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207章 港澳四日游(上)

第二百零七章 港澳四日游(上)

章文和纪清原来都来过香港,多年后再踏上这里,感觉没有了原先的惊叹,楼没有国内的高,马路没有国内的宽,当然繁华依旧,只是满大街都是内地来的人,各大商场的营业员倒是很顺应潮流,国语开的比几年前强多了。!顶!点!

两人在尖沙咀的喜来登住下,这两人出来玩倒是真痛快,章文是花钱大手大脚,大概凡是赌鬼都有这种思维方式,在佰家乐的台面上推一把就是上万块,还会省这点钱?纪清则是根本对钱没有什么概念,凡是都是听章文的,只要不让她拿主意她就最高兴了。

选在尖沙咀住下,主要是为了购物方便,传说中佐敦路的“黄金一公里”就在附近,各种品牌专卖店,在这里都能找到。果然,放下行李,纪清就迫不及待的拉着章文去了佐敦路。如果说在国内的商场购物,这些女人是疯狂的话,那么,在这里,就只能用恐怖来形容了,还算是体谅章文昨晚上没睡好,纪清才勉勉强强的九点钟回到了宾馆。章文的手机还没用没呢,已经出去了一万多块钱了。想想手里还有三万多块钱,应该够了吧?章文心里现在也不敢确定了,看纪清那架势,没准明天能把他兜里的钱掏空。

果然,第二天,从上午出去到晚上回来,除了吃饭,剩下的时间都泡在这黄金一公里了,章文手里大包小包的,不用问一看就是内地来的,感觉自己真像头驴,总算是明白了什么叫驴友,买了5个苹果手机,全是白色的。这下好,兜里还剩几千块钱了。

本来以为这就差不多了,没想到两人走进一家金店想看看香港金货的做工,无意中被旁边的钟表样品给吸引了过去,结果,纪清看中了一对情侣对表,江诗丹顿的。凭心而论,这对表的样式确实不错,不是那种非常豪华的,而是简约而含蓄,超薄的机械表。但是章文平时不习惯带手表的,所以觉得没必要买,再说兜里的钱也不多了。虽然还有一张五万额度的行用卡。

章文叫纪清别买了,这会纪清却不那么乖巧了,站在那里就是不肯走,两个营业员也够损的,看出章文不想买。拼命的忽悠纪清:“这对表就像是为你们度身定做的一样,别人带根本没有你们带着这样合适。而且今天还有优惠,三万二千原价,今天是特价只要二万八千元。算成人民币等于才二万五千多……”

“走吧!清清。我们平时都不带表的,没必要花这钱!”章文皱了皱眉对纪清说道。

“我,我想买!”纪清看着章文说道。

“随你便吧!……”章文准备动用自己的那张信拥卡了,但是心里很是不痛快。

“用我的卡。”纪清抢先从自己的包里摸出了一张银行卡。

“哦!好吧……”章文感觉到那两个营业员很有深意的眼光,心里更不舒服了。

回道宾馆,章文到头就睡。纪清默默的把买来的东西一样一样装到旅行箱里,最后把那对表拆开,自己先带好,然后坐到章文身边想把另一块带到他手腕上,章文抽回了手,继续睡觉。纪清有点没辙了,坐在章文身边开始哭了起来,没想到这次连哭都没用了,章文还是闷声不响的睡着。

这会纪清真的有些害怕了:“文!我,我错了还不行吗?要不我去把手表去退了?你陪我去?”纪清转到床的另一侧,捧着章文的连说道。

“你自己要买的,自己去退!”章文哼了一声。

“可是,可是我害怕,我,我,不会说……”纪清小声的说。

“你买的时候胆子比谁都大!”章文怒道。

“我错了还不行吗!你陪我去!”纪清最怕和生人打交道,何况去退货,说不定会吵起来,想想都害怕。

“还退个屁呀!还嫌我不够丢人的?”章文猛地坐起来。

“那这两只表怎么办?”纪清怯生生的问。

“你带着吧!”章文没好气的说。

“你带一只嘛!我都认错了,下次一定听话!”纪清急着说道。

章文一把把纪清扯到了**,横在自己面前,狠狠地在她屁股上打了两巴掌。这会打得可不轻,纪清轻叫了声,眼泪都流出来了,但是看到章文的样子,又不敢哭出声,很憋屈的爬到章文的怀里:“呜呜!……你打疼我了!……呜呜!……”

“哼!下回直接休书一封!给我回家去!”章文有些后悔打的重了些,嘴里还是不放松,手里已经把纪清轻轻的搂住了。

“呜呜!知道了……”纪清这会放开了哭了。

“还疼不疼?”章文倒是有些心疼了。

“不疼了。这个,你带上好不好?”纪清还是念念不忘她买的两块表。

“你干嘛一定要买这个对表?没必要嘛!”章文还是想不通。

“我就是想让她们都看到我们两带的是情侣表!”纪清小声地嘟囔着。

“给谁看?”女人的想法真是搞不懂。

“嗯!……我给你带上!以后你要天天带着!”

“……”

第三天也就是星期六上午,两人没有再去购物,也没法再买了,已经三个旅行箱都装满了。本来还想品尝一番香港的美食,不过这两天吃下来,实在是觉得一般,章文的嘴巴现在都被纪清给养叼了,吃什么都觉得一般。

俩人跑到附近的景点去拍了些照片,等到中午,乘船来到了澳门。

到了澳门,章文有种很熟悉很亲切的感觉,胖子早就帮他把酒店订好了。先安顿好纪清,章文就来到了贵宾厅找自己的那群哥们。还真不错,朱志元一帮人都在,这次连老汤也来了,老汤今年的生意很不好,他是做紧固件生意的,今年镇上一下子开除了三家和他做一样生意的,所以销售额下降了很多,还好最近朱志元定制了一批非标的紧固件,而且,以后一直要用到,这算是一下子救了老汤。这笔生意利润可是比那些零打碎敲的强太多了。所以这次也来玩玩。

不过几个人是分开在几张台子上玩的。朱文宇和老顾在一张桌上,其他还有几个别的赌客。朱文宇在这张桌上也算是玩的大的了,基本上都是他在博牌,但是运气一般,基本上是输赢各半。胖子另外还有三个客户,他主要陪着这三个人。

好久没有这么整齐的全体出动了,章文一进来就感觉到很兴奋,轻车熟路的帮胖子把朱志元等人桌上的现金码换乘泥码。嘿嘿!感觉还真好!

看到章文来了,朱文宇精神一振:“章文,走。带我去至尊厅,在这玩忒没劲了!”

“你倒是真够执着的!好吧,拿多少筹码?”章文很无奈的看着朱文宇。

“一百万,不!二百万!”朱文宇咬了咬牙说道。

“随便你!”章文帮他拿来二百万泥码。凭着自己的那张白金卡带他进了至尊厅,至尊厅里也有几个人在玩佰家乐,上次那个穿白衣的很有身份的人居然也在,还冲章文点了点头。朱文宇也凑到这桌上来坐下,章文把二百万筹码放在他面前。这二百万在外面贵宾厅里算是大手笔了,但是在这里,却是小儿科一样。朱文宇看看他旁边坐着的一个五十岁左右的老头,台面上四沓筹码,其中两沓都是50万一块的长方形的,两沓就是1千万。他对面坐着的一个,居然是个女人,四十多岁的样子,面前的筹码比那个老头只多不少,手里拿着细长的女士香烟,很优雅的就推上去两个筹码----一百万。

章文在这里也不敢太随意的大声说话,这里的气氛始终给人一种压迫感,凝重的感觉。看着台面上的筹码就知道了,一把牌少说也有六七百万,多的时候两三千万。朱文宇更是大气都不敢出,5万,10万的跟着下紸……

纪清在酒店里洗过澡,收拾了一下,拿出电话打给了九哥,一会就被范志成给接走了。

“小清!呵呵,你到澳门来也不提前通知我一声。这次是不是和章文那小子一起来的?”九哥看到纪清非常的高兴。

“嗯,我们先去了香港!买了好多东西。九哥!这是我给你做的衣服和鞋。”纪清把自己临出门赶出来的唐装和布鞋拿了出来。

“哦!呵呵,好啊!纪家就是小清最能干,还就你做的衣服鞋子我穿着最舒服。唉!比我那丫头强啊!我那个丫头一年也不知道来看我一回!”九哥欣喜地说道,接过纪清递过来的衣服迫不及待的试穿了起来。

“九哥!合适不?”纪清看着九哥穿好了问道。

“嗯!好,好,今天就穿这个了!不脱下来了。啧啧!章文这小子还真是有福气!怎么就把你给骗到手了?”九哥心情大好的说道。

“哼!她昨天还打我呢!”纪清貌似委屈的说道,在九哥这里也就是纪清有资格发嗲。

“什么?这个混账东西!老五,去把那小子的手给剁下来!”九哥故意夸张的叫道。

“是,师父!我这就去,一只手还是两只手?”范志成也配合的应道。

“不要啊!九哥,我们已经和好了!”纪清着急的叫道。

“那也不行,非给他点颜色看看!敢欺负我们纪清……”

“九--哥—啊!”纪清摇着九哥的胳膊叫着。

“哈哈哈哈!这还真是女生外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