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203章 那些花儿(下)

第二百零三章那些花儿下

次日,星期六。一早章文就带着小旺财来到“正纪食府”,这时曦儿特意要求的,要把小狗带上,她都想了好久了。很意外的,门口的依维柯已经装好车了,而且车上还塞满了上百只的氢气球,五颜六色的,虽然不大,只有啤酒瓶那么大,但是胜在数量多啊!再开着依维柯道时静家,接上时静和莫心兰等人,车里已经基本上填满了。

莫心兰一身短衣短裤,上身是半透明的紫色的短袖开衫,时不时的显出胸前的沟壑,连里面的罩罩也显的清清楚楚,足蹬一双阿迪达斯,穿的是够大胆的。时静的穿着相对就保守多了,牛仔裤,运动鞋,粉色的短袖衬衫,还戴了顶棒球帽,很显活力!

欣儿和曦儿两人居然穿的是一样的套装,也是牛仔短裤,蓝白两色的短袖恤,运动鞋。一股清新的少女气息扑面而来,让人眼前一亮!

上了车,看到了一车的五颜六色的氢气球,一下子已经把她们的心情带动的兴奋起来:“哇!好漂亮哦!……”

“那当然!众位娘娘,格格。o,o,as’so!”章文也显摆着他仅会的的外语。

“哈哈哈哈!……”

一路欢声笑语中,车子飞驰而去。

……

和上次一样,上了山把东西都卸下来,当然这次可全靠章文一个人,这可把章文累坏了。天气晴好,风力二到三级很合适,就是气温太高了,最高温度30度。还好,纪清考虑的周到,还在车上放了一把夏季饭店常用的遮阳大伞。

欣儿和曦儿把周围的树上都绑上了气球,寂静的小山坡顿时充满了生机与活力,莫心兰熟练地把三只风筝都升了起来,连时静都跟着又跑又跳的尽情的玩了起来。

当然,最神气的还是今天的小寿星任曦,一手拿着线轴,已收牵着小狗。操控着最大的那只风筝,满脸的兴奋,又蹦又跳。时静在一旁看到女儿如此的开心,心里满足极了,不停地帮着曦儿擦着脸上的汗。

等过了一些时间,几个人都玩得有些熟练了,时静也拍了好些的照片,这时才想起来要帮着章文准备烧烤,时静用手里的汗巾不停地扇着风,走到了章文这里。还算不错,章文虽然没有纪清那么熟练,但也算把炭火点起来了,难得看到章文如此耐心的闷头做事,时静心里挺感动的,赶紧帮章文倒了一杯饮料递给他,章文喝了几口,随手又交给时静。时静接过来略微犹豫了,把剩下的饮料都喝光了。

章文愣了愣,然后笑道:“怎么样,是不是奖励一个香吻?”

“去你的!少胡说。”时静心虚的看了看莫心兰那里。

“再不抓紧,等会就没机会了!”章文坏笑道。

“别臭美了,我去拿肉串。”时静既紧张又纠结的逃开。

“呵呵,这方面你可真没有莫心兰直白!”章文看着时静紧张的样子,笑了起来。

“要你管?她直白,你去找她去!”时静把肉串一串一串放上去。

“好,那你先烤着,我去找她去!”章文放下手中的扇子,擦了擦手。真的准备走过去的样子。

时静又急又怒,一把抓住章文,瞄了莫心兰那里一眼,然后飞快的在章文脸上沾了一下,然后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不许去!”

真的让章文说着了,一会功夫,就再也没有机会了,两个女孩子还有那只狗都闻到了香味,跑过来了。看到两个孩子过来了,章文拍拍手把地方让给她们,知道现在肯定抢不过她们,索性先让她们吃个尽兴。

章文把两个风筝慢慢的收下来,放好。然后走到了莫心兰的旁边:“你去吃点吧?把风筝给我!”

“让她们先吃吧!你在这里陪我!”莫心兰毋庸置疑的说道。把手里的线轴递给了章文。然后很自然地靠在了章文的身上。

“你不怕被小孩子看见啊?”章文回头看了看。

“你不会挡着点?”莫心兰早有准备。

时静这里,曦儿和欣儿倒是没工夫注意莫心兰,这里正吃得热火朝天的,时静忙着把更多的肉串放上去,两个女孩子一面吃还一面问:“妈妈,兰姨怎么会放风筝,你怎么不会,你们不是一个班级的吗?”

“我那时在上课。兰姨跟着章文旷课去放风筝。”时静实话实说。

“哇!兰姨好帅啊!好有个性哦!”

“我好崇拜兰姨哦!”

时静顿时无语了,这些孩子不是像自己的品学兼优看齐,而是对这两个旷课早恋的坏榜样崇拜的很。时静心里不禁把这对奸夫**妇狠狠地骂了一遍。然后很警惕的说道:“我警告你们哦!别把那些不好的当成有个性,他们那是坏榜样。学生要以学为主,把心思放在学习上。不许单独和男同学交往。”

“嘻嘻,放心吧静姨,我们班的男同学哪有一个想我爸这样的,都是又胖又傻的,跑个四百米连我都跑不过。说话都像个女孩子一样,恶心死了!”欣儿笑嘻嘻的说道。

“嗯,就是。还动不动就哭呢!”曦儿也拼命点头。

“别管别人,管好你们自己就行了!”时静无奈的说道,现在的孩子确实是太娇了,只会上网聊天玩游戏。

时静抬头看了看莫心兰,却只看到了章文的背影,莫心兰被党的严严实实,时静忍不住暗自恨恨的跺了跺脚,自己这刚给俩孩子上德育课呢,那面就黏在一起了。时静起身也朝章文这里走了过去。

“莫心兰!你去吃吧,我吃好了!”时静远远地就叫道。

“哦!我们过去吃吧?”莫心兰不太情愿的和章文分开,看着章文说道。

“你先去吧!让章文教我一下怎么放风筝。等会我们一起过来!”时静结果莫心兰手中的线轴说道。

莫心兰点点头,没太多想,就回到了烧烤架子那里,马上像个英雄般的被欣儿和曦儿为主问起了她上学时和章文旷课去放风筝的事,莫心兰顿时神气活现的把过去的事加油添醋的说了一遍,看到两个孩子崇拜的眼神,莫心兰心里得意极了,也对过去的时光越发的留恋。

时静站在刚才莫心兰站的位置,仰头看着天上的风筝,沉默不语,她可没有靠在章文身上。章文只是站在她的身后。

章文伸手轻轻地把她的肩膀向后搬过来,时静僵持了一会,还是向后靠了过去,心情很是无奈,自己刚给俩孩子讲过行为规范,自己却也把持不住,更令时静胆战心惊的是章文居然还在她脸上亲了一下,直接导致了时静把风筝扔给了章文,逃命般的跑回了莫心兰这里,还好天气热,每个人脸上都红扑扑的,时静发烫的脸没有引起注意。

吃完烧烤已经两点多钟了,欣儿和曦儿又玩了会风筝,准备结束了。结束前一块拍了张合影,曦儿和欣儿站在前面,时静和莫心兰一左一右站在章文旁边,章文很自觉地伸手揽住了两人的腰,莫心兰倒是很自然,时静却很别扭,很生硬。拍完照悄悄地使劲踩了章文一脚。

最后,章文打开摄像功能,让她们每人拿着二十几个气球,然后一起放飞,章文把这精彩的一刻拍摄了下来,曦儿看着渐渐远去的气球,恋恋不舍的仰起脸问章文:“章叔!明年我们还来吗?”

“也许吧!也许有更好玩的东西呢?”章文笑道。

“我想不出更好玩的东西了?”曦儿再问。

“没事,这些事让我们大人来想,你们俩只要学好考好玩好就行了!”章文很自信的说道。

“嗯,我还考年级前三!”

“嘻嘻,我也考到前十,争取前五!”欣儿也下保证道。

没想到这家伙还很会激励两个孩子,而且好像效果还不错!时静眼神复杂的看了章文一眼。

回去的路上,莫心兰和两个孩子都睡着了,时静却毫无睡意,心里面乱七八糟的,虽然自己和他说了自己能容忍的最大限度,但是,真能守的住吗?以后到底该怎么办呢?时静感到自己正在把一颗毒药外面的糖衣一点一点的舔掉,想停却停不下来。

……

晚上,章文回到了家,确切的说是纪清的家。

今天章文可是累坏了,这皇上当的,身边一个太监也没有,全靠他一个人搬上搬下,简直就是一杂役。章文躺在**动都懒得动了。

纪清打来热水,帮他洗脸洗脚,连下身都帮他仔细的洗干净,然后纪清才去洗了澡,睡到章文的身边,拉过他的手揽住自己的腰,这样才心里踏实了。

“文,下次我们带着欣儿出去玩,好不好?”纪清轻声的问道。

“好呀!等过几个月,欣儿过生日,我们就去!”章文回道。

“要是我们有个小孩就好了!”纪清心有不甘的说道。

“清清,你怎么了?”章文问道。

“没什么?就是……就是……很羡慕能做妈妈的人!”纪清转过身,脸贴在章文胸口。

一会,章文感到胸前湿了好大一块,他把纪清紧紧的搂在怀里,直到她慢慢的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