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243章 众生相(下)

洗漱完毕,纪红和纪清两人早早的靠在**看着电视,**的单被又换回了原来的,纪清把那些喜庆的新单被都收了起来,这都是新婚的东西,纪清不愿意与别人分享,再说全都是大红喜庆的颜色,纪红也睡着别扭。

两人舒舒服服的靠在**,一边看电视一边闲聊,纪红感觉到很羡慕纪清创造出来的这种很温馨很安逸家庭生活,这才有家的感觉!

“姐!我的那个没来,要不要紧啊?”纪清皱着眉问纪红。

“嗯?几天了?”纪红反问。

“今天都第四天了,怎么回事啊?”

“那有什么?我就经常不准时的。生活不规律,或者太累了,都有可能的。我上次晚了一个多星期呢!”纪红不以为然的说道。

“可是我一直都是很准时的啊,而且最近有没怎么不规律。也不觉得累啊?”纪清疑惑地问。

“你前一段时间又是大肆的采购,又是拍婚纱照,我和嫂子两个人轮流陪你都累得够呛,你还不累啊?你那是心情好才没觉得累。上个月就你这么折腾,例假能准时来才怪呢!”纪红想想纪清采购时的劲头都觉得恐怖。

“哪有!我是没觉得累嘛!”纪清有些不好意思,想想好像上个月是经历了很多的事。现在被纪红这么一说,心里放心了许多。

……

“文清斋”茶叶店今天也早早的打烊了,从十月一号开始,这两天的生意就很清淡了,基本上没有什么人来买茶叶,倒是烟酒还不是的有人来购买,所以,商悦决定这几天早点打样,也好好的休息放松几天。

商悦坐在**,统计着这些天来的销量,虽然没有中秋节的销量好,但是这也是在预料之中的事,毕竟刚过完中秋。不过两家饭店代/销的销量却明显的上升,这让商悦很高兴,这些都是潜在的大客户。

“商悦姐,你笑什么呢?”刘佳蓉看到商悦抿嘴在笑,于是问道。

“没什么?最近两家饭店的销量很好,这次又帮老板赚了不少钱。”商悦笑着说道。

“唉!看看咱们的老板,赚钱真轻松,什么时候我也能赚这么多钱就好了。”刘佳蓉感叹的说道。

“你也可以呀,让顾老板也帮你开个店,你当老板娘不就行了?”商悦调侃道。

“哼!谁要他来帮?我现在自己赚钱自己花,不是也挺好?”刘佳蓉哼道。

“这倒也是,不过佳蓉,你今后打算怎么办啊?总不能在这打一辈子工吧?”商悦问刘佳蓉。

“走一步看一步吧!反正小三也当过了,冲动也冲动过了,再也没什么感觉了,手里多攒点钱才是最实在的。”刘佳蓉淡然的说道。

“呵呵!心态成熟了很多哦!”商悦笑道。

“哎!商悦姐,你说在这做,一年能赚多少钱?”刘佳蓉问道。

“一般的正常的水平也就三万左右吧,但是你不一样哦,老顾介绍来的业务回扣都打到你的薪水里了。只是老顾这方面的生意确实不多。”商悦说道。

“嗤!那本来就应该是我的,上次离开他的时候我一时冲动把卡里的钱都还给他了,现在想想真是傻,我跟了他那么多年,那些钱本来就应该是我的。”刘佳蓉很有些后悔当初把钱还给了老顾。

“呃!这就是你们两个之间的事了,但是……但是,要是都建立在钱的基础上,这好像也不太好吧?总得有点感情基础吧?”商悦有些迟疑地说。

“呵!你会跟一个大你十几岁的男人谈感情吗?你是不知道没钱的苦!我要是有钱,我也会装装清高,谈谈感情。何况我不是很冲动的谈了一回吗?结果怎么样?还不是碰的头破血流。”刘佳蓉很不客气的抢白了一通,她知道商悦手里不缺钱。

“也许吧,理想和**在现实中太脆弱了,看来我还算是比较幸运的。至少还有点钱。”商悦有点理解刘佳蓉的想法了。

“反正我现在就是想把那笔钱要回来。”刘佳蓉很不甘心的说道。

“我觉得很难,老顾是很自私很算计的人,不像咱们老板,不怎么把钱当回事。”商悦分析道。

“唉!真是烦!”

……

胖子还真的赶上了当天晚上七点多钟的飞机,晚上快十一点了,冲进了赌场里。一进赌场就找到章文,二话不说,先从章文手里拿过一个1千元的筹码,看也不看押在了闲上,居然还赢了。胖子把1千块钱的筹码还给章文,再看着赢来的1千块现金码,长舒了口气,继而恶狠狠地说道:“靠!先把6百快的假/钞赚回来,走,陪我吃点东西,晚饭都没吃。”

“你又犯什么病了?兄弟,这的三明治是免费,但也不用这么吃吧?”章文被搞得莫名其妙,再看到这欢猪一下叫了六份三明治,和一杯咖啡,狼吞虎咽的吃着,吓了一跳。

“妈的!结个婚一下子收到了6张假/钞,要不我还不这么急着赶过来呢!”胖子一面吃一面含含糊糊的说道。

“就为这?就为了6百块钱,你也太没出息了吧?”章文被这极品都乐了。

“不是钱的问题,是这帮孙子太可恶了,就看着我老实好欺负。妈的,把我数钱的好心情全给破坏了!”胖子恨恨的说道。

“你老实?还好欺负?我没听错吧?我敢肯定那几张假/钞,不出俩月你就能给混出去!”章文对胖子叫道。

“呵呵!还是你了解我,要我不怎么喜欢和你在一块呢!”胖子很有找到了知己的感觉。

“哼!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由于胖子的到来,章文想起朱文宇那里的筹码差不多应该换了,都十个小时了。于是章文走进了至尊厅,没想到这回让他看到了极为震撼的一幕。

进了至尊厅,章文发现朱文宇台面上的筹码居然有三百多万了,而且全是现金码,不禁大怒,这孙子泥码换完了也不打个电话给,就直接拿着现金码下紸,章文感到非常恼火,这得损失多少洗码的抽水啊!还好,朱文宇看出了章文的不满,很大方的推过来两个5千块的筹码:“兄弟!喝喝茶啦!”

“哼!算你识相!”章文一点也不客气的把筹码塞进兜里。

朱文宇旁边坐着一个美妇,三十几岁的样子,非常漂亮,连下紸的动作都显得非常的优雅,她台面上的筹码居然有2千多万,而且每把出手都是五十,一百万的,输赢也毫不在意,神色从容。真他妈有钱。

这美妇现在是跟着朱文宇在下紸,朱文宇押到哪里,她就押到那里,连脑筋都不用动,这会朱文宇也确实是旺,赢多输少,十把里面能赢六七把,转眼间又赢了不少。

“今天赢了一千二百万,呵呵!总算是赢了一次,要不要搏一把呢?”那美妇轻声的说道,好像是自言自语,又好像是在问朱文宇。

“呃!这可说不好。”朱文宇可不敢帮着美妇瞎出主意。那可是上千万啊。

“嗯!也不算太大,就当这次还是没赢。”美妇轻描淡写的笑道,随手把一千二百万筹码全推到了庄上,十二个100万的筹码,厚厚的一摞。这把可是完全是凭她自己的感觉。

章文在一旁看的忍不住咽了下口水,全是现金码哦!这要是让自己来换泥码,那不是发大财了。唉!可惜,这样的豪客一般是不用打码仔的,都是赌场有专人服务的。

这把真就是出庄,转眼这美妇的盈利变成了两千多万,这一把光庄上的抽水就是60万。接下来这美妇又做了个更惊人的举动,把刚才的筹码连本带赢利两千多万再一次全部推了上去,还从台面上拿了60万的筹码补上被抽水的部分,整整2400万。这美妇居然还是风轻云淡的样子,一点也看不出有什么紧张!章文很不争气的又咽了下口水,真他妈有钱!

荷官好像见惯了的样子,很平静的发牌,那美妇很平静的收钱,她又赢了,一晚上,将近五千万,相当于一个中小型企业的年产值,还不是利润。章文和朱文宇面面相觑,都说不出话来了。

“唉!赢回来五千万,呵呵,还是输啊!总算是不那么难看了,走了。小兄弟,下回再见哦!”那美妇对朱文宇笑道,很优雅的起身离开了。

“小兄弟?赢钱赢糊涂了吧?”章文看着朱文宇,朱文宇比章文还大一岁呢。

“嗤!你以为她多少岁?”朱文宇像看白痴似得看着章文。

“三十多一点吧!难不成四十了?”章文猜测道。

“五十了。看不出吧?”朱文宇伸出一只手。

“靠!这妖妇,怎么保养的?”章文惊讶极了。

“她老公可是很有立升的……”朱文宇悄声的说着,这厮就是一官迷,成天想着怎么找关系往上爬,所以到了这,赌钱对他来说倒是次要的,认识些人才是最主要的。

章文虽然很不屑于朱文宇这种吃相,但是心里还是承认这厮的想法是对的,向上爬,有了权,那才是真正的赢,而且是大赢,还没什么风险!

……

从至尊厅出来,章文再看朱志元他们的下紸,觉得索然无味,五万,十万的还不及那女人的一把抽水,这人和人的差距咋就那么大呢?胖子为了六百块怒气冲冲,自己得了一万块喝茶钱而眉开眼笑,唉!看来自己还差得远呢!

可是我有纪清,有莫心兰,还有很多的朋友,很多的亲人,很多的欢乐!这恐怕不输于任何人吧!想到这,章文又平静了下来,人还是要知足啊,知足才能常乐嘛!

马上要过年了,感谢我的读者们这些日子的陪伴,因为有你们,我才有写书的冲动和灵感,《赌徒》已经上无线了有条件的读者有空去看看,点击,收藏,鲜花,推荐,暗夜茗香将不胜感谢!//booa?b=403984668

感谢武汉满天星,华丽的投手,左岸的鱼,糊涂福,陆礼,萧云等等太多的读者,在这无法一一写出,总共大概有六百位正版读者,感谢你们的支持和鼓励,鞠躬!暗夜茗香在此恭祝各位身体健康,合家幸福,事业有成,财源广进!

呵呵,财源广进别忘了给我打赏哦!

特别鸣谢“三年三年”读者的打赏和红包,你可是我的堂主哦!本书的第一个盟主也说不定哦!真心的感谢!

嗯!最后,快过年了,暗夜茗香也来求个打赏!多多益善,呵呵,

拜个早年,新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