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201章 看似平静

第二百零一章看似平静

转眼,章文的茶叶店开张已经十几天了,虽然销量不急莫心兰她们的网上的销量,但是章文这里的利润相对要高很多,如果算上章文的一帮朋友介绍来的大大小小的公司的批量采购,那利润就很可观了。而且这生意逢年过节还一直有,只要关系不断,打点到位,这个钱赚得很轻松。

但是这一段时间的生活太过平静,这让章文越来越觉得烦闷,自己好像已经过不惯这种平静的生活了,最近连搓麻将的人都凑不齐一桌,也不知道自己那帮哥们都在忙些什么?可是看似平静,但是却有很多事等着他要做。

……

在老顾和章文的监督下,吴玫和老白终于完成了房屋的过户,钱款也当面两清,几个人还特意到银行把30万赚到了老白的账户。

老白看着卡上新转进来的30万,心里也高兴不起来,因为原来手上的房产证已经不属于他了,从原来的一家三口,两套房子,一个饭店,手里还有几十万的现款。到后来离婚变成两套房,加一个儿子。现在变成了30万加一套不值钱的集资房,儿子也跟他疏远了,形同路人。老白心里又气又急,对吴玫也充满了怨念----要不是吴玫不肯复婚,自己也不会搞成现在这样。和所有的赌鬼一样,老白并没有从自己身上找原因。

吴玫看到钱已经转给了老白,连看都懒得看老白一眼,跟着章文和老顾就离开了,她还要回到自己的新家布置自己的那间本来早就该属于她的卧室,从今以后,她再也不用睡在饭店的财务室了。至于老白拿了三十万,去赌去嫖,她根本就不想知道,以后如果儿子愿意照顾他一二,那算他走运,如果不愿意再理他,那也是他咎由自取。

待在自己的卧室,吴玫有感而发,伤心的落了泪,还好,她的儿子虽然有些木纳,但是还是很懂事的,知道这次吴玫把手里的钱都用光了,还欠了些外债,于是把老白上次赢钱打给自己的几万块钱都交给了吴玫。这让吴玫欣慰不已,觉的自己之前付出的再苦再累都值得了。

……

欣儿自从放假以后,成了最抢手的宝贝,先是在章文父母那里住了几天,就被于妍接到自己家里住了一星期,于妍还特意用掉了自己的年假,期间不时地带着欣儿道莫心兰和纪红的网店那里凑凑热闹,时静也只好带着曦儿周末也去帮忙,要不然曦儿不干啊!她和欣儿一直通过qq聊天,对欣儿的行踪了解的很。

期间,欣儿也去陈怡芬那里吃了顿晚饭,住都没住就逃回自己家了,因为受不了她妈和外婆为了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就整晚唠唠叨叨的。现在,陈怡芬在娘家的日子实在是不好过,只能睡客厅也就算了,老太婆对女儿有助会娘家颇有微词,再加上看到章文重新装修了房子,整天催促着陈怡芬把章文还欠着的10万块钱要回来。当然她自己是不好再去章文那里了,因为上次等于从章文那里偷了两根不锈钢伸缩晾衣杆。

陈怡芬没想到离婚后会是这般的难过,已经开始打算自己到外面租房住了,只是留心看了一下,租一套公房最便宜的也要2千块了,这相当于自己半个月的薪水了,太贵了。合租房倒是很便宜,但是有感觉太乱了。这让陈怡芬一直犹豫不决。她一直想租一套一室一厅的房子,但是现在这种房型太少了。

所以,那天欣儿要回自己家住,陈怡芬特意送她到家里,其实是想看看章文新装修的房子。其实有时候还是眼不见心不烦,看了章文新装修的房子,陈怡芬心里酸溜溜的,说不出的郁闷,还带着嫉妒。装修不算豪华,但是很实用温馨,特别是给欣儿的那间装修的不但漂亮温馨,设计巧妙,而且很多地方还很卡通,这让欣儿很喜欢。

陈怡芬看着曾经熟悉的家变得崭新而陌生,仿佛处处都在宣示着房子的主人开始有能力把生活的水准不断地提高,开始赚钱了。陈怡芬默默的跟着欣儿,把所有的地方都仔细的看了一遍,有些发愣的站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时静今天把欣儿和曦儿都叫回了家,现在时静在两个孩子的心目中,最具威慑力,无人能出其右,欣儿看到时静也乖得不得了,别说欣儿,就是她老爸在时静面前也不怎么敢放肆。

连着给俩孩子放松了近两个星期,时静觉得该给她们增加些额外的辅导了,虽然曦儿这次依然是年级前三名,但是最近有点玩疯了,心思都放在了淘宝网店上了。该适当的收收心了。欣儿虽然期终考试挤进了班里的前十名,但是还是很不稳定,稍微松懈点就马上会掉下来。

现在,莫心兰那里也算是稳定了,需要时静操心的事不多,就是比较忙,莫心兰几乎每天都要忙到晚上**点钟,很多时候就直接住在了网店那里的宿舍里,莫心兰给自己在那里也弄了间小房间。所以有时候,时静觉得莫心兰不在,反而很有些不适应,特别是上星期女儿会时静父母那里了,欣儿也不在的那几天,时静一个人待在家里,面对着空空荡荡三室两厅的偌大的房子,甚至都有些感到害怕。章文这家伙口口声声要上门感谢她把欣儿的成绩提高到了班里前十名,却只闻其声不见其人,这让时静很是不满。

所以这次把两个孩子都召回来,多少有点让她们陪陪自己的意思,当然事实对谁都不会承认的,有时候时静觉得自己这个女强人做的很辛苦,真的很羡慕莫心兰,最起码她现在过得很充实。

……

晚上,章文带着欣儿来到了时静的家里。欣儿带了好些个大包小包的,全是纪清给准备的好吃的,有成品有半成品,足够时静她们几个人吃好几天的,曦儿已经不停地咽口水了。

“呦!你这个大老板怎么今天有空来呀?”时静等两个孩子进了曦儿的房间,开口问道,心里莫名其面的有些委屈的感觉。

“这不是把女儿送过来接受再教育吗?再说我早就想来表示感谢的!”章文倒是真的很感激时静。

“哼!口是心非!”时静没好气的说道,真是奇怪,对别人自己都是有条不紊,温文尔雅,即使有什么不满也是说的很含蓄,点到即止。但是对章文,自己总是想把自己的负面情绪宣泄出来,也不用考虑什么含蓄,教养,气质之类的。

“哎!看清楚,我带来了多少好吃的,你一个星期都不用买菜了。你见过这么心诚的人吗?”章文叫了起来。

“轻点声!你叫什么叫?我问你,你答应我的事准备好了没有?”时静恼怒的说道。

“什么事?”章文反问。

“好啊?你都根本想不起来了?”时静这回叫的比章文还响。

“那…你提个醒!”章文看着时静。

“哼!想不起来就算了!你走吧!”时静转过头去不看他了。

“真的?这么容易就放过我了?”章文又问。

“滚!我再也不想看见你!”时静怒道。随即起身朝自己的卧室走去。

“嘿嘿,不就是去放个风筝,吃顿烧烤吗?”身后传来章文这厮若无其事的声音。

“你个混蛋,……我叫你骗我!”时静恼怒的转过身,抓起沙发上的靠枕,使劲的扔了过来。

章文手里抱着三个靠枕,脑袋从旁边伸了出来:“怎么了嘛?闹这么大动静?这会你倒不怕曦儿听见了?”

“讨厌!你过来。”时静看了一眼曦儿的房间。

章文跟着时静到了卧室门口,停了下来。

“怎么?莫心兰不在,连这间房间都不敢进了?”时静不屑的说道。

“哼!我是怕你紧张!”章文走进卧室,还关上了门。这下到真的让时静紧张了。

“你想干什么?”时静问道。

“喂!是你叫我进来的,这话该我来问吧?”章文笑了。

“出去!”时静叫道。

“你有病啊?到底让我进来还是出去?”章文不乐意了。

“出去,出去,……”时静靠近连推带搡的要把章文推出去。

章文保住了时静,很紧,很紧,让她不能再动了。

“放开我!……你,放开!”

时静挣扎了一会终于不动了,双手不由自主的环抱住了章文,脸也紧紧的贴在了章文的胸口……

房间里只剩下了喘息声,时静的脸又烫又红,闭着眼睛不敢睁开。却明显的感觉到了章文传过来的有些急促的喘息,时静的心理狂跳不已,完全没有了方寸,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感觉章文的胳膊把自己勒的越来越紧,甚至喘气都有些困难,可又很迷恋这种感觉,很不愿意他松开,而自己却软软的仿佛失去了力道,把自己完全的融入了这强有力的臂膀中……

时静不由自主的微微张开嘴,帮助自己增加呼吸,却被另一张嘴给封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