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251章 自己找上门(下)

第二百五十一章 自己找上门(下)

第二天,章文早早的来到了店里,坐在那里有些心不在焉,本来以为自己不会把孙树建这种货色放在眼里,但是却总是感觉像吃了个苍蝇似的,说不出的愤懑。-顶-点-小-说---o其实章文自己心里也明白,主要是自己对纪清的感情越来越看重,容不得纪清受委屈。再说,作为男人来说,孙树建顶着前夫的头衔,这凭这点就让章文很不爽!

“你那里调查的怎么样了?”章文拿起手机打给了纪红。

“什么调查的怎么样了?”纪红有些莫名其妙。

“就是孙树建的事,也就是你怀疑他们家造假害纪清的事!”

“嗯,有点眉目了,过两天我还想找你说说呢!你倒是比我还积极!”纪红说道。

“哼!不是我积极,是这小子找死,昨天跑到纪清那去了,把纪清都吓哭了!是不是你做事不小心,让他发现了?”章文没好气的说道。

“不可能啊!钱一做事从来不会失手的。你说什么?他跑到我妹妹那里去了,这个混蛋,我飞狠狠的收拾他不可!”纪红听了大怒道。

“你到底查的怎么样了?有什么消息?”章文问道。

“前几天钱一说肯定有问题,但是还要确定一下,他说今天下午回来,和我当面说的,所以摇到了下午我才知道确定的情况。要不下午你也到我家来吧!”纪红说道。

“干嘛不到你家的饭店?你又不会烧饭,说起来你还算是纪家的人,看看你烧得那些菜,啧啧!还真得有点勇气才能吃下去!不去。要不然到吴玫那里去。”章文不屑的说道。

“让你是来谈事情的,又不是让你来吃饭的!吴玫那我不熟,不去!”纪红被章文说的有些脸红了,不仅恼怒地回道。

“那到我这来吧,我让人把饭送到店里来!我请你吃饭,这总行了吧!”章文换了个方式。

“好吧,等会我给钱一打个电话,下午到你这来!”纪红正好也要去自己的网店去看看。

……

吃过午饭,没想到胖子,老顾和段克俭一起来了,这几天,章文都忙着筹备喜酒的事,也没时间搭理他们,还真是有几天没见了,特别是段克俭,自从澳门回来就没见过人,也不知道到哪去逍遥去了。

还别说,段克俭来还是带着业务上门的,他要买几个礼包带回去,给家里看看,如果家里认可的话,就打算元旦从章文这里采购了,现在做生意你不会这一套根本混不下去,段家也不例外。

这一下,把商悦可乐坏了,热情的向段克俭介绍各种价位的礼包,段克俭也挺豪爽,一下子拿了三个价位不等的礼包,连价都没还,在商悦眼里这个富二代的公子哥可爱极了。

章文现在对段克俭也是客气多了,尽管这货有点二,但是为人还是够大方的,好歹也是个不错的客户,再说上次去澳门,相当一部分的洗码量是靠他打出来的。

“我说章文,你办的这个酒席,到底算是结婚仪式,还是别的什么?”老顾问道。

“不算是什么仪式,就是亲朋好友知道一下,就算是可以了。”章文解释道。

“那我们这是送不送礼啊?你这么一弄,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老顾很不满的问道。

“不用,就带着嘴来就行了,把你的两房姨太太都带上!”章文满不在乎的说道。

“那哪行啊?我们哥几个总的表示一下吧!哎!章文这次的酒席,刘佳蓉应该会参加吧!”老顾贼眉鼠眼的小声问。

“靠!你还真是威武不能屈啊!应该会去,至于她坐在哪里,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章文很佩服老顾的执着。

“行,那就不用你操心了!”老顾很兴奋地说道。

“段公子,到时候你也来吧!”章文给段克俭也下了邀请,来不来就随便他了。

“好,我一定到。本来早就想来你这的,这几天我在游戏里打装备,实在是没时间,三天花了十几万,都快累死我了!”段克俭很得意的夸耀着,哪有累的样子。

“你也玩网游?”章文却是心里一动。

“对呀,认识你们之前,我就这一个爱好,每个月都要砸进去万把块钱呢!就这样还是干不过人家那些大款!”段克俭感叹的说道。

“你玩的是哪款游戏?”章文问道。

“那多了去了,好几款游戏都有我的账号,而且装备都不差的。怎么?你也想玩,我给你个账号,保证你在里面玩的爽,就算不是最牛,杀灭一个家族,单独抢个镖车还是没问题的。泡个妹妹更是手到擒来。”段克俭问道。

“不是,这样,你在游戏里知不知道一个叫长孙无敌的玩家?”章文摆了摆手问道。

“长孙无敌?太知道了,征途2里的牛人啊,我就是前几个月被他杀的没法玩了,才换了个游戏的。这孙子真他妈的有钱,我那套装备已经相当强了,还是被这家伙秒杀。”段克俭很心痛的说道。

“哦,还是个名人?”章文没想到孙树建在游戏里这么牛。

“那当然,人家才是真正的人民币玩家!”段克俭很崇拜的说道。

“你估计他在游戏里花了多少钱,才能达到现在这么强?”章文来了兴趣。

“少说也得几百万吧!不过他还不是最厉害的。”段克俭想了想说道。

“一个游戏花几百万?我没听错吧?”章文大吃一惊。

“那算什么?现在有钱的人多了去了,家里要是有个十亿八亿的,砸个一千万又怎么样?这就是花钱买痛快!这才是真正的有钱人!”段克俭满脸向往的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

章文有点知道孙树建为什么会来借钱了,看样子,玩游戏比玩佰家乐更费钱嘛,好歹佰家乐还有一半赢的希望,这玩游戏却是有出没进啊。没想到从段克俭这里意外的了解到了这么重要的消息,不知道钱一能不能带来更好的消息……

……

快下午五点了,胖子等人知道章文要下班了,于是都起身告辞了,商悦收拾茶杯时看到章文没有走的意思,有些奇怪地问道:“老板,下班了,你不回家吗?”

“嗯,今天还有点事,这样,你帮我去那面的大肠店买点凉菜,再到前面的大酒店定几个热炒让他们六点钟送过来。我要请两个人吃饭,你们也不要去订盒饭了,一块吃点就行了。”章文说道。

“哦,知道了,热炒还是我自己带回来吧,吃饭时间人家不一定肯送的。”商悦点点头说道。

“好的,辛苦!”

六点钟,纪红和钱一到了章文的店里,章文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皮夹,还好,还在自己身上。钱一看到了章文的这个小动作,忍不住乐了:“哥们,没丢东西吧?你还别说,好久没和你在一块,我还真有点想你。啧啧,白切大肠,酱牛肉……还有十五年的陈酿,行,还是你想得周到。”

钱一说着一点也没把自己当外人,坐下来就开始倒酒,纪红也跟着坐了下来。

“你就请我吃这个?”纪红看着白切大肠有点反胃口。

“嘿嘿,还有几个热炒呢,另外我还专门给你点了个蹄髈,据说那玩意美容的,正合适你!”章文笑嘻嘻的说道。

“嗤,我才不需要这种美容!”纪红叱道。

“钱一,别光顾着吃,先说说你打探来的消息!”章文看到钱一像饿死鬼似得不禁很是恼怒。

“嗯,嗯,这菜合我的口味!”钱一连连赞道,手里的筷子可是一点也不停。

“你快说呀!”纪红也着急了,催促道。

钱一总算是放下筷子,整理了一下思路,开始讲述:

“第一,孙树建外面欠了供货商大概有几百万的债,已经快隐瞒不住了。这两天人都不知道跑到哪去了。

第二,他们家的企业也快撑不住了,这两年一直靠贷款在死撑着,这次孙树建的事一曝光,估计立马讨债的人就得上门。

第三,我半夜给孙树建和他儿子抽了点血,帮着做了个鉴定,那根本不是他的儿子,而且我还找到了那孩子的生父,他老婆现在还和那男人一直姘居呢,孙树建根本就没空注意这些事,他每天都要玩十几个钟头的游戏,完了就是睡觉,他老婆几乎每天都到姘头那里去,除了不过夜,这对狗男女倒像是一对夫妻。”

钱一别看吃相难看,这厮是真有本事,不但有视频,照片,连孙树建的银行账户都进去看了看,游戏账号,密码等等都搞到手了。就连前哪些供货商的钱也都查的八/九不离十了。

章文和纪红面面相觑,既佩服钱一的效率又惊讶孙树建的大胆。更感慨孙树建头上的绿帽是如此的光彩照人!

“你居然能半夜把人家的血样给搞来?这也太恐怖了吧?”章文惊讶的问道。

“这有什么?我就算把他的肾拿掉一个,也保证没人能发现!怎么样,要不要我给你试试?”钱一得意洋洋的说道。

“不用,你给我装上一把枪我还可以考虑!”章文很认真地说道。

“这样啊?我想想,往哪装呢?”钱一有点想不出办法。

“你少恶心!”纪红可不是纪清,一听就明白,对着章文怒道。

“嘿嘿!那咱们说正经的,你现在打算怎么办?”章文问纪红。

“我,我也不知道,我现在倒有点可怜他了!”纪红有些迟疑地说道。

“嗤!妇人之仁!”章文不屑的说道。

“那你说怎么办?纪清是我妹妹,也是你老婆!”纪红反问道。

“我?嗯,我倒是有个主意……”章文说着话看着钱一。

“干什么?你们让我办的事都办好了,你少打我的主意!”钱一看到章文的眼神就知道这厮准没好事,又把主意打到自己头上来了。

“嘿嘿!有些事非你出马不行,钱兄!能者多劳嘛!”章文很殷勤地帮钱一斟满了酒,满脸堆笑。

“少来这套,我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都多!”钱一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一坛陈酿!我老婆的陪嫁酒,我还剩最后两坛了!”章文咬了咬牙说道。

“嗤!一坛酒就想把我打发了?”钱一仰头望着天花板,一脸的刁钻相。

“外加一双千层底的布鞋!纪清亲手做的!”章文再加了些砝码。

“免谈,打发叫花子呢?”钱一不为所动。

“那再加上一坛我的陪嫁陈酿,行不行?我的可比我妹妹的时间还要早几年呢!”纪红也忍痛割爱了。

“有点意思了,再拿出点诚意来!”钱一还想再争取点利益。

“妈的你找死啊!大不了我不要你帮忙了。我老婆要是其出点什么事来,我直接找杜西九去!”章文忍不住拍案大怒,这代价也太高了点!

“成交!唉,我也就是看在纪清的面子上……说吧,要我怎么做?”钱一立马同意了。

“你这样……”章文趴在钱一的耳边低声说了好一会。

“我靠!我就知道帮你办事没那么简单!”钱一听了忍不住骂道。

“你们到底说什么呢?喂,我可也是出了一坛酒的!”纪红很不满的叫道。

“过两天你就知道了!”章文很神秘的说道。

“德行!……”纪红倒是没再追问。

“哦,对了,这些资料就给你们了,还有这小子的游戏账号密码。”钱一临走前对章文说道。

“我要这玩意有什么用?算了,先放这吧!”章文发现这些东西已经没什么用处了。

……

等纪红和钱一走了以后,章文也收拾东西准备回家,这时,商悦走到章文面前很有些不可思议的说道:“老板,店里好像少了些东西!”

“啊?坏了,招贼了,引狼入室啊!”章文马上想到了钱一。

“可是,展列柜上的锁一点也没有动过,里面的东西就没了!”商悦很郁闷地说道。

“唉!如果要撬锁才能偷走,那他就不是钱一了。少了些什么东西?”章文记得钱一走的时候好像身上没带多少东西,照他那小身板也藏不了多少东西。

“两瓶茅台,一斤极品龙井,四条软壳的中华烟,一听大红袍,还有……”

“噗!钱一!!!”

章文一下子跌坐在沙发上,一口老血呼之欲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