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210章 无妄之灾(中)

第二百一十章 无妄之灾(中)

看到章文摔门出去了,店里的这些人都有些不知所措了,兴师问罪的的主角都跑了,这还找谁去问罪?一时间,店里没了刚才的吵闹。

“你们干嘛说得那么重?他又没做坏事!”纪清闷闷的说了句话。

“什么事都不打个招呼,想怎么就怎么?还不都是你惯的!”莫心兰虽然没有对着纪清说,但是谁都听得出是在说纪清。

“我妹妹怎么啦?她又没让章文挪拥公款,连他们手上的对表还是我妹妹出的钱呢!”纪红马上站出来维护自己的妹妹。

“很了不起吗?你们那么有钱还要挤到我的网店来插一脚!”莫心兰毫不示弱,再听到纪清还买了对表,依稀想起来刚才章文手腕上也带了块表。心里更是不爽。

“谁规定这个网站是你一个人的?”纪红反驳道。

“好了,好了,我们来这主要是规范一下制度的,你们说到哪去了?”时静很不满地看了看纪红和莫心兰。

“那现在怎么办?人都跑了!”莫心兰问道。

“要不你给他打个电话吧!让他回来吧,就说这事到此为止,我们不再追究了,你该知道他去哪了吧?”时静对纪清说道,她没想到章文会甩手走人,自己手下的员工就算是被她训斥一个上午,也照样诚惶诚恐的低头赔笑的聆听着。时静也有些后悔,应该换一种柔和的方式来处理这件事的。

“我,我不打电话,我也不知道他会去哪!有可能真的到澳门去了!”纪清摇了摇头说道。

“他敢?他要是真的去了澳门,看我以后还搭理他?”莫心兰赌气的叫道。

“真的?这可是你说的!”纪红马上追问道。

“假的!”莫心兰怒道。

时静忍不住想笑,商悦和刘佳蓉也在一旁忍着笑,很辛苦的样子。商悦走过来帮她们倒水,然后指着桌上的手机问:“时经理,这手机怎么办?”

“嗯,拿着吧,总算他还能想着我们!”时静叹口气说。

“就是,算他良心未泯!不过,有的人早就在用pon5了,好像用不着了哦!”莫心兰最先拿了一个手机,然后朝纪红那里瞟了一眼。

“嗤!我用两个不行啊?”纪红也不客气的拿了一个。

商悦看着几个人,才发现小店不大,却是很复杂,难怪自己的老板老是说这里就是现实版的三国演义,看来是真的哦!

……

章文开车刚走了没多远,本来他想去吴玫那里求安慰的,这是这些日子逐渐养成的习惯,没想到老顾来了电话,这老货在大肠店一个人借酒消愁呢,正好,章文也正心烦意乱,于是就开到了大肠店,和老顾一起喝两杯,互诉衷肠!

“我就搞不懂了,我都不计较上次的事了,她倒不愿意了?说现在这样就好。有没有搞错啊?是她出轨在先!”老顾郁闷的对章文说到。

“也没有出轨这一说,她又没和你领个证!只能说前一阵子她做的事情比较冲动,也比较傻。所以现在她每走一步都要考虑仔细了。”章文喝了一口酒,说道。

“我都没考虑那么多!要知道,她只要一跟我走,我就得马上在他们老家买套房,我这风险比她大得多!”老顾叫道。

“所以说,冲动是魔鬼啊!还是慢慢来吧!”章文很羡慕这老货真有钱。

“其实,你那些女人说的不错,人家是帮你守财呢!你还别不乐意!”老顾把话题转到了章文这里。

“胡扯,什么我的那些女人?那是商业合作伙伴!我是真羡慕你啊!是真有钱啊,而且在家一言堂,没人敢说你什么!”章文说道。

“唉!对我来说,有钱没多少用!”老顾又想起刘佳蓉居然拒绝了他。

“唉!对我来说,没有多少钱用!”章文觉得自己更苦。

“为没有钱用干杯!”

“为有钱没用干杯!”

“兄弟,想赚钱吗?”老顾忽然走到章文跟前问。

“干嘛?你打算散财?然后遁入空门?你放心,你的一家老小我都替你照顾好!”章文也凑到老顾跟前。

“滚!你才出家当和尚呢!我是说咱俩到澳门去吧!正好散散心!”老顾想起了自己在澳门的精彩一刻,眼睛发亮。

“今天?这不刚回来吗?”章文也有些心动了。

“现在,我都问过了,六点的飞机,现在走正好!你要是也来个三宝啥的,不是一夜暴富!”老顾怂恿道。

“那,咱就悄悄走着?”

“兄弟,咱这就走着!”

老顾这回可是出了血本了,居然订的是商务舱,这赢钱和不赢钱就是不一样!

晚上八点多钟,俩货已经出现在了赌场里了。

……

说是一夜暴富,那也是仅仅停留在嘴上,两人到了赌场里面,也都是小心翼翼的,章文只拿了5万泥码,给了老顾30万泥码,老顾也不过是2千,3千的出手,极难得的才押一把对子或者和,这把岁数了,这点理智还是有的,对子这种东西,只能是碰巧而已,就这样老顾也在对子上面押掉了几千块了,一个也没中到。但是运气还是不错,居然还赢了点,

章文就不行了,输输赢赢,现金码换泥码倒是换了好几回了,但是总的看来是输钱啊!台面上已经输掉一万多了。一直玩到十二点了,章文和老顾出去吃了点宵夜,感觉也不困,于是回到贵宾厅接着玩,老顾坐不住,这张台子押两把,那张台子押两把,倒也忙得很。章文则喜欢坐在一处静静地玩。

吃过夜宵回来没玩几把,章文感觉对面来了个人,抬头看看,居然是老白,怎么回事,老白很久没有来这里赌了,他一直都在大众厅里玩的,今天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还坐在自己对面。

老白看看章文,也没搭话,自顾自的坐下来开始下紸,章文也懒得理他,也继续玩自己的。但是既然坐在一张台子上,那就会碰到双方反着押的情况,开始还没什么,后来就变成针锋相对了,章文押到哪里,老白总是押到反门去。章文其实很不喜欢和老白在一起玩,特别还是反着打。因为老白的那一套博牌的仪式太过复杂,两张牌要翻过来调过去折腾很长时间,看着都累。但又不愿意就离开,好像弱了气势。而且现在的情况是章文逐渐的赢了些,台面上已经快不输了。

又是一把庄,等老白搏完牌,章文一只手翘起纸牌的一角,然后随手扔了出来,7点,正好赢了老白的6点,连补牌的机会都没有,章文已经开始赢利了,老白则输掉了一万多。老白在桌上狠狠地拍了一下,站起身走了。章文以为老白及时的收手了,心里还很称赞老白现在的理智。当然能赢了老白,章文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没想到,过了十分钟左右,老白又回来了,隐隐约约的还带着一股香水味道,章文大为惊讶,这厮不会真的去当了回快枪手吧!章文忍不住偷偷瞄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其实老白什么时候走的他也记不得了,完全是下意识的动作。

更让章文惊讶的是,老白回来后,台面上的形势一下子颠倒乾坤,章文简直就招架不住,忽然间,要赢一把牌,变得非常的困难。往往是四五把牌里,才能赢一把,章文都有些发毛了,这老白出去是做了什么仪式啊?难不成做了个小布人,用针钉住了?小布人上还写着章文的名字?

老白这时打的顺风顺水,意气风发!出手就是3千,章文就惨了,只能1千,1千的下紸。而且郁闷的是老白是等他下紸完毕才在他的反门下紸的。感觉好像是章文帮他把输钱的地方先填上,留下来赢钱的位置等着老白,这真是郁闷之极。

接下来,更不可思议的是发生了,章文已经连着输了11把了,这还是跳着打的,章文也发狠了,看看到底能连着输多少把?还是1千,1千的下紸。连老白都赢得发毛了,也不敢下重注,心想着章文总该赢一把了吧?

12把,输!

13把,输!

14把,输!

15把,输!

16把,输!

17把,输!

又连输了6把!这已经平了章文的记录了,这还是多少年前碰到过一次连输17把,今天又碰到了,一样的痛苦和无奈,不一样的是好像要破纪录了!老顾也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章文的身后,想看外星人一样看着章文:这厮是怎么做到的?这好像是几千万分之一的几率哦!

章文漠然的看了看台面上还剩下的筹码,只有一万一千了,章文又推上去了1千,老白马上反门跟进。轻而易举的破了章文的记录,18把连输了。

把最后的1万全推了上去,押庄!老白还是跟1千押闲。

老白先博牌,现在他没有原来那么繁琐了,因为现在下紸的都是最小的1千,不值得他那么用心,但是老白搏完牌,傻傻的看着手里的牌,在看看章文:见过霉的人,没见过这么霉的人!

两张4----闲8点!

章文心里一凉,也懒得博牌了,随手翻开,在场的人一片哗然!

两张5

完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