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234章 得偿所愿

只能说,胖子太异想天开了。忐忑又兴奋的等了一晚上,第二天人家包盛早就忘了答应过什么,又和朱志元早早的去了至尊厅。胖子只能带着老顾回来了。留下朱志元在那里继续煎熬着。

章文第二天就去了时静家,把女儿给接了回来,只是这次在时静家好像不怎么受欢迎,连莫心兰也没怎么搭理他。至于和时静商量纪清投资理财的事,人家时静说直接和纪清谈,一下子就把章文给忽略了。最后弄得章文灰溜溜的走了,唉!不就是要结婚了吗?至于这样吗,不来点祝福也就算了,连最起码的热情真情都没了……

所有人中,好像只有纪清是最大的赢家。原来章文以为接下来她会先拍婚纱照,订购首饰,等等,没想到纪清星期一最先办理的是和章文去把结婚证给领好了,上下轻重缓急,纪清想的还是很清楚的。从民政局出来,章文还有点不真实的感觉,好像恍惚之间,就又回到笼子里了。纪清则宝贝似得捧着结婚证,还把章文的那张也伸手要了过去:“嗯!把你的结婚证也给我吧!”

“干嘛?不是一人一张吗?你要我的干嘛?”章文笑道。

“我就要,两张都要放在我这里,我谁也不给,都是我的!”纪清不容置疑的说道。

“哈,傻样!拿着这两张证书就放心了?”章文撸了撸纪清的头。

“傻就傻呗!我愿意!”纪清可是小心翼翼的放好两张结婚证,根本不理会章文的嘲笑。

带着刚领的结婚证,两人直接去了纪清看中的那家首饰店,把上次纪清看中的钻戒给定了下来,顺便又买了几副耳坠,项链。

本来章文还想带着纪清在外面吃顿饭庆祝一下,纪清不肯,她要急着回去帮欣儿烧晚饭,更主要的是想告诉欣儿自己已经晋升当后妈了!所以她更愿意回家三个人一起庆祝。

……

现在的开销全部是章文来的,章妈给了章文30万,这让章文多少有些难堪,这么大的人了,还要靠爸妈救济,问题是身边真实没有多少钱。要不是这次老爸老妈意外的来到家里,看到了纪清,章文还不打算这么快领证的。

章文打了个电话给陈怡芳,问问到底怎么回事?先前吵着要买,现在又没动静了。陈怡芳在电话那头很无奈又带着疲惫的表示,在给她一段时间,她现在手里的钱还不够,而她的那个极品老妈又不肯借给她,说那是自己养老的钱。所以陈怡芳再想别的办法!现在的购房政策也确实是难倒了一批刚需一族,首付50%那么陈怡芳必须先有50万才行。就算章文把欠她的10万先还给她,估计也不够50万。

看来如果不卖掉这套房子,那就以后转给女儿吧,再过几年女儿也差不多可以独立生活了。

……

星期二章文才算是又回到了茶叶店,纪清今天没有跟来,她回自己的家去了,虽然现在是住在章文的新装修好的家里,但是以后还是要住到纪清那里的,所以纪清忙着把自己的家里开始装点,贴喜字,喜联,剪个窗花,连被套枕套都换成了红的……尽管不准备大操大办,但是家里还是很希望弄得像新房一样的,纪清忙并快乐着,连茶叶店的事也没心思管了。

章文坐到老板椅上,才算是感觉轻松悠闲了,这几天乱七八糟的事真是很累的,靠在椅子上长舒一口气:“哎呦!可算是回来了,都累死我了!”

“老板辛苦了!你的茶!”商悦忍不住心里恼火,这位什么都没做,倒先叫累了,自己和刘佳蓉忙了三天还没地方诉苦呢!

“这两天怎么样,生意还好吧?”这位倒也知道先关心自己的生意。

“挺好的,就是人手不够,忙不过来。原来还以为纪清,……哦,现在应该叫老板娘,原来以为老板娘今天能来,会稍微轻松些,没想到她今天没来。”商悦倒是真有些忙不过来。

“哦,这样啊!我打个电话,让网店那里分两个人过来。”章文马上给莫心兰打电话。电话里莫心兰倒是很痛快,说是马上就过来。

只是没想到的是,莫心兰是亲自过来的,还带了一个网店的小姑娘,这些一下子店里有四个人做事了,马上就显得轻松多了,章文发现商悦和莫心兰好像特别的投缘,显得非常的亲热,商悦和纪清也是很亲热,但是对莫心兰绝对的不一样,应该是有点钦佩崇拜的意味,这让章文很不明白,要说崇拜也应该崇拜时静,纪红这种女强人啊!难道商悦原来也和莫心现在的角色一样?章文心里胡乱猜测着,随即摇了摇头,搞不懂这些女人的想法。

吃过午饭,朱志元,胖子,老顾都来了,看这几位的脸色都不怎么样,估计是输钱了,特别是朱志元,脸上的表情就是一个象形字----输。

“老大,怎么有空来我这里?商悦,上好茶!”章文殷勤的喊道。

“到你这来散散心呗!”朱志元大大咧咧的坐了下来。

“嘿嘿!输钱了!不会有和上次一样输掉上百万吧?”章文看着朱志元没心没肺的笑道。

“没有,输了50万。最多的时候输了80万,昨天稍微赢回来了一点。”朱志元苦着脸说道。

“那兄弟今晚上设宴帮哥几个压压惊怎么样?”章文很同情地问道。

“要你压惊?来这是问你有什么好的比赛?推荐一场。”老顾在一旁没好气的说道。

“没有,今天才星期二,就算是要打球也要等到周末。干嘛?也不至于这么着急吧?”章文记得朱志元现在手里有钱的。

“能不急吗?外面的工程垫了那么多钱,这星期还要付厂房建设的尾款。本来算的好好的,谁知道这次陪着那个傻货输掉了这么多。”朱志元郁闷的说道。

“嘿嘿,你是大老板了嘛!玩的也大了哦!不行让朱文宇帮你拆借一下。这点钱对他来说不是什么问题。”章文知道现在朱志元玩的比他们这些人已经大多了。

“文宇他们正在搞反腐倡廉活动呢,正在风头上,他不敢乱动。”朱志元说道。

“喂!我说你们不会把希望都放在我推荐的几场球上面吧?”章文惊叫道,连莫心兰和商悦都好奇的探头朝章文的办公室这里看了看,莫心兰更是借着加水的名义跑进来侦查了一番。

“有什么不可以的?一样开口借钱,借一百万和借五十万没什么区别!”老顾倒是很笃定的说道。

“一旦输了,你哪去借这么多钱?”章文看着朱志元问道。

“还能到哪借?我这里借给他呗!”没想到爱财如命的老顾居然很仗义。要说现在生意是朱志元做的大,要说存款恐怕还得是老顾来的更结棍!

“呵呵!你这么一说我就没什么心理负担了!”章文笑道。

“放屁!我的钱不是钱啊?我要是输了我把你的茶叶店给拆了!”老顾一下子就蹦了起来。

“好了,这星期六正好中秋放假,白天咱们各自送礼跑关系,晚上到这来,哥几个也好久没聚过了,把老余他们几个都叫上。”朱志元拍板道。

“老大,不会吧?我这可是高雅清静的场所,再说连个电视也没有!”章文很不愿意这帮货拿着当茶馆了。

“面包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哥哥,别说电视,就是麻将桌我也给你搬过来!”胖子一手撑着腰一手拍着章文的肩膀,感觉列宁长胖了很多!

章文一手掐着这欢猪的脖子,一手打开店门:“----让列宁同志先走!”

“哎!哎!我还没想走呢!”胖子大叫道。

“滚!”

……

打发走了几个瘟神,章文做到了沙发上长出一口气:“总算是把这些孙子赶走了!”

“老板,周末你们要在这玩啊?”商悦好奇地问。

“嗯!要是嫌吵你们去宾馆开间房去,钱算我的!”章文以为她们不乐意。

“我们不是这个意思,是兰姐也过来,可以吗?”商悦笑的很暧昧,看着章文和莫心兰两人。

“你?过来干什么?”章文惊讶的问。

“来看看,不行啊?你不是上面有一间房间吗?”莫心兰还是那么直截了当。

“那间是我的健身房间,有没有床的?”

“我打地铺不行啊?”

“额!随你便吧!”

章文很心虚的说道,脑袋上都有点冒汗了,拿眼瞄了一眼,商悦和刘佳蓉都在捂着嘴偷偷地笑。赶紧先把莫心兰送走了,再回到店里,章文有点发愁了,周末纪清会不会跟着一起来呀?看了看还在装模作样地商悦,心里很怀疑是这女人给莫心兰出的主意……

“嘿嘿!商悦,佳蓉,你们最近很辛苦,周末我帮你们买张电影票吧,刚上映的大片,另外再到外面的大饭店吃顿大餐,怎么样?费用全算我的!”章文抛出了诱饵。

“老板是想买三张电影票吧?然后让我们和兰姐一起去?”商悦笑嘻嘻的问。

“啧啧!要不怎么说你聪明呢?一点就透!”章文高兴地一拍扶手。

“咳!老板,可惜刚上映的大片我们已经在电脑上看过了,大餐呢!唉!真可惜,我们最近都在减肥!要不您直接发现钞吧!”商悦这肯定是在装傻。

“中秋节福利取消了,----没钱!”

章文很郁闷的走回办公室,身后传来偷着乐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