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242章 众生相(上)

第二百四十二章 众生相(上)

章文第二天一早就被朱志元的金杯车接走了,朱志元现在企业开始做大了,还用了个专职的驾驶员,倒也不是为了摆谱,确实是电话太多,应酬也多了,喝酒是免不了的。顶-点-.为了安全起见就聘了个驾驶员。一上车就看到老顾,老余,朱文宇还有段克俭等都坐在车上,个个信心十足,踌躇满志。

十一点多钟,一行人来到了澳门的酒店,因为是过节,胖子只订到了2套房,不过众人并不在意,都知道来这谁还睡得着,实在是困了才回去睡个几小时。章文以打码仔的身份先请大家吃了顿午饭,然后就直奔赌场了。

……

同一时间,纪红也来到了纪清这里,看着满屋的喜字和红色,纪红不禁哑然失笑:“小清,你把这房间弄得比胖子的新房还喜庆,你们不是说不准备操办正式的婚礼吗?”

“不操办也是结婚呀!看着这些我就高兴!”纪清很高兴每个到她家来的人都惊叹屋里的喜庆气氛。

“我看你不贴这些喜字也整天高兴的就知道傻笑!”纪红调侃道。

“嘻嘻!幸福的像花儿一样!我现在知道文哥刚见到我时说的‘含而未放’是什么意思了!”纪清很有些痴呆的回想着。

“看你那傻样!”纪红笑骂道。

不过也不得不承认纪清现在真的就像是含苞怒放的花朵一样,娇艳异常,散发着成熟少妇的柔美,和一年前判若两人。

姐妹俩的心境也完全不同,纪清一门心思的就想经营好自己的小家,虽然这个目标不大,但是却要很长久全身心地投入。纪清不断地收获着小小的幸福,却是积少成多,心满意足。而纪红却是越来越没有了方向,目标。有些茫然了,甚至有些空虚,看到纪清的满足样子,常想自己是不是也该成个家了!

纪红原来有个男友,两人相当的般配,可谓郎才女貌,男方是研究生,后来留校当了大学的讲师,两人同居了3年,所有人都以为他们会是很幸福的一对,但是最终还是分手了,究其原因就是男方希望纪红做个相夫教子的好太太,找份稳定轻松的工作就行了,而纪红却是个性坚强,一路朝着女强人的方向发展,结果大家谁也说服不了谁,最后还是分手了。

后来大学讲师和本校的一个管后勤的老师结婚了,女的工作清闲,相夫教子,每年夫妻俩还有两个假期,日子过得很美满。但是,纪红却是变成了剩女,虽然这些年也有不少的追求者,但是总也没有了以往的**,更多的男士则是对女强人敬而远之!

“姐!先吃饭吧!”纪清打断了纪红的思绪。

“哦!……好,咦?你每天都做的这么考究啊?”纪红才发现桌上居然是很精致的六菜一汤,而且纪清的手艺又进步了。

“嘻嘻!做这些菜对我来说就是举手之劳,你妹妹本来就是个厨子嘛!他最爱吃我做的菜了!”纪清很得意地说道。

“哼!废话,我也爱吃,也没见你帮我烧过几次!”纪红埋怨道。心里又不得不承认男人肯定是喜欢这样的老婆。

“嘻嘻,你也是纪家的人啊,自己也会烧菜的……姐!快吃,吃完了我给你看我们的结婚照,拍的可好了!”纪清自己倒是没吃多少。

“唉!我懒得自己动手烧饭,以后我要找一个马大嫂式的又老实又听话的老公才行!”纪红叹道。

“啊!这可能吗?”纪清不可思议的问道。

“反正不会像章文这样的,看着就来气!”

“其实……他很好的,一点也不坏……”

“看你那没出息样!”

“我就愿意……”

……

莫心兰这时候正在收拾摆放刚送来的家具,还好有许林带着儿子来帮忙,要不然还真搬不动,莫心兰想想就觉得委屈,自己搬进新房,章文都没空来帮忙,虽然早就打过招呼国庆要出门,但是莫心兰还是顾影自怜的觉得委屈,昨天胖子结婚,纪红都去了,那章文肯定也参加了,想都不用想肯定是带着纪清一起去的,心里真是憋屈的很。

“呵呵!章文不是和你打过招呼了吗?这也不能怪他,谁知道家具厂会国庆节送货。”许林还是帮着章文说话的。

“一天到晚就知道玩,多大的人了,还没个正行?”莫心兰恼怒的说道。

“他要是像我一样每天老老实实的回家,那就更没你什么事了。”许林自嘲着说。

“唉!还是读书的时候最好啊!哪像现在莫名其妙得多出了个纪清!”莫心兰叹道。

“知足吧,你不是也多出了个马进利,现在马进利混的挺惨的,把公司都搬到她老婆那个城市去了,还欠了不少债。”许林听说了一些同学之间的事。

“活该!还不是自找的,贪小便宜吃大亏,没什么本事还学人家偷偷摸摸的包二奶。男人没一个好东西!”莫心兰一提起马进利更是心烦。

“呵呵!我可是来帮忙的,别把我也算进去。”许林笑道。

“哦,对不起,我不是说你,就是有点烦。”莫心兰不好意思的说道。

“没事,你也别担心了,章文很念旧的……”

“算了,等他回来我再找他算账,我们先吃饭去吧!今天我请客!”

“行!那就不客气了!”

……

章文从进了赌场就再没空闲过,胖子的其他的客户也都来了,这下把章文忙坏了,朱文宇还是去了至尊厅,章文给他留下了200万泥码,也不陪着他了,估计他就算是玩到晚上也不一定能把200万泥码换成现金码。

这会朱志元这帮人都留在了贵宾厅玩,没去大众场玩,因为从内地来的人太多了,各个赌场全都是人,拥挤不堪,想找个座位都不那么容易,这几年内地的人越来越有钱,来澳门的人越来越多,在这,吃喝嫖赌都合法啊,那还不是老鼠掉进了米缸里,更别说还能赢钱,当真是乐不思蜀。当然有赢的就有输的,输了?没关系呀,回去再赚,过个一年半载,一条好汉又杀回来了。

贵宾厅里的人也比往常多了好多,但是没有大众场那么拥挤,还不至于连个座位都找不到,朱志元坐在一张台子前面,面前的筹码也有个二十几万了,看样子战况不错,应该是赢了点。老余坐在他身边,基本上都是跟着朱志元在下紸。老顾一个人坐到了21点的台子上在玩21点,刚才在佰家乐上输了2万,现在转战到21点这里来了。

另外特别注意了一下段克俭,这哥们跟着朱志元玩了几把就开始自己玩了,典型的新人打法,输一千,押2千,输2千押4千,动不动就押到过万了,但是还就是新人能赢钱,到最后总能给他打回来,所有人里他倒是赢得最多,已经赢了6万多了,还被他打中了一个500元的对子,真是运气好到爆。这使得段克俭很是兴奋,不时地朝章文招招手:“文哥,换筹码!”随即扬了扬手里的现金码。

虽然嘴里叫着文哥,那表情很是倨傲嚣张,章文也没在意,刚开始都这样,等过些时候输过几次了就知道收敛了,现在只管帮他换筹码就行了。

抽空给莫心兰打了个电话,知道她今天家具送到了,没能帮得上忙,心里也觉得挺抱歉的,莫心兰别看在许林面前叫的响,真的听了章文的电话,早就破涕为笑,多云转晴了。

……

当章文在赌场忙的满头大汗的时候,胖子也忙得嘘嘘带喘,二百多个红包要一个一个拆开数清楚,是得忙一下午,胖子还专门借来了个点钞机,不借不行啊,巧妹切肉拿手,点钱就差得远了。夫妻俩毫无形象的跪坐在**一边拆着红包,一边点着钱,时不时的交换一下会心的眼神,虽然忙得满头大汗,但是,这再忙也愿意啊----忙并快乐着!

“滴!请注意,这张是假/钞!”

忽然点钞机发出了警报的声音。随即真人语音报警也响了起来。

“他玛的这是谁?这么缺德,送个礼还夹着假/钞!”胖子顿时大怒,连忙把拆开的红纸找到,想看看上面是谁的名字,估计送礼的早就考虑到了,红纸上什么也没写,胖子气的要抓狂了。数钱的美丽心情一下子被破坏了,把刚才手工数的那些钱也放进去,又发现了两张假/钞。

接下来夫妻俩胆战心惊的拆着红包,感觉哪张钱都像是假/钞,但是点钞机却一直没响,还好还好,就三张假/钞!夫妻俩刚这么想的时候,点钞机又发出了“滴,滴,滴!”的声音,真人语音不断地重复着:“请注意,这张是假/钞!”连着重复了好几遍。要命了,一下子又发现了三张,连序号都一样的。

天呐!这还让不让人活了?结个婚容易吗?不就是指望着能收点红包嘛!一下子收到了六张假/钞,这些人的人品也太差了!

胖子和巧妹抱头痛哭!

“不行,我今晚就走,得把这些损失赶紧抓回来!”胖子再也在家里呆不住了,恨恨的说道。

“那这些假/钞怎么办?上交给银行吗?”巧妹还是很淳朴老实的农家女子。

“扯淡!那不变成自己吃进了?要把风险转移给别人!这样,下回人家结婚再夹在真钱里送出去!到时候,我们送我们的礼,让别人哭去吧!”胖子想了想,奸笑道。

“啊!这样不好吧?”巧妹惊叫道。

“别送给关系好的人啊!就送给那些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什么的。”胖子还是很有原则的。

“哦,那一下子都送出去啊?”巧妹又问。

“那哪行!碰到个想不开的还不得从楼上跳下去。要分六次,这家送一张,那家送一张,懂了吧?做人要厚道!”胖子很认真的教着老婆,要说社会经验,这老婆还差的远呢!心里有些得意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