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218章 举棋不定

第二百一十八章 举棋不定

晚上,章文先征求了一下欣儿的意见,欣儿倒是很赞成,房子卖给陈怡芳对她来说好像是没有什么影响,而且每个星期和陈怡芳相聚再不用听她外婆的唠叨了,再说看到现在陈怡芳的境况,欣儿很想多陪陪陈怡芳,到底是亲妈,母女连心。|顶|点|.[2][3].o这让章文很郁闷了,母女一连心,她这个亲爸就扫地出门了,这叫什么事----烧香的把和尚给挤出去了!

回道卧室,章文靠在**心不在焉的看着电视,脑子里想着卖不卖房子的事。纪清这会倒是心情大好,洗了澡,还换上了颇为撩人的吊带睡裙,围着章文走来走去。不过,纪清这点小花样没有取得什么效果,好像根本没有引起章文的注意,这让纪清很泄气。

“哎呀!你怎么不说话呀?”纪清爬上床,跪坐在章文旁边。

“我还说什么?什么话都让你抢着说了!”章文没好气的说道。

“我,我知道你不高兴,我错了还不行吗?”纪清小声说道。

“事后认错,屡教不改!有点钱烧的难受是吧?”章文叱道。

“哪有!以前是我做错了,但是这次我就是想快点把你和她的事情结束嘛!我就是不想这些事插到我们的生活中来,总是担惊受怕的,还不如一次了断的好!”纪清噘着嘴还很委屈了。

“那也得和我商量商量吧?那么急的冲到前面干什么?弄得我好像在吃软饭一样!”章文最在意的就是这个。

“那我不是认错了嘛!你没看到,我都跪在这了!”

一句话倒把章文都乐了,纪清现在跟章文学的也不是那么死板了,那哪叫跪呀!纪清看到有效果,马上就顺势钻到了章文的怀里,成功的化解了章文的防御。其实章文知道纪清的想法,为了守护自己的这份感情,她会不遗余力不计代价的把这种隐患彻底消除。

“唉!你还是对我们不够有信心啊!”章文只好接住贴上来的身体。

“我,是对自己没信心!”

“其实,好些事着急是没有什么用的,就像现在,她不是想要回10万块钱,反倒是看中我这套房了,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章文想了这么长时间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那就卖给她!那样你手里也有钱了!挺好的呀!”纪清早就有自己的小九九了,要不然也不会把菜都烧变味了。

“说得轻巧,我住哪去?”章文哼道。

“住我那呀!你也不用两头跑了。”纪清最希望的就是这个结果。

“嗤!那天你不高兴了,把我赶出来,我到哪哭去!还不得流浪街头?”章文还想着自己有套房再娶纪清呢,现在的情况,好像偏离了他的想法。

“哪会呀!不许你瞎说!再说,我还有一个办法呢!”纪清发着嗲说道。

“什么办法?别跟我说结了婚在你的房产证上加个名哦!我可不想要。”章文看着纪清说道。

“不是,我让我姐把她那套房子卖给你不就好了!”纪清自信满满的说道。

“哦,还真是女生外向,那自家人开刀啊,我喜欢!”章文惊讶的看着纪清,这老婆虽然内向点,可是脑子转的可不慢哦。章文发现在**武不及莫心兰,文不及纪清,怎么女人上了床后都心智武力大幅度提高啊!自己这个始作俑者却是原地踏步不前,不科学啊!

……

星期一,商悦发现今天老板的情绪很不对头,好像是考虑什么大事情,该不会是这两天睹球输了吧!

“老板,是不是输钱了?好像不怎么高兴哦?”商悦重新帮章文沏了一杯茶。关心的问。

“钱倒是没输?我的房子快没了!”章文无精打采的说到。

“啊,你直接把房子押上去了?”商悦大吃一惊,马上考虑要不要打电话给时静汇报。

“想什么呢?我是胖子那么没脑子的人吗?”章文哼了她一眼。

“呵呵,对!我们老板不会的!”商悦笑道。

“你说,我把自己的房子卖给前妻,我住到纪清那里,别人会怎么说?会不会说我是吃软饭的?”章文迟疑地问道。

“那有什么?别人想吃还吃不到呢!”商悦不以为然的说道。

“唉!那还是吃软饭的喽!”章文郁闷的说道。

“只要你们俩感情好,房子是谁的有什么区别?谁会来问啊?”商悦觉得这个问题很简单。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

“可我是个老实人啊!逢人便说!”章文还在纠结。

“呵呵,那就不是老实人了,整个一二百五!”商悦忍不住笑道。

“商悦,不尊重老板,扣奖金!”章文板着脸说道。

“呵呵,只要不是扫地出门就行……”商悦嬉笑着走开了。

章文一只手撑着头,趴在办公桌上,看来还是先和父母沟通一下,可是要和父母沟通又要面临另外一个问题,既然住到纪清那里,那岂不是先要想父母坦白,把纪清带过去亮个相,接着就是结婚的事了,这一环扣一环,越扯事越多,怎么办呢?

章文正在想着,电话响了。

“章文,你倒是算盘打得精啊!把我妹妹骗到手了,还要再骗我那套房子!“结婚电话里一副兴师问罪的口气。

“什么呀?你有哪根筋不对头了?我骗你哪套房了”章文正烦着呢。

“你们一套房还不够啊?还要我那套房子?告诉你哦,我不卖!”结婚比他火气大得多。

“纪清和你说的?”章文想起来了,好想纪清昨晚上是说过把纪红那套房转给章文。

“少装傻,就知道利用我那个傻妹妹,你有本事自己和我说。”纪红声音更响了。

“哼,瞎嚷嚷什么,我说就我说,纪红妹妹,那你那套房子便宜点卖给我吧?我出五万块!”章文貌似认真的说道。

“你怎么不说白送给你!”纪红被章文说的差点气晕过去。

“那也行,就是有点不好意思!唉,谁叫我们是亲戚呢,这样吧,过户的费用一定得我来。千万再别跟我争了。”章文对付纪红还是绰绰有余的。

“滚!”

纪红大怒的挂了电话,这纪清怎么给自己找来这么一个无赖妹夫!

……

章文下午早早的开车回家,一时忘了这几天住在自己家里,直接开到了纪清家,连进了家门也没反应过来,直接进了卧室,看到纪清侧卧着在睡觉,身上盖着空调被,,屋里窗帘拉着,显得有些昏暗,还散发着一股香水的味道,今天这老婆怎么想起来抹香水了?章文被勾起了色心,也脱了衣服,只穿了条短裤就挤进了纪清的空调被里,一只手很自然地就伸了进去,怎么感觉好像小了点……

“啊!……”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叫。

“嗷!……”章文叫的也不轻。

两个人同时坐了起来,互相看了看,接着又是一声高分贝的尖叫声。章文这才看清楚**的原来是纪红,有点傻傻的看着半裸的纪红,章文有点发懵,紧接着就是一顿劈头盖脑的玉掌砸了过来,章文淬不及防的又掉到了床下。

“怎么是你?”章文还有些没想明白。

“出去!……你给我出去!”纪红这时把空调被紧紧的裹在身上,冲着章文怒喝道,同时看到了章文身上仅有的短裤被撑得像个帐篷似得,要多狼狈有多狼狈,不禁更加的羞愤:“滚出去!”

章文赶紧连滚带爬的滚出了卧室,接着,又从卧室里扔出了他的衣裤,随即门被重重的关上了。手忙脚乱的穿好衣裤,章文这时才想起来自己这几天都住在自己家的,今天脑袋里想事情,习惯性的回到了这里,这真是无心之过,摸摸头上脸上就这么一会又被砸了好几下,怎么老是被这个女人打呀?还不敢还手,真是郁闷,不过刚才的手感还是不错的,嗯,身材没看清楚,可惜了!章文这回到回味起刚才的感觉了。

过了好一会,卧室的门才重新打开,纪红已经穿戴整齐,就是脸上还有些发红,沉着脸说道:“你进来!”

“喂!你没事睡到我们的**干嘛?”章文道先发制人的叫了起来。

“你再装傻!你们这几天都回你家住的,你当我不知道?”纪红恼怒道。

“啊!……对呀!”这事赖不掉的。

“那你回来干什么?你就是故意的!”纪红的眼光这会能杀人。

“我不是想事情走神了嘛!没注意就回到这来了,谁知道你会在这,而且还睡着,你要是站着我也不会认不出来你!”章文也觉得挺冤枉的呢。

“我这两天都住这,我公司那得房子于是漏水了!”纪红低声说道。

“那你不睡到自己的房子去,跑到我们的卧室干嘛?”章文现在反而觉得有理了。

“我那套一直没人住,都是涂料味道。”纪红怒道,这厮占了便宜还理直气壮的。

“算了,既然这样我就不计较了,真亏,我都被你看光了!”章文倒先卖起乖来了。

“去死,你还亏?”纪红差点气的吐血。

“要不,你接着睡?我先回去了!”章文想溜了。

“你……这事不许和纪清说!”纪红虽然生气但是也很无奈,只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那不行,我什么事都要和老婆汇报的,我一直都很诚实的,也不会骗人!”章文挺着胸严肃地说道。

“你敢?你要是乱说,我……我……”纪红又急又怒的说不下去了,眼泪倒是急出来了。

“好好好,我不说,你也别哭,出了门我就什么事都忘了!”章文忙说。

“你走吧!让我一个人待会!”纪红闷声说道。

“那我走了,有件事我想提醒你一下!”章文出了门回头说道。

“什么事?”纪红有些失神的问。

“你该练练扩胸!比纪清差远了!”

“滚!”

“砰!”门被重重的关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