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249章 自己找上门(上)

由于纪清的意外的怀孕,让章文有些措手不及,本来安排的两人的蜜月之行取消了,而原本并不着急也不张扬的小范围的喜酒则提前了,章文征求过两家长辈的意见后,把喜酒定在了十月二十八号,因为在往后纪清会越来越笨重,而且天气也会越来越凉。!顶!点*!

这些事全部都由章文来安排的,而且现在章文有空就吃过晚饭陪纪清到户外散散步。晚上,还开始每天播放一个小时的音乐,进行所谓的胎教,甭管有没有用,反正现在是每天都在认真地做着。章文最近的脾气是相当的好,对纪清也很迁就,倒是纪清有时候会经常地发发脾气,各种讲究也越来越多,对于吃穿这些日常事,也是完全按照严格的规范来执行。反正一切就是为了腹中的小生命能够顺利成长。

章文也尽量的满足纪清的所有的要求,甚至是纪清让章文睡到纪红那套房子去,理由是章文晚上睡觉时有时候会磨牙,还有偶尔会踢到她,这在纪清看来更是极危险的举动,所以她狠了狠心取消了章文侍寝的资格。章文对此大为不满,但是也只能随了纪清,谁叫纪清现在是全家重点保护的对象呢,不但是章家,还有纪家。

好在纪清平时在家里还是和平常一样,每天烧好晚饭等着章文回来,现在的饭菜的各种荤素搭配都是经过纪清精心的研究过的。当然现在繁重的家务活是不要纪清再做的,瑜伽也暂时停了。章文也在此过程中细细的感受着一个女人从少妇变成母亲的过程,不知不觉中加深了自己对家庭的责任心,这也和年龄增大有关系吧。以前和陈怡芳在一起时就是缺少这种对家庭的责任心,从这个角度来说,对陈怡芳多少是有些亏欠的。

在章文静下心来认真地陪护正和纪清的时候,纪红也没有闲着,她果然找到了钱一,让他去办一些事,对于钱一来说这段日子很是无奈,又要看着章文,还要帮着纪红,没办法,纪红的脾气可是比纪清火爆多了,连九哥都要避让三分,更别说是钱一了,还好,纪红交代的事对他来说不算是什么难事。

……

转眼到了十月的下旬,陈怡芳的放贷也办下来了,过户的手续也办理好了,她也算是有何真正属于自己的房子,当然,章文手里也就有了钱,乱七八糟的加在一起也有将近一百五十万了,章文考虑了一下最近自己的花销,感觉没有什么再要用大钱的地方了,所以他决定把欠章越和老妈的钱都还清,还有几张信用/卡的余款也都还清,虽然章越和章文父母都表示不需要他还,但是章文还是都还掉了,这会真正的做到了无债一身轻。唯一心里有些纠结的是原来属于自己的房子没有了。但是章文还是很会安慰自己的,现在虽然没有了房子,但是自己却有了属于自己的公司,也算是有点成就吧!

看看手里仅剩的几十万,章文很无奈,好像自己一直积累不起来多少财富,这让章文感觉很不爽,他把眼光盯在了即将到来的双十一上,但是,商悦却是给他浇了盆凉水:“老板,双十一别人能把销量提高几倍甚至十几倍,但是,对于茶叶的销量不会有太大的提高,谁没事会为了双十一买个十斤二十斤的茶叶放在家里,接下来我们的重点还是要放在元旦和春节上。”

“哦,这样啊?这些人真是不会过日子,双十一买个几十斤茶叶放在家里多好!”章文很失望地说道。

“呵呵!老板,你也别太贪心了,其实我们现在的生意还是很不错的,销量一直稳步提高,而且经营的品种也增加了不少。”商悦轻笑着说道。

“嘿嘿,我不是想多赚点奶粉钱嘛!”章文也知道自己太性急了。

“没关系的,等到了元旦春节的时候,我会好好的策划一番的,我也想多哪些年终奖的哦!其实,今年你的盈利不会少的,莫经理和纪总的网店不都有你的股份嘛!”商悦笑道。

“对呀,最近时静来过没有,她们那边到底赚了多少钱了,也不汇报一声!”章文叫道。

“时行长都是双休日来的,你都没来上班,当然不知道了!”

章文想了想也是,最近周末都陪着纪清呢,好长时间都没有和时静联系过了,看来有空得去看看时静,欣儿的成绩还指望着她呢!

……

也许人是不可能一直都很顺利的,正当纪清感念自己最近的好运的时候,麻烦到找上门了。纪清在家里正在做着一双小小的婴儿鞋子的时候,听到了门铃声,看了看时间才下午三点钟,纪清还是很高兴的去开门,应该是章文回来了,最近章文时常给纪清带来点小的惊喜,看来今天又提前回来了。

门外站着一个男人,居然是纪清的前夫----孙树建。

“你……你……你来干什么?”纪清一呆,好心情一下子被打断了,而且还有些很不好的感觉。

“那个……小清,我,我是想问你借点钱!”孙树建有些支吾地说道。

“我和你早就没有关系了,我不想见你,你快走吧!”纪清很不耐烦的说道。

“小清,你,你现在过得好吗?”孙树建换了个话题。

“我很好,你快走吧,一会我老公就回来了!”纪清有意提及章文,让心里有了些安全感。

“哦,那就好!小清,我是遇到了些困难,想问你借点钱。”孙树建说道,语气很焦急。

“我和你一点关系也没有了,你为什么要找我?”纪清很不高兴。

“额!我也是没办法了,我现在急需要一笔钱周转一下。”孙树建急道。

“你问家里借不就行了吗,你们家不是自己开的厂嘛!干嘛要问我借?你很奇怪的哦!”纪清疑惑的问道。

“我要是能从家里借,我还会找你?我就是应个急!”

“我没有钱,我也不会借给你,你走吧!”纪清连孙树建借钱的原因都不想知道。

“当初离婚的时候,我们家是把那套新房子给了你的,现在都翻了两倍了,这是不合理的,要不然我来找你干什么?你要是不借给我,我只能通过打官司来要回来了。”孙树建说出了自己的理由。

“这……这个我不知道的,当初都是我姐帮我办的,也是你们家提出来赔给我的!”纪清想起当初的事,很烦闷的说道。

“那是你们商量的,我根本没同意,所以那时无效的。小清,我现在就是借点钱,隔一个月就还给你,而且我保证不会再来麻烦你。”孙树建软硬相间。他也知道是纪红一手操办的,但是他不敢去找纪红,想来想去还是纪清最好说话。

“嗯,你要借多少?”纪清咬着嘴唇问道。

“我要借一百万。”孙树建一开口就是一百万。

“啊?那套房子就算是现在也不值一百万。我没有钱借给你!”纪清吃了一惊。

“那你有多少?”孙树建急着问道。

“我的钱都在我姐那里,你要借就找她去。”纪清摇了摇头说道。

“我们两的事,我找她干什么?”孙树建根本就不敢去找纪红。

“我不知道,我也没钱,我要问问我姐和我老公才行!”纪清处理这些事就没有什么主意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他现在就是希望孙树建快点离开。

“让你老公知道我来过的事,这样不好吧?”孙树建隐隐的有威胁的成分在话里面。

“如果不让我知道,恐怕更不好吧?”

楼梯处传来了章文的声音,这厮有个习惯,手里没东西的时候是不乘电梯的,全是从楼梯一路跑上来的,把这当成一种锻炼了,今天章文还真的想给纪清一个小小的惊喜,提前回来了。跑到十一楼就听到了纪清和孙树建的谈话声,所以这会插话了。

孙树建吓了一跳,搞不明白章文为什么会从楼梯这里跑出来,这可是十二楼啊。纪清看到了章文,心里一下子就踏实了,没有什么章文解决不了的,在她的心里就是这样想的。

两个男人相互打量着,不得不说这孙树建长的还是蛮有样子的,起码比章文要清秀的多,身高也和章文差不多。有点文弱书生的感觉,就是肚子太大了,整个人站在那里像个橄榄形状,估计是长期不运动,就坐办公室造成的。

孙树建也打量着章文,这就是纪清的老公?很精神嘛,而且有种让自己害怕的威慑力,孙家属看着章文,一时有点慌乱,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文!……”纪清打开了防盗门,一把拉住章文的胳膊,躲在他身后,心里感觉这样才安全了,也不紧张了。

“没事!有我在,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章文轻轻拍拍纪清的手,微微的笑着说道。

“嗯,他是……”纪清点头想说点什么……

“我知道!嘿嘿,没想到他会自己找上门来!”

章文脸上露出了很怪异的笑容,让孙树建感觉很邪恶,很难受,很有种不好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