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225章 一定要幸福

第二百二十五章 一定要幸福

时静开车带着曦儿到了章文的家,专门来接欣儿的,又要开始新一轮的强化辅导了,其实是曦儿主动要求的,因为欣儿不在,小旺财也回去了,曦儿在家感觉到很无聊,虽然时静能讲出很多道理,教给她很多的知识,可是好像不怎么吸引人哦!时静也感到最近的几个月,不光是曦儿,连自己也跟着心境起了很大的变化,现在母女俩在家里总觉得好像少了些什么一样,有的时候会觉得家里静的吓人,不得不把电视机的声音放的更大些。+顶+点+小+说+++o所以开始新一轮的辅导,时静比曦儿还要积极,正好上午章文没有没脑的来个电话,时静也就通知了一下章文,要把欣儿接走去她家辅导。

这次来接欣儿,时静没有在楼下等着,而是带着曦儿进了章文家,一来欣儿还没准备好,二来曦儿很嘴馋纪清的手艺,早就想来蹭一顿了。三来嘛,时静也想和纪清聊聊,虽然在开网店这和时尚双方有些小的芥蒂,但也只是刚开始的阶段,现在大家各做各的,倒也相安无事,再说对于纪清,时静还是很有好感的,也很好奇,这个女人总是在不经意间展现出与众不同的能力。

纪清早上就得到了欣儿的告知,所以特意多准备了些食材。但是见到时静还是有些不自然,有些拘束,虽然是在自己的家。还好,时静要比莫心兰温和随意的多了,两人聊了一会就很自然了,时静不但参观了下章文新装修的房子,还很积极的帮着纪清打下手,一来是这样更容易沟通,二来也是想和纪清学学烧菜的窍门。

……

杜西九收了电话,把范志成和钱一叫到了跟前,老爷子一年也不会主动打电话给他,这回来个电话,这位处变不惊的九爷居然也有些忙乱,当初他可是跟纪根正学了几年的刀工,纪根正可是准备那他当徒弟被养的,觉得他很有天分,但是,杜西九不愿意只做个厨子,十六岁那年偷偷地跑了,直到后来凭着在自己的拼杀,终于成就一番霸业。但是对老爷子始终是心里敬畏,别看五十岁的大佬了,逢年过节礼数上一点也不敢少。

今天纪根正亲自来电话,所以九哥相当的重视。老爷子就让九哥查清楚两件事:第一是章文家庭背/景,有没有加入什么帮派。第二就是章文有没有别的女人。

这第一倒是没什么问题,但是第二点却让九哥有些挠头了。

“老三,老五,你们两个知道多少?章文那小子到底有没有别的女人,有几个?”九哥问道。

“不太清楚,好像没有吧!”钱一和范志成说的含含糊糊的。

“嗯?不清楚?钱一,你帮他办过事,接触了那么长时间,会不清楚?”九哥脸沉了下来。

“是有那么几个女人和他关系很好,但是有没有上过床?就不知道了!”钱一吞吞吐吐地说道,说来也怪,钱一和范志成都在章文手里吃过瘪,但是这会都想帮着他混过去。

“混账!到底有没有?”九哥看到这俩徒弟明显的不正常,一拍桌子怒道。

“有!有一个。”钱一吓得一哆嗦,立马把章文出卖了。其实自打章文出现在纪清身边,范志成和钱一就留意了,派个小弟跟一年也不是什么难事。

“哼!那女人是什么人?”九哥盯着钱一。

“是他的高中同学,初恋女友,后来……”钱一把莫心兰的事说的清清楚楚。说到最后得意洋洋,竟然有些邀功的味道了。

“这样?”九哥陷入了沉思,对这种事他并不在意,但是老爷子的观念保守,肯定不高兴,但是有涉及到纪清,这让他觉得有些难办了。

“师父!要不要我去警告一下?”钱一讨好的凑到九哥跟前。

“你想干什么?这事不用你管了。”九哥没好气的看了看钱一,才发现这钱一也穿了一身的唐装,一双和自己一样的布鞋,但是,这一套挺有传统韵味的服装穿在他身上怎么就显得那么猥琐,贱兮兮的。更可气的是这厮还自我感觉良好,九哥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他,点了点他的衣服:“你看看你,穿个衣服也穿的贼头贼脑的,我的功夫三成都没学到,就知道玩些歪门邪道的东西……当然,这些东西也有点用!你今天就回s,到纪清那面去盯着点,再多了解一下。还有,下回别在我面前穿这套衣服了,我怎么看着那么别扭!”

“是!师父。”钱一低着头两个眼珠乱转。

“嗯,拿来。”九哥伸出右手摊开手掌。

“啊?”钱一老老实实的拿出了刚从九哥那里他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偷来的怀表,抬头再看到九哥手掌上,摊着自己的打火机,不禁变了脸色,自己顺手牵羊被发现了不说,还被九哥摸去了打火机而不自知。这,高下立判啊!

原来两人短短的一瞬间已经交过手了,钱一垂头丧气的拿回自己的打火机,和范志成一起退出来。

“呵呵!师兄,你也别灰心,师父那是有心算无心,而且你这件衣服太大了,你放在兜里不容易感觉到。”范志成安慰着钱一。

“对呀!我可是从里面的衣服里掏出来的,师父是从外面的衣服掏的,我说嘛,我们家祖传的手艺怎么会输?”钱一顿时恢复了自信。

“呵呵,不过师兄,你穿这套衣服确实不怎么样!”范志成还是笑呵呵的说道。

“老五,师兄很生气,后果很严重!”钱一转身背着手走了,手里还拿着东西。

“……师兄,把我的刀还给我!我说错了还不行吗!”

……

时静在厨房里基本上除了洗菜,别的就帮不上什么忙了,只能是看着纪清有条不紊,行云流水般的施展厨艺,在厨房间这一小片地方,纪清是绝对的王者。时静自叹不如作壁上观了。

两人一边烧菜一边聊着天,纪清喜滋滋的把前天到章文家里的事情说给了时静,很心满意足的样子。时静倒是心里波澜不惊,连她自己也很奇怪,居然没有太多的嫉妒,难过。自从上次为了挪/用公款的事和章文起了争执后,两人的关系似乎又疏远了些,连电话也少了。

而且从今天的一番谈话中,时静觉得自己做不到纪清这样全身心的接受,无论是优点还是缺点,不管是对还是错,都顺着章文,任由他发挥,而纪清只是依赖着他。但是却能时不时的展现自己的个性和能力,这很让时静感叹,这女人就是个标准的好老婆,而且----她很爱章文,全身心的爱,能够包容章文的一切缺点,甚至包括莫心兰。

“那要恭喜你了!得偿所愿!”时静淡淡的笑道。

“谢谢,下回我请你们到我家去,我那里的厨房要比这大多了,设备也全,不像这里有的菜都烧不出来。”纪清开心地说道,一不留神又显出了厨子的本色。

“好啊,欣儿早就和我们夸赞过你的专业级的大厨房了,有时间是要见识一下。”时静看着纪清那单纯的样子觉得很可爱。

“嗯,我是不是很傻?我知道你们都是他的同学,也是好朋友,都是很有本事的人,还有那个莫心兰,也很能干的。不像我什么都不会,只能在家烧饭,也帮不上他的忙。”纪清自觉失态,有些难为情又有些担心的说道。

“呵呵!正好相反,你是最适合他的人,没有人能比你做的再好了。”时静很认真的说道。

“真的?那……那个莫心兰呢?”纪清惊喜之后又扭扭捏捏的问道。

“她?嗯,其实她人挺好的,比较直爽,应该不会对你有很大的影响,所以,我是希望你能…宽容些!”时静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知道,她也挺可怜的,我不怪她,其实她比我认识文哥更早!”纪清小声地说道。

“但是她没有像你一样坚持!”

“我知道!”纪清想起当初为了章文和家人连话都不怎么说了,一路坚持下来并不容易,不禁也为自己小小的自豪了一把。随即又说道:“其实,文哥一直都很佩服你的,说你是最聪明的,是……”

“是女神!对吧?”时静有些不屑的问。

“是!……”纪清不知道为什么时静忽然脸色黯然了些。

“给你个忠告,不要苛求做什么女神,其实做个平常的女人最幸福!”时静很有感触的说道。

“哦!”纪清还是不太明白。

……

吃过午饭,送走了时静和两个孩子,纪清有些纳闷:为什么呢?这个时静什么都有了,她应该比自己幸福得多哦,可是她好像不是那么开心嘛!但是这个时静人真的很好,很善解人意,纪清觉得听说的来的,反正最近什么都好,每天都是好心情!

可是马上纪清就心情不好了,九哥来了个电话。

“九哥?你怎么会打电话给我?是不是我送给你的布鞋不合脚?”纪清很惊讶的问。

“呵呵,不是。我是想说说你和章文的事。”九哥笑道。

“我和文哥?有什么事?我们不是刚去过澳门吗?他……他是不是输钱了?输多少?我帮他还。”纪清有些紧张地问。

“哦,那倒不是。小清啊,你……你知不知道……他除你之外,还有个女人……这个,这个,关系比较……亲密?”九哥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措词。

“我知道。她叫莫心兰,我见过的。”纪清声音平静,但是心里还是有些酸酸的。

“啊?你早就知道了?”九哥很意外。

“九哥,到底怎么了嘛?怎么突然管起我的事来了?”纪清的好心情被弄没了。

“还不是你们家老爷子打我电话,要我查清楚,要不然我会管这些小事吗?”九哥很头痛的说道。

“啊?九哥,你……你没说什么吧?”纪清大惊。

“还没说呢,我正准备想老爷子汇报!”

“九哥,你别乱说呀。”纪清着急了。

“我没准备乱说,就是如实汇报。这小子在外面还有个女人。”九哥一本正经的说道。

“不要啊!九哥,不要如实汇报,你……你还是乱说吧!”纪清一下子乱了阵脚,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哈哈!这会又要我乱说了?那好,这小子外面有好几个女人。”九哥大笑着逗着纪清。

“九----哥!你再胡说,我……我就不理你了,以后也……不给你做鞋做衣服了。”纪清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可是觉得威力好像不够哦。

“这可难办喽!纪老爷子那里我总不能骗他吧?小清这里我又怕以后没鞋穿了!这可真是左右为难啊!”九哥故意发愁的说道。

“九哥!你就帮我一次嘛!求你了!”纪清这会使出了浑身的解数,心里紧张极了。

“好吧好吧!唉,谁叫我就喜欢贪点小便宜呢?小清,要不要九哥帮你警告一下那个女人?”九哥问道。

“啊?你想干什么?你别管我的事哦。”纪清连忙道。

“我!好好,我不管你的事了!”九哥觉得怎么自己好像和钱一刚才的表情一样猥琐,贼兮兮的。心里郁闷的很。

“反正你就和我爸说没有就行了,要是我爸知道了我和莫心兰的事,看我以后还理不理你!”纪清加大威胁的力度,九哥还拿她真没办法,能明目张胆的威胁他的人,也就纪家姐妹了。其实九哥也不会让纪清难过的,这妮子这些年过得并不顺,好容易现在刚有点好转,怎么能让她再失望呢?

挂断电话,纪清可是真的着急了,好容易过了章文父母那一关,没想到自己的老爸这里有卡住了,纪清马上给纪红打了电话,不无埋怨的问道:“姐,你怎么和老爸说的呀?怎么都弄到九哥那去了?”

“我没有说什么呀?可能老爸怕章文是什么黑道上的人吧?”纪红听了分析道。

“那你说老爸会不会同意我们的事?”纪清很期望能得到肯定的答复。

“老爸没说,哦,对了,倒是说让你这两天到他那里去一趟。”纪红说道。

“哦,我知道了!”纪清失望地说道。

纪清这会在家里坐不住了,来回的走动着,心烦意乱,心里猜测着各种各样的可能性,现在做什么都没心思了。最后,纪清还是决定马上就去老爸那里,问个清楚,反正下定决心一定要让老爸妥协,临走,回头看了看桌上的剪刀,考虑着是不是带上剪刀,必要的时候以死明志,想想还是算了,饭店那里菜刀多得是……

一路风风火火的赶到“正纪食府”。纪清一头就闯进了纪根正的房间。看着涨红脸的纪清,纪老爷子有些吃惊:“怎么了?小清!”

“爸,不是……你叫我来的吗?”纪清低着头说道,兄妹三个看到纪老爷子都有些拘束。

“呵呵,对对,是我说的,来,坐下说。”老爷子笑了起来。

“文哥不是坏人,你干嘛不同意我们的事?”纪清还是站着,垂着头低低的声音说道。

“哦?我可没说他是坏人。也没不同意你们的事。”纪根正不急不缓很温和的说道。

“真的?那你同意了?”纪清眼睛一亮。脸上的表情也生动起来。

“来来,先坐下来,慢慢说,这么大的人了还冒冒失失的像什么样子!”

“哦!”纪清老老实实的坐了下来。

“小清,告诉爸爸,你爱他吗?”纪根正抬手抚了抚纪清的头。

“嗯!我喜欢和他在一起,我……我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纪清的头垂得更低了。

“那他爱你吗?”

“嗯!”纪清很用力的点点头。

“我之所以没有马上表态,是想多了解一下这个人的情况,我也让小九帮我查了查,好像还算不错,听说现在还开始做些正经生意了,我也算是放心了。你前一次的婚姻是爸爸给你做主的,没有考虑到你的感受,只想到两家人家门当户对,没想到却是给你带来了很多的不幸。屎粑粑对不起你呀!”纪根正有些伤感的说道。

“爸!都过去了,就别提了!”纪清很不愿意再提起过去的这一段婚姻。

“好!不提。这次从头到尾都是你自己选的,爸爸不得不谨慎些,别怪爸爸哦?”一点也没有平时的威严,倒是满脸的慈爱。

“哪有!”纪清很难为情的说道,心里已经忍不住要心花怒放了。

“唉!女大不中留啊!回去和我那个女婿商量一下,看什么时候两家人碰个面,地点就在我们家饭店,时间由他们家定。”纪根正终于说出了纪清期盼已久的话。

“嗯,知道了,谢谢爸!”纪清高兴地跳起来,搂着纪老爷子的脖子,还即兴在纪根正的脸上亲了一下。纪根正一怔,这还是原来那个老实的娃吗?都学会这么新潮的礼节了?随即哈哈大笑,心情大好,拉着女儿走到书桌前,提起毛笔在纸上写了五个大字----

一定要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