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194章 堕落无底线

第一百九十四章堕落无底线

晚上章文回到了纪清那里,很有些做贼心虚的感觉:“清清,我回来了,你看我表现多好,连吃完饭老顾硬要拉着我搓麻将,我都义正言辞的拒绝了,我今天就想着早点回来陪你!”

“噗!你……你每次做坏事的时候都是这样!”纪清回过头笑了,然后去帮他打来了热水,拿着毛巾帮着他把脸仔细擦拭一遍:“你是从吴玫姐那里回来的?”

“嗯,老白输的要卖房子了,玫姐很担心,我们都在帮她出主意。~小~说~~3~o”章文有些画蛇添足的解释道。

“哦,怪不得你身上有她的香味。”纪清继续轻轻地在他的脸颊处轻轻的擦拭着。

“不会吧?我可什么都没干,就是最后把她扶到**,然后就回来了。”章文很诧异纪清的嗅觉的灵敏。

“嗯,我知道,玫姐也挺可怜的,都离婚了还要操心这些事,那个老白真坏。”纪清不知不觉中已经靠在了章文身上。

“其实前两年我也比他好不到哪去,只不过那时我没有房子可卖而已!”章文自嘲的说道。

“不会的,我们都在你身边,不会让你卖房子的。今天,我见到她了!你就是因为我们才跑掉的吧?”纪清轻声说道。

“嗯,算是吧!我走后没什么…事吧?”章文含糊的问道。

“没有,你的那两个同学挺好的,就是她骂你是胆小鬼!嘻嘻!”纪清忍不住笑道。

“哼!我是不想参合你们那点破事,怎么?你也以为我是胆小鬼?”章文哼道。

“嗯!……”纪清居然点点头。

“靠!不说了,上床睡觉!”章文郁闷的一俯身抱起了纪清,朝卧室走。

“干嘛?才九点还不到?这么早睡觉?”纪清也熟练地勾住他的脖子。

“没办法?胆小鬼在外面有贼心没贼胆,只好回来逞凶了!看我不好好收拾你!”

“嘻嘻!胆小鬼!”

……

第二天下午,章文开车去吴玫那里接她,一起去老白的那套新房子里看看,吴玫已经约了老白下午看房,纪清也非要跟着一起来,章文于是把她也带了过来。

到了新房子那里,老白早就等着了,还有老顾和老余,虽然说大家都很熟了,但是老白还是一声不响的独自抽着烟,站在一边,眼里阴晴不定。老顾和老余自顾自的聊了个起劲,本来胖子也要来的,被章文电话里骂了回去。

这时,看到章文带着吴玫来了,老白眼里霎时一亮,今天吴玫看样子是有意识的收拾过了,很得体的浅色套装,描了淡妆,头发盘起,整个人显得成熟而妩媚,比原来更自信也更显风韵。老白心里很是惊诧,没想到吴玫刻意收拾过竟如此的鲜亮,比离婚前更漂亮了。

相比之下,老白则是比之过去苍老了许多,最近这半年,皱纹深刻,白发增多,牙齿也变得又黑又黄,不知不觉中整个人已经有些弯曲了,看上去老了很多。

吴玫进了原来也属于她的房子,看到新装修好的房间,心里又激动起来,仔仔细细的把整套房子的装修都看了一遍,老白这半年最成功的地方也就是这套房子的装修了,那是他最得意的时候,手里最有钱的时候装修的,做工和用料都是不错,可惜装修好了,自己却要卖了,老白一面介绍着装修的材料,一面心里很不是滋味。再看看眼前的光鲜妩媚的前妻,老白不仅有产生了些想法。

“行了,看也看了?房屋中介也评估过了,老白,你到底打算怎么办啊?”章文看吴玫有些情绪激动,于是先帮她开口了。

“我有什么打算?我现在没钱还贷,还要吃饭过日子,只能把这套房子卖了!”老白面无表情的说道。

“你想得美!这套房子又不是你一个人的,还有儿子的一半呢!”吴玫一听又情绪激动的叫了起来。

“那你说怎么办?我几个月不还贷,银行不是照样要拍卖这套房子?要不你来还贷?”老白厚着脸皮说道。

“你好意思说的出口?”吴玫看着老白现在破罐子破摔的样子,鄙夷道。

“我有什么说不出口的,房子是我的,我愿意卖就卖。”老白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在场的人看到昔日的白老师已经完全变成了彻头彻尾的赌鬼,都有些摇头。

“那儿子以后结婚的房子呢?”吴玫追问道。

“等以后有了钱再买一套不就行了?”老白现在是典型的赌鬼的逻辑。

“老白,咱们也是这么多年的交清了,听我一句吧!你要卖房也是没办法的事,但是卖了房,去掉该还的该扣的,还能剩个伍拾万左右,就留给儿子吧。你呢,也别赌了,找点活,混到55岁也就能领退休金了,这些日子你也折腾够了。该消停了吧!”老顾还是说了些实在话。

“那…不行,我不能就这么白白的输了这么多钱。再说要不是碰到那个肥佬,还有邢寡妇,我现在都赢了上百万了。”老白迟疑了一下,又恼怒的叫道。

“嗤!你还有脸说。”吴玫厌恶的看了他一眼说道。

“那你是还要去赌喽?你有没有想过再输光会是什么结果?”老顾问道。

“不可能!你少触我霉头!”老白伸着头,青筋暴露,面目狰狞的叫道。

“你真是无药可救了!”吴玫怒斥道。

“要不,你和我复婚,我保证不赌了。只要你答应复婚,我马上把澳门的通行证给烧掉。房子也不用卖了。”老白看着吴玫又燃起了一丝希望。

“哼!你别做梦了,我给过你机会的,你不肯停手,现在输光了又想着回头了!你倒是会打算盘。”吴玫冷笑道。

“那就没什么好谈的了。请吧,我还要招呼别的看房的客户呢!”老白沉着脸开始逐客了。

“等等,给儿子留一半。我就把这套房买下来。还有一半你爱赌就赌爱嫖就嫖,随你便。但是,儿子的这一半钱必须由我来保管。”吴玫怒视着老白。

“我!……好吧,除去所有的费用,剩下的钱我拿30万,其余的都留给儿子。”老白心里盘算了半天,终究还是自己的儿子,点头答应道。

接下来就是再讨价还价,还有这新装修值多少钱?这一点上,章文就没有什么经验了,还是老顾经验丰富,再加上老余在一旁一个劲的撬边,价钱上应该不会吃亏,其实还价已经意义不大了,因为老白已经说了卖完房就要30万。当然房屋买卖也不是当天就能办好的,能在两个星期办好就不错了。

从老白那里出来,吴玫抱住纪清大哭了一场,纪清也陪着掉了好些眼泪。然后,吴玫就很三八的让章文纪清陪着去了超市购买床单,枕套,等等一些家居用品,因为儿子月底就放暑假回来了。这下可苦了章文了,因为,纪清对这些东西也是兴趣极大,结果,买的一点也不比吴玫少。

与此同时,老白在家里一个人默默地抽着烟,忽然发现自己除了去澳门,居然没什么可以干的,好像也不会干什么?非但如此,自己还不断的在糟蹋钱,离婚失去了饭店,现在有失去了新房,而且是刚装修好的新房,自己一天都还没住过。回想这半年多的时间,自己完全变了个人,不断地从赢钱的欣喜到输钱的失落,不断地循环,而自己的资产在这个循环的过程中逐渐消耗殆尽。

再看看原先的那些人,连他品是最看不起的胖子也开了一家盒饭店,居然规模越做越大,更想不到的事,这死胖子已经把输出去的两套房子已经买回来一套了,虽然还有些贷款。朱志元,老顾,老余就更不用说了,家里的资产都几百上千万了。连章文也开始发力了,居然又要做老板了,而且凭直觉老白觉得章文以后的成就不会小,这家伙总有些与众不同的地方。这说明什么?说明老老实实地做些事才能真正的赚到钱,有了钱再去澳门那叫消遣。而自己这样纯粹是在搏命。

最让老白郁闷的是,所有人里他是最无辜的,本来一个三口之家,开个生意不错的饭店,日子过得挺滋润的,也不知是哪根筋搭牢了,就想证明自己比别人强,有学问的人赌起来也比别人有学问,结果就被套牢了,小来来到最后变成大放血了,说妻离子散也不为过。

老白看着镜子里的日渐苍老的面孔,再想想吴玫那越发成熟韵味样子,还有那个长得和自己一样高的儿子,老白悔恨不已,可是现在什么都晚了,就算是卖了房拿到那30万,不去赌了,那也只剩下自己孤孤单单的一个人了……

老白突然对着镜子发出了嘶哑的哭声,到最后变成了嚎啕大哭……

好久好久,老白停止了哭声,目光重新变得更加阴冷,更加疯狂:我要赢,我要把我的全部赢回来,房子,老婆,儿子,还有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