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230章 赚钱很执着

第二百三十章 赚钱很执着

章文的实体店里出现了一派繁忙的景象,商悦坐在柜台边上不停地给一家一家公司发着传真,同时也接到不少的咨询的电话,店里的两部电话充分的被利用起来。$顶$点$& ..(o)刘佳蓉和纪清两人则不停地把各种价位的礼包包装出来,现在地上到处都堆放着不同价位的礼包。连老顾跑来喝茶都没地方坐,结果被章文赶了出去。

现在,店里又新做了一排货架,是朱志元派人来做的,他的新厂房正好在做装修,所以马上派了两个木匠帮着用做好了,连油漆都没刷。用货架把茶叶店分成了两块,章文的办公区域被隔成了十平方大小的一间,这样也好,再有客户来的时候,章文都不用出来了。新作的货架上摆放着各式各样的礼包,表明了价格,一目了然。

情况比商悦预计的还要好,新老客户都陆陆续续的来了,距离中秋节还剩二十天了,要送礼的客户都开始准备起来了,要不就有点来不及了。这回星期六星期天也不休息了,都待在店里面,朱志元也在星期天抽空来了一趟,各种价位的礼包他订了三十多个,其中有七个是最贵的5888元的。当然这其中有一部分是朱文宇的。价格上朱志元倒是没怎么计较只说是稍微打个折,但是章文不想赚他的钱,打算成本价给他,商悦不同意,说是朋友归朋友,生意归生意。

“那就每样东西赚一百吧!”章文对商悦说道。

结果等礼包送出去以后,章文才知道没个礼包赚五百,这让章文很有些不满,把商悦叫过来问道:“我不是说每样东西赚一百就行了吗?怎么多赚了朱老大二百?”

“礼包里又两盒茶叶,一瓶酒,一条烟再加上包装,每样赚一百就是五百了。”商悦这件事上有点阴奉阳违,投机取巧。

“朱志元的钱不能赚,我再三跟你说了,赚个三百就可以了,怎么就不听呢?还要耍小聪明!人家帮我们做冷库还贴钱呢,还有着新做的货架,也都没算钱。到底咱俩谁是老板啊?”章文沉着脸说道。

“冷库贴钱是有他的目的,这货架该算的算给他呗。我还不是想帮着我们店里多赚点钱,又不是帮我自己赚钱。”商悦小声的嘀咕着,她还觉得挺委屈的。

“你!……算了算了,这事先不提了,你忙你的去吧。”章文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

这下章文觉得待在店里气氛有点沉闷了,索性装了二十个礼包给吴玫的饭店送过去,放在她那里代售。

开车来到吴玫的饭店,吴玫把礼包专门放在最显眼的地方,每张台子上都贴上了商悦设计的广告图片,反正商悦的广告攻势是够猛地。

和吴玫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待在一起了,两人感觉都有些不自然了,吴玫问道:“午饭吃过了没有?”

“你不说我倒还真的给忘了,还没吃呢!”章文临出门的时候盒饭还没送来。

“这是钥匙,你在我的办公室等着,我去给你弄点。”吴玫点头道。

“哦,好吧!”章文熟门熟路的去了财务室。

过了二十分钟,吴玫端了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两菜一汤,都是章文喜欢吃的。

“姐,这么长时间不见,气色不错哦,看来买了新房子就是不一样!”章文边吃边说。

“你还好意思说,这么长时间也不来看我!”吴玫用手指点了点章文的头。

“儿子呢?还在家?”章文问道。

“前天回去了,学生会让他帮忙接待新生,所以提前回去了。”吴玫笑着说。

“前两个星期在澳门碰到老白了,我被他杀的落花流水,连输19把,吓得我再没敢去澳门。”章文没心没肺的说道。

“哼!他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了,少给我提他!你也给我当心点,少去澳门。惹出点什么祸,我可不管你!”吴玫白了他一眼。

“嘿嘿,吃完了,抱抱!”章文抹了抹嘴,站起身。

“你要死啊!也不看看什么地方?”吴玫心里一慌,叫道。

“哦!对原来是在里间的,你现在搬回去住了,里面的床也拆了吧?咦?还放着呢?”章文自说自话的打开里间的门。

“要你管,我平时累了不能休息会啊?”吴玫莫名的脸有些发烫。

“那好啊!正好和你到里面聊聊天!”章文笑道。

“你别瞎胡闹!”吴玫嘴里说着,还是跟了进来。

章文很自觉地躺在吴玫的腿上,一只手还不停的游来游去,和吴玫说着最近店里面的事。好长时间没有在一起,倒真是有很多话要说。最后说到了商悦硬要多赚那二百块钱的事。

“也许她是对的,在商言商,开了店就是要赚钱的。亲兄弟也要明算账。反过来想,你要是不赚朱志元的钱,那他不就觉得难为情了了吗?关系好,平时的礼尚往来可以多些,但是不要和生意混为一谈。其实你现在首要的问题是要尽快赚到钱,给自己打个基础,要不然你和朱志元他们的差距会越来越大的。现在连胖子都比你的实力强!”吴玫对待章文总是很耐心的,章文有什么事也愿意听听她的想法。

“难不成还是我错了?不听老板的命令这总不对吧!”章文还有些不服气地说。

“你真该庆幸!有这么个人帮你赚钱,回去好好和商悦打个招呼。听到没有!”吴玫劝道。

“哼,知道了!到你这来,心情好多了,手感也好……”

“滚,你给我起来!”

……

被吴玫“赶”了出来,章文心里心满意足,从吴玫那里总能得到些安慰开导,而且还能揩揩油,开车回到了茶叶店,意外的看到了章越的车停在了店门口,这让章文欣喜异常,自己这店开张以来,章越还没有来过呢。

“小越,你怎么来了?”章文进门就高兴的问道。

“没办法呀!我也要送礼呀!所以来挑几样。”章越现在一副领导的派头。

“哈哈,看中哪个随便拿!”章文又开始发飙了,旁边商悦看的直摇头,好嘛,这会连成本都不要了。

于妍也来了,正帮着纪清一起包装,抬头对章文笑道:“阿哥!你现在生意做得好大哦,这个包装真的很漂亮!我和阿越找了好多地方,就这个看得中意!”

“嘿嘿,一不留神找招了个女中诸葛,喏,就是她,商悦。真是人才啊,抬头的见识,低头的主意。要是靠我也就零打碎敲的卖掉点,真的就成了零售了。”章文倒是从来都说实话,一点也不觉得没面子。

“呵呵,是挺厉害的,这一会功夫已经忽悠我买了三包了。”章越也笑着说道。

“来来,别站着,坐下喝杯茶,尝尝我的极品龙井!”章文是真高兴。

兄弟俩到章文的刚被隔离出来的办公室坐了下来,外面一帮女人在忙着。纪清更是把前几天大肆采购和烧香捐款的事很兴奋的说给于妍听,连商悦和刘佳蓉都有意无意的听进去了不少。

“哥,我往你账上打了5万块钱,爸妈那里物业打了5万块钱。你接下来要办事用钱的地方肯定很多。”章越趁着只有兄弟俩在。

“不用,我的钱够用,真的不用!”章文连忙摆摆手说。

“你是我哥,还跟我客气,我那个嫂子家里是大户人家,咱们也不能太寒酸了,老妈你也知道很要面子的。”章越说道。

“我告诉你真的不用,我要是真的缺钱你不说我也会开口的。”章文觉得陈怡芳买房的钱一到账,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好了,我已经打过来了,你先拿着,等用不掉再还给我嘛。”章越摊摊手说道。

“好吧!”

“老板,你要的礼包已经包装好了!”商悦进来对章文说。

这绝对是说给章越听的,章文连忙说:“哦,钱我已经收好了。”

“嘿嘿,这钱还是要付的,刚才,你们这位商经理还跟我说你公私不分,带头破坏店里的规矩,所以我得带个好头!”章越摇摇头说。

“额!商悦,你可真行!我老婆花钱很执着,你赚钱更执着,我身边这一圈都是什么人啊!”章文感慨的说道。

“你放心吧!我这次只收成本价,连包装都免费赠送。”商悦忍不住笑道。

“那我就谢谢你了!对了,你这种包装另外送给我几套,我把家里多出来的好些东西重新包装一下再送出去!”章越对商悦笑道。

“那可是要另外算钱的哦!”

“你赚钱还真执着……”

……

下班的时候,章文带着纪清准备回家,出店门前章文回头对商悦笑了笑:“那个……商悦,早上的事,也许是我不对,你别往心里去!”

“什么叫也许呀?”商悦还不满意。

“那就算我不对!”章文又换了句话。

“对就是对,不对就是不对,什么叫算呀?”商悦还是不乐意的说道。

“反了你啦!这不是逼着我说粗话嘛……那个……是我不对!”章文连忙开门灰溜溜的跑了。

“噗!活该,谁叫你那么凶的!帮你赚钱还要挨骂!哼,……”商悦看着老板狼狈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