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217章 有缘无份

第二百一十七章 有缘无份

第二天,章文早锻炼结束,顺便买了油条豆浆当早餐,虽然这些东西纪清一直喜欢自己做,总认为外面的油不干净,但是章文一直不以为意,人家能吃自己也就能吃,章文就是这么想的,再说为了炸几根油条浪费半斤油也太浪费了。-顶-点-小-说---o

敲敲女儿房间的门,得到欣儿的许可才进去,女儿大了,不能像以前那样随意了,欣儿的房间里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幽香,收拾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桌上,**都是些可爱卡通的玩具,已经完全是一个少女的闺房了。

“欣儿,你妈那里怎么回事?怎么昨天她又跑到这来了?”章文问欣儿,他想先了解清楚大致的情况。

“还不是被我外婆闹得嘛!嫌我妈住在她那里影响她休息,她每天八点钟就上床睡觉了,有点声音就大吵大闹的。还有,你不是还欠我妈10万块钱吗?我外婆现在天天把这事挂在嘴上,催着我妈快要回来,反正一天到晚就算计着钱,连我妈每个月交给她1千块饭钱她也叫着不够,也不看看每天都吃的什么呀?”欣儿说起来也是一肚子的不满。

“那她昨天跑到我们家来算怎么回事?莫名其妙嘛!”章文有点明白了,就那老太,跟他住一块,非被她作死,心里还真是佩服前老丈人,这么多年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挺过来的。

了解了大致的情况,章文心里有点数了,让欣儿和纪清吃早饭,纪清从昨晚上到现在就一直闷闷不乐的,所以今天章文主动地承担起买早饭的重任。

章文给陈怡芳打了个电话,有些事还是说清楚的好:“你昨天到我家来了?”

“嗯,我想和你谈谈。”陈怡芳似乎早有准备,接到章文的电话也没有什么惊讶。

“我们好像没什么好谈的吧!也就还有些钱没结清,不过我们可是说好的两年内付清的。”章文想不出要谈什么。

“见个面吧,电话里说不清楚。”陈怡芳说道。

“那,要不你来我这吧!”章文迟疑了一下,觉得还是当着纪清的面说清楚比较好。

“方便吗?”

“有什么不方便的,你不是已经来过一次了!”章文有些不耐。

“好吧,我下午过来。”

纪清听到章文收了电话,抬起头看着章文。

“下午她过来,我也把事情说清楚!”章文知道纪清想知道电话里说了些什么。

“嗯!”

纪清看着章文温和的笑容,忽然觉得很想哭,也觉得心里踏实了很多,其实以往也是这样,只要章文在自己身边,就会很踏实,只是这次面对的是欣儿的亲妈,纪清总感到自己的底气不够,欣儿的意见往往能左右章文的想法,这是她最无奈的,也改变不了的。

下午,章文陪着纪清去菜场买菜,纪清对着的环境还不是很熟悉,不过现在纪清的心情已经好了很多,挽着章文的胳膊,脸上有了笑意。进了菜场,纪清就完全变了个人,如鱼得水,精心挑选,买块肉不但要看颜色,新鲜程度,还要看纹理。买个菜先要分辨哪些是昨天摘得,哪些是今天采得,还要哪些是上架前淋过水的,看的章文是发傻,只好跟着后面帮忙拎菜,在不就是帮着纪清讨价还价,别看为了几毛钱,章文也瞪着眼睛咧开嘴像吵架一样,争的面红耳赤,哪像个一掷千金的赌鬼,整个就是一家庭主夫……

“笑死我了,有你这样还价的吗?”纪清挽着章文出了菜场,笑的直不起腰,只好靠在章文肩膀这。

“嘿嘿,还掉了八毛钱,真是合算!过日子就是要像我这样会精打细算。”章文得意洋洋地说道。

“文,你是在逗我开心吧?”纪清靠在章文的肩膀轻声的问。

“哪呀!我就是叫你怎么过贫民的生活。”章文摇头道。

“你真好!”

……

两人像散步一样往家走,走到楼下看到陈怡芳等在下面,远远的看着他们。章文也没多说话,请陈怡芳一起上楼,进了家门,纪清就闷声到厨房去准备晚饭,欣儿出来和陈怡芳打了照面说了几句话就回自己的房间去了。厅里只剩下了章文和陈怡芳,连小旺财看到陈怡芳一进门就吓得躲起来了,它还记得陈怡芳那一脚差点要了它的小命,这让陈怡芳多少有些尴尬。

“那个,坐吧!”章文也感到现在两人挺陌生挺尴尬的。

“嗯,谢谢!”陈怡芳坐了下来。

纪清泡了两杯茶端了过来,两个女人相互点了点头,纪清又回厨房去了。

“你想和我说什么事?”章文开门见山的问道。

“我……我想复婚!”陈怡芳迟疑的说道。

“你觉得可能吗?”章文反问道。

“以前是我有些地方做得不好,但是我终究是欣儿的亲妈。”陈怡芳抬出了她最大的依仗。

“这点没人否认,但是我们俩的缘分已经结束了。你也看到了,我现在有女朋友,确切的说就是我老婆!”章文很认真的说道。

“我知道,但是我觉得复婚对欣儿的成长更有利,而且,我说了,我会尽量改正以前做的不好的地方。”陈怡芳还在做着努力。

“不可能了,说说别的事情吧!要是你今天只是想说这件事,那我们的谈话可以结束了。”章文不愿再这个不可能的问题上再谈论下去。

纪清在厨房说是在准备晚饭,根本没心思侍弄,厨房门留了条缝,她专心的侧耳听着,听到这里,心里抑制不住的激动,用袖口沾了沾眼中的湿润……

“好吧,也许我们有缘无份,那说说另外的事!”陈怡芳虽然很失望,但是这也在她的预料中中,所以并没有做更多的纠缠。

“是不是要我把那10万块钱提前还给你?”章文从欣儿嘴里知道他那前丈母娘一直在惦记着这10万块钱。

纪清这时风风火火的跑出来:“10万块钱我们还给你!”

“纪清!你闭嘴。这是我的事。”章文对纪清的这一举动很是不满,喝到。

“我不,这就是我的事!我们俩……的事!”

没想到平时乖巧听话的纪清此事非常的倔强。章文知道纪清的想法,想一次性把这件事情给了断了,但是却没有顾忌章文的想法。陈怡芳也对纪清的行为意外,但是更多的是无奈:这女人为了维护自己的感情,根本就是不顾一切,看她那样子自己原本还残存的一丝复婚的希望也彻底的熄灭了。

“先让我把我的想法说完,好吗?”陈怡芳抬头对纪清说道。

“嗯!好……好的。”纪清这会也不回避了,直接坐在了章文的身边。

“我想把这套房子买下来!”陈怡芳看着章文说道。

“嗯?……”章文和纪清都有些意外,没想到陈怡芳的想法居然是这样!

经过段时间的沉默,章文心里考虑了很多,但是还是拿不定主意。

“你完全可以自己买一套房子,但是没必要卖我这套吧?”章文问道。

“这套房子我住着习惯,再说欣儿也喜欢你给她装修的闺房,而且对我来说也不用再操心买了房子还要搞装修。我一个女人根本不懂这些。”陈怡芳一条一条说着自己的理由。

“那这样我就变成没房了,这不是胡闹吗?”章文想想总觉得不对头。

“你的情况我也了解些,你现在大多数的时间是住在她家里,连欣儿也住在那里。”陈怡芳看了看纪清,这话让纪清很有些小窃喜。陈怡芳接着说:“再说你们以后结了婚,欣儿越来越大了,她也不一定愿意和你们住在一起。到那时也许和我住在一起更合适些。”

看来这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章文诧异的看了看陈怡芳,什么时候他也变得能说会道了,但是不得不说有些话确实说到了章文的软肋,这让章文不得不考虑。纪清倒是很积极,不断地拉章文的手臂,章文没搭理她。

“这样吧,这事我不可能一下子就拍板,我也得考虑考虑,也要征求我父母的意见,还有欣儿的想法,我估计不是几天就能答复你的,过几个星期吧,到时候我打你电话。”章文为了稳妥起见,还是想再把各方面的情况都考虑进去。比如女儿的监护权会不会变,陈怡芳会不会再嫁人,这都是要考虑的问题。

“可以,如果方便的话,我希望能快一点,我现在在家里的情况不太好。”陈怡芳很有些迫切。

“嗯,我知道了。”

“那,我先走了。”

等陈怡芳走了之后,章文独自坐在厅里仔细的想着这件事的可能性,但是把自己刚装修好的房子卖掉,总有些不是滋味。

纪清烧好了晚饭,招呼章文和欣儿吃饭。

“哇!清姨,你这是烧的什么呀?连盐都没放?”欣儿叫道。

“哦,我说,你今天怎么了,这道菜这么咸!”章文皱着眉问。

“啊?我……我……放错了,应该放糖的。”纪清满脸通红,刚才她根本没心思做饭,就忙着竖着耳朵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