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208章 港澳四日游(下)

第二百零八章港澳四日游下

章文在至尊厅里陪着朱文宇实在是觉得没意思,这家伙根本就是跟着人家押,最大的一把也有20万了,手都有点哆嗦了,但是这20万筹码在这张台面上根本不算什么,连博牌的机会都没有。;顶;点; .+.o将近一个小时了,朱文宇也没洗掉多少泥码,看这样子,要把他手里的二百万泥码都洗成现金码,没几个小时是完不成的,章文索性留下他一人在那玩,章文则离开了至尊厅。

再次回到贵宾厅,感觉还是这里热闹,也没有了那种凝重感,跑到朱志元身后,这厮正在紧张的博牌,章文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吼道:“顶!顶!顶!”

“顶你个头!要吹!”朱志元被章文叫的直发毛,回头怒骂道。

“哦!喊错了?那吹!吹!”章文倒是马上改正,态度超好。

一片欢呼声中,朱志元博出个九点来,5万块又到手了。朱志元一脸的得意,现在他的感觉非常好,在这里也算是出手绝对不小的了,以前只能来贵宾厅看看这些大老板玩,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也和这些大老板一起同台竞技,这说明自己已经提高了一个档次了。现在老余,老汤都只能跟着朱志元下紸。也就老顾还有实力和朱老大叫板。

不过老顾今天可不怎么顺,老余和老汤跟着朱志元都赢了些钱,老顾一个人在另外一张台子上却输了6万多,这会他看着手里记录的庄闲路,拿不定主意是该押庄还是闲。这时,朱志元那边正好一路牌结束,换新牌了,他们几个也不玩了。

“老顾,走!吃晚饭去,吃完饭再来。”朱志元今天的心情大好,他已经赢了二十几万了。

“唉!走吧,今天运气真背!”老顾很郁闷的收拾好台面上的筹码。

章文先去到酒店接上纪清,纪清已经回来了,不过没有告诉章文她去了九哥那里。胖子带着这帮人找了一家最正宗的粤菜馆,反正今天朱老大买单,朱文宇没有来,他还在至尊厅里搏杀呢。在这里吃饭可比在国内贵多了,一顿饭没个三五千都搞不定。

老顾吃到一半,可能啤酒喝的比较多,出去上厕所了,等了近二十分钟才回来,一回来就鬼头鬼脑的笑个不停:“你们猜我看到谁了?”

“谁?能让你这么高兴?”大家都觉得很奇怪。

“老白!我看到老白了。”老顾眯着眼睛说道。

“那有什么稀奇的?老白刚拿到30万,他要是不来才奇怪呢!”胖子不屑的说道。

“我不是说这个,我刚才在门口打电话,看到他和一个鸡上楼了。”老顾说道。

“那有什么?你不是也叫过,上次还是我买的单呢!”胖子现在想想还心疼呢。

“你闭嘴!”老顾对胖子怒道,然后接着说:“等他们上楼了,我就去上了个厕所,等我出来,就看见老白已经下来了,那个女的也跟在后面。”

“那怎么了?你那么高兴干嘛?”众人都不解的问。

“喂!我就上了个厕所,他就下来了,这速度,嗯?”老顾扬了扬头。

“你上大号还是小号?”老余弱弱的问道。

“老子就撒了泡尿!打了个电话,才五分钟不到。”老顾叫道。

“也许人家不是去干那事呢?”大家都觉得老顾有些大惊小怪了。

“是呀!我也怀疑是我看错了,等老白走了,我就跑到那个女的面前,用很标准的行话问她:去不去?结果,她很热情的就要拉着我上楼,还更专业的问我:是快餐还是包夜。”老顾说的兴高采烈,表情越来越猥琐。完全没有顾忌到纪清也在座呢。

纪清听得满脸通红,使劲的掐着坐在身边的章文。章文凑到她耳边低声道:“你掐我干什么?我可什么都没干过!要不你先回去,谁知道他下面要说什么?”纪清摇摇头,不肯走,其实她挺喜欢和章文的这帮人在一起,说话做事都很有意思。

“嘿嘿,精彩的还在后面呢!我问她给不给打折?她说打八折。然后我问她前面那个人也是八折吗?那女人给了我一句神回答:你要是有他的速度,我给你打对折!”老顾边说边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哈哈,这不是糟蹋钱吗?”

“估计老白上去亮了亮家伙就下来了!”

一帮人有了话题,都开始评头论足起来了,一顿饭倒是吃得尽兴,其中最大的受害者却是章文,他送纪清回房间的时候被纪清扣留了,纪清像八爪鱼似得进了门就缠住了章文,唉!这明显是听了老顾的黄段子受刺激了!想想晚上也没几个客户了,胖子的那三个客户已经输干净了一个,还有两个也见好就收了,于是章文也就待在房间里陪陪纪清!

两人这会还特意关了灯,在窗台上浪漫了一回,纪清又是紧张又是兴奋,后来章文提出再到室外的阳台去,却是把纪清吓得跑回了**,说什么也不敢……

第二天,大家顶的都是晚上七点的飞机,这样还有一个白天可以玩,十点钟章文才懒洋洋的起床,来到贵宾厅。

朱志元一帮人可比章文勤快多了,章文还是把朱文宇送进了至尊厅,这会也不陪着他了,直接回到贵宾厅,帮着胖子洗洗码。这次的洗码量不怎么多,满打满算也就一千万出头,原本指望朱文宇能大杀四方,没想到这家伙两天了才换掉了二百万泥码,算上今天估计也就三百万的样子,还不如朱志元在贵宾厅的洗码量呢。如果去掉这些人的吃住开销,估计赚不到4万块,指望还要还掉来往港澳的机票钱和澳门的住宿费,章文能赚到手的也就几千块钱了。

朱志元还是运气不错,一路把盈利推高到了30万,老顾还是输,一上午又输了3万,吃过中饭,眼看快到三点钟了,几个人坐在一起商量要不要再玩下去,不得不说这帮货凑到一起不弄出点事来好像就不舒服。

“我打算重注赌一把,把这次的盈利全部押上去,怎么样?敢不敢?”朱志元问老余和老汤。

“算了吧,我们俩赢一点就知足了!”老余把头摇的想拨楞鼓一样,也是,他和老汤可是一千,一千的跟着朱志元押了无数把才赢了3万多块钱,一下子全押上去心里是舍不得。

“靠!干了,大不了多输点!”老顾倒是发狠了。

几个人围着各张台子开始转悠,看哪张台子的路子比较好,准备出手来把大的。终于被他们找到一张台子,连出了6把庄,特别是最近两把都是八点,九点直接赢,朱志元和老顾准备出手了。

“下个20万就可以了,赢了拼满50万,输了最起码还有10万块的盈利。”章文劝朱志元说道。

“好吧,听你的!”

朱志元从盈利的32万中拿出22万,全押在了庄上。老顾玩的更花哨,拿了12万押庄,又拿出了3万分别押在了庄对,闲对,和上面,俗称“三宝”

加上别的赌客的下紸,这把牌庄上的下紸额达到了40万,闲上面到没人敢下紸,牌发下来了,闲先开牌,荷官随手一翻,两个3

老顾顿时激动了:“闲对子!哈哈,闲对子!”

相比老顾的激动,朱志元有些紧张了,闲6点不算小了,朱志元小心翼翼的翻开第一张牌,一个黑桃8;这下子,精神大振,因为第二张牌只要是一张,q,,10或者a,9都可以直接赢,这个概率是很大的。

朱志元先翻看第二张牌的一角,希望能看到q这些花牌的框,没能如愿。他再把牌横过来,慢慢的卷起,希望是四边,那样的话,不是10就是9也铁定能赢!结果却是个三边。这下头疼了,三边的话,那只能是6,7,8三张牌中的一张啊?只有拿到8才能堪堪打平。也就是说有输没赢啊!

“顶啊!”朱志元转过头可怜兮兮的叫道。

“顶!顶!……”

大伙都帮着喊,其中老顾喊的最响,抻着脖子,都要拼老命了,因为一旦博出个8;那他就等于三宝全中,这得要多好的运气啊,两队子加一个和,一下子就盈利30万。所以老顾眼珠子都红了,把吃奶的力气都用出来了。

朱志元满头大汗的博出了一点,把这张牌再转个身开始搏第二点,又一次转过头:“顶呀!……”这声音怎么听着都快哭了!

“顶!顶!顶!……”老顾脖子比平时拉长了一倍还多,声音都嘶哑了,眼睛散发着绿光!老余和老汤都被他吓得躲开好远。章文和胖子俩人也跟着叫喊着,不过俩货明显的是出工不出力,跟着瞎起哄。

真的是一个红桃8

老顾顿时手舞足蹈,可是,荷官管他要喝茶钱的时候,这老货立马又恢复了守财奴的本性,才给了500块钱喝茶。

接下来,老顾倒是很精乖,马上在闲上补了12万。等于不玩了。

朱志元还是不甘心,虽然章文劝他也补掉,他就是不肯,只是象征性的在闲上补了2万,第二把再开出牌来,闲家7点,庄家只有5点,补发一张牌,发了个7,最后庄家2点,输掉了。

没想到澳门之行临走前还上演了如此精彩的一幕!最后的结果很戏剧性的变成了老顾赢得最多,去掉先前的损失,共盈利21万。朱志元只盈利了12万。老余和老汤都是3万。朱文宇最后输了几万块,也就罢手了!

晚上十点多,章文和纪清回到了家,结束了这次的港澳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