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241章 胖子的婚礼(下)

这也是章文第一次参加当地的婚礼,场面也是够大的,一共摆了八十几桌,光胖子他们村里和邢家村(巧妹的妈是邢家村的)四十几桌,虽然都已经是拆迁了,变成了城镇户口,但是原来农村里的习惯还是没变,不管谁家办喜事,同村的人都要参加的,这些还都是吃酒席的主力,到时候吃不完的还负责打包带走。;顶;点;?.+.o这些人和市区里最大的区别就是,来参加婚礼的一般人家都穿着不怎么讲究,有的甚至是穿着厂服,而且绝大部分男人都抽烟。除了像朱志元,老顾还有朱文宇这样有点身份实力的才会比较注意仪表。

不过,胖子虽然没什么权,但是在镇上绝对是个名人,别看这家伙老是闯祸,但是为人豪爽,人员确实很好,镇上有头有脸的人都来了,连他的那两个亲哥也在胖子老爸的劝说下,也都来了,这俩哥也看出来了,胖子现在时来运转了,超过他们只是时间的问题,趁此机会借坡下驴吧,当然,胖子看到父母这么高兴,也就没再计较过去的事,到底是亲哥嘛。

章文这一桌算是靠着主桌比较近的,除了章文和纪清,吴玫,纪红都被安排在了这一桌,还有就是老顾和他的俩老婆也安排在这一桌,另外一个就是老余,因为邢春花要帮着招呼客人分发喜糖之类的。所以老余今天变成了孤家寡人。

纪清对婚宴的排场倒是没有什么新奇,她们老家办婚事也是差不多,你这排场再大的也见过,她现在一门心思在选位子,她一定要先让章文坐下来,而且章文旁边至少要有两个空位,她才好拉着纪红一起坐下来,这样她的两边就是章文和纪红,这时她最想要的结果,也最开心,说穿了还是怕陌生,不喜欢旁边做个不熟悉的人。所以她急着要早点来,原来心里早就打着自己的小九九。

老顾是带着俩老婆来的,还带上了他的儿子,小家伙也有五六岁了,长得和老顾还真像,不出意外这以后就是棺材铺的接班人啊!老顾那俩老婆,大老婆还算正常,也就是显得老了些,到底她比老顾还要大几岁呢。小老婆可是变化很大哦,三十多岁的年纪却明显的发福发胖了,脸上油光光的。上次老顾带着三个老婆亮相的时候还没这么胖,最多也就是丰满些,这才半年,看样子至少涨了十几斤啊!原来她给老顾生的儿子已经报好了户口,据说老顾花了不少钱呢!这下彻底的放心了,在家里的地位也是直线上升,所谓心宽体胖吧!章文总算是有点理解老顾为什么这么执着的盯着刘佳蓉了,问题是这小老婆手里有儿子这个本钱,地位越来越高,刘佳蓉更不敢跟老顾回去了。

在司仪的主持下,新郎和新娘穿着西服婚纱亮相了,还别说,林巧妹这两个月的节食减肥还真有了效果,穿着婚纱也就是比平常人丰满了些,经过化妆修饰,很显出些健美,腰上也不知道缠了多紧的束腰绷带,硬是扎出了腰线来了。其实巧妹长得很好看,就是壮实了些,而且人也高,穿着高跟鞋和胖子差不多高了。绝对是配得上胖子的,胖子一身的银灰色西装,精神抖擞,咧着大嘴不停的傻笑,巧妹很有些害羞,胖子则混傻闷楞什么都不在乎,你让他当众接个吻,对他来说也毫无难度,临了,他还问呢:“怎么样?够不够?要不要再来一个?”把巧妹臊的满脸通红。有这货在,气氛很快被调动起来了,现场一片起哄吵闹的嘈杂声……

接下来胖子和巧妹都去换衣服,一场婚礼下来要换好几套衣服的,结过婚的人都知道,那叫个累啊!然后是挨桌的敬酒。

这时候所有人都已经开始动筷子了,不时地有人来敬个酒,打个招呼,大部分都是镇上的人,相互之间都认识,连章文也认识差不多有一半人了……

“这个炒的太老了!”纪清吃了一块尖椒牛柳,皱了皱眉。

“我说老婆,你当时在你们家的饭店里呢?这是大锅炒的,一下子要上好几十分呢。”章文笑道。

“嗯,我知道,我就是说说嘛!”纪清也笑道。

纪红和吴玫坐在一起谈论着饭店的盈利状况,还有就是礼包的销售情况,倒也谈得很投机。老顾时不时的逗逗儿子,再和老余聊聊天,有些心不在焉,老余倒是没了邢春花在身旁约束,又抽烟又喝酒,自在的很。

胖子和巧妹到章文这桌来敬酒了,这会他们换上了一套唐装,章文感觉还是穿唐装更合适这俩人,特别是巧妹,穿着露胸露背的衣服,还是显胖,而且白花花的太刺眼,穿着唐装就看上去和谐多了。

这夫妻俩倒是够实在,都是一口干,胖子酒量不错,这巧妹看起来也不差嘛!巧妹还给章文点了根烟,虽然章文已经戒了一年多了,但这次破例抽了一根,不过没有搞那些故意把火吹灭,让新娘子多点几次的无聊事。纪清在他们敬酒时还一人送了一个手工做的香囊,里面还装着一块玉,据说是开过光的,章文都不知道纪清什么时候准备的,纪清出手,这两块玉的价钱不会低的,章文很满意纪清的表现,这厮也不考虑价钱,纯粹一个败家子做派。

胖子敬完酒,把章文拉到一边:“我把机票都订好了,已经给朱老大了,明天早上的。这回去的人可多,朱文宇也去,还有那个段克俭也去,这可是我抓到的大客户,帮我看好了!我最迟后天就赶过来。”这欢猪结婚也不忘了赚钱,早就和章文说好了。

“我知道,你放心办你的事!”章文点头答应道。

打发走了胖子,章文抬头朝朱志元那桌看去,朱志元,朱文宇以及家人都在,那个段克俭也在,没想到这家伙现在很积极啊!希望这家伙到时候不会胡来,知道害怕。再想想,管他呢,老子只要把洗码的钱赚到手就行了!啧啧,这回去的人可不少啊,不知道这次能赚多少钱?章文隐隐的有些兴奋。

“老顾,高兴点嘛!明天就要去大杀一番了,别这么没精打采的!”章文一拍老顾的肩膀。

“你先把钱还给我再说!”老顾没好气的说道。

“瞧你那点出息!不是想着去赢个百八十万的,就惦记着那点小钱!”章文不屑的说道。

“我赢再多的钱有个屁用啊?佳蓉又不肯跟我回来!”老顾一点也不顾忌俩老婆就在旁边坐着,事实也是如此,俩老婆只当是没听到,一句话也不说。

“富贵不能**!知道不?”章文引经据典说道。

“靠!不能**我赚那么多钱干嘛?”老顾多喝了几杯,涨红了脸叫道,还好声音倒是不太大。

“啊?这么理解的?那威武不能屈呢?”章文一呆。

“废话!都阳/痿了,还威武个屁呀!”老顾简明扼要的说道。

“呃!简单易懂!那,那,那……贫贱不能移呢?”章文有些开始佩服老顾了。

“就这句深奥点!就是告诉你,没钱就别一天到晚的在**练把式,进进出出的,省的生下来一大堆,又养不活,自己还跟着遭罪!”老顾高高的仰起头,此时有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气势,那是真有学问。

“啊!老顾,不,顾哥!顾大师!你才是当代的大儒啊!这论述太精辟了!当浮一大白!”章文对老顾佩服的五体投地,热泪盈眶啊!这么有学问的大能居然就在自己身边而不自知,损失了多少学习进步的机会啊!真是罪过!罪过!

“干!”老顾很霸气的一饮而尽,直接趴下了!

在座的人都看着章文,隐隐的有种杀气渐渐弥漫开来。

“都……都看着我干什么?又不是我发表的这番高论!”章文有些胆怯的说道。

“你听得最起劲!还一脸痴迷的白痴样子!”纪红怒道。

“一点也没个正经!”吴玫也沉着脸数落着说道。

纪清最直接,咬着牙用手使劲的掐着章文的胳膊。

“老顾说的是有道理嘛!”章文很委屈的叫道。

“滚!”纪清,纪红,吴玫三个人异口同声的叱道。

接下来章文只好小心翼翼的陪着三个女人,其中哪一个也得罪不起呀!再看看老余,自斟自饮自逍遥!真是羡慕啊

晚上回到家,纪清帮着章文准备替换的衣服,章文则早早的洗漱完毕准备睡觉,接下来几天谁知道能睡几个钟头,还是乘早养好精神吧!

“你去几天?”纪清有些呐呐的问。

“三四天吧,回来我们一起去我爸妈那里,国庆长假得的去看看他们啊!”章文早就想好了,要出去玩,家里家人也得有个交代,所以说年纪越大责任越多,考虑的事情也越多。

“那我明天让我姐过来!看看我们的婚纱照。”

纪清其实还有点事一直想问纪红,她的例假一直没来。都已经过了三天了,这是很少有的事情,纪清有些担心,不知道是不是身体出了什么问题,正好趁章文不在,想先问问纪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