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211章 无妄之灾(下)

第二百一十一章无妄之灾下

章文无奈的站起身,看了看老白。`顶`点`;`.老白现在已经不是得意了,他对章文都有些要膜拜了,甚至是有些恐惧了,能连输19把的人怎么说也不是一个普通人了,这种人身上什么事都可能发生!

老顾这会就是很恭敬得跟在章文身后,像个跟班一样,心里还在念叨:我的奶奶呀!这是什么人呀?这运气,要是翻转过来,那中个六盒彩还不是玩一样!1/2的19次方,这还是章文主动停下来的,要不然谁知道今天的记录是多少呢!什么事做到极致,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都变成传奇了!

章文可没心思想那么多,回道酒店闷闷不乐的靠在**,极难得的把身边一直珍藏的只抽了三分之一的古巴雪茄拿出来,点了起来。

“兄弟,你有什么感觉?”老顾围着章文乱转。

“能有什么感觉?心疼呗!老子正缺钱呢,这一下雪上加霜!”章文没好气的说道。

“不是,有没有神魂附体,不由自主的被操控的感觉?连输19把啊!”老顾还在感叹。

“没有!都是在意识清醒的状况下下紸的!”章文摇摇头说道。

“难道是老白被赌神附体了?也不对呀,都是你先下紸的。应该不会是老白,问题还是出在你身上!”老顾还在研究这个传奇。

“老白中间出去过一趟,回来就发飙了!”章文想了想说。

“不会又去找那个鸡了吧?十分钟,照他的速度倒也够了。”老顾转着眼珠子说道。

“应该是吧,反正回来带着一股香水味。”章文想了想说道。

“靠,这是只什么鸡啊!野鸡中的战斗鸡吗?”老顾惊叹道。

“算了,睡觉,累了!”章文不耐烦的说道。

“要不要哥哥给你叫个按摩女郎?放松放松?”老顾一点睡意都没有。

“哎!对了,你有那只鸡的号码吗?叫过来做个按摩,我也看看到底是什么样地战斗鸡!”章文忽然睁开眼问道。

“嘿嘿,真叫你问着了,哥哥做事从来都是滴水不漏,上次我就管她要了号码了。”老顾马上掏出电话打了出去。

过了一会,老顾神情复杂的收了电话,对章文说:“这娘们不会按摩,只会真刀实枪的干,人家还说了,一挑二也没问题!”

“啊?还真是只战斗鸡啊?算了吧!”章文赶紧挂出免战牌。

“啧啧,还真猛啊!要不咱俩试试?很新奇啊!”老顾一副蠢蠢欲动的样子。

“滚!我没你那么奔放!”章文骂道。

过了一会,老顾还是睡不着,又坐到章文的床边上:“明天怎么办?还玩不玩?”

“等睡醒了再说,精神好就再玩一会。”章文闭着眼回道。

“要不要我明天把这只鸡给包下来,让老白想射门都找不到地方。不就是几千块嘛?”老顾想出了个狠招。

“拉倒吧,明天老白要是不来呢?几千块不是白花了?”章文说道。

“那明天把这只鸡叫过来,浇点狗血,避避邪!”老顾还有更狠的。

“你当是捉鬼呢?”章文忍不住笑了。

……

第二天,一直睡到了十点钟,章文和老顾才来到贵宾厅,果然,老白不在,估计老白现在是昼伏夜出。章文咬了咬牙,又拿了5万泥码,老顾照样是拿着30万泥码到处乱窜。

三个小时下来,章文照样还是输,手里的5万筹码只剩下3万3千了。章文收拾好台面上的筹码,找到老顾,打算不玩了。

“靠,那不是六万多白输了?”老顾很有些怒其不争的架势。

“那怎么办?再玩下去,这三万多也保不住!”章文无奈的说道,运气不在,再怎么都是输。

“跟我上次一样,来把大的。”老顾倒是很猛。

“喂!我就算是来把大的也才6万。”章文指着手里的筹码说道。

“那就来两把!”

老顾带着章文围着各张台子转了半天,终于找到一张台子,庄闲路很好,三个庄,三个闲,很有规律:“就这了!”

“好吧!”章文也不多做考虑把三万三都放了上去。

“等等,三千打三宝!”老顾很专业的说道,把章文的3千块分别押在了庄对,闲对,和上面。章文也没有异议。

牌开出来了,还真的是按照牌路来的,出了第二个闲,章文手里的筹码一下子变成了6万。但是三宝却是一个也没中。

“怎么样?快码宝!”码宝就是把上一把的本钱和盈利在放上去赌,如果再赢后,再全部押上去那就叫三关了。赢的话叫过三关,输的话,那就什么也没有了。

章文也有些心跳了,把6万全部押了上去,再赢的话,那不但收复失地,还能赢利2万。为了稳妥起见,章文连博牌都不要,仅仅是把筹码押在了线上。还是让上把博牌的赌客继续博牌。

结果很是令人沮丧,输了。在一片哀叹声之中,章文的6万筹码被荷官收走了。

“草,这么好的路都被你押爆了!你还真行!”老顾叹道。

反倒是章文这会很平静,神情淡然的走到吧台那里要了杯咖啡。

“回去吧?”老顾也不玩了。

“嗯。回去,没兴趣再玩了。”章文点点头。

“输的钱我先帮你垫上吧?”老顾这次还是赢了5万多。

“嗯!”

下午四点的飞机,晚上七点,章文回到了家。

晚上,纪清静静地蜷缩在章文的怀里,章文靠坐在**,情绪低落,想着这几天的事情,其实没多大的事,弄到最后,演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10万块啊!加上出去旅游的钱,等于一星期出去了15万。出去旅游的5万块钱起码还能看到大包小包的一大堆东西,还有5个手机。可是到赌场的这10万块,连个毛也没剩下。连机票酒店还是老顾出的钱。真是不应该,冲动是魔鬼啊!

现在想想时静说的对,自己连一点积蓄也没有,做事也没有长远的计划,心志更是不坚,被老顾忽悠几句就跟着走了。看样子还是要先赚钱才行啊。

明天,要不要给时静打个电话,放个软呢?章文犹豫不决,看看怀里蜷缩着的纪清,唉,纪清什么都好,就是不会理财,也太放任自己了。可是如果纪清像时静那样,两人还能相处的这么融洽吗?

章文越想越烦,迷迷糊糊的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