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192章 攘外必先安内(下)

第一百九十二章 攘外必先安内(下)

进来的三个人,对章文来说都是可以让他老实听话的主——朱老大和他的两个姐邢春花,吴玫。

“行啊你!没几个钱居然想当老板了?连执照都办好了,要不是朱文宇我们还真不知道。”邢春花进门就不客气的说道,不过也和在座的人点了点头,这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别说,最近几个月邢春花改变的还是蛮大的,连身材都瘦了些,脸上也滋润多了。这一阵子,除了把胖子爆揍过一顿,再没听说有什么暴力事件,连老余最近都有些骨头轻飘飘的,皮痒痒的。

“纪总,时行长,你们继续开会,我们几个就是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要帮忙的?”朱志元对时静,纪红还是不敢轻视的,这两个女人都不是等闲之辈,朱志元最起码现在还是很有压力的。

“没事的,我们也商量的差不多了,倒是一直以来老是麻烦你,真不好意思!”时静很客气的说道。

“呵呵!哪里哪里!这小子的事我们都得关心一下!”朱志元指着章文说道。

“太感动了,来,抱抱!”

章文也从主持的位置上跑了过来,对着吴玫先一个大大的拥抱。

“要死了!这么多人也不知道收敛点!”吴玫红着脸叱道。

“嘿嘿!我这不是真情流露嘛!”章文厚皮老脸的又转过身抱抱邢春花:“还是大姐最实在!”

“小子!想找死是不?”邢春花哼道。

“老大,……”章文又朝朱志元张开双臂。

“停!别凑过来恶心人!”朱志元瞪着章文警告说。

时静,纪清等人都相视忍不住笑了,多少年了,这厮这一招用的都烂了,大家都见过,除了纪红也都收到过如此的礼遇,连许林也忍不住笑了。胖子是啧啧摇头,你瞧,人家这招拿出来就管用,连邢春花都任他揩点油根本没计较,自己就是在巧妹身上揩了点油,就被一顿爆揍,这人比人得死啊!

“行了行了!你每回这个动作的时候就是想拉赞助了,说吧这回又想宰多少?”朱志元看着章文一脸的不屑道。

“哦,我想应该不用拉赞助的,总归是算我们两家的实体店,还是有我们来吧!到时以后这实体店的生意还要仰仗各位老板的关照”时静这时开口说道,而且说的很得体,马上得到了莫心兰,纪清,纪红的赞同的眼光。

“看到没,还当我是当年的吴下阿蒙啊!我现在是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曹操,曹孟德!”章文立刻神气活现的叫道。

会议室里的气氛也活跃起来了,邢春花,吴玫抓住章文正追问详细的情况,时静和纪红等人则继续商量着店的管理事宜,还有投资实体店的资金比例。连老顾老余也拉着胖子打听着淘宝版三国的经过。胖子说得眉飞色舞,除了被许林揍了一顿没说,剩下的都被他抖落出来了。

“知道嘛!别看这么个小小的三国,那也是有文有武,瞧见没,那个女人就是个女中诸葛,还有那小子,跟个猛张飞似得……”胖子指着会议桌旁的人说着。

“那你在里面应该是董卓吧?一看就是祸国殃民的料!”老顾打量着胖子说道。

“哪啊?那货死得多惨啊!我是三国里的督邮!知道不?专门把张飞吊起来打的那个督邮!”胖子看白痴似的纠正着老顾的话。

“什么什么?督邮?还把张飞吊起来打?”老顾翻着小眼睛有些转不过弯来了,一时想不起这督邮是哪位大侠。

朱志元那面,正和纪红商量着冷库的使用问题,对于冷库使用的问题,朱志元心里是不在意的,只要一直有人在使用,就行,反正这两家都是做茶叶的,冷库里面干干净净,而且还有股茶叶的清香,最近有些客户参观过后,感觉非常的好,朱志元为自己的这个样品库得意得很。

章文被她那两个姐给堵在那里老实交代着茶叶实体店的事情,当然,主要还是邢春花要帮他介绍生意过来,如果开个实体店就靠零售那肯定赚不到钱,必须有一些单位,企业批量购买才行,章文心里有点底是因为朱文宇那里能介绍好多的客户过来,还有时静,纪红手里都有大的企事业单位,再加上朱志元和老顾等这些小老板都有自己的业务圈子,所以章文才敢自己搞个茶叶店。

当然两个姐还是想送点什么贺礼之类的,但是一时半会也想不好,所以先不管这事。倒是吴玫有些担忧的告诉章文,老白来找过她了,老白开口要借钱,吴玫不愿意理他,于是老白放出话要把装修好的房子卖了。这让吴玫很是担忧,那是儿子以后的结婚房子啊。所以他今天来找邢春花商量这个是该怎么办。

但是清关难断家务事,邢春花再凶悍也管不着老白卖自己的房子啊!所以吴玫想到的能帮她出主意的人只有章文了,章文这回也不嬉皮笑脸了,仔细的听着吴玫的诉说。

原来,老白上星期天去的澳门带了仅剩的七万块钱,没坚持几天。到了星期三九输得一干二净了。其实期间他也赢到过15万,但是人就是这样,永远不会知足的,反而认为自己时来运转了,老白非但没有收手,相反他出手大了,从原来的500起底的台子换到了一千起底的台子,结果一晚上的搏杀,被收拾的干干净净,这回真的叫老白了。

从澳门回来后,老白把自己关在家里三天没出门,手里就剩下琪牌室那几台自动麻将机对着卖掉的几千块钱了。又去找了邢寡妇一次,这次到干脆,进了门就看见一个牛高马大的壮汉,满身的刺青,一嘴的酒气,二话没说,拎着老白的脖子就把他给扔了出来,连一向彪悍的邢寡妇也在一边哼都没敢哼一声。老白是爬起来就跑,连回头看看的胆量都没有。

回到家思来想去,还是得找吴玫,但是,吴玫现在已经是对他彻底的放弃了,哪里还会借钱给他,于是老白使出了最后的一招,他冲着吴玫叫嚣道要买房子了,到时候儿子没房子结婚他也不管了。这招还是很管用的,吴玫最大的软肋就是儿子,老白这么一闹,吴玫真怕他把儿子的婚房给卖了。所以吴玫这两天发愁死了。

“姐,这样吧,咱们先到房产中介那里去问问,现在老白那套房子到底值多少钱,他要是卖了的话,去掉银行贷款,手续费,还能拿到手多少钱。然后我们再想办法,现在凑在一起商量不出什么结果的。”章文提议道。

“嗯,也好,你看什么时候有空,陪我一起去。”吴玫已经没了主意。

“现在呀!现在就去,春花姐也一起去吧!”章文很积极的说道。

这厮心里还有个小九九,现在会议室里纪清和莫心兰都在,等会要走的时候谁知道会不会俩人都跑到章文的车上来,那时候就难办了,还是找个机会趁早溜之大吉吧。所以这回章文对吴玫的事就显得积极地很。

“行啊!那咱们现在就走呗!”邢春花倒是没想那么多,很干脆的说道。

“哎!好,好!”

章文超热心的把二位姐姐带到自己的车里,装模做样的和朱志元等人打了个招呼就开溜了。

……

“哎?他怎么走了,招呼也不打一个,还回不回来呀?”莫心兰最先叫了起来。

“哼!我看是不会回来了。”时静有意意的操了纪清一眼。

“为什么呀?我还想问问他实体店的事呢?到底开在哪啊?”莫心兰很恼火的问。

时静凑到莫心兰耳边小声嘀咕了一会,莫心兰有意意的看了看纪清,低着头不说话了。

纪清也很奇怪,问纪红:“他是送他的姐姐去了吗?还回来不?”

“哼!他恐怕逃还来不及呢!”纪红哼道。也有意的扫了莫心兰一眼。

“为什么呀?”纪清问。

纪红没办法,也想时静一样凑到妹妹的耳边悄声的说了一会,纪清抬头看看莫心兰,然后飞的又低下了头。

这下纪清和莫心兰俩人倒弄得很尴尬了,都不时的太看对方一眼。再度低下头。如此反复几次,莫心兰忍不住先笑了出来:“噗!胆小鬼!敢做不敢当!”

“哼!我回去再也不给他烧饭了!”纪清也有意意的声援道。

只有纪红不屑的撇了撇嘴,自己这妹妹什么德行她心里最清楚,被那斯两句话一哄,叫干什么就干什么,连自己的亲姐都能出卖。

时静也是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这点上她和纪红倒是认识相同:那两个在章文面前就是白痴!

……

章文带着俩姐从房产中介那里出来,三个人都很郁闷,因为老白那套房子还真值几个钱,去掉贷款和手续费,就算装潢只算一半的费用,老白还能到手四五十万。这就难办了!以老白现在的赌性,要是知道自己还能折腾出四五十万来,还不得铁了心卖房啊!

“算了,总归房子增值了是好事!姐,我先送你回去吧!”章文对有些走神的吴玫说道。

“唉!这可怎么办呢?”吴玫喃喃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