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248章 难得糊涂

纪清这回检查的结果完全是在预料之中,一切都很正常。~顶~点~*?.纪红虽然心里是中有些疑惑,而是对以前的检查的结果。有心让纪清再做一次拍片,但是被纪清断然拒绝了,所有有可能产生辐射的行为都被纪清视为不可行的。而且还订购了防辐射孕妇装。

“文,明天你把小旺财送回吴玫姐那去吧?我听说宠物身上有弓形虫,会引起胎儿畸形,甚至流产。”纪清在吃晚饭的时候对章文说道。

“嗯,知道了,我明天把它送走。吴玫现在搬到新房子去了,已经不养狗了,我把它送到莫心兰那里去吧!”章文虽然对这些不太了解,但是也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不过章文是想把小旺财送到莫心兰那里去,她现在已经搬入新家了,一个人住,有个宠物陪着也不错。

“嗯!也行……”纪清并没有异议。

现在纪清好像一下子多出来了好多的事情,开始网上查看有关孕妇的一切相关的注意事项,还有各种的饮食禁忌,以及以后新生儿的相关的相应用品。同时已经开始计划动手制作各种小衣服,鞋子等等。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是为了保证不出意外,果断的取消了夫妻生活,什么晨练,晚操练等等,统统禁止。章文对这个也没太在意,一切都是为了能顺利迎接新生命的诞生嘛!

本来还担心欣儿会有什么想法,没想到的是欣儿对这个小自己十几岁的弟弟或者是妹妹很感兴趣。不知道以后孩子出生后,会不会影响到她的学习,不过好在现在陈怡芳那里已经入住了,如果到时候是对欣儿有影响可以回到陈怡芳那里过渡一下。

第二天,章文把小旺财带到了莫心兰的家里,顺便也看看莫心兰新布置好的家,简约时尚,这是章文一进门的感觉,卧室倒是布置得很温馨,而且感觉很亲切自然,就像自己的家一样,这感觉在莫心兰原来的家里是没有的。

莫心兰对新来的小旺财很喜欢,当然最喜欢的还是小旺财的主人,莫心兰给自己放了一天假,网店那里就没去。还难得的去买了菜,准备自己在家烧饭。不过到最后还是章文来掌勺的。

既然特意放了自己一天的假,那当然要充分的利用起来,特别是卧室,重中之重是要充分的测试一下新买的大床的质量和舒适性。为了得到第一手的准确的数据,章文和莫心兰大白天的测试了三次,都接的还是没得到最终的准确的数据,看来还要以后作进一步的测试。也是章文这几天的库存比较多,所以让莫心兰格外的兴奋,一天的时间大部分都横在了**。

“她怀孕了?”莫心兰被章文拥在怀里,身上裹着一层细汗,还有些余韵未了。

“嗯!昨天刚去医院确诊了。”章文点点头。

“哼!怪不得今天这么卖力,原来是被禁欲了!还说是带只狗来陪陪我,还不是怕影响她自己!”莫心兰哼道。

“这叫什么话?难不成来看看你还来错了?”章文很不满的拍了她一下,卖力的干了一下午的活,还没讨到好,能不生气吗?

“那你以后天天来?她运气真好!每一步都走在我前面……”莫心兰幽幽的说道。

“呃!尽量多来吧!以后离的近了,也能多照顾到你一些!”

“今晚上还回去吗?”莫心兰问道。

“还是回去吧!总不能送只狗来,连人都送掉了!”

“那让狗自己回去,人留下!”莫心兰叱道。

“喂!是它身上有弓形虫,不是我!”章文叫道。

“我不管!”

……

接下来的日子家里很热闹,章爸章妈,纪老爷子,沈雅文,纪红,还有于妍等走马灯般的轮流来看纪清,家里面很是热闹,特别是章妈,都来了两三趟了。连邢春花和吴玫也来了一趟……

相比之下还是在自己的茶叶店里更清净些,章文这会就在品着茶,看着赔率,很享受的靠在老板椅上。最近的投紸的胜率很稳定,盈利也相对的很稳定,虽然不是很多,但是在稳定的概率下觉得很轻松,压力也不大。

但是在足彩这一块的投紸就很一般了,没有太出彩的地方,前一段时间帮纪红推荐的比赛中了两个小冷门,但是也没有收到钱。章文看了看“横扫天下”的投注记录,最近好像也不是很稳定,有几次根本没有下紸,由此可以判断纪红的关系网中的人最近一段时间恐怕出了很大的变故,连纪红也把手里的业务收缩了很多。许多政府部门采购项目,纪红根本没有去跑关系,仅仅是参与了一下投标报价。

章文想着淡淡的笑了----看来纪红这个圈子也不是那么好混的,也是有风险的!

说曹操曹操到,真想着呢,纪红就来了。

“呵呵!纪大妹子,正想你呢,就来了。这算不算心有灵犀啊?”章文现在的心情超好,看到纪红也不那么敌视了。

“去!少胡说,你有事问你!”纪红叱道,但是这种打招呼的方式倒是很容易沟通。

“坐!喝茶!”章文还亲自给她沏了杯茶。

“你该不是做了什么坏事了吧?怎么忽然献殷勤了?”纪红对章文的热情有些提高了警惕。

“唉!做个坏人并不难,想做个好人就不那么容易了!我真是痛苦啊!”章文叹道。

“噗!好吧,算你最近表现不错,差不多有点像好人了!”纪红忍不住笑道。

“说吧!什么事?”

“你知道小清过去的事吧?我一直有点想不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纪红小声说道。俩人这会在里间的办公室里,商悦和刘佳蓉都在外间的柜台那里。

“知道些,但是她不愿意多说,我没怎么仔细问。怎么了?”章文问道。

“原来拍了两次的片子,都说小清不易怀孕,我们都信以为真了,后来因为不久就离婚了,小清也就没去治疗过,现在忽然又有了,你不觉得这里面有点问题吗?”纪红脸色渐渐的沉了下来。

“呵呵,难得糊涂糊涂难!有时候有些事还是糊涂些好,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管是不是对方做了什么手脚,我都不想再去追究了,我想这也是纪清最不愿意提及的事情。相反的,无论对方的动机如何,但是结果是成全了我!嘿嘿,我现在很满意的。”章文看着纪红,很认真的说道。

“那不行!这是两码事,要是小清没有遇见你岂不是被他们害了一辈子?我要查个清楚,要是真的是他们做了手脚,哼!看我不狠狠地收拾他们。”纪红怒道。

“嗯!这样,你有没有想到另外一种可能性?”章文沉吟半晌问道。

“什么可能性?”纪红一愣。

“嘿嘿,如果是这个男的自身有问题呢?”章文很阴险的笑道。

“男的?你是说小清的前夫?啊?……你这个想法太……太吓人了!但是,好像真的有这种可能性,而且可能性很大!”纪红一下子被章文点醒,想到了一种可能性,她惊讶的看着章文。

“要是真的是那样的话!你说还要你出手吗?他们家里自己就会闹腾起来!”章文轻轻的点点头。

“那该怎么办?”纪红现在对章文真是佩服得很。

“要么什么都不做,要么……嗯!我听说钱一最近接替了范志成在s呢!”章文说的很隐晦。

“最讨厌你这幅样子了!说话留一半,有什么话就不能好好说啊?我警告你啊,你这人鬼心眼太多,要是以后敢骗我妹妹,我照样也不放过你!”纪红警告说。

“不可能!就算是我要干点什么,也肯定先把你给卖了!己所不欲,施舍于人!善哉,我真是太善良了!”章文闭上眼说道。

“滚!我妹妹怎么找了你这么个混蛋!”

纪红笑骂道,不得不承认和这家伙吵几句却是能提精神!

……

等纪红走了,章文靠在椅子上仔细的想着,这时还是不要告诉纪清的好,纪清最不愿意的就是提及她的前一次很憋屈的婚姻。为了这事,连家里的饭店都搬到了s来了,可想而知这事当时在当地影响有多大,虽然也因祸得福,纪家的饭店在这里越搞越好,但是当时受的委屈并不能就淡忘了,所以纪红会这么积极的要查清楚这件事,估计说不定还有纪老爷子的意思在里面。

如果这事情是想象的那样,这可又在当地是一大新闻了,而且可以一下子洗清了纪清所受的冤屈。章文隐隐的对事情的真相也有些期待了。

“老板,有什么事吗?你笑得好奇怪?”商悦主动过来帮章文换了杯茶。

“呵呵!我要当爹了!”章文笑嘻嘻地说道,哪像个当爹的样子。

“着我们都知道啊!”商悦忍着笑说道。

“我当的是真爹!”章文强调着说道。

“这我们也知道啊!”商悦对老板的话更听不懂了。

“嘿嘿!可是那边就不一定是真的了,一个大头儿子,一个小头爸爸,怎么想都觉得别扭!”章文越想越觉得有问题。

“还是听不懂啊!”商悦问道。

“你懂什么?干活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