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212章 等着收钱吧

第二百一十二章等着收钱吧

第二天,章文回到了自己的茶叶店,商悦习惯性的帮他沏好茶,放在他的办公桌上,章文仔细的环顾了一下自己的店铺,感觉有些陌生又很亲切。+顶+点+小+说+++o脑子里还在胡思乱想着,对于输掉10万块钱倒是没有更多的懊恼。对于他这样的久经赌事的赌鬼来说,这点心理承受能力还是有的。章文所想的是时静说的话,在联想周围的这群哥们,哪个不是有着自己的事业,甭管大小,最起码有一份稳定的收入,家里也都有积蓄。

看来自己也要先立业,再想其他的,要立业现在自己好像也只有这个店铺了。

“商悦!把这个月的帐报给我听听。”章文把商悦叫了过来。

“哦,好的。”商悦有些奇怪,这个甩手掌柜的今天怎么想起来查账了,该不会游向伸手要钱了吧?

“……这么多?还是你来说吧?这个月总共赚了多少钱?”章文看了商悦记的账本,有些眼晕。

“这个月,总共毛利七万五千八百六十四元。”商悦清晰地说道。

“除去那些介绍来的生意,真正的销售出去的是多少?”章文问道。

“销售额一万三千二百七十四元,毛利四千八百三十二元。”商悦轻声说。

“才这么点?那除去工资和开销没赚什么钱嘛!”章文皱着眉头说道。

“现在要赚钱就要靠关系,靠零售是赚不到什么钱的最多也就是微利。”商悦更像是在教章文。

“看样子还是要多拉点生意来,我是真不愿意和这些人交往。”章文也知道靠零售赚不到什么大钱。

“还有就是增加经营的种类,比方说烟酒之类的,我们的经营范围也包括烟酒的。别的茶叶店也都是这么做的。在增加些价位更低的茶叶,那样的话,我们的零售额还能提高不少。”商悦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你倒是很内行,待在这真是屈才了!”章文看了看商悦笑道。

“哦,没什么,我觉得挺好的。”商悦迟疑了一下轻声的说道。

“那就按照你说的办。以后你有什么想法或者好主意直接和时静说,跟我说没用,我什么也不懂。”章文又当起了甩手掌柜的。

“可是,这些关系还是要你才能找来啊!”商悦叫道。

“行,我就尽量找些肥羊来!反正找来的这些关系户该怎么打点就交给你了。”章文一锤定音。

“好的!”商悦也知道要想靠自己的这位老板来管理这家店,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接下来,章文带着商悦开始办理烟草特许经营证等诸多事宜,跑了好几天,才知道在国内办一点事真是烦,本来想做个守法的公民,结果就是无休止的等待,流程,到处敲章,后来章文只是通过朱文宇一个电话,什么事都变得简单了,要不是开业的时间太短,连信得过商户的牌子都能挂起来,本来限量供应的也放宽了。这一切只源于一个电话,朱文宇很得意地在电话里说道:“知道我这哥们是怎么认识的吗?就是在贵宾厅里玩的时候认识的,别看只是个科级,手里的权大着呢!”

“哦!那下回让他到胖子那里去拿筹码。”不但办了事,还要把这客户给拉过来。

“这应该没问题!”朱文宇倒是很有把握。

还不错,忙了几天总算是有收获,就是账面上的钱一下子用的差不多了,没办法,这好久一瓶就一两千,硬中华四百多元一条,这一进货还不把钱都填进去啊!

当然效果也是很明显的,特别是香烟,每天零售就要卖掉二十几条。像老顾这样的,中华烟一买就是一条,章文本想按进价给他,可是商悦不肯,说是生意归生意,朋友归朋友,章文也就没坚持。再说老顾也根本不在乎这点钱。

忙碌了一个星期,章文一直也没有给时静打电话,总有些拉不下脸。时静倒是仔细的考虑了一下上月的建议,又进了不少十元一斤的低档次的茶,这种茶叶饭店,浴场,美容店等提供免费茶水服务的需求比较大,还有就是低端的打工仔买的比较多。网上也卖出去了不少,时静对商悦的表现很是赞赏。

真正的花了心思在茶叶店的经营上面,效果也就出来了,零售额直线上升,商悦每天给章文汇报销售状况,不过商悦很聪明,给章文汇报的不是销售的数量,而是直接告诉章文昨天能赚多少钱,今天能赚多少钱,始终让章文处于比较兴奋的状态,谁叫这厮喜欢钱呢!

时静,莫心兰和纪红姐妹也都知道了章文去澳门输了10万块钱。有老顾这个大喇叭在,想瞒也瞒不住。不过这次谁都没提这事,看到章文回来后很用心的经营茶叶店,倒是悄悄地通过商悦打了20万到账上,要不然哪来的钱进那么多名烟名酒,只是章文稀里糊涂的没有仔细算。

……

七月三十一号,星期天

章文的店里很热闹,朱志元,老顾,老余都来了。胖子早上刚从澳门回来,一觉睡到了下午,吃过饭也跑到章文这里来了。

“这次好险啊!差点就被老白宰一刀!”胖子心有余悸的说道。

“干嘛?你又赌了?不怕手背剁掉啊?”章文问道。

“这会可不能怪我啊。是那老白拿话激我的,再说那个叫钱一的怂恿我来的。”胖子急忙辩解道。这话章文倒是相信,钱一专门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

“你不会也遭遇到那只战斗鸡了吧?”老顾小心翼翼的问。

“谁说不是呢?刚开始我他玛的是赢钱的。一下子打掉老白两万多呢!……倒水!”

胖子一面说着一面叫刘佳蓉给茶杯里加水。一点也没把自己当外人。老顾大怒,有那这货没办法,这是在章文的店里哦!老顾连忙自己起身帮胖子加满了水,胖子很有些受宠若惊的看着老顾。

“接着说!”老顾装作没事的样子。刘佳蓉在一旁抿嘴笑了笑。

“然后就和文哥上次一样,这老白又跑出去了五分钟,回来我就被他收拾了!”胖子泄气的说道。

“啊?速度又提高了?”老顾夸张的叫道,然后叹息道:“前几天,我到卫生所看到老白了,萎靡不振。然后我一个科室一个科室的打听,原来老白去看的是中医,我专门去问了那个坐堂的老中医,嘿嘿,人家说他是纵欲过度,气血两亏。没想到玩个佰家乐还得有个好身板!”

“不会哪天精尽人亡了吧?”胖子的表情比老顾更猥琐。

“那你后来输了?”章文看到商悦和刘佳蓉都听得脸红,连忙转移了话题。

“哪呀!我看到赢来的钱都输的差不多了,就剩下1千块了,我就不玩了,我跟老白说:我不玩了,就赢你1千块,气死你!”胖子得意地说道。

“高!实在是高!”老顾很佩服的树起了大拇指。

“有长进!比我强啊!”章文也没想到胖子还有这么一手。

“那是,到底有你的19把连输当警示呢!”胖子很真诚的说道,章文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你就不能不提我那个记录啊?”章文怒道。

“嘿嘿,再怎么也是一段传奇啊,估计能破你这个记录的没个三五年肯定不行!”老顾也跟着起哄。

“唉!不过虽然赢了来拜一千块钱,但是这次去澳门没赚到什么钱,几个小老板上去三下五除二就被打空了,我还贴了几千块的机票酒店钱!文哥,要不咱们今天打场球?倒水!”胖子一边问一遍又要加水了。

“好主意,我也想打一场!”老顾装作很随意的帮胖子加满了水。

“可以!来,倒水!”朱志元也发话了。

“看,老大也要出手了!”老顾连忙帮朱志元也加满水。

“我也下紸!……倒水!”老余也跟着叫道。

老顾很恼火的站起来想帮老余加水,才发现热会瓶里的水没了,抬头才看到一帮人都冲着他笑,才反应过来,这帮孙子是故意的,气得他大叫:“倒水,换杯茶!”

商悦和刘佳蓉好笑的跑过来帮她们都重新沏了杯茶。

“好,让我看看,哥几个好久没一块睹球了!”章文也被勾起了兴趣,起身坐到办公桌旁,打开电脑,很认真的用赔率表分析起来。商悦把章文的那杯茶端到办公桌上,然后趁机瞄了瞄章文的赔率表。

“看得懂吗?少儿不宜!”章文看了她一眼。

“呵呵!”商悦轻笑了一下,退开了。

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章文回到沙发那里坐下:“鹿岛鹿角,受让平/半。这场比赛至少打平,下盘直接赢也说不定!”

“水位多少?”老顾问道。

“0.8”胖子也带开了他的电脑。

“这么低?”朱志元皱着眉说。

“要不直接打标准盘的客队赢,2.3的赔率呢!”章文问道。

“那玩意打平了就全没了!”老余觉得不放心,他的钱可是私房钱,攒下来可不容易。

“那打亚洲盘一万五,本来只想打一万的,这水位也太低了。”朱志元发话了。

“我打一万就行了!”老余觉得一万五超出了他的承受范围。

“好,胖子,下紸吧!”章文和老顾都没意见。

“好嘞!信文哥得永生!等着收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