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247章 这是真的吗?

章文随便吃了点点心,洗了把澡,接着把**的没收拾的衣物随手扔到一边,倒头就睡,昨晚上虽说是做出了回家的决定,但是夜里还是玩了个通宵,困着呢!

这时的纪家可是像开锅了一样,连纪老爷子也惊动了,这纪家最让人放心不下的纪清,这一年来不断地给家里制造着惊喜,而且闹的动静越来越大,这回更是不得了了,居然要造人了,沈雅文在自己的房间里,把纪刚赶了出去,只留下了纪清和纪红,相比纪红,沈雅文更让纪清觉得有信任感,因为嫂子实实在在的生养过一胎的呀!哪像纪红纯粹是理论知识,沈雅文仔细的看过了验孕纸之后,也不敢肯定,但是估计十有八/九是真的有了。(顶)(点)().

还是老爷子有办法,把他平时公园里一起练太极拳的一个老中医给请了过来,用最传统的把脉给纪清确诊,人家可是有名的中医,平时都是在医院里名家坐诊的,老中医闭着眼睛认真地替纪清把脉之后,起身向纪老爷子拱手道:“纪老!给你道喜啊!这女娃娃确实有喜了!”

“呵呵!真的?肯定吗?”纪老爷子也是高兴地不知该说什么好。

“哈哈!我把过脉了,还会有错吗?”老中医笑道。

“信得过,信得过!哈哈,走,我请你尝尝我珍藏的好酒!”纪老爷子把平时舍不得喝的陈年佳酿都拿出来了。

纪清趴在嫂子的怀里忍不住哭了起来,沈雅文轻轻拍着纪清:“好了,好了,这么大的人了,还像个小孩子!你不是要打电话给章文吗?”

“嗯!我这就打给他!”纪清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章文这是刚刚睡着,被电话铃声吵醒了,很是不爽的接听:“嗯?谁啊?什么事?”

“文!我…我…我…”纪清又开始口吃了,这回纪红和嫂子在一旁也不帮她,就是看着她笑,纪清越发的说不清楚了。

“喂!小清啊!什么事啊?怎么又说不来话了?”章文也清醒了些。

“我……我有了!”纪清总算是把话说出来了。

“什么有了?你到底是怎么了?把话说清楚啊!”章文问道。

“我…我怀孕了!我们要有小宝宝了!”纪清电话里激动地说道。

“哦,什么?我…我…我…你,你说什么?”章文的表现比纪清好不了多少。

“我要做妈妈了!”

章文觉也不睡了,穿好衣服冲出家门,一路狂奔的开到了纪家……

同样的,章文的父母那里也开始热闹起来了,无数个电话打进打出。

……

晚上,章文躺在**,纪清还是习惯的把头贴在在他的胸前。

“这是真的吗?”纪清喃喃的问道。

“这是真的吗?”章文也看着天花板重复道。

“肯定是真的!文,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纪清欢喜的问道。

“都行!王子和公主我都喜欢,你说,该不会是双胞胎吧?”章文似乎更贪心。

“嘻嘻,你老是喜欢瞎想,应该不会吧?双胞胎是有遗传的!”纪清已经很满足了。

“你不是说不会有的嘛?怎么又有了?难道要过了三十才发育成熟?刚开始我还以为那些验孕棒是纪红用的呢!”章文很纳闷,今天的事太意外了。

“我也不知道,要么是我练瑜伽,身体有所改善?”纪清也搞不明白。

“该不是我在香港时打了两巴掌,一不留神打通了任督二脉?算算时间还真是差不多是这段时间怀上的。”章文想的更玄乎。

“讨厌!你欺负我还有理了!”纪清娇叱道。

“嘿嘿!这也算是独门绝技啊!以后开个诊所,专治不孕不育,纯物理疗法,无任何副作用,时间短见效快,一巴掌五百块,两巴掌一千块,这一天得赚多少钱啊?”章文色色的想着说。

“想得美,我不同意,谁不知道你打得什么坏主意?”纪清使劲的掐着章文笑叫道。

纪清现在才不管是怎么会就怀孕了,对她来说,这就是自己执着的付出的回报。章文心里确实有些疑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看来有机会找机会问问清楚……

国庆长假在意想不到的欢乐幸福的氛围中结束了,纪清在纪红的陪同下去了医院做个全面的检查,只要不是宫外/孕,接下来就可以安心的养胎了。章文本来很有责任心的要陪同前往,但是两家人家老老少少都去了,纪根正,章妈章爸,沈雅文,纪红,结果章文就被排除了,还是去茶叶店看看吧!

刚过完长假,店里没有什么生意,除了偶尔有几个来买香烟的,这也是正常的现象,章文也没在意,还沉浸在又要当爹的喜悦之中。手里捧着茶杯,嘴里不时地傻笑,把商悦和刘佳蓉弄得看不明白,这位老板到底是怎么了……

下午,胖子和老顾,老余都来了,好几天章文没来,这帮货还真有点不适应了,少了个喝茶聊天的好地方,特别是老余,这次盈利颇丰,回来后深受邢春花的表扬,不但盈利不用上交,每个月的零用钱还上涨了三千,把老余感动的连着三天都积极交税,还主动的出溜道邢春花下面去了,压力之下全无惧色。

老顾更是得意了,此次的胜利名这时段克俭的功劳,但是背后可是老顾的一个电话,起到了釜底抽薪的作用,起码老顾是这么认为的。

段克俭这几天人都看不到,据说是正在忙着打装备呢!好像还准备在游戏里娶个老婆,还要给游戏里的老婆也弄身装备,这有钱就是不一样啊,连在虚拟世界里也吃得开!

胖子是6号晚上回来的,后来已经没什么客户了,赢钱的都见好就收了,输钱的也无力回天了,所以到了六号也没什么人了。朱文宇是6号早上走的,他后来也没能保持住胜果,本来最高峰赢了一百多万,到最后离开的时候也只赢了二十几万。总算是略有盈利。但是在至尊厅里他又认识了不少的人虽然只是混了个脸熟,但是再过些时间,相信就能攀上些关系。这远比赢点小钱的意义重大。

回来后胖子又花了一天的时间,把该收的帐去收回来,支票现金等等,一个国庆长假一点也没闲着,知道今天才算是睡了个懒觉,下午都跑到章文这里来了。

“呵呵!兄弟们来得正好!我有个好消息要宣布!”章文看到了他们三个人,眉开眼笑的说道。

“什么好消息?你的足彩中奖了?”胖子首先想到的是章文的强项。

“嗤!那还比不了我这个好消息!”章文不屑的说道。

“哦?难不成你又搞了个小老婆?”老顾瞪大了眼睛问道。

“滚!谁他妈的像你,一天到晚的就那点出息!想点高尚的,伟大的!”章文喝斥道。

“那,那是,洋妞?口味够重的哦……”老余不确定的问道。

“噗!……”章文一口茶水喷了出来,好像还夹杂着丝丝地血迹。

胖子,老顾,老余都不敢再说话了,也确实在想不出什么高大上的玩意了。

“唉!怪我呀,真是太高估你们了。还是我自己说吧!我老婆怀孕了,怎么样这消息绝对的好消息吧!”章文说着说着又开始兴奋起来。

“哦,恭喜恭喜。”对面的三人轻描淡写的拱了拱手,语气平淡。

“咦?什么意思?你们咋都这表情?”章文很郁闷的问道。

“章文,你在澳门刚还掉了10万港币,马上就想出这法子来想要回去是吧?”老顾一副早已看穿的表情。

“兄弟。老哥就这点零用钱,别老惦记着了。哥苦着呢!昨晚上还在‘扇坐’大山下卖苦力呢!”老余可怜巴巴的说道。

“你倒是也吹得像一点呀,就这水平,要不我把家里的六张假/币给你吧!”胖子更是干脆。他对纪清的情况很了解的。

“我日!怎么我说实话的时候都没人相信啊?那这样,打赌!如果是真的,把你们这次的盈利都给我,反之,我给你们翻一倍,怎么样?”章文委屈的叫道。

“嗯?难道是真的?”胖子最先反应过来。

“真的?你行啊!都快赶上我了!”老顾很猥琐的夸道。

“这是真的吗?那和我老婆说去,那是你姐,出手肯定比我大方!”老余马上使出了三十二势太极拳。

“放心,我就是说出来让大家高兴高兴,没打算收你们的钱!”章文是真高兴。

“呵呵!那哪行?做哥哥的总要有点表示,我那还有半斤红糖,等会给你拿来。”

“就是,我那还有半篮子的鸡蛋,明天给你送过来,大补啊!”

“我那有本孕妇须知,五几年出的珍藏本了,据说看完了以后,女同胞都能自己生产,然后收拾收拾接着下地干活。神着呢!拿来看完了还给我!”

“呃!谢谢,你们还真贴心……”章文看着这群极品。

“客气啥,谁叫咱们是哥们呢?这么大的事,今晚上一定要把朱老大给请上,庆祝一下!”

“呃!应该的,你们先去点菜,等着吧!”

“哎!好唻,你可快点来啊!”

“去吧,去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