,行了吧?我洗澡去了。”莫心兰赶紧逃避开。

……

两人都洗过了澡,坐在**,谁也不说话,房间里的气氛很是诡异,两人时不时对望一眼,又迅速转过头躲避开。

“不对!”忽然莫心兰想起了什么,大声叫了起来。

“什么不对?”时静有些心慌了。

“嘿嘿!既然你昨天就发现了,为什么不把床单换了?”莫心兰灵光一现,展开了反击。

“我,我就是要保留证据,才,才没换的。”时静知道百密一疏,被莫心兰抓住破绽了。

“那也可以换掉放在一边的,嘻嘻!你不但没换,还在上面睡了一夜,嘻嘻……”莫心兰得意极了。

“你,你瞎说,不许你瞎说!”时静有些失去了冷静,慌乱起来。

“哈哈!我知道了,是不是想在这上面感受…….”莫心兰第一次战胜了时静,感觉好极了-----爱情的力量真伟大!

“不许说,不许说!呜呜……呜呜……”时静急怒的扑到莫心兰身上,使劲的把头藏进她怀里,哭了起来,越哭越伤心……

“静!静!你别哭啊,你别吓我,我不说了,我不说了,静!”莫心兰被吓得慌了手脚,使劲的搂紧时静,不断地轻拍着她的后背。

莫心兰从来也没有看到过时静这个样子,这一刻,时静仿佛被剥下了沉静,睿智的外衣,散去了女神的光环,彻彻底底的恢复了女人的本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