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233章 玩好混好也是本事

纪红把房产证收了起来,对于章文的这种天马行空的行为已经习惯了,另外拿出了一张卡:“这是我给你们俩的。`顶`点`;`.”

“你应该给纪清啊!”章文问道。

“你哪来那么多废话?”纪红不耐烦的说。

“哦,那我拿去交给纪清,看在你这么照顾你妹妹和妹夫的面子上,我给你点忠告。”章文接过纪红手里的银行/卡说道。

“什么忠告?”纪红愣了愣。

“早点找个人嫁了吧!剩女不是那么好当的,你也是奔四了,接下来就是更年期,内分泌失调,心浮气躁,喜怒无常,嘿嘿,连女人最基本的生育功能也逐渐丧失,赚那么多钱有什么用?还是找个老实听话的男人……”章文很啰嗦的唠叨着。

“滚!”

还没等章文说完,就被纪红赶了出去。

纪红对章文称自己是剩女很是不舒服,但是好像又是事实,虽然把章文给赶跑了,但是章文的一番话还是让纪红心乱的很。有一点章文说的是对的,赚那么多钱有什么用呢?当初以赚钱为目标,可是当钱赚到了,目标也就消失了,现在每天忙忙碌碌的好像只是为了充实自己,但是却没有个明确的目标。

“大妹,你怎么在这?想什么呢?”嫂子沈雅文走了进来。

“哦,没什么?就是有点累。”纪红勉强笑了笑。

“我刚从小妹那里出来,把我和你哥准备的卡交给她,呵呵,这妮子,现在可真高兴,一天到晚的嘴都合不拢,连话也多起来了。”沈雅文摇头笑道。

“嫂子,你说小妹和章文算不算爱情?”纪红有些茫然的问道。

“哦!应该是吧,最起码小妹肯定是,这是我们的小妹自己争取的,在我的印象中这也是小妹唯一的一次自己做主,而且一直坚持下去的事,这件事还真让我对小妹刮目相看,本以为内向乖巧的纪清,会有这么倔强的一面。”沈雅文感叹道。

“嫂子,你说他们会幸福吗?”纪红问道。

“这要问纪清了。不过,事实证明,我们帮她安排的婚姻是失败的,当初连我也认为是一桩好姻缘,门当户对,郎才女貌,可是结果呢?所以这次我相信纪清的选择!”沈雅文点点头。

“嫂子?你和大哥幸福吗?”纪红又问。

“呵呵,虽然没有纪清那样的轰轰烈烈,但是很平静很温馨很幸福。你大哥是个很本分的人,虽然少了些开拓的精神,但是守住纪家的家业还是可以的。”沈雅文话语里充满了柔和满足。

“可是章文和大哥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人,他不会像大哥那样安分守己的。”

“男人再野再疯也会有想回家的一天,总会有成熟的一天。”

“唉!连小妹都结婚了,就剩下我了!”纪红很落寞的说道。

“是呀,大妹,你也该好好考虑一下自己的事了,要不要我帮你介绍介绍?”沈雅文问道。

“不用了,缘分天定,该来的总会来的……”

章文回到纪清的房间,把银行/卡交给纪清。

“这是你姐给你的。”

“哈,我哥和嫂子也来过了,也给我了一张卡,要不都放你那里吧,省得又说我乱花钱!”纪清高兴的说。

“给你的,还是你拿着吧!”章文不要。

“是给我们的。我又不会理财!放你那里。”纪清强调道。

“这样吧,你把身边的闲钱都集中起来,放到时静那里去,她做投资理财很在行。或者放到你姐那里。”章文想了想自己也不会理财。

“嗯,放到时静那里吧!她好聪明的,理财很厉害的。我姐那里就不要了吧,她现在好多的关系和业务都断掉了。”纪清对时静是很佩服的。

“好,老婆的话总是对的!”

“嘻嘻,我的老公才不会听话呢!”

章文决定明天到时静那里去一趟,一来把女儿接回来,马上要开学了。二来商量一下理财的事,三来也要表示一下感谢,自己的女儿现在的成绩可都是时静的功劳。再说自从上次挪/用公款的事以后,好像和时静的联系少了些,感觉有些疏远,有必要消除芥蒂。

……

在“文清斋”茶叶店里,商悦和刘佳蓉可累坏了,今天纪清和章文都没来,里里外外的全靠她们俩在打点,一直忙到了吃完饭才算是把今天的事忙完了。

两人吃完饭,洗了澡,早早的躺在了**休息。

“商悦姐,你说这次咱们老板能赚多少钱啊?”刘佳蓉问。

“照现在的趋势,几十万肯定是有的,干嘛?等着老板发奖金啊?”商悦笑道。

“不是,我在想我要是有这么一个店,不也能赚那么多钱吗?”刘佳蓉向往的说道。

“那你就努力呗!”商悦没在意刘佳蓉的话。

“商悦姐,你那么有本事,干嘛不自己开个店,你完全可以自己赚这些钱啊!或者我们俩一起开个店也行啊!”刘佳蓉看着商悦问道。

“嗯?佳蓉,你怎么会这么想?老板对你不好吗?”商悦认真了起来。

“不是,老板人挺好的,在这也挺开心的。可是咱们老板什么事也不做,每天就是玩。都是我们在帮他赚钱。”刘佳蓉低声说道。

“你想的太简单了,能玩的好混得好也是一种本事,你好好想想,对外,他有朱老大,老顾,胖子这样的铁哥们,对内,他有时静,莫心兰,纪红,纪清这样的贤内助。在镇上他有陈培勇这样的人维护,我们的店开张到现在你遇见过来挑事捣乱的人吗?更何况他澳门还有我们都不清楚的关系。这些都是他平时玩混出来的关系。我不过是站在他搭建的平台上才能发挥自己的能力。”商悦给刘佳蓉仔细的分析着。

“那别人的茶叶店不也开得好好的,也不见得一定有他这些关系。”刘佳蓉还有些不服气。

“你怎么知道人家没有关系,现在的社会,特别是像在这种小镇上,没有关系可以说寸步难行。如果没有关系,最多也就是个烟杂店,混口饭吃。老板为什么要把店开在这里,就是因为这里他搞的定。在这里,他就具备了天时地利人和,所以赚钱也就是时间问题而已。”商悦说道。

“哦,我还以为开个茶叶店很容易呢!”刘佳蓉有些泄气地说道。

“除非老顾帮你,才有可能。好了,别瞎想了,小心老板知道了开除你。”商悦半真半假的说道。

“商悦姐,我不行,你可以啊,你的交涉能力那么强,就算没有老板这里的生意好,也可以赚到很多钱啊!在这你才能赚到几个钱?”刘佳蓉问道。

“嗯,我喜欢这里安稳的环境,我不缺钱,在这能赚多少钱对我来说不重要,也许有一天老板能帮到我……”商悦的声音越来越低。

“什么?听不清楚,你大点声。”刘佳蓉叫道。

“没什么,我说在这开开心心的最重要!”商悦甩了甩头,冲刘佳蓉笑了笑。

……

朱志元这星期倒是去了澳门,他陪着一个工程公司的老板一起去的,这老板也就是他的上家,他手里的活就是从这老板手里分包的,据说这个老板的家族资产有几个亿,所以朱志元现在刻意和人家把关系搞好。

原来一直羡慕人家能进至尊厅去赌,现在朱志元就坐在至尊厅里正倍受煎熬,陪着人家玩都输了几十万了,坐那能不难受吗?他陪着来的那位老板,姓包,叫包盛。其实年纪比朱志元还要小几岁呢,应该算是个富二代吧。问题现在包胜变成了包输了,眼看着上千万已经出去了。朱志元能不难受吗!

更郁闷的是胖子,人家包老板有自己的打码仔,他一点便宜也占不到,虽然这次也有几个小老板,但是都没怎么赢钱,洗码量更是少得可怜,老顾这次也跟着来了,可是好像运气也不在了,已经输了八万多了。

到了快半夜十二点了,包盛终于把台面上的筹码输光了,朱志元还得请他一起去吃饭,连带着把老顾和胖子也叫上了,朱志元心里很是郁闷,陪着输了好几十万不说,更担心下个月的工程款能不能拿到,这包老板虽说家族有着几个亿的资产,可是真正属于他的能有多少,听说他今年已经输了好几次了,所以脸上陪着笑,心里却是很不屑:妈的,还包胜呢,他妈的整个一包输钱!害得老子也跟着输了六七十万。

包盛一脸的灰色,叹口气说:“这回算是把祸惹大了,明天再赌一把,再输了只能回去把我名下的股份卖了。嘿嘿,想在这赢点钱真他妈的难!前前后后加起来都输了上亿了!”

“其实小玩玩就好,你来得确实太大了。”朱志元只好劝道。

“你不懂,等你有钱的时候也会越玩越大的!”包盛摇摇头说道。

“呵呵,我们到底是小老板,还真不懂。”朱志元想想自己输掉的钱,真是肉痛。

“包老板,明天要不用我的码?我的客户大都赢钱!”胖子吹嘘道,老顾在一旁差点给他一嘴巴,老顾还输钱呢!胖子乘着包盛的打码仔不在,趁机拉客户,其实这是很忌讳的事情,但是胖子仗着九哥的关照,胆子很大。

“行,那就试试,说不定真的就转运了!”包盛也想换个打码仔,换换手气。

朱志元暗暗踹了胖子一脚,胖子看到真的把包盛拉过来了,心里倒有些打鼓了,这种事常常会引发冲突的,弄不好出人命也是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