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232章 我又相信爱情了

第二百三十二章 我又相信爱情了

就在老顾吹胡子瞪眼正闹腾的时候,胖子冷不丁来了一句:“我也得给范志成送份礼去,给我来个5888元的!”

“日!……”老顾顿时被噎住了,这死胖子绝对是故意的,老顾气哼哼的跑到外间去了。.83kxs.【..】

没想到,在商悦这里老顾更是占不到便宜,商悦直接把刘佳蓉叫过来对付老顾,刘佳蓉最多只给了个九折,而且是买也得买不买也得买的架势!老顾才发现这商悦比章文难对付多了,深得兵法的精要,不战而屈人之兵,比他和章文的讨价还价高明多了,最要命的是,老顾把钱交到刘佳蓉手里的时候还要满脸的笑容,老顾心想:这不是犯贱吗!

其实章文心里也没想赚老顾他们的钱,只是他们之间闹惯了,以后章文也会送点好的茶叶或是送两条烟还上的。就像老顾难道真的会要章文还钱吗?

胖子倒是干脆,点了5900元,拿了礼包就走,还很霸气的挥挥手:“不用找了!”

“靠!就12块钱的小费,你也好意思说!”章文笑骂着道。

老顾也拎着几个礼包颠颠的走了,临走还对着章文和商悦挥了挥手拳头,示意自己的不满。

“还是佳蓉厉害啊!一刀下去,老顾就得接着!”章文回头对刘佳蓉称赞道。

“像他这样的大老板,就该狠狠地宰一刀!”刘佳蓉也笑着说,自从到了实体店,她也变得开朗了很多,身体也恢复的很快,和商悦在一起也学到了不少的东西。

“老板,你今天好像很高兴啊?”商悦明显感觉到章文今天神色间眉飞色舞。商悦重新帮章文沏了杯茶,顺便把老顾和胖子的茶杯收掉。

“是啊,昨天我又傻了一回,盈利超过了昨天店里的利润。”章文很得意,因为商悦说过睹球的人在她眼里都很傻,所以章文就顺着她的话说。

“呵呵,一样的利润,我这的风险可是小的多了。也许我还是不了解你们这些人的想法。”商悦并不惊慕,回答的很淡然。

“嘿嘿,也没什么不好理解的,我就是不断的犯错,以错改错。”章文自我总结道。

“哦,就像昨天一样,既认错又继续犯错,是吗?”商悦对章文的直白很无语。

“习惯就好,习惯就好!”

“……”

接下来的几天都和商悦的估计差不多,甚至超出了些,特别是纪家饭店那里的代售,效果非常的好,纪红以八折的价格交给沈雅文,而纪家饭店出售则全部是全价销售,每个礼包纪家饭店也能赚20%,当然发/票需要他们提供。效果非常的好,双赢啊。每天都能销售掉好几个,纪红已经来电催商悦送货了。

章文唯一碰到懒得麻烦是,烟酒的进货量早就超过上限了,只好拉着朱文宇一起到管烟酒批发的小科长那里去了一趟,章文倒也别出心裁,把上次九哥送的筹码礼盒送了过去,只是把筹码换成了18880元的现金码。还约好了十一一起去澳门,有了共同的爱好,什么事办不成,所以章文顺利地解决了进货量的问题。

眼看又快到周末了,章爸章妈一天一个电话,商量周末到纪家要带什么礼物,愣是把气氛弄得很紧张,也难怪,老两口可是把这事当成了头等大事,哪像章文一点也没当回事。但是电话里还是帮两家时间敲定,周六中午“正纪饭店”一起吃个饭。礼品有章文这里准备。

……

周六上午,纪清早早的收拾打扮,到底是回自己家,她没有太多的紧张,倒是去接章爸章妈的时候还是有点紧张。

章爸今天穿了一身的新衣服,章文伸头看了看,衬衫居然还是“先驰”的。风度翩翩,很精神哦,老爸年轻的时候也是很英俊潇洒的。章妈还特意做了个头发,难得的还化了点妆,还真看不出老两口都快七十了。见到纪清,章妈马上亲热的拉在自己身边,对章文就直接忽视了,也就一车夫。一路开到了“正纪饭店”。纪家的人早就等着了,这对于两家人家都是件大事。

章文再次回到了纪家饭店,心里有些异样,上次可是被纪红给打出去的,没想到今天又回来了。而且是要商量把纪家的女儿给娶走,章文偷偷对着纪红嘿嘿的笑着,纪红很讨厌章文的这幅坏笑,特别是想起自己莫名其妙被这厮还占了一次便宜,更是满心的愤懑,却又拿这厮没办法。

饭桌上,纪根正,纪刚夫妻还有纪红都在坐,气氛还是很和谐的,章文这会倒是老老实实的没怎么说话,主要是章妈章爸和纪根正在谈论章文和纪清的婚事。

章妈是想探听出纪家的要求,看看自己家这面需要做哪些开支,毕竟纪清已经连买带装修搞定了一套房子,剩下的事全部由章家来也不为过,这也是章妈这些天吃不好,睡不好,最担心的事,再买套房,好像没必要,也没那个实力。所以话语间章妈就想把其他的事都给包办下来。

谁想纪老爷子根本就没想这么多,只要纪清高兴就行,第一次也是为了门当户对,让纪清受了不少委屈,这一次,纪根正再也不想做这些无谓的比较了,所以他把手一挥:“我说,亲家婆,这都是小事,只要孩子们开心幸福就行了,你也不用计较这些小事,这样吧,她们俩也跟我说了,不想大操大办,就请亲朋好友摆几桌就可以了,那么这几桌酒席就有我这里包了,剩下的事都有你们包了,这样好不好?”

“这怎么行?这几桌酒席也由我们家包了!”章妈连忙说道。

结果还是推来让去的才算是让章妈很不好意思的同意了,接着章妈马上拿出一张卡塞给纪清,算是给纪清的定亲彩礼吧!里面有八万块。纪清也没推辞,喜滋滋的瘦了下来,还在章文面前晃了晃,脸上尽是笑意。一顿饭吃得时间很长,气氛也比较热闹,和谐,到底是一件喜事,纪红也在席间说了几句章文的好话,特别是把最近茶叶店的生意红火的事也说给了章妈,把这些功劳都算在了章文的头上,章文也就厚着脸皮默认了。

吃完饭,又坐了会儿,喝杯茶,章爸章妈就告辞了,也没要章文送回家,他们自己叫了辆车回去了。纪清很兴奋的要带着章文会自己的那间房间,别看纪清不在这住了,这间房间还是帮她保留着的,想起原来的暧昧事,章文也忍不住笑了,也很想再回到房间里去感受一番,这回可是堂而皇之的回到房间里来了。

章文和纪清站在房间里,想起第一次为了向章越借钱不果,把纪清骂哭的事;后来,通宵睹球睡在这里被纪红打出去的事,两人都笑了,纪清把头埋在章文的怀里,长长的舒了口气,终于如愿以偿了!

“章文,到包房来,我有事和你说!”纪红打来了电话。

“我说,你就不能让我们俩亲热一会啊?怎么老是要打搅我们的好事呢?”章文冲着电话叫道。

“快点,过时不候!”纪红说完挂断了电话。

“喂!你姐有什么病吧?我正想干点有意义的事呢!”章文对纪清说道。

“嘻嘻,坏蛋,你又想干什么坏事?去吧,我姐现在找你肯定是好事!”纪清笑着说道。

“哼,他要是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看我不罢了她的北宫娘娘,发配宁古塔终身与于披甲人为奴……”章文唠唠叨叨的走了出去。

进了包房,章文看到纪红正端坐在椅子上:“什么事?快说,我还要回去抱老婆呢!正高兴着呢!”

“我现在看到你就气不打一处来!”纪红刚平复的心情又被挑的火起。

“哼,彼此彼此!我也看着你不顺眼。”章文索性闭着眼睛说道。

“给你!”纪红吧准备好的房产证放在桌上。

“干嘛?送给我?”

“想的美,卖给你!原价,装修就算了!”纪红没好气的说道。

“啊?不是送给我啊?我说纪大妹子。还带我们也是亲戚了,你还好意思收钱?”章文很无赖地说道。

“哼,你怎么不去抢?要不要,不要我收回了。”纪红哼道。

“嘿嘿,我和纪清有一套房子就够了,我还真不打算要了,行了,没别的事我走了。”章文想了一想说道。

“又不要了?”纪红有些意外,当初说要买房的也是章文。

“嗯,我想过了,结了婚就不打算再和纪清分开了,所以房产证上是谁的名字已经不重要了,我和纪清就住在她那套房子里就可以了!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事就不打算干了。”章文这会儿倒是很正经地说话的。

“真的?好,那下回你要是对我妹妹不好,我可是让你净身出户!”纪红再一次警告说。

“唉!剩女!你是不会明白的!”章文又闭上眼睛叹道。

“滚!什么不明白?”

“呵呵!是纪清!让我又相信爱情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