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245章 乱拳打死老师傅(下)

这下段克俭可不干了,马上一个5千的筹码还是押庄,朱志元和老顾却是不敢下紸了,坐在一边的老余甚至站了起来,把位置让给了段克俭。(顶)(点)().

“打死你!”段克俭一边坐下来,一边嘴里念叨着。

“嗤!小儿科!”老白也是5千的筹码继续押闲。

荷官把牌发下来了,还是闲家先博牌,老白依旧很猛,博出个8点。很是挑衅的朝段克俭笑了笑。段克俭博出的牌比上把大多了----6点,不过还是输。

朱志元和老顾都暗自庆幸没有再跟下去,但是段克俭可不肯罢手,而且越战越勇,直接下紸2万,大有一拼到底的气势:“再来!我就不信……”

“白痴!”老白屑的低声骂了一句。继续押庄5千,但是看到段克俭一副不死不休的样子,不禁心头火起,又加了一万五,也下紸2万。

冲动是魔鬼啊!这就话不但对段克俭,同样也对老白。其实老白的做法没有错,迅速扩大战果,顺便给段克俭一迎头重击。但是,他却不知道,段克俭现在正是最旺的时候,也是最猛的时候,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害怕。而老白其实已经开始陨石将尽。从双方的点数也可以看出来。

由于老白这把下紸了2万,所以他小心翼翼的把两张牌翻过来调过去博了好久,开出了个6点,随人不能一下子打死段克俭,但是也不小了。

段克俭博牌倒是没有那么麻烦,很直接的把两张牌翻开,一张3,和一张4,庄7点,直接叉烧(佰家乐的游戏规则,6点碰到7点,无论庄闲都是直接赢,俗称“叉烧”)。

段克俭很得意的看了看朱志元和老顾,那意思是:谁叫你们不继续跟下去的?的确,段克俭的这种打法,只要运气不是太差,赢钱的概率是蛮高的,但是一旦输起来可就输的是大钱,这种打法也是大部分人的习惯打法。广东人早就对这种打法有了深刻的总结----赢时赢几块糖,输时输几间厂。

朱志元和老顾对望了一眼,看到段克俭又气势汹汹的继续押庄2万。他们俩也同时重注出手,跟着下紸庄上。

而老白还是押闲,但是老白没敢加注,还是2万。

这回运气已经完全的站在了段克俭这面,连续的出庄,在出了7把闲之后居然又连续的出了7把庄。老白从头到尾一个也没躲开,连输7把,一瞬间被段克俭打掉了10万。而朱志元和老顾也接着段克俭的运气把损失全部抓了回来,还略有盈余。这时,台面上的牌也发完了,重新开始换新牌。

老白也有了个喘息的机会,他狠狠地把手里的烟掐灭,起身走了,和前一次一样,他把筹码留在了台面上,这样等会回来这还是他的位子。

章文和胖子这时兴高采烈的把朱志元和段克俭手里的现金码都换回来,同时也提醒朱老大,是不是该避开老白了。

在场的人除了段克俭都知道老白去干什么了。虽然嘴里不信邪,但是心里还是很有些阴影的。

“小段!差不多就行了,走吧!”朱志元说的很含蓄。

“草!还没完呢,你没看到那家伙连筹码都留在台子上了,等他回来看我不打死他!”段克俭不依不饶的说道。他还就专门等着老白回来。

“你刚才就应该提前出去,把那只鸡给包下来,让老白找不到方向。”胖子在老顾的耳边小声地嘀咕着。

“靠!你怎么不去?你们在这赢钱,让我去看住那只鸡,想得美!”老顾怒道。

“唉!老顾,不是我说你,要有大局观啊!”朱志元批评道。

“现在补救还来得及,快打个电话,骚扰一下,说不定能把老白吓萎了,嘿嘿……”胖子很猥琐的笑着说。

“啧啧!我真没看出来,你还有这智商?”老顾很受启发的拿出了电话打了过去:“喂!小莉吗?我这有个大老板要包一个有经验的美女,你能不能马上来**赌场3号门。五分钟赶到。一千美金一天哦!”

“真的?你是谁?能不能等会?我收拾一下……你等会让我听完电话……”电话里传来了惊喜的声音,接着好像是在身边的人在说话声音很小。

“我是王老板啊,上次我不是还给你留了个电话吗?你到底来不来啊?我这个客户急着要走呢,反正我就是想帮你一把,人家一包就是三天哦!哎,要不算了,现在有两个美女搭上来了!”老顾催促着说道。

“别啊!等等,等等我现在就来!……”电话里传来又惊又急的声音。

“快,快,我去把那两个美女挡住!”老顾说完挂断了电话。

“哈哈,看不出你还有做拉皮/条的潜质!”胖子在一边乐不可支。

“老顾,高啊!不但会做死人生意,还会做活人的生意?”章文也由衷的赞叹道。

“那是,也不看看是谁在打电话?”老顾被一片的奉承声中有些漂。

才过了三分钟,老白就出现了,脸上带着很是愤怒的表情,一帮货不约而同的都盯着老白的裤裆看,看能不能找出点蛛丝马迹……

段克俭很纳闷的看着这帮人:“你们在干什么?”

“嘿嘿!干什么?还不是为你消灾辟邪!哎,你就别管了,只管狠狠的收拾那个老白!”胖子坏笑道。

“哈,没问题,看我打不死他!”段克俭满脸杀气的说道。

老白坐会自己的座位,脸上的表情很是纠结,心里直犯嘀咕:这算怎么回事呀,今天这女人香抽风了一样,迫不及待的要赶他走,连钱也不要了。照理说自己的速度已经够快了,连这点时间都等不及?白吃了一粒药,这也就算了,可是让人郁闷的是,自己这转运的仪式到底算不算完成了呀?今天的事真是邪门。朱志元他们也不知道哪找来的这么个二货,完全是新手的套路,全仗着人傻钱多,翻着倍的往上押。还真就赢不过他。

老白这回先下紸,押到了庄上。段克俭顿了顿,本来也想押庄的,现在看到老白押在了庄上,他厮倒也狠,直接押在了闲上,摆明了就是冲着人去的,冲这老白去的。两人你赢一把我赢一把,倒也是概率差不多,但是段克俭是翻着倍打的,还是赢钱,老白基本上是平推的,甚至有时候熟了以后还减小投紸量,所以反而输了些。

这个局面就让老白很郁闷了,看看台面上的筹码只剩下35万了,半个多小时前,还是50万呢。这就是说今天不但没赢还把前两天的盈利给输掉了不少。而且对面那小子其实和自己赢得差不多次数,但是就是敢把注码翻上去,就赢钱了。照这样打,自己也应该能赢钱的,老白开始改变了投紸的策略,跟段克俭一样也开始翻倍的下紸。

还真的就马上就见效了,老白也开始有了点起色,两人你来我往的又下紸了好几把,老白吃到了一个长闲,连输了三把。从2千一直押到了8千。老白接着又狠狠地加大了下紸的力度,这回押了1万6千。想想刚才的一把庄已经不小了,这回应该能赢了,索性又加上去了4千,凑满2万。

段克俭还是5千押闲,再多了他也不敢了,到底已经出了3个闲了。没想到,段克俭一开出牌就是9点。老白直截了当的输了,庄才2点。

老白有点急了,现在台面上已经只剩下25万了。

5万!还是下紸庄,老白心跳气喘都开始加速,颈部青筋暴绽。

没想到上把的闲点数居然这么大,段克俭很后悔押的太少了,这会看到老白下紸5万,她也像打了鸡血一样,在原来5千的基础上又追加了3万。

朱志元和老顾相互看了看,预感到老白要不行了,也像落井下石般的跟着段克俭押上去了3万,连章文和胖子也忍不住一人押了1万,算是给段克俭助威。老余更是赤红了眼把身上所有的筹码差不多有两万多全都押了上去,嘴里还发狠着念叨着:“妈的,不过了,不过了!有本事都拿去!”

段克俭看到一下子这么多人跟着他下紸,又人来疯似得再次追加了2万,下紸额达到了5万。连旁边其他位子的赌客和围观的赌客也都纷纷出手跟着段克俭押在了闲上,大家都看出来了,这家伙是个新手,但是运气却是好得令人发指,再看老白那福面红耳赤的尊荣,实在是没法和赢钱联系起来,那表情好像就是在告诉众人----我要输钱了!

看着闲上密密麻麻的下紸筹码,而庄上只有自己孤零零的一个5万的筹码,老白简直要发狂了,不,他已经发狂了,他又拿起一个5万的筹码加了上去,这会变成下紸10万了。

“买定离手!”荷官还是语气平缓的提醒下紸的赌客,然后开始发牌,段克俭还是和以往一样,随手把两张牌翻出来,4点。不算大。

老白博出了个5点,这样的牌面,老白的赢面很大。段克俭也多少有点紧张了,这么多人跟着他下紸呢!他把补来的牌按在台面上好久,然后才慢慢地翻开

一个黑桃2,还是闲赢!

周围立刻爆发出了一阵欢呼声,除了老白所有的人都赢钱!而且连抽水都没有,押多少赢多少,怎是一个爽字了得!

“……你有我有全都有啊!哎嗨,伊尔呦……”胖子乐的手舞足蹈,还带头唱起了“好汉歌”

老顾,老余,还有周围的一众人等也兴奋地跟着唱了起来,都是内地来的,谁不知道刘欢的这首歌呀!连周围的几张台子的赌客也被吸引过来了,把这张台子围了个严严实实……

老白觉得头昏眼花,脸色惨白,周围嘈杂无比,还不时传来胖子的那个破锣嗓子在唱着什么歌,老白已经彻底的凌乱了,而且更让他气苦的是周围的这么多人都在等着和他反打,看他的眼神就像是看着财神爷一样,这时候他已经想不起来给自己定下的规矩了----要及时停手!

老白哆哆嗦嗦的把剩下的15万全部都推了上去,还是庄!看到老白下紸了,周围的人立刻像是抢钱一样愤愤把筹码押在了闲上。其中有几个下紸特别的大,台面上的赔付金额已经超出了这张台子的上限,荷官不得不动员大家都拿回去一些。

段克俭和朱志元等人还是和上把的下紸额一样,现在他们的心态已经非常的放松了,赢了更好,输了也能接受。

“买定离手!”荷官的声音依然平和。

段克俭慢慢的翻开牌一个梅花9,一个方片10

“9点!哈哈,9点!收钱!”段克俭狂喜的叫道。

老白无奈的也随手翻开牌,连博牌的兴趣都没了,两张牌翻开一个梅花4,一个黑桃5.老白眼睛一亮,也是9点。打平了!

这下子老白来了精神,感觉这是要反败为胜的预兆啊!在一片叹息声中,好多人连忙反着补掉一些,现在真是说不好谁赢谁输了。

荷官在一次发下牌来,段克俭翻开一看点数,不算小,6点。老白却只有2点,但是还可以补一张牌。

老白把补来的牌在台面上翻来覆去的搏着,居然是三边,那就是说这张牌只会是6,7,8中的一张,而对老白来说只要不是8,那就肯定赢了。也就是说他有66.666%的概率是可以赢的。

“吹,吹,吹!”老白拼命的朝排上吹着气,嘴里不停地喊着,只要吹掉一点就可以行了。

也许真的仪式做得不成功,战斗鸡没能附体,或是老白碰到了段克俭这个克星,老白还是踩在了33.33%的概率上,居然一点也吹不掉,最后翻出一张红桃8

“闲赢!”

又是一片的欢呼声中,老白无力的靠在了椅子上,眼看着荷官把押在庄上的15万筹码收走了。

“喂!……你打错了!”

老顾一接通电话,就听到电话里一个女人的声音破口大骂,吓得老顾连忙挂断,很心虚的朝老白那里看了看,然后悄悄地把手机关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