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224章 你们都怎么看?

这回好!两人连饭也顾不上吃了,盯着电脑上的比分直播,一直看了半个多小时,纪清随手点上去的五个油点,竟然全赢盘了,而被她淘汰掉的三场比赛又2场输盘。章文双手捧着纪清的手抬到嘴唇上轻吻了一下:“哇!这就是传说中的金手指吧!”

“你干嘛?肉麻死了!”纪清对这种很绅士的吻手礼很不适应。

“太太!我们继续共进晚餐!”章文现在就差一套燕尾服了。

吃完饭,章文给陈怡芳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房子可以卖给她,让她早点准备起来,不过没有感觉得陈怡芳有多兴奋,也是,就算是首套房,现在的政策也是要首付50%这对她来说也是不小的数目,估计她手里的钱还不一定够。章文也没多想。

晚上睡觉的时候,纪清依偎着章文,这两天一下子就感觉到像是真正的夫妻了,虽然早就住在一起了,但是被认可和不被认可的感觉就是不一样。

“你今天赢了,高兴吗?”纪清问道,一点也没有比赛刚结束时的兴奋。

“高兴啊!一晚上两万多呢。怎么?你不高兴?”章文心情很好。

“其实,你的茶叶店也能赚到这些钱的!”纪清低着头说。

“嗯?你想说什么?”章文问道。

“我是说……应该靠正经生意赚钱,赢来的钱我觉得像不劳而获,心里不踏实。”纪清说的有些不连贯。

“你是说叫我不要睹球了?老老实实的做生意?”章文在判断是不是一经确认了老婆的身份,纪清开始出手约束自己了。

“不是,我就是觉得应该先赚钱,现在的条件很好的,只要用心做,赚钱很快的。有了钱才能玩的轻松,睹球应该是一种娱乐,像九哥自己就是开赌场的,但是他就从来不赌钱!”纪清想了想,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看法,心里还是希望过一种安稳的小日子,但是又不否认也喜欢与众不同的章文,而且还老是让人担心。

“嗯,我知道了,早点睡吧!”章文的声音听不出是高兴还是生气。

“文,你……你是不是……不高兴,那我以后不乱说话了!”纪清很有些紧张的问。

“没有,怎么会呢?我只是想好好考虑一下你的建议。”章文拍拍她的脸温和的说道。

……

星期一,新的一周开始了,章文早早的来到了店里,感觉自己无论是从心理还是心态都有种改变,好像是一切都重新开始一样,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做。

“商悦,我们实体店的生意,如果没有这些关系户,一个月能赚多少钱?”章文把商悦叫了过来。

“老板,这个问题本身就有问题?现在的环境下,谁不希望做到批发的大生意,有谁是易开店就想着只做零售的。何况,关系户也是客户的一种。”商悦说的章文一愣。

“哦,这倒是,那你对我们这帮人睹球怎么看?”章文换了个问题。

“说实话吗?”商悦对章文今天的表现很奇怪。

“那当然!”章文没好气的说道。

“哦,在我看来就是:赢的时候很帅也很傻,输的时候更是很傻!”商悦回道。

“很傻?”章文觉得这个回答就很傻,还想不想干了!

“是呀!赢了钱还要打八折,或者九折。输了就全没了,有这钱还不如买好吃的,或者买点衣服!再说赢了钱又不当钱用,反正最后要么输给赌场,要么挥霍掉了……嘻嘻,我瞎说的哦,你可别扣我的工钱!”商悦笑道。

“哦!深刻!好了,没你事了,你去忙你的吧!”

商悦很疑惑的走开了,心里很是不解今天这位老板脑子出什么问题了。

这位又拿出手机

“你对我睹球怎么看?”先打给了莫心兰。

“你爱折腾就折腾呗!大不了我帮你填窟窿!”莫心兰也是没心没肺的回答。

换一个

“姐!你对我睹球怎么看?”又打给了吴玫。

“老白的教训还不够深刻吗?安安稳稳的过日子比什么都强!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不你过来和姐说说?”吴玫很不放心的问道。

“没有,就是想知道你的看法,先挂了啊!”

再打给时静

“时静,你对我睹球怎么看?”

“那要看你抱的什么目的?如果想靠赌发财,那就做好倾家荡产的准备。如果只是玩玩,无伤大雅。但是前提是你得先赚到钱,从赚到的钱里面拿出一部分玩,还要抱着输光就走的准备。”时静的想法怎么和纪清的有点像啊?

章文又鬼使神差的打给了纪红

“纪大妹子!你对我睹球怎么看?”

“这世界上是有那么几个职业赌徒,你有那个本事吗?要是没有,你就老老实实的把我妹妹照顾好,少给我惹祸我可不想一天到晚为了我妹妹,给你这个不着调的妹夫还债!”纪红说的更直接,怎么听都像是在教训这个半成品的妹夫。

这会章文主动挂了电话,省的自找没趣。看来自己这个自认为还算很有天分的赌徒,在大部分人的眼里不怎么招待见啊!除了莫心兰这个铁杆粉丝,其他的都是不看好这个高利润的行业啊,当然也有高风险。现在想想,纪清说的很有深度啊,可以和时静的观点不谋而合,这个老婆很不简单嘛!在努力适应自己的同时,不知不觉之也改变着自己,让自己越来越喜欢家的感觉,也越来越感觉有了责任感,章文想的有些挠头:我这是算进步了吧,或者说是成熟了!

……

既然众人都给出了明确的答案,那就抓紧时间先赚钱吧!

章文抄起电话,先把所有的狐朋狗友都问候了一遍,当然重点是拉客户来。再让商悦把所有的关系户都电话回访一遍。接着再考虑是不是在门口做个广告,或者搞个优惠促销什么的。

一系列的动作,把商悦搞得有点发蒙,但是做生意也不是这么急吼吼的呀!

“老板,做生意也不是一天就能做大的,是靠慢慢的积累----资金,客户,信誉,都是一个积累的过程,有干劲是好的,但是也要有耐心,厚积薄发。”商悦忍不住给章文交了点凉水。

“嗯,嗯,我知道,我知道!这还用得着你说!”章文很不满的瞪了商悦一眼,怎么好像老板伙计倒过来了,也不知道给老板留点面子!

“知道了,老板!”商悦忍不住想笑。

……

“正纪食府”的老板,也就是纪清的大哥纪刚,还有大嫂沈雅文,纪红等三人坐在一起,正讨论着纪清的事情。

“你说什么?他们已经住在一起了?这小妹的胆子也太大了!”纪刚的思想还是很守旧的,所以惊讶的问道。

“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小妹也已经三十多岁的人了,住在一起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沈雅文一直很维护纪清的。

“我今天来不是说这个,现在小妹已经去过章文家了,人家父母也认可了,现在是看咱们家的态度,同意不同意?”纪红也觉得纪刚有些大惊小怪。

“这还有什么同意不同意的?都住到一块了,这不等于先斩后凑吗?”纪刚说道。

“那也得先和爸说一声啊。这事主要还是看老爸的态度。哥!你去和老爸说一下。”纪红主要是让大哥纪刚开口去和老爷子说,她最怕老爷子,三个子女中,纪红是最叛逆的,纪根正老爷子最看不惯纪红的行事风格,总认为她那是歪门邪道,也最担心她,尽管她给饭店拉来了相当多的生意,但是老爷子并不领情。

“那小妹这事,你们俩的意思是都同意了?”纪刚看着老婆和大妹。

“能不同意吗?小妹的脾气和老爸一样,别看不声不响的,倔着呢!”纪红说道。

“那这个章文到底怎么样啊?小妹会不会吃亏啊?”纪刚问纪红。

“人倒是不坏,就是不够沉稳,跟胖子一个德行,没少闯祸,这两年开始有所收敛,最近还开了家茶叶店,有那么点浪子回头的样子。”纪红给的评价不怎么高。

“啊?那你怎么不给小妹介绍个老实本分点的?”纪刚有些埋怨道。

“我介绍的还少吗?小妹没一个看的中的,就喜欢那个混蛋,我有什么办法?”纪红叫屈道。

“好了,也不一定就不好!小妹喜欢她肯定有她的道理。我们还是先和爸说一下吧!”沈雅文插话了。

“一块去吧,老爷子那里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纪刚看到老爷子也心存敬畏,从小留下的阴影。

“好吧!”纪红白了纪刚一眼。

三人来到纪根正的房间,老爷子平时就住在饭店里,专门有个单间。别的他不管,纪家菜的传统风味和特色不能有一点改变,而且还要发扬光大。

纪根正听了纪红的叙述,沉默了好久,最终也没有表态:“好了,我知道了,让我考虑一下,这两天让小清到我这来一趟。”

听不出老爷子的意思,也看不出是喜是怒,三个人面面相觑,没敢再多问,退出了老爷子的房间。

等三人走后,老爷子在屋里反复的走了几个来回,然后拿出手机打给了杜西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