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252章 三重打击

第二百五十二章 三重打击

因为孙树建住的是快捷酒店,不提供早餐,所以孙树建早上跑到外面吃完早饭,付钱的时候,他有点傻眼了,兜里的皮夹子不翼而飞,更不可思议的是,另一个兜里却多出了一本驾驶/证,里面夹着三百块钱,再回到房间里,发现自己的笔记本连同包裹还有手机都不见了,连游戏的密保卡都没给他留下,这下彻底的打乱了孙树建的计划,本来孙树建想着就算是纪清这里借不到钱,也可以在外面躲一阵子,等到家里把他留下的烂摊子处理的差不多了再回去的,因为他自己的银行/卡上还有好几万的存款,也够他用个一年半载的了。~说~~3~o

现在却是没辙了,这是有人在逼他回去啊,不但拿走了所有的证/件和银行/卡,还给他留下了回家了汽油费和买路钱,加上酒店退还的押金正好够他回家的路费,这也算的太精了!最可气的是,还给他留下了四张照片,一张是自己的老婆和另一个男人睡在一起的照片,一脸的满足相。另外三张是自己和儿子,还有另外一个男人的正面头像,那男人正是前一张和老婆睡在一起的男人,而且这张头像下面还写着两个字:生父。

孙树建就觉得血往上涌,手也开始有些发抖,虽然他一直沉迷于游戏,但是并不说明他不懂人情世故,再看看儿子和这个男人,越看越长得像,都是方脸,而自己和老婆则都是长脸。索然孙树建不愿意承认这些,但是,他感觉到很有可能是真的,而且,还有个更可怕的问题,要是这样的话,现在纪清又怀孕了,那岂不是说明当初的问题不是出在纪清身上,而是……孙树建不敢再想下去了。

但是这是谁留下来的照片呢,一开始孙树建就想到了纪家和章文,但是从照片上的拍摄日期来看,是在自己没来这之前就拍摄的,那就不可能是章文了,那到底是谁呢?而且这到底是在帮自己还是在害自己呢?孙树建百思不得其解。

但是孙树建最终还是报了警,但是从酒店的监控录像里却没有查到任何线索,其他的更是毫无头绪,连身边的皮夹子什么时候丢的都不知道,当然,孙树建没有把照片的事交代出去,做完了笔录,孙树建也无心再留在这了,主要是身边的钱也不多,而且他现在是很想赶回去把老婆儿的事情搞清楚,心里还是抱着很大的希望,希望这是假的,是有人在恶作剧。

同样的一套照片也出现在了孙树建的父母的面前,不但如此,连孙树建的哥哥和姐姐都收到了,孙树建是家里最小的儿子,排行老三,而且他这一辈中只有他是养了个儿子,所以一直无形中最受父母的器重。那张孙树建老婆和人家睡在一起的照片的背面不但提供了地址,还附上了钥匙。全家人此事都阴沉着脸商议着该怎么办?现在他们都认为这些照片是孙树建寄过来的,因为孙树建失踪好几天了,现在推断他应该是去调查这件事了,只是现在孙树建的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想来这件事对他的打击太大了!

孙树建的老娘此事更是百爪挠心,当初可是她为了早点抱上孙子,才带着纪清去做检查的,而所谓的不宜怀孕也是她托人诊断出来的,现在好像有点搬起石头砸到了自己的脚,这让她简直不能接受。现在儿媳妇出轨是肯定的了,现在就在等着派去跟踪的人的电话,一旦这个儿媳妇进了照片上的地址,那就直接冲进去抓人了,这还是小事,最恐怖的是那个孩子要是真的不是孙树建的,那这个打击可太大了,这不是等于孙树建这么多年来在帮着别人抚养孩子,要不是现在揭穿,那将来还有可能继承家里的企业,这后果太可怕了。但是老两口又很矛盾,全家对这个孩子付出了太多的心血和感情,忽然有一天说这个孩子和自己一点血缘关系也没有,真是很难接受的。孙家的人现在既愤怒又恐慌!这时派去盯梢的人的电话来了,孙树建的老婆果然去了照片上的地方……

……

“瞎胡闹!”纪根正听了纪红的汇报很不满的叫道。纪刚两口子也觉得不可思议的相互看了看。

“怎么是瞎胡闹了?是他们家咎由自取!”纪红很不服气的说道。

“就算是他们孙家有错在先,但是你这么做也要考虑考虑老孙两口子的承受能力,都是七十多岁的人了!”纪根正虽然当初也不满孙家的所作所为,但是现在自己的饭店发展的非常好,纪清又有了身孕,可以说是因祸得福,纪根正已经不想计较过去的事了,现在的状态他还是很欣慰的。

“那现在不揭穿,等到了再过几年再知道真想不是打击更大?”纪红也说得很在理。

“这……唉!真是自作孽啊!”纪根正也不得不承认纪红说得有理。

“爸,明天我回去一趟,看看这是到底怎么样了,顺便把小妹怀孕的事告诉我三奶奶,也让她高兴高兴。”纪红说道。

“嗯,也行,但是你别接触孙家的人,要不然人家以为你是去看他们笑话的。”纪根正想了想说道。

“我知道了!”纪红点头说道。

“哎!算了,我和你一起回去吧!我也好久没去看过你三奶奶了!”纪根正仔细的想了想,随后说道。

“行!呵呵,还不知道那边现在闹成什么样呢?”纪红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

“唉!……”

……

当孙树建火急火燎的开车赶回家的时候,家族里声势浩大的抓奸行动已经顺利的结束了,有地址,有钥匙,又有准确的时间,一进门就抓了个正着,噼里啪啦的光手机拍下来的照片就不下四五十张,孙树建的老婆当时就吓傻了,连衣服都不知道穿上,身边的男人更是一顿胖揍,最后被绑了起来,孙家在镇上虽然不是一手遮天,但是也是很有实力很有关系的,根本没有什么非法拘禁的顾虑。孙树建的老妈上去就给了这个儿媳两个耳光:“不要脸的东西!我问你,这孩子到底是谁的?”

“我,我……不知道”孙树建老婆捂着脸说道,她是真的不知道,或者说根本就不想知道,虽然有时候她也怀疑这孩子不是孙树建的。但是现在她心里却是在祈祷这个孩子是孙树建的,那样的话她还有点希望,如果不是,那所有的财产都不属于她了,除了孩子。这后果太可怕了。

随后孙家的人马不停蹄的赶到了孙树建的住处,正好看到孙树建开车回来,一脸的焦虑和愤怒。

“把孩子抱过来!”孙树建的老妈对着孙树建家里的保姆吼道。然后转过头对孙树建说道:“你也上车!”

“干嘛?”孙树建有些意外的问道。

“干嘛!去做鉴定!我刚把你老婆捉奸在床,这个不要脸的东西!”老太婆怒道。

“啊?你……你们……怎么抓到的?”孙树建觉得两眼发黑。

“哼!不是你送来的照片,地址,还有钥匙吗?怎么?这种丑事你还想帮她档过去啊?”老太婆越想越气。

“我……”孙树建有点明白过来了,但是却不好再说什么,闷头上了车,看到车里的孩子,心里百感交集,说不出的苦涩。

结果出来了,不但帮孙树建抽了血,还帮着孩子确定了生父,果然就是那个被抓奸在床的男人,孙家的上上下下不得不面对这个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而且更让他们愤怒的是,这个孩子的生父不但没有正经的工作,而且还在当地买了套房子,每个月的房贷都是孙树建的老婆打过去的,连日常的开销也是孙树建老婆提供的,等于孙家这些年来一直在养着另外一人家。想想孙树建老婆自从生了个儿子以后,又要买车又要用保姆,成天的什么也不干,吃喝玩乐,母凭子贵,嚣张的很。孙树建的老妈看到这个结果,再看着这个儿媳几年来的银行转账的记录,有些要昏倒的感觉,如果说抓奸在床还能解决的话,现在的后果她却有些承受不起了,第二次的打击可比第一次大得多了。

没想到的是,接下来还有更大的打击接踵而至,好几家十几年的老关系的供货商同时上门讨债,这让孙家有些猝不及防,印象中这些供货商的钱款都已经结清了呀!孙家的老两口陪着笑脸询问着,是不是搞错了,对自家做生意的信誉还是很有信心的。但是在这些供货商提供的转账的单据来看才知道自家的帐是动过手脚了,这时的孙树建也没法隐瞒了,只好老老实实的交代了自己拖欠供货商钱款的事实。

再一次的重大打击使得孙树建的老妈再也撑不住了,直接昏死过去了,被送进了医院。

……

纪根正和纪红驱车回到老家的时候,镇上已经传遍了孙家的事,各种说法都有,听说孙树建的老妈中风了,还听说孙家准备起诉孙树建的老婆和她的姘头,不但要拿回所有的财产,还要索赔。至于供货商的欠款,还是通过协商解决的,孙家到底在镇上是很有实力的,还不至于因为这一次的事情就被打垮。相反从孙树建老婆那里拿回来的资产和她的姘头的房产被拍卖后所拿回来的钱款到可以帮孙树建换掉不少的外债,也算是一个好的消息。孙树建的老婆和姘头,这对真正的夫妻就苦了,不但要自己去打工赚钱来养活孩子,而且还面临着巨额的赔偿,一下子从富裕阶层跌入到了最底层的打工一族。

纪红也很感叹,没想到事情的结果会是这样的严重,纪根正连面都没有在镇上露,只是到三奶奶那里去请了个安,再把纪清怀孕的事告诉了老人家,这可把老人高兴坏了,要不是考虑到九十岁的高龄了,就把她接到自家的饭店来了。老寿星从床底下的股东巷子里拿出了珍藏了几十年的三根金条,上面都刻着----上上足赤。让纪红带给纪清,并且对纪红说道:“你也快点给我养个重外孙,这金条也有你一份的!”

纪红听了很是郁闷,自己连个男朋友还没有呢,至于孩子更是没影子的事。纪根正在一旁也是很无奈的摇了摇头,对于纪红他也是没有什么办法,纪红不像纪清那么乖巧,纪红的个性太强,要找个称心的老公还真是不那么容易,纪根正长叹一声,也只能看缘分了。

“章文,我们这么做是不是太过分了?现在我都有点后悔了!”纪红打电话给章文。

“嗤!说起来我们是做了件好事,就算是我们不做什么,孙树建的破事也要穿帮了,更何况我们不出面,他这个小头爸爸还不知道要做多久呢!我在想他是不是该给我送个锦旗啥的!”章文在电话里没心没肺的说道。

“噗!就你会把自己说得像个圣人一样!哦,对了,这事别和小清说,就我们知道就行了,还有,照顾好我妹妹,我现在觉得她的选择是对的!”纪红小声地说道。

“哈哈,那当然,我的老婆秀外慧中,这点上,你比她差远了!”章文得意洋洋的说道。

“你少臭美!”

……

章文坐在老板椅上,总觉得还不过瘾,对孙树建的打击力度好像还不够啊!而且为了这点破事,还被钱一偷走了近万元的东西,真是不甘心啊!

“老板,段克俭的钱已经到账了。”商悦走过来汇报工作。

“哦,知道了!哎,商悦,你说要整人什么方式最解气啊?”章文忽然问道。

“那就从他最喜欢最看重的东西入手。”商悦给出了自己的想法。

“嗯,有道理,这家伙最喜欢玩网游。”章文想了想说道。

“那容易啊,你在网游里把他杀败,见一次杀一次,那是最解气的了。”商悦说道。

“嗤!我把他杀败?人家投了几百万了,随便一挥手就能秒杀我,总不见得我也去投个几百万,就为了在游戏里杀个人!”章文很不满的看着商悦,出的什么主意嘛!

“那就没办法了!除非你有他的账号,和登录密码。”商悦摊了摊手说道。

“嘿嘿,你不说我倒忘了,我还真有,而且连密保卡都有。你有什么办法?”章文眼睛一亮。

“你就容易了,你登录他的账号,把他的装备都卖掉,把里面的钱都花光,那不就行了?”商悦笑道。

“对呀!你这个女人好恐怖哦,不过,我喜欢!”章文看着商悦叫道。

“有你这么说人家的吗?我是为你在出主意!”商悦不乐意的说道。

“嘿嘿,说说,该怎么做?做好了有奖!”章文很感兴趣额的问道。

“那你把游戏账号和登陆密码给我,我们找个网吧去登陆一下。”商悦想了想说道。

“在这里登陆不行吗?还跑到网吧去?多麻烦!”章文不解的问道。

“哎呀!你还真是不懂,人家投了几百万了,到时候发现账号被盗,还不报案啊?到时候按照p地址一下子就能找到你。我们就算是去网吧也要化个妆,省得被监控查出来。”商悦说道。

“哦,还有这么一说啊!你到底是干什么的?怎么什么都知道啊?”章文惊讶的问道。

“我不就是个打工的嘛!帮你做坏事还要怀疑我,我不管了,你自己去弄吧!”商悦赌气的说道。

“嘿嘿,别呀,我请你吃晚饭,吃完了我们就去网吧!”章文陪着笑脸说道。

“我要吃海鲜!”商悦倒是不客气。

“行,这整个人还真是得花代价!”

“那当然!”

……

孙树建这几天忙得不可开交,同时也被骂的狗血淋头,不但失去了家里的信任,也失去了名下的股份,现在最多只能算个高级打工仔,而且一切涉及到账务钱款的事。都不得过问。孙树建这几天过的郁闷无比。只想着进到游戏里散散心,花了好几天才重新办理了密保,重新登录自己的账号,终于有进到自己的世界里了,哪知道刚进去就被人家一刀给秒杀了,孙树建揉了揉眼睛----错觉,一定是错觉!

打开自己的人物装备,所有的装备上的星星都消失了,现在自己连个普通玩家都不如,在看看包裹里的钱币,全都没有了,光游戏里的钱币就值人民币二十几万啊,孙树建惊呆了,这两年的钱都白花了,那可是几百万啊!看着游戏里的自己又被人家秒杀了,孙树建一下子昏了过去……

孙树建醒来后,第一件事就是向网游公司报案,网游公司对他这种大客户还是很负责的,帮他查询了前两天的记录,才发现两天前在s省境内的一个网吧里,玩家登录该游戏账号,把全身所有的装备都拼命的升星,原来就是15星套装了,全部再升星,一直升到爆为止,所有的装备都爆了,变得一颗星都不剩,而且把所有的钱都用来买玫瑰花送给了毫不相干的的女玩家,还都是9999朵的豪华大手笔,结果前几天游戏里漫天的玫瑰花雨,整整下了一晚上!

游戏公司建议孙树建再去公安局报案,看能不能抓住盗号的人。看着游戏里纷纷来向孙树建示爱的女玩家,孙树建又一次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