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178章 荷叶脱骨鸡

第一百七十八章荷叶脱骨鸡二更

时静还埋在莫心兰怀里抽泣着,莫心兰也难得的很有耐心的轻拍着她的后背,让她哭个痛快。%顶%点% ..o过了好久,总算是慢慢地平静下来了,两人都裹着浴巾,擦起眼泪来倒也方便,时静的浴巾湿是了好大一片。

“哭好了?心里舒服了?”莫心兰也擦了擦眼泪,她也陪着掉了不少眼泪。

“嗯!”时静还是依偎在莫心兰怀里。

“你呀,什么事都压在心里,早该好好地宣泄宣泄了。”莫心兰心痛的说道。

“都怪你!死妮子,我对你那么好,什么事都帮着你,你还欺负我!你现在得意了,满足了,有恃无恐了,待不待我这都无所谓了,是不是?”时静怪怨的说道。

“哪呀!你瞎想什么呀?我们可是这么多年的姐妹加闺蜜啊!我连马进利的现场秀都给你看了,还不够知心啊?要不我再拍一段和那家伙的?”莫心兰坏笑的问。

“去!要死了,这你也敢说。”时静马上就变得脸色绯红。

“其实你比我们都有机会的!你不知道当时我有多羡慕你。”莫心兰忽然很幽怨的说道。

“我……我写过信给他,他没回信。我当时曾盼望着能让他考个文聘,然后能和他一起,我管着他,他宠着我,不求他能赚多少钱,只要能混个干部编制就行了。”时静低声的喃喃道。

“然后呢?过个几年,你的收入是他的十倍,为了弥补这个差距,他得拼命在家里表现自己,你也受的心安理得?”莫心兰不屑的反问道。

“两个人在一起干嘛非要计较这些呢?难道女人就不能比男人赚的多吗?”时静很不认同的说。

“别人或许可以,那个家伙你认为他会乐意吗?”莫心兰更能了解这其中的因果。

“我,不知道……”时静也觉得不可能。

“我告诉你吧,像你说的那种模式的家庭,男的一半以上都出轨了,但是都不会离婚,出轨只是找回自己的尊严,或者说是自信。而不离婚是离不开老婆的钱。有意思吗?”莫心兰在这方面比时静看的多也看得透。

“嗯?不说了,不说了,哪有你说的那么可怕。”时静打心底里不能接受莫心兰的说法。

“嘻嘻,那说点实际的,我就在拿出点**,谁叫咱们是闺蜜呢?去把笔记本拿来,我放给你看。”莫心兰得意洋洋地说。

“你,你们真的拍下来了?”时静大惊问道。

“那你就别管了,想看就快去拿笔记本。”莫心兰很笃定的拍拍时静,时静真是恨得牙疼,自从这死妮子得偿所愿后,越来越嚣张,你看,现在发号起施令来了,一副不怕你不去的欠扁样子。可是心里又被巨大的好奇所吸引,只能狠狠地瞪了莫心兰一眼,乖乖地起身去拿笔记本,什么时候自己变的如此被动了,还偏偏被这死妮子牵着鼻子走,真是失败。

“给你!”时静没好气的说道。

“来,坐过来,这可是姐的**……”

莫心兰从包里拿出了个盘,插到电脑上,打开:显示出一个文件夹----《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

……

相比时静的委屈,章文则是比较郁闷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纪红今天就没打算走,名正言顺的要和纪清睡一起。章文也只好作罢,反正晚上可以研究几场比赛,倒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这几天的比赛投注战况还是比较让章文满意的,基本上保持了6成以上的胜率,足彩方面的战绩就很差了,原因是足彩选定的比赛都是一些小联赛,总的投足金额加少了很多,每期只有2千万的投注,而且冷门也比较多也比较乱,章文的投注每次只能对8场左右,比原来下降了。

忙到十一点多了,章文也就睡觉了,反正今天被莫心兰搞得也挺累,没什么太强的想法,只是对纪红的不满又增加了些。

半夜,章文迷迷糊糊地感觉到有人靠了进来,应该是纪清,再后来,好像又悄悄地走了……

章文早上起来,想了半天也不知道是做梦还是真的,要说做梦吧,身上还留有淡淡的幽香,很熟悉很亲切。最后还是不想了,今天要去趟公司,把辞退费给结清,再把自己的东西收拾一下,彻底的离开了。

……

听到外面纪红的房子关门的声音,纪清睁开了眼,转头看了看,发现纪红正看着她呢

“姐!你不去上班?”纪清问道。

“不去了,一晚上没睡好,再睡会。”纪红很不满的说到。

“为什么呀?我看你睡得挺熟的呀!”纪清有些心虚的问。

“哼,你晚上一会溜出去,一会再溜回来,我还怎么睡?”纪红哼道。

“啊?可…可是…我出去的时候你睡得很熟的嘛!”纪清大囧,很纳闷的问。

“谁说的,我哪睡得熟了?”

“你…你…不是一睡觉就像死猪一样吗?”纪清郁闷的说。

“放屁,谁说我睡觉像死猪一样?”纪红大怒。

“本来就是嘛,咱爸,嫂子,都这么说的,我也是一直看到的嘛!”纪清小声嘀咕着。

“那是偶尔累了才会睡得熟一点。瞧你那点出息,为个混蛋连姐的睡眠都不管了。今天你怎么补偿我吧?烧点什么好吃的?”纪红衣服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嗯,荷叶脱骨鸡!”纪清想了想说。

“哦?那可是要点刀上的功夫的,你行吗?要脱出一副鸡架来?”纪红来了兴趣。

“应该可以吧!虽然好长时间没做了,但是我的刀功一直没落下。”纪清认真地想了想。

“怎么忽然想起来做这道菜的?”纪红很好奇。

“嘻嘻,文哥说要是有人来找我麻烦,就让她有血有肉的来,剩一副骨头架回去。我就想到这道菜了!”纪清忍不住笑了起来。

“哦!好像这场面在‘新龙门客栈’里看到过,那个鞑子干过。”

……

“阿嚏!谁在咒我?我怎么感觉浑身发毛?”莫心兰早上忽然从**坐了起来。

“你是昨晚看得太兴奋了。还什么要超越人家……我的姐姐,现在才七点钟。”时静睡眼惺忪的说道,脸上忍不住有些发热。

“哼!我就是要超越他们,给那家伙看看!还从未被超越?我就不信……”

“恶心!”

“要不我们接着看吧!”莫心兰凑到时静耳边。

“去死!滚远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