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193章 天底下没有白吃的晚餐

第一百九十三章 天底下没有白吃的晚餐

章文把有些失魂落魄的吴玫送回她的饭店,眼看都下午四点钟了,按照平时吴玫的习惯,早就开始准备晚上的配菜和各个包间的预定等事宜了。》顶>点》.而今天吴玫则全部交给了手下的领班,自己径自回到了财务室。章文也没把自己当外人,帮吴玫倒了杯水,陪她坐在沙发上。

“哎!我说,这都是老白惹出来的事,你跟着着急有什么用?”章文说道。

“怎么不急?我儿子过几天就放假回来了,难道还让他住到原来的集资房去?”吴玫又急又怒的白了章文一眼。

集资房就是她和老白最早买的那套二室户,四十多平米,没有产证,交易也仅限于镇上的人,买的时候才几百块钱一平。当然那几二十几年前的事了。现在那套房也能就能卖出个十几万,问题是还没人买,太老旧了,要不老白早就直接把这套房子卖了,现在都是租给外地的打工人员了,真正的本地人估计也就剩下老白了。所以吴玫不愿意儿子再住回老房子里,环境太差了,而且现在都租给了外地人,安全也成问题。

“哦!那怎么办?难不成你把老白的那套房子买下来?那不便宜老白了?以后连儿子结婚的事都甩给你了。”章文也没计较吴玫的态度。

“要不我找你商量干什么?”吴玫没好气的说道,也就是对章文,吴玫总算是可以发发脾气,在邢春花那里还是很矜持的。

“你别急嘛!这事光着急又没有用,我们再好好想想有没有更好的办法!”章文安慰道。

“小文,有时候我真觉得一个女人过日子挺难的……”吴玫有些忧伤的说道,然后轻轻地靠在了章文的肩上:“你现在也越来越忙,每次来都是匆匆忙忙的!”

“咳,咳!我还真是忙啊!本来以为公司里不干了会空一些,现在弄得更忙了。”章文伸过手揽住了吴玫,后者顺势倒在了他怀里。

“嗯,忙的连姐这都没空来了!身边的女人太多了,是吧!”一股幽怨的声音。

“咱先解决你的问题,我这暂时还不急,应付得了!”章文含糊的说道,一只手到是一点也不含糊,游刃有余。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急着要把我和春花姐送走,还不是要躲开那几个女人?除了纪清,还有那个姓莫的,肯定和你有关系,你就看她那眼神,哼!还有……”吴玫被那只手游动的有些呼吸加快。

“停,停,没有了,别再瞎猜了!你不是要商量房子的事吗?怎么又扯到我这来了?”章文真是很佩服这些女人的眼光毒辣,连忙叫停。

“哼!让你来帮我出主意的,出主意用手的啊?”吴玫现在没刚才那么烦躁了。

“我不是喜欢想事情的时候手上稍微活动活动,有助于提高效率吗!”章文哼哼唧唧的说道。吴玫也闭上了眼,不在说话,只是整个人时不时有些发颤……

……

朱志元的厂区这里,时静和纪红也商量的差不多了,纪红她们目的也达到了,心满意足的和众人打了个招呼,准备回去了。临走,纪清和莫心兰还是忍不住对视了一眼,都低头不语,倒是时静很得体的说道:“谢谢你的香囊!我们都很喜欢!”

“没…没什么……我…”纪清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没事的,以后我们接触多了就好了!”时静看到纪清有些紧张,连忙安慰道。

“那就这样,时行长,我们先走了,我会把今天的方案整理成书面的形式传给你。”纪红对时静说道。

“好的!”

纪红和纪清先开车走了,时静和莫心兰则是还要把剩下的订单都处理完,让许林收走,莫心兰低着头闷声不响的回到了操作间,开始做事情,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老顾和老余凑到朱志元跟前,很有些失望地问:“这就完了?没想象中的火拼嘛!”

“干嘛?你们还盼着打起来啊?”朱志元很不屑的看着这两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

“最起码也扯开嗓子吼两声嘛!”老余遗憾的说道。

“你当都跟你老婆似得!你最近是不是过得太舒服了,没挨揍?有点难受了?”朱志元看看老余。

“哪呀!我们可是来帮着章文那小子的!”老余讪讪的说道。

“哎!对了,那小子跑哪去了?弄了半天把我们扔这,自己跑了?”老顾刚才和老余一直在想着督邮的问题,没时间管别的,现在想起来了。

朱志元把吴玫的事大致的和他们说了一下,胖子听到了老白已经要卖房了,顿时就高兴地手舞足蹈:“啊哈!真是报应啊!我要是有钱肯定把他那套房子买下来,连装修都做好了!”

“是啊?咱得落井下石……不对,帮着出主意啊!”老顾一不留神说出了心里话,连忙改口。

“我说你们是不是闲的难受?”朱志元真有些羡慕老顾和老余。他最近可是忙着到处应酬,自从朱文宇上位后,就没空过。

“谁说不是呢?赶紧打电话给章文,说什么也得骗顿吃的吧,要不然今天不是白忙活了!”老顾说着掏出了手机。

……

章文挂断了手机,意犹未尽的再使劲的活动了一会,才恋恋不舍得把手拿出来:“哎!这帮货马上就过来了,玛的。还真够热心的!”

“嗯,来就来吧,老顾他们阅历丰富,也许能有好主意,哪像你,就知道占便宜!”吴玫红着脸用手指戳了他一下,站起来整理好衣服。

才一刻钟的时间,朱志元带着人马浩浩荡荡的来了,最近他几乎天天吃酒,但是却是越吃越无趣,也是,一晚上陪着笑,招呼着客人,喝了一肚子酒,晚上还得啃俩面包,哪像自己这帮人在一起那是真的在享受。一路上老顾和老余还在使劲的想着胖子嘴里的“督邮”到底谁哪个?怎么听着耳熟,就是想不起来呢?

章文看到这阵势也吓了一跳:“众家哥哥!你们确定是来帮忙出主意的?我怎么看着像是来打劫的?”

“你见过这么斯文的打劫人士吗?”

吴玫看到这帮人倒是很高兴,好像有一段时间没有这么热闹了,上次聚会还是为了给胖子相亲才聚过一次。连忙吩咐领班给他们准备一桌酒席。吴玫也入席,和他们一起吃饭,其实大家都感觉到在这个小团体里还是很有归属感的,人不能没有朋友啊!老白最大的失败不是他迷上了赌博,而是他离开了这个集体,现在变得孤军奋战,就算有收获的时候也是一个人孤独的庆祝,失败的时候也只能独自承担,可想而知现在老白的心理压力有多重,正是因为这样,现在的老白更容易做出偏激的事情来。所以是到一半大家还是商量起老白的这套房子该怎么办?显然,任其卖房是不可取的,那就意味着老白彻底的连儿子也不管了,到时候拿了剩余的钱肯定还是去赌。

“我看这样吧,还是你把那套房子买下来,至于老白,让他把除掉还贷和手续费,剩余的钱拿出一半来打到他儿子的账户上,由你来保管,这样,就算是老白最后折腾光了,他儿子起码还有二十万左右。”老顾还是老江湖了,想得比较周到。

“可是我手里的钱可能不够首付的?”吴玫有些担心的问。

“这不是问题?我们可以和老白商量个最低价成交,这样手续费也能省一些,然后,另外再算装修的钱。再差多少,我们几个随便凑凑都够了!是不是,哥几个?”章文早就帮吴玫想好了,这帮货过来骗吃骗喝就得有出血的准备。老顾和老余外加胖子都咧了咧嘴,皮笑肉不笑的。

“我想去那套房子里看看!行吗?”吴玫有些迟疑的问,这套房子有着她太多的牵挂,最后由她买下来也是最好的结果。

“那当然,买家上门看房是天经地义的!明天我陪你一起去,还有你们几个也一起去!”章文叫道,顺手一指老顾和老余等人。

“唉!好吧,我算是明白了,这天底下没有白吃的晚餐!”老顾很有些后悔游说这帮人来着骗吃骗喝了。

“也好,顺便明天和老白把事情谈清楚。这个你在行。”朱志元点头对老顾道。

“嗯,谢谢!”吴玫很诚挚的感谢道,在章文身边她感到心里踏实了很多,有了主心骨,更何况还有这么多朋友们。

“什么话?别人不敢说,你要是想买房,我们家那母老虎肯定出手相助!”老余自信满满的说道,他以前多少的罪过吴玫,总有点想补偿的意思在里面。

“好,那就这样说定了!”

……

章文吃完饭,最后一个离开的,他先把吴玫安顿好,今天吴玫也喝了不少酒,有些醉了。章文把她扶到了**,犹豫了一下,还是帮她把外衣脱了,摆平睡好,看着躺在**的吴玫,像个熟透了的水密桃,凹凸有致,散发着成熟诱人的韵味,心里很是挣扎,呆呆的看了好久,最终还是没敢再进一步,只是在她脸上亲了亲,以极大的毅力翘着脚离开了。

这时,一直躺在**的吴玫,听着章文离开的声音,缓缓的睁开了眼,怔怔的望着天花板,一行清泪顺着眼角滑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