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179章 会算计的胖子

第一百七十九章 会算计的胖子

章文从公司里出来,把自己的东西全部放到了车里,另外还带走了曾经和常晓蓉共用的一个笔筒,也算是留个纪念吧。牛伟军一早就让财务把5万元打到了章文的账上,临走也没食言,塞给他一张2千的消费卡。回头看看自己呆了几年的公司,也有些感慨,在这学会了不少东西,也留下了不少的回忆,邂逅了常晓蓉,留下了抹不去的美丽风景,只可惜风景依旧,却没有了欣赏风景的人……

本来想和小姚小戴一起吃个饭,但是进了公司才发现公司里一片混乱,有人吵有人闹,于是章文也就放弃了一起吃饭的打算,倒是小戴一直送到了停车场,犹犹豫豫的样子看着章文。

“小戴!有什么话就说吧?”章文问

“我也不想在这做了?”小戴说道。

“你找好了新单位了?”

“没有!但是我不喜欢这里,都是老板的亲戚,再说文哥你也不在这做了。”小戴从一开始就不适应这种私营公司的管理模式。

“那你急什么,等有了下家再走也不晚嘛。”章文发现年纪轻就是易冲动,当初自己也是这德行。

“嗯!好吧,文哥你走了别忘了我啊!”小戴勉强的说道。

“那当然!对了,你和小姚怎么样啊?有没有感觉啊!我看小丫头挺不错的嘛!”章文想起了小姚。

“我,我是个比较传统的人,太开放的我恐怕接受不了。”小戴闷声说道。

“哦,这就没办法了,呵呵!不过这年头要找个原装货可不容易,得要提前到小学去预定!”章文马上明白了小戴的意思,因为从小姚的言谈举止可以肯定这丫头早就领先一步了。

两人意会的笑了起来,挥手告别。

……

离开了公司,忽然不知道自己该到哪去,竟有些茫然了,最后章文决定先去看看吴玫,晚上找胖子他们一起吃顿饭,好歹哥也算是要重新创业了,值得庆祝。

一路开到了“又一邨”。才早上十点钟还没有什么生意,我进了饭店,直接去了吴玫的财务室,吴玫正忙着记账,看到章文,很是不满的白了他一眼,继续记着自己的帐。

“嘿嘿!姐,我来看你了,怎么一点高兴地样子也没有啊?”章文先堆着笑说。

“哼!你是谁?我不认识你,不知道这是财务室啊?闲人免入!”吴玫头也不抬的说道。

“啊?额!不是你们打电话需要个按摩师吗?我是对面盲人按摩的技师,特来提供上门服务,不知是哪位客官需要按摩?”章文闭上眼,平举双手,摸摸索索的走到吴玫身后。然后自说自话的在吴玫肩膀上按摩起来。

“滚!我可没要按摩,也没钱付给你!”吴玫不由得坐直了,肩膀还有些紧张。

“放松,放松,没多少钱,用不着紧张!”章文还在装模作样地按着。

“就是因为不要钱我才紧张!”

“哦,女施主误会了,我们盲人按摩是最让人放心的,哪怕你长得再丑在我们眼里都是一样的,所以你大可不必为自己自卑。众生皆平等按摩无下限!女施主是否要做个全身按摩?”章文翻着白眼滔滔不绝的说道。

“噗!谁自卑了?谁长得丑了?”吴玫忍不住轻叱道。

“女施主根本就是天仙下凡,美艳不可方物,此女只应天上有,凡间哪得几回闻!”章文用力的吸了吸鼻子。

“好了好了,别贫嘴了!说正经的,今天你怎么不上班,有空到我这来了,不会又闯什么祸了吧?要不然怎么一来就拍马屁!”吴玫向后轻轻的靠着问道。

“我辞职了,又恢复自由了。这不,一有空就来给你请安了吗?”章文说话间还带着些兴奋。

“啊?工作没了那怎么办啊?你不会又想去赌吧?要不你到姐这来,我也好看着你,省的惹祸。”吴玫马上就考虑到了严重的后果。

“不会去赌的,倒是有个不成熟的想法,等我想好了告诉你。”

“真的?你可别像老白一样!”吴玫还不放心。

“哪能呢,我晚上叫哥几个过来吃顿饭,好久没一起聚过了。哎!最近饭店的生意好不好?”章文问吴玫。

“非常好,朱志元的生意做得好大,他带来的客户最多,连手下的业务员现在请客都到我这来签单,我给他打折的。朱文宇也来过几次。”吴玫说道饭店的生意心情很是舒畅。

说话间,吴玫已经要去忙了,马上中午的高峰就要到了,章文也没影响她,说好了晚上来这吃饭,随后自己开车到镇上去,一来去品尝一下胖子极力推荐的“和为贵”盒饭,二来想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商铺转让或者出租。

……

相比章文在镇上闲逛,胖子和许林两人却都驾车飞驰在高速公路上,两人都是去把收好的茶叶运回来,都在往回赶,倒真是殊途同归,而且巧的是胖子在高速公路快靠近s段,一路超车赶上了许林,许林原来也就是开开轿车,面包车开起来还是挺小心的,也不快。但是这许林也偷懒,走在外侧的超车道上不快不慢的100码开着,胖子从后面刚上来,在后面拼命按喇叭,许林根本不搭理他,笃定的继续占着超车道,胖子大怒,一打方向从临时停车道直接超了过去,接着抢在了许林前面,先来个刹车,把许林吓得赶紧也踩刹车,接着胖子继续在许林前面晃晃悠悠的开着,这回这欢猪开始使坏了,开的比许林慢多了,许林变道,他也变道,就是挡在许林前面,诚心斗气,还不时的从车窗伸出胖乎乎的手竖个中指。没办法要论开车章文认识的所有人里就要数这欢猪的技术最好,没有之一。所以在高速公路上的较量只能是许林完败。

折腾了快十分钟,后面的车辆都排队了,胖子才觉得解气了,一踩油门,一下子把速度提到了140码跑了,许林在后面根本追不上他,只能干瞪眼。记住了车牌号和一个死胖子还有那只老是竖中指的胖乎乎的手。

章文吃完饭,正在镇上沿街闲逛,身后传来了汽车喇叭声,回头一看是胖子开着依维柯跟在他后面,原来胖子回道公司卸了货,纪红让他回去休息,于是这厮赶回了镇上,正想和林妹妹亲热亲热,听胖姐说章文来这吃了饭出去闲逛了,胖子坐不住了,搬开林妹妹,立马来找章文了。

“一听你在镇上,我就赶过来找你了,怎么样?兄弟够意思吧!连老婆都扔到一边了。”胖子有些热情的过份。

“你是找我吗?嗤,你是想我帮你要回那张卡吧!”章文一眼就知道这欢猪想什么。

章文上了车,立马闻到了车里全是茶叶的味道:“你的车装过茶叶了?”

“那可不,我刚从纪红的老家回来,拉了好几麻袋的茶叶呢!路上还碰到了一傻帽占着超车道不肯让,被我好好的修理了一通。估计现在那孙子还在哭呢!”胖子说起使坏的事得意洋洋。

“哦,怎么快,那马上就要开张了!”章文一听,小声嘀咕着。

“那可不,这几天包装袋,快递公司,办公室,仓库,电子称,都准备好了,连电脑也都配好了,还有几个员工。红姐做事那叫个干脆。”胖子由衷地叹服。

“嗯!好像是下星期,文哥,下星期就要忙了,你看这星期是不是在抓紧去一趟澳门,我这好几个老板都要去呢。你帮我说说,把那两张卡还给我呗!”胖子讨好的陪着笑。

“怎么讨?咱俩欠着卡里8万块钱呢,先还了才能开口啊!”章文没好气的说道。

“你不是刚辞职拿了5万块吗?要不先把你的卡拿回来。”胖子小心翼翼的问道。

“靠!弄了半天你是在打我的主意啊,你呢,欠的钱不准备还了?”章文发现这货很会算账嘛。

“我最近不是钱都给我姐准备彩礼了吗,手头不宽裕。先把你的卡拿回来,等我这次洗码赚了钱,再把我的卡赎回来。”胖子原来早就算计好了。

“死胖子,我不得不说你认识了巧妹后越来越会过日子了,拿去拿去,我还没捂热呢!”章文掏出自己的银行卡扔给了胖子。

“哥!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我都感动的想哭了!”胖子假惺惺的又开始嚎了。

“停!停!就演到这吧,再往后你就该往我身上擦鼻涕了!”章文连忙说。

“哦!那我就不嚎了。对了,你在这看什么呢?”胖子问道。

“这家棋牌室店面转让,你帮我打听一下,租金多少?”章文指着马路对面的棋牌室。

“呵呵!那不就是老白开的棋牌室吗?自从老白和邢寡妇犯了众怒,这家棋牌室就没人敢来了,来的都是外来的打工仔,才8块钱一个人,还每天坐不满。”胖子一看就乐了。

“嘿!这么巧?反正你这两天把租金帮我问清楚。”章文也乐了。

“没问题!”

……

章文和胖子先赶到了吴玫的棋牌室,随后老余也来了,几个人想先搓麻将玩起来,就等老顾了。

“来了来了!哎呦!可把我累死了,这帮先人,要么挺着不死,要么约好了一块翘辫子,这两天我都哭了三回了,今天为了赶过来,我他妈的愣是装的哭昏过去了,才被送回来的!”老顾跑进来,一屁股坐下来,大口的喘着。

“你不是有专业的大妈哭丧团吗?怎么要你亲自哭了?”老余乐呵呵的问。

“没办法呀!这几个都盯了好几个月了,盯出感情来了。”老顾深情地说道。

“哈哈!你还真入戏!”

“别管了!先搓麻将,等老大来了再喝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