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219章 意想不到的事(上)

纪红有点发呆的看着关上的门,暗叹自己太大意了,还像原来一样和妹妹随便的窜着住,可是纪清已经心有所属了,现在已经很少和自己在一起聊天,吃零食,看电视,说悄悄话了。[顶][点]?.今天这便宜被占的莫名其妙,纪红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胸,心里更是愤愤的想:什么差远了嘛,也就小了一点点!这混蛋真是可恶……

经过这么一闹,章文倒是心情舒畅,一副占了小便宜的样子,都说送人玫瑰手有余香,咱不送玫瑰也照样手有余香。等会回家得马上洗手,纪清那嗅觉比旺财还灵敏。

“你干嘛?今天怎么老是摸这里?”晚上纪清软软的靠在章文身上,浑身麻酥酥的。

“嘿嘿,定期检查一下,促进血以循环!”章文还在仔细的“检查”。

“嗤!你天天睡觉都抓着,还要检查什么?”纪清轻声叱道。

“哦!你今天给你姐打过电话了?”章文有些尴尬的连忙转移了话题。

“嗯,我和她说了……”纪清回道。

“她怎么说?不同意?”章文问道。

“没有呀!就说了声:知道了。你考虑的怎么样了?房子卖给她吗?”纪清想了想说道。

“没想好,也不想再想了,反正房子在我手上,我是占着主动哦!要我瞎操心干什么?回去和我父母说一声,爱怎么样就怎么样!”章文忽然感觉自己没必要着急操心的。

“嗯,我还是觉得快点办了吧!”纪清打着自己的小心思。

“嗯,好!我快点……”章文忽然加快了动作的频率。

“啊!讨厌,是不是说这个快点!……”纪清惊叫道。

……

第二天章文来到自己的茶叶店,精神好得很,和昨天判若两人。

“老板,你的事情解决了?好像很高兴的样子?”商悦照例给章文沏好茶,小心翼翼的问道。

“没有!”章文干脆的回道。

“那你怎么好像很高兴的样子?”商悦更好奇了。

“嘿嘿!有些事你不去想它,它就不算个事!去,干活去。”章文斜了商悦一眼。

“哦,知道了!”商悦乖乖地回到柜台那里和刘佳蓉挤眉弄眼的偷笑着。

上午,老顾出人预料的带来了一个客户,还买的不少,章文和商悦很热情的接待了这位客户,直到钱货两清,把茶叶都装上车,才挂着笑容回到店里,老顾也没走,神气活现的等着章文过来奉承几句呢。

“老顾,看不出啊?你还有这渠道。他人是干什么的?不会和你是同行吧?”章文问道。

“人家是大老板。做的是和地产差不多的生意。”老顾谦虚的说。

“嗯,现在和地产沾得上边的都赚钱!他做什么地产的,咱们也买点?”章文随口说道。

“墓地!专门开发墓地,那玩意比房地产还赚钱,还不讲究公交线路,配套设施,种点树就能住人了。”老顾神秘兮兮的说道。

“啊?我就知道,物以类聚。弄了半天还是做死人生意的!”章文听了老顾的话,嗔目结舌。

“嘿嘿,这玩意人人都需要啊,要买可抓紧啊,过几年准保涨价,到时候让你死都死不起!”老顾好心的劝道。

“不用你操心,我就埋在自家的花盆里就行了。”章文很不爽。

“哎!我说,我给你介绍生意,得有回扣吧?”老顾眨着小眼睛问道。

“哼!少不了你的!”章文不屑的说道。

“呵呵,我的意思不是给我,算刘佳蓉的怎么样?”老顾悄声说道。

“靠!我以为你是帮我拉来的客户呢!弄了半天还是为了你的小老婆!”章文也放低了声音怒斥道。

“你有脑子没有?还不是你赚大头!我不就想让佳蓉赚得多点吗?你也不看看你开的那点工资,才800的底薪,还不弱我手底下的哭丧团的老娘们赚得多呢!”老顾也不满的叫道。

“我这包吃包住,还有奖金提成,工作轻松。这你怎么不说?用不着声嘶力竭的一个月哭好几回,要不你把刘佳蓉招到你的哭丧团去!”章文振振有词。

“所以我自己想办法给佳蓉增加点收入!通过你这转换个方式嘛!”老顾很认真的说道。

“你可真够花心思的,好吧好吧,我和商悦商量一下,看怎么操作这事!我说你这事到底有谱没有?”章文还真挺感动,这老货还真用心。

“嘿嘿,送人玫瑰手有余香。她能念个好我也就知足了!”

“还真他玛的感动人!要不是知道你有俩老婆,我都快哭了!”

“你不了解我,我的感情现在升华了!”

“这我信,做你们这行的最后都这样。”

“唉!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去吧!”

……

章文这里是放下包袱,轻装上阵,倒是挺放松。可是纪清那里却迎来了意想不到的事----章文的父母来了!

老两口闲的没事做,股票又不好,看看都生气。都两个多星期没看到孙女了,心里着实想得慌,再说,章文的房子装修好以后还没来看过。今天正好到单位报销医药费,顺路就来看看。这下,欣儿倒是没什么,纪清可是慌了手脚。

一按门铃,看到出来看门的纪清,老两口的第一反应是不是走错门了,抬头再仔细看了看门牌号,然后面面相觑……

“你们找谁?”纪清先开口问道。

“这,这是章文的家吗?”问完这句话,老两口都觉得问的很别扭。

“是呀!你们是……”纪清有些疑惑。

“爷爷,奶奶!你们怎么来了?”欣儿听到声音从自己的房间里跑了出来。

“欣儿,呵呵!那我们没搞错门!”老爷子先松了口气。

“啊?你们是……请……请进……”纪清听到了欣儿的称呼后就一下子紧张了起来,事情来得太突然了,一点思想准备也没有。

老两口进了门,连新装修的房子都没来得及看,就盯着纪清赏析左右的看个不停,纪清心里紧张的要命,手心里全是汗。

“你是……怎么称呼啊!”章文的老妈先忍不住开口了。

“我……我叫纪清……我是…他的女朋友!”纪清憋了半天才说出了一句话来,还是断断续续的。低着头有些不知所措。

“呵呵,你别紧张,我们是章文的父母,来,先坐下来再说!”章文老妈看到纪清很紧张的样子,倒是先安慰起纪清来了,尽量吧气氛搞得随意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