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229章 这个女人不简单(下)

第二百二十九章 这个女人不简单(下)

正在几个女人商量这次的大手笔促销的时候,居然有个客户自己找上门来了,原来,商悦的轰炸式的传真推销已经开始见效了,人家拿着收到的传真件找过来了。这位老板一进门还以为走错地方了,又跑出去仰头看了看,这才确定地方没错。只是搞不清楚怎么店里面都是女人。

还是商悦的反应快,首先迎了上去:“这位老板,需要什么样的礼包?”

“你怎么知道我要买礼包?我看看茶叶也可以啊!”那老板回道。

“哦,不好意思,这两天都是来买礼包的,有些说习惯了。那请问你需要什么茶叶?大概什么价位?是自己和还是送人?”商悦随机应变,即使她已经看到那人手里拿着的传真件。

“嘿嘿,我还真想看看是怎么样的礼包?”那人倒是笑了。

“请坐!这两位也是来挑选礼包的。”商悦指了指时静和纪红。

“商经理,我要的那个礼包你倒是包装好给我看看整体效果啊?我是要拿去送人的!”纪红马上明白过来,顺着商悦的话敲起了边鼓。

“还有我的,我要的数量大,价位适中的就可以了,但是包装一定要拿得出手!”时静的反应也不慢。

“其实包装好就是这个效果,只是根据需要,搭配不同档次的茶叶或者是名酒,想这个是两个半斤装的极品龙井和一瓶五粮液,再加一条软盒中华。你也可以把五粮液换成茅台,这样雅阁上稍微有些变化!”商悦有条不紊的说道。

“嗯,这包装是挺好的,说穿了这些东西我哪都买得到,我就是冲着你这个包装来的。”纪红像模像样的的拎着礼包来回的看着。

“这个礼包就是你传真上3888元的礼包?”那位老板很有些心动,纪红的话正说到了他的心里,这些东西哪里买不到,倒是就是没有这家的包装漂亮。不得不说,商悦这次提供的图案,尺寸等资料是相当的有水准的,包括颜色的搭配,字体的大小,还有包装上面的祝词,都是很花了一番心思的。当然纪红和莫心兰她们在包装材料上也很舍得投资,都是很高档的面料。

“对!您要是觉得不够,我可以把半斤装的换成一斤装的,酒换成茅台。你看怎么样?”商悦很亲切地问道。

“不用,不用,就这个价位就可以了,有没有优惠?”那人急忙道。

“那要看您买多少了?单件礼包我只能送您一盒我们茶庄的主打品牌茶叶,价值三百元。”商悦回道。

“我要买10件,另外你那个1888元的我也要10件。”这位老板底气十足的叫道。

“哦,这样啊!……”

过了一个小时,时静,纪红还有那位老板先后都装车离开了“文清斋”。不过,过了一会,时静和纪红又开回来了,几个女人一进店里就忍不住嘻嘻哈哈的笑闹起来,一次成功的合作,这么一会的功夫就赚了一万多。时静和纪红才发现自己还有当托的潜质,不过更高兴的是,她们对商悦这次的礼包销售一下子信心十足。现在的耽误之急是赶紧进货,因为现在的库存,这样的客户再来几个就不够了。

……

章文兴冲冲的回到家,今天算是见识了商悦的本事,不服不行,自己这回可算是捡到宝了,这玩意比赌场里还精彩啊。章文特意倒了杯五粮液,心情好嘛!纪清也在一边说着今天到玉佛寺烧香的经过。

“啊?你一下子捐了5千?”章文差点被呛着,好嘛!我这刚赚了一万多,老婆这就花出去好几千,哦,不!是捐出去。

“嗯,我许的愿都实现了,当然要还愿了!”纪清很认真的说道。

“那,那也不用这么多吧?”章文不懂这烧香还愿有什么规矩。

“不是多少的事,是心要诚,心诚菩萨才会保佑我们的。”纪清的表情庄严肃穆。

“你今天许愿了没有?许的什么愿?”章文很虔诚地问道。

“那当然,我每年都许愿的!但是许的愿是不能说的,唉!我这个冤也许永远也实现不了!要是真的能实现,就是捐五万我也愿意!”纪清神色有些黯然的说道。

“好了,吃饭吧!吃了几天的素,好像都瘦了!”章文看着纪清轻声说道,他猜到纪清虚的是什么愿。

“嗯,我也该知足的!文,我是不是瘦点才好看?”纪清很高兴章文能这么说。

“不是!你开心的时候最好看!”章文摇摇头说道。

“我认识你以后就很开心的!”纪清忍不住挪到章文身边,和她挤坐在一起吃饭。

“这一段时间可能要忙一些了。”章文把商悦的计划说给纪清听。

“呀!她可真能干!那明天我也去店里帮忙吧!我再去买些红丝带,把真丝的套子再用红丝带扎起来还要漂亮,我会打好多种样式的结呢!”纪清又想出了个主意。

“我老婆也很厉害哦,随口一说就能说出个好主意!”章文赞道。

“哪有!我就会些手工活!你快点吃啊!”纪清用连在章文的脸上蹭来蹭去。

“还能好好吃饭吗?走吧,吃了三天素,先开荤吧!”章文索性放下碗筷,抱起纪清超卧室走去。

“讨厌,现在才几点啊?”纪清叫道。

“饿了三天总得多吃几顿吧!你要是不需要我马上把你扔出去,你今晚睡沙发。“

“嗯!要,谁说我不要!”

……

第二天,纪清一到店里就大大的露了一手,一指宽的红丝带扎在杏黄色的真丝套子上,再打上各种漂亮的结,顿时让原本就很精美的包装增色不少,让商悦对纪清很是刮目相看,她的这些计划策略都是多年积累下来的,可是纪清的这些手艺都是临时想出来的,而且一般的人还不会,也不知道她手里还有什么让人意想不到的绝活……

纪清刚扎好一个礼包,就被一对夫妻买走了,连还价都没有。这真是好兆头啊,商悦现在有些怀疑自己的估计太保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