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216章 好事也能过三关(下)

第二百一十六章好事也能过三关下

看着章文还在消化刚才知道的时静的**,莫心兰很是不满,又有些担心,这可是时静的绝密**啊,要是她知道被莫心兰给泄露了出去,真是后果不堪设想,和自己断交都有可能,于是很严肃地说道:“我就告诉你一个人哦,千万别再说出去了,要不然时静非杀了我不可。.”

“我知道了,我不会乱说的,就是有些消化不了,他们怎么不离婚?”章文问道。

“我怎么知道?也许她想移民,或者还有其他的原因,光涉及的财产就要上亿了……哎呀!你烦不烦,她有她的想法,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管好我们自己就行了!”莫心兰不耐烦的说道。

“我不是关心她嘛!”章文嘴里嘟囔着。

“你不许问她这事!听到没有。要关心先把我关心好了再说,我都降到做小的了,也没见你好好来关心我,我还委屈呢!你倒还有空去关心她?”莫心兰在章文身上蠕动着,准备发起第二次战斗……

……

“亲爱的,真的不行了,我承认你已经成功的超越了,咱早点睡吧!”章文发现莫心兰比当初的常晓蓉还要彪悍,精力旺盛至极。

“我说了回来收拾你,你少装死!还想着留点体力回去交差啊?”莫心兰骑坐在章文身上不依不饶的说道。

“哪啊!我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这都永垂不朽了,总不能怪我吧!”章文耍起了无赖。

“哼!你以为混得过去吗?”

莫心兰接下来的动作再次让章文嗔目结舌:这就是传说中的口*吧,太刺激了,转眼间就不由自主的坚挺了。这不是要命吗!

“额!老衲……和你拼了!”章文迫不得已只好应战。

“好呀!表现得好,下次给你来个更刺激的!”莫心兰已经动了起来。

啊?还有更刺激的……

第二天早上,都九点多了,章文还赖在**不肯起来,莫心兰则心满意足的趴在他身上,用手指在他胸口来回的划着。

“哎呦!我还能看到第二天的太阳,真是命大啊!”章文睁开眼夸张的叫道。

“嘻嘻,去死!有你说的那么夸张吗?”莫心兰忍不住娇笑道。

“没想到在赌场过三关一次也没成功,在你这一下子就成功了,你狠!”章文使劲的拍了拍莫心兰的翘臀。

“怪不得你们都喜欢过三关!我也喜欢!”莫心兰很恍然地说到。

“靠!这是两码事!”

……

重新回到了店里,章文像打了鸡血一样,把所有能联系的人都打了电话,目的就一个,让他们往自己的茶叶店介绍生意来,尝到了单位采购的甜头,章文积极性很高,也不管有用没用,先把网撒下去再说。商悦看到章文这副猴急的样子,不觉哑然失笑,但是章文能这般积极,还是要多鼓励的。

晚上,回到家,欣儿也回来了,时静让她回来住一个星期,然后再接着强化辅导,也算是张弛有度吧。看到女儿回来,章文心里高兴极了,给了女儿一个大大的拥抱,还把欣儿在空中抡了半圈,欣儿惊叫不已,纪清看到父女俩亲热的样子,感觉好温馨。

吃饭的时候,章文提出来去自己的新装修的家住几天,欣儿马上绝双手赞成,她要去陈怡芬那里吃饭,这样的话,吃完饭就可以回自己家了。纪清犹豫了一下,也同意了,反正章文已经离婚了,去他那里住还是他们三个人,除了厨房小一点,别的没什么好担心的。于是决定明天有章文先送纪清和欣儿到章文家去,然后章文下班直接就回自己的家。

……

也许正所谓天道酬勤吧!接下来的几天,零售额增加了不少,特别是低端的茶叶20块一斤的,卖的相当的好,当然都是些普通的打工一族,商悦对于这些人的讨价还价采取了一种更具广告性质的方法,以一小袋其他的茶叶代替了让价,还美其名曰的称之为品尝包,效果很好。真是搞不懂这女人的营销的手段怎么这么多。

而章文的广撒网也见效了,章越给他拉过来一笔不小的生意,这让章文心情大好,每天不停地问商悦:“这个月能赚多少钱?”

商悦每天都要报给他听,这老板非要听到赚钱了才会有动力,商悦安慰章文的同时还把实体店的情况隔天就给时静汇报一次,时静听到章文的表现不禁莞尔一笑:这家伙,总算是有点进步了,虽然猴急了些!不过也感叹章文的运气真好,能招来商悦这样的员工,时静已经判定这个商悦肯定不简单,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会跑到这来打工,而且不自觉之中流漏出的感觉是她并不在乎在这打工能赚多少钱,时静也没太多想,谁都有自己的秘密的。

转眼又是星期六了,章文的店里有聚满了这帮哥们,今天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下紸赌场球,连章文也觉得辛苦了一个星期,该慰劳自己一番了。不过,章文从中午就开始研究晚上的比赛,却没有挑出一场让他有信心的比赛,胜负都在五五之数,这倒是很郁闷了,最后一帮人只好把活动改为搓麻将了,吃完饭直接在胖子的琪牌室开搓。

店里商悦和刘佳蓉等众人走后,开始收拾茶几上的茶杯茶具,两人相视而笑:这个老板太贪玩了……

……

晚上快十二点了,章文回到了家,是自己的家,一场麻将输了2千多,他倒也没当回事,回到卧室看到纪清耷拉着脸,很不高兴的样子。

“怎么了?怪我回来晚了?我不是给你打过电话了吗?”章文问道。

“不是,今天……她……来过了……”纪清说话有些不连贯。应该是比较激动或者紧张。

“谁?陈怡芳?”章文皱了皱眉。

“嗯,她说……她想复婚……”纪清很紧张地说道.

“什么乱七八糟的?你就为这事不高兴?”章文感到莫名其妙。

“嗯!我有点害怕……”纪清怯生生的说道。

“没有的事,也根本不可能!你瞎担心什么?明天我打电话问问,怎么回事?又哪根筋搭牢了!”章文对陈怡芳的此举很是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