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202章 那些花儿(上)

第二百零二章那些花儿上

一个很长时间的亲吻,让时静感受到了久违的**,似乎这一刻已经等了很久了,时静久久的陶醉在这心颤的缠绵之中,直到惊觉到一直手不但游遍了背脊,而且游向了下方,时静凭借着脑子里最后一丝清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推开了章文:“别,别,我只能做到这样……我已经很过份了……也很满足了……”

时静头低低的,不敢看章文,却无意之中看到了对方下面支起的帐篷,顿时更加惊慌失措,连忙把头在转开!

“真的?就这样?”

章文轻轻拉过时静,重新把她拥在怀里,这次时静很乖巧,没有一丝的反抗,默默地贴了上去,只是这次没有刚才那么激烈的抱紧,却别有一番温暖温馨温柔的感受,时静才发现,这家伙就是毒药,在他身边不缺乏美丽的色彩,诱人的滋味,**的感受,但是那确是最毒的毒药,一旦尝过,后果不堪设想,更要命的是,自己已经伸舌舔了一下了……

“不许再进一步了,不许告诉别人,不许告诉莫心兰,不许……”时静嘴里喃喃的说着。

“不许有下一次!是不是?”

“坏蛋!”时静才发现这个问题问的很可恶,不禁用手使劲的掐他。

“好吧好吧!说正经的,曦儿的生日是哪一天?”章文忍着痛说道,这女人怎么都会这招。

“后天,7月16号,星期六。”时静回答。

“那后天早上我来接你们,就你和曦儿,还有欣儿!”章文问道。

“哼,不叫莫心兰一起去,她还不杀了我?再说你舍得吗?”时静白了他一眼。

“嗯,我去借辆车,要不把许林也叫上?”章文想到出去烧烤,那一大堆的东西,需要找个强劳力。

“不要吧!我不想再有外人!”时静说到这,脸又红了。

“也是,带着两宫娘娘,两个格格去烧烤,是不方便带外人!不过可以让他客串一下太监。”章文坏笑道。

“去死!你当你真是皇上啊?还要配太监宫女了?要不要我给你磕头啊?”时静忍不住别逗乐了。

“免礼!朕不讲究那一套!唉!这皇上当的也苦啊!回去还要纪清帮着烧些碳。”章文叹道。

章文和时静商量的差不多了,看看时间也九点多了,时静准备送章文出门。

“这俩孩子倒是挺乖的,一直在屋里做功课。”时静有些欲盖弥彰的说道。

“嘿嘿!”章文冲时静笑了笑,踮着脚尖来到曦儿的房门口,弯下腰仔细听,然后嘴对着门缝处像狼外婆似得声音:“听得清楚吗?要不要我和时静说话声音再大点?”

“啊!……”

“哎呦!……”

屋里乒乒乓乓传来了一阵大乱的声音,还听到不知道谁摔了一跤,时静惊讶的捂住了嘴,章文背着手得意的侧耳倾听。

“我们没听!”欣儿和曦儿在屋里传出了抵赖的声音。

“没关系,明天告诉我,听到了几句?听到多的有奖!”章文一点也不在乎的说道。

“真的?”曦儿马上就上当了。

“你真笨,他骗你的!”欣儿对自己的老爸最了解。

“哈哈哈哈!”章文大笑着走了。

看着没心没肺,浑不在意的章文,时静忍不住恼怒的打了他一下……

……

第二天,章文拖着纪清准备烧烤的东西,忙了整整一天,才算是把东西准备好,这还是有了上次去烧烤的经验,要不然还不知道忙到什么时候呢,车子还是纪红那辆,知道是时静的女儿要过生日用车,纪红倒是没有为难章文。风筝就是上次的三个风筝,都在纪家饭店里放着呢。把所有的烧烤用的食材先冻在纪家饭店的冰柜里,章文和纪清先回家了。

晚上,纪清又帮章文准备好明天要穿的衣服,然后才洗澡上床。

“文!明天我也去好不好?”纪清有些落寞的问道。

“不好吧?你们都还不太熟,而且……”章文有些迟疑地说道。

“我知道,那个莫心兰也去是不是?”纪清幽幽的说道。

“时静的女儿过生日,她不去怎么可能?”章文点头道。

“东西都是我帮她们准备的。还不让我去!”纪清有些委屈的说道。

“我知道,我的正宫娘娘是很大度的!这样吧,下周我带你去澳门玩两天,顺便到香港也转转,我正好想换个手机,买个pon5。”章文想到朱文宇上次邀请自己去澳门的事,索性带纪清一起去。

“真的?说话算话哦!正好我去看看九哥。嗯,我也要买个手机,和你一样的。”纪清很满足自己发发牢骚的来的回报。

“当然是真的,就我们俩去,满意吗?”

“嗯!明天我就让我姐帮我去办!”纪清点头应道。

“你应该自己去办,锻炼一下,你的社会经验太欠缺了。”章文说道。

“我不去,都是坏人,老是骗人。”纪清摇着头说道。

“不会吧?最坏的坏人就在你身边啊?我是准备下星期带你出去把你卖了啊!”

“嘻嘻,你才不会呢!你找不到比我再好的老婆了!”这点纪清倒是很自信。

“有人要不?老婆一名。我倒贴20块打车钱!”章文冲着天花板大声叫道。

“讨厌!不许你胡说,……唔!……”

纪清嬉笑着连忙用嘴把章文的话堵回去!

……

“静!明天几点走啊?”莫心兰晚上很兴奋的问时静,她今天特意早点赶回家,洗澡,收拾,还把自己的几套衣服都搬了出来,一件件的试穿着。

“喂!莫心兰,是我女儿过生日!你至于那么兴奋吗?”时静很无奈的看着莫心兰,其实时静也想把衣服搬出来挑选一件,怎奈被这死妮子抢先了一步,这让时静很郁闷。

“我就是兴奋嘛!都多少年没有放过风筝了,那时候还是他带我旷课去的!”莫心兰停下了手中的事,悠悠回想起当年的事,又跑到电脑那里把朴树的“那些花儿”找了出来。

随着那略带伤感的歌声,时静和莫心兰都沉默了下来,各自都回想起过去的时光!

那片笑声让我想起

我的那些花儿

在我生命每个角落

静静为我开着

我曾以为我会永远

守在她身旁

今天我们已经离去

在人海茫茫

她们都老了吧

她们在哪里呀

我们就这样

各自奔天涯

啦想她

啦她还在开吗

啦去呀

她们已经被风吹走

散落在天涯

有些故事还没讲完

那就算了吧

那些心情在岁月中

已经难辨真假

如今这里荒草丛生

没有了鲜花

好在曾经拥有你们的春秋和冬夏

她们都老了吧

她们在哪里呀

我们就这样

各自奔天涯

啦想她

啦她还在开吗

啦去呀

她们已经被风带走

散落在天涯

莫心兰听到了最后,忽然哭了起来,连时静也跟着默默的流泪了,莫心兰抱住时静:“静!有你在,真好!”

“唉!那时候真美,可惜我们都不懂得珍惜!”时静感叹的说。

“嗯,明天我要让他一整天都抱着我!”莫心兰痴痴的说道。

“你也注意点吧?还有两个孩子呢!”时静感觉心里很不平衡,酸酸的感觉。

“嘻嘻,我会注意的!”莫心兰想到明天有开心了起来。

“明天你带着孩子放风筝!我帮他烧烤!”

“静!不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