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244章 乱拳打死老师傅(上)

第二百四十四章 乱拳打死老师傅(上)

到了半夜两点钟,章文回酒店睡觉了,因为有胖子接手了。连续的工作了十几个小时,也确实坚持不住了,任何事情要是单调重复的连续操作,都会觉得无聊的,也容易疲倦。就像是玩网游一样,玩是一回事,在里面赚钱又是一回事,简单枯燥的重复某个过程成百上千遍,最后人都快疯掉了。当然,章文和胖子从事的简单操作相比网游的赚钱还是好很多的。

第二天章文吃过早饭十点左右才再一次来到贵宾厅,胖子还在那里,随后朱志元,老顾等人陆陆续续的都来了,也不知道他们后来到那去混了一夜,确切的说是几个小时,虽然睡眠不足,但是精神都还不错 ” 。

章文还是先陪着朱文宇去了至尊厅,不过这回没有看到那个贵妇人,大概赢了五千万也知道见好就收了,无论是谁,赢了五千万肯定是欣喜满足,但是输了五千万恐怕就是灾难了。

和胖子交流了一下昨天的洗码情况,成绩相当不错,洗码量已经一千多万了,按照千分之五的返水,相当于六七万块钱赚好了,他们在九哥这里的返水比例是千分之五,前两年各家赌场为了拉拢客源,还有千分之八的超高返水,但是后来发现这种恶性竞争并没有个赌场带来实质性的利好。倒是养肥了一批打码仔,所以现在的返水没有那么高了。

所以打码仔只要自己不赌,一年赚个上百万是很正常的,赚上千万的也有。当然高利润也必然伴随着高消费高风险,打码仔除了要控制住自己,还要负担客户的吃住以及往来机票,有时甚至客户输得太惨了,适当的补贴些返水,这也是维护自己的手里的客户的一种手段。最大的风险就是客户输了钱之后跑路了,那就比较麻烦了。所以打码仔更喜欢比较理智的客户。而那些像搏命一样的赌客,打码仔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一不留神被拖下水了。

一旦碰到一个输了还不出的,那叫个难受啊!有的人是像挤牙膏一样一个月还一点,慢慢还。这还算是好的。有的人眼看着还不出了,索性手机关机就消失了,这就悲剧了,打码仔有可能几年都白做了。发展到最后就会涉及暴力讨债等等比较严重的后果了。

到迄今为止,胖子手里的客户还没有跑路的,倒是他自己跑了两趟了。但是也有两个是在挤牙膏似的还款,这已经让胖子很抓狂了。所以胖子的宗旨是不求最大但求最稳,而且一定要对客户了解的彻底,连客户的子女父母以及在外面的二奶小三也了解的越清楚越好。

……

现在还是国庆长假的前几天,赌场里的人还都处于白热化阶段,前两天赢钱的还想赢,输钱的想翻本,所以贵宾厅里的赌客很多,每张台子都基本上坐满了,还有很多人是站在旁边下紸的,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而且今天好像有不少的大客户,一把押个几十万的,甚至还出现了上百万的下紸。

朱志元今天连牌都搏不到,只能下紸看着人家博牌。今天老顾老余都坐在他身边,三个人在一起玩,所以一起输,因为三个人的运气都不怎么好,意见不统一的时候下紸很少,甚至不下紸。意见统一的时候才下紸比较大,但是今天每次意见统一的时候却都是输了,转眼间朱志元已经输了十几万了,昨天的盈利差不多已经还回去了。老顾更惨,昨天就输,今天还是输。老余已经在考虑怎么回去跟老婆交代了,下个月的零用钱还有没有!倒是段克俭揣着一大堆筹码,哪人多往哪跑,忙的不亦乐乎,但是心里高兴。因为他在赢钱!而且这家伙换码非常勤快,主动,每次都是自己跑来把手里的现金码换成泥码,当然也有点跑到胖子和章文面前炫耀的成分,章文和胖子相视而笑:多好的客户啊!要是大家都这样,那该多轻松啊!

下午一点钟了,朱志元等人输的连饭都没吃呢。朱文宇也从至尊厅走了出来,他今天也不行,输掉了7万,手里的泥码倒是都换成现金码了,不过2万只剩下13万了。

这时,胖子睁大眼睛紧盯着门口进来的一个人,老白,居然也跑到贵宾厅来了,什么情况?难道又赢钱了?老白也看到了胖子和章文等人,更是直接坐到了朱志元那张台子,自顾自的拿出筹码开始下紸,朱志元和老顾心神不定的又玩了几把,还是输多赢少,索性不玩了,几个人凑到一块,都很郁闷,在老白的周围找了半天也没发现什么人,今天他们都输了,现在又看到了老白,很自然的就联想起会不会老白又把邢寡妇带来了?要不然怎么自己这帮人都输了呢。

“走,走,吃饭去!每次看到这货就没好事!胖子,今天中午吃好点!”老顾心情恶劣的说道。

“今天我来请!呵呵,吃喝嫖赌,吃是最便宜的。”章文想着昨天朱文宇给了1玩的喝茶钱呢,那就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吧。

“也没看到邢寡妇啊?怎么今天这么惨,真他妈的邪门!”老余也闷声道。

其实老白都来了好几天了,他是九月三十一号就来的,一直在大众场里玩着,在大众场里他是绝对的巨无霸啊!他这次待了3万来的,家里还留了原始的本金3万,等于这次带来的是这几次的盈利,说白了就算是输光了,也不过是把盈利抹掉,所以这次老白的心态很好,而且这次老白的作息很有计划,晚上12点就结束睡觉,第二天上午再来。因为他现在总结出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赢钱首先就要自身的精神状态好,不能太疲劳。其实这是有一定的道理的,好的状态加好的心态才能从容淡定,荣辱不惊。所以老白不但睡得好,连吃饭也不吝啬,一顿饭一二百港币,眉头都不皱一下,笑话,推上去一把就有可能是几千上万的,还要在乎这点钱?

三天,老白已经赢了1万了,虽然昨天碰到点小麻烦,但是老白立刻动用了制胜的秘籍,过了二十分钟,果然战斗鸡附体,连中6个庄,从输2万,反过来倒赢3万。

今天其实在大众场玩的也挺好的,一上午也赢了2万多了,怎奈过节期间人实在是太多了,一副牌结束,老白到外面抽了根烟,回来就没座位了,在外面站着下紸,想在菜市场卖菜一样,先要挤进去下紸,一旦赢了,再一次挤进去拿钱,心情很不爽,所以干脆就到贵宾厅来了,再说心里一直想找机会把胖子这帮人收拾一顿,但是这不是想想就能做到的,要运气好的时候,现在的运气就不错。

……

一顿饭吃了快两个小时,花掉了两千块,章文一点也没觉得心疼,叫个洋妞还要一千多呢,这才两千块就把一群本地猪给喂饱了,不算贵。

再次回到赌场里,一进门就看到老白还在那坐着玩呢,看看他台面上的筹码,应该是赢钱了,众人都很自觉地避开这张台子,选择另外的台子继续玩。朱文宇还是又去了至尊厅。

章文一顿豪华午餐把这些猪没白喂,下午开始赢钱了,朱志元也下紸的力度加大了,时不时的还能搏到牌,照这样下去再过一会就能把上午的损失抓回来了。这时,老白那张台子的牌结束了,荷官在换新牌,老白晃晃悠悠的跑到这张台子来了,而且还在这张台子唯一的一个空位上坐了下来。这让朱志元等几个人先吃了个苍蝇一样很不舒服,但是又没办法,总不见得不让老白坐吧。

朱志元和老顾如临大敌的仔细的研究着手里的牌路,尽管老顾一直认为朱志元根本没有掌握“蛮牛路”的精华,最多也就是学了点皮毛,但是也没办法了,这是他们现在下紸的依据。还行,朱志元和老白各押各的,互不干扰,有输有赢。眼看着这张台子的牌也快发完了。

连着几把的单跳,庄,闲,庄,闲,庄,闲,朱志元想也不想又押在了庄上,老白却是毫无征兆的忽然把筹码押在了闲上,而且还押的不少5千块。朱志元一愣,这没道理呀!而且还下紸5千。

这把还轮到朱志元博牌,闲上就老白一个人押了5千,理所当然的老白博牌,老白开除了个7点。朱志元已经有点头大了,7点可不小了,小心翼翼的搏了好一会,才开出个4点,再补一张牌,是个j。朱志元输了。

接下来朱志元就悲剧了,再押庄,老白还是5千块的闲。闲赢!

第三把,闲赢!

第四把,闲赢!

转眼间,朱志元和老顾等人输掉了4万块钱,到了第五把,朱志元等人不敢下紸了,谁知道这闲还要出几个呀!老白还是得意洋洋的又在闲上下紸5千,也许是为了刺激朱志元他们,又加了2千上去。朱志元更加犹豫了。

“下紸呀!都四个闲了,我就不信它下把还是闲!”段克俭在朱志元身后叫了起来,他是从另外一张台子晃过来的。看到朱志元不敢下紸了,忍不住叫了起来。

看看朱志元没有动,段克俭自己拿了2千押在了庄上,朱志元和老顾也一人1千跟着押在了庄上。还是老白先开牌,直接一个9点,让朱志元没了脾气,随手一翻,才3点。还是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