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204章 甩手掌柜的

第二百零四章 甩手掌柜的

第二天是星期天,纪清在家里忙于踩着缝纫机正在赶制衣服,章文吃过中饭回到了茶叶店,本来星期天章文是不准备来的,但是时静来电话说是要道章文的店里来查账,主要是看看新招来的商悦做事的能力,帮章文把把关。点》 .时静现在考虑的事情还真是多,莫心兰那里要出谋划策,章文这里她也不放心,总是担心章文做事没有耐心,对人又太过相信,生怕章文吃亏。总之,现在时静感到需要操心的事越来越多,可是越管越是烦心,不管吧,更是心里空落落的,好像缺了什么似得。其实,时静心里明白,不是事情有多烦,而是自己心乱了!

下午,时静开车带了欣儿和曦儿走进了“文清斋”。还带了几块冰砖给店里的员工解解暑。女人都喜欢耍点小手段。不得不承认效果还是不错的,时静迅速的和店里的两个员工熟悉起来,也大致的了解了最近的经营情况。

通过时静的一番攀谈,商悦才算是把茶叶店和网店的关系彻底了搞清楚,原来章文没有太多的解释,商悦也就了解个大概。然后,时静问起店里的销售状况的时候,章文是一问三不知,时静很不满的白了他一眼。然后只好问商悦。

时静看过了商悦整理过的从开张到现在的所有的销售记录,还有进货,库存等的记录,非常的仔细,时静一点毛病都挑不出来。听章文说商悦还建立了几个库存,销售,利润的表格,时静非常感兴趣,立刻征用了章文的电脑,开始查看这些表格。而商悦则在一旁轻轻地站着,对时静提出的疑问都会详细的解释。同时,还把自己和纪清选定的店服也调出来给时静看了看,时静现在对这个商悦当真是刮目相看,同时有些不解,这样的人怎么会屈尊在这种小店里呢?何况还不交三金这些的。

“非常好,非常的详细清楚!商小姐辛苦了!”时静对商悦说道。

“应该的,举手之劳。这里的工作不算忙,谈不上辛苦!”商悦平淡的说道。

“不知商小姐对现在的工作环境和吃住有什么意见吗?”时静问道。

“挺好的,没什么不满意的。”商悦回答。

“那以后还请商小姐多费心,你也看到了,这的老板根本就是个甩手掌柜的,一问三不知。”时静瞄了章文一眼,后者正在给两个女孩子讲三国呢,也不知道他把三国演义怎么讲的,两个孩子笑的前仰后合的。

“呵呵!做老板的最重要的是会用人就行了!我觉得他这点就做的很好。”商悦难得的露出些许笑意。

随后,时静带着孩子们准备回去了,章文把她们送出了店门。

“你觉得这个商悦怎么样?”时静临上车的时候回头问章文。

“没什么呀!很一般的嘛,怎么?你觉得她做的不好?那我换一个?”章文随口说道。

“不是不好,是太好了,我有点想不通这样的人怎么肯在你的店里打工,工资又不高。”时静皱着眉说道。

“你是说她有问题?该不会是外逃的贪官污吏吧?”章文胡乱猜测着。

“我只是有点奇怪,你也别瞎说呀!”时静还真佩服章文的想象力。

“那怎么办?”

“让她做着呗!只要不损害店里的利益,她有什么秘密我们也管不着。以后你这的钱款一星期结算一次。”时静到底还是防了一手。

“哦,没问题。”

……

送走了时静,章文刚回到店里,接到了胖子的电话。

胖子昨天就飞到澳门去了,这次胖子带去的客户可不少,好多人都是子女放假了,然后带着老婆孩子香港玩一圈,然后再到澳门赌个一两天。这些客户大部分都不用胖子安排住宿,而且看到那些美女更是目不斜视。这让胖子省了不少的开销。

这星期朱文宇带着朱志元也赶过去了。不过好像战况不怎么乐观,胖子的客户大部分都或多或少的赢了些,只有朱文宇从头到尾的没赢过,连带着朱志元也跟着输了20万。不得不说朱文宇在官场上左右逢源,混的如鱼得水,前景非常看好。但是他在澳门这里的运气实在是不敢恭维,几乎是逢赌必输,而且现在这小子玩得越来越大,输赢都要上百万了。

除了胖子和朱文宇,其实还有一个人比他们来得还早。那就是老白,30万到账后,老白就迫不及待的飞到了澳门,这次他学乖了,不再做用人民币换港币的傻事了。而是到了澳门直接去黄毛那里拿了二十万筹码。

现在老白可以说是无债一身轻,再也没有每个月的还贷的压力了。手里握着30万,比刚离婚时还多10万呢。老白分析着自身的种种优势,让自己的自信不断的恢复。而且老白找到了一个破邪之法。

原来,老白刚到澳门就输了1万多,老白马上停手了,这把老百吓得不轻啊。他出了赌场,吃了顿饭,无意中看到了一个站街女,倒不是这女人有多漂亮,而是因为她有点像吴玫,看起来岁数也不小了,三十多了。在一帮年轻的站街女当中属于没什么生意的。所以老白上去一问,这女人马上给老白打八折,老白跟着她去了她的住处,五分钟出来了,要不怎么叫快枪手呢!

再回到赌场,老白好像财神附体,打哪赢到哪。不但把刚才输掉的一万多赢了回来,还倒过来赢了两万多。这让老白非常高兴,回到宾馆躺在**仔细的回想着从输到赢的整个过程,老白恍然大悟,原来自己的日子过得那么滋润,是因为又吴玫在自己的身边。吴玫离开自己之后,自己就厄运不断,今天碰到的这个女人也像吴玫一样给自己带来了好运。

随后的几天,老白屡试不爽,每次输了钱,马上就会去找这个站街女,还每次都能找到,因为她没什么生意啊。后来都不用找了,打个电话就来了。老白一如既往的快,但是出手却大放了很多,伍佰的快餐费他扔个一千的筹码,让着女人惊喜不已,而老白也从中找回了前一阵子赢钱的感觉,这感觉真好啊!

当然,老白现在不去贵宾厅,就在各大赌场的大众场里赌,在那里他手里的钱算是大赌客,有优越感。

……

挂了胖子的电话,章文才想起来,自己答应纪清要带她去香港澳门玩一圈的,也不知道下星期去会不会碰到胖子等人。看着手里的手机,心里盘算了一下身边的这些娘娘,格格什么的。得要买五六个手机,这让章文倒抽了口凉气,这得洗多少万的泥码才能转到这些钱啊?如果再算上买点其他的东西,那不得要四五万块了,能装修半套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