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253章 又犯错了(上)

第二百五十三章 又犯错了(上)

这几天章文可以说是志得意满,不但“帮着”孙树建摘掉了绿帽,还把他打回了原形。**同时几场单场的比赛也是胜率稳定,没有让他失望。周末安排在纪家饭店的酒席也由纪根正大手一挥,全部由纪家承担所有的费用。而章妈对于章文急着把原来的欠款还回来,虽然心里高兴,但是对于章文结婚没有出力又颇为不满,又给章文打回来了5万元。

胖子干脆,上次章文打给他了5万元,这会打回来了6万元,用胖子的话来说:咱也是老板了,现在比你混得好,不能在气势上输给你!瞧,这倒还倒赚了1万。

在发邀请的时候,亲戚那面倒好说,全由章妈做主,朱老大这帮人也简单,一个电话就搞定了,像老顾这货根本连电话都不用,天天的赖在章文的店里,他要监督者章文把他和刘佳蓉排在一个桌上。让章文感到难办的是莫心兰和时静,到底要不要请,不请吧,商悦和刘佳蓉都去了,有些说不过去,都算是一个公司的。请吧,到时候会不会出什么问题啊?特别是莫心兰那脾气还真是让章文担心。

“老板,有什么事吗?”商悦看到章文抓耳挠腮的样子,忍不住问道。

“你说周末的酒席,莫心兰和时静要不要请上?”章文很想听听商悦的主意。

“请吧!不请反而显得心虚!”商悦轻笑道。

“我有什么好心虚的?”章文强撑着说道。

“嘻嘻!你和莫经理的事,所有人都看出来了,真当人家都傻的吗?”商悦一语道破了章文的秘密。

“商悦,你现在越来越放肆了!……哎,真的都知道了?”章文板着脸说道,随即又忍不住问道。

“哎呀!我可不敢在放肆了,我什么都不知道!”商悦装着很恐慌的跑开了。

“草!还来劲了?看我不扣你的奖金!”章文冲着商悦怒道。

唉!真是当局者迷啊!其实确切的说是自己在掩耳盗铃,做个坏人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坏人不做好人!

……

回到家,章文很耐心的的陪着纪清,最近章文的表现非常的良好,连章文自己都觉得感动,就是没法感动纪清,到了晚上照样让他睡到纪红那套房间去。

虽然章文也理解,纪清是太在意这个孩子了,纪清也三十多岁了,如果出点意外很难保证还能在怀上,所以,纪清对此格外的在意,其实章文平时睡觉挺老实的,偶尔会梦见什么高兴事才会踹一脚。但是纪清就很担心了,万一哪天睡着觉被章文来个影腿踢到肚子上,那可就麻烦了。所以纪清狠着心每天还是把章文赶走了。

章文对纪清的做法很有意见,上次陈怡芳怀欣儿的时候,自己基本上没有怎么陪护,那段时间正好是在外面开公司的时间,所以一直就觉得挺遗憾的。这回想好好地全程陪护,人家纪清还不要,这不是打击人的积极性吗?其实每天趴在纪清的肚子上听听,看着她身体的一点点的变化,感觉很温馨的,但是到了十点就被准时的赶出了卧室……

回到纪红的那套房间,章文觉得百聊赖,今天晚上连个比赛都没有,看个电视吧,都是一些后宫的娘娘勾心斗角的连续剧,没兴趣!烦心的是这几天浑身难受,也是,都当寡人一个月了,这让章文睡不着了。一股邪火有些压制不住。索性章文穿好衣服,悄悄地溜了出去……

开着车,一路直接开到了莫心兰的家,章文有种莫名的兴奋,别说,还真像自己的家一样,连钥匙都有,小区保安还问章文干什么的?章文理直气壮的说道:回家!我就住在这小区里。

章文到了门口,鬼鬼祟祟的打开门,还想给莫心兰来个惊喜,结果人家一听到开门的声音就猜到是这厮了,所以一进门就被莫心兰扑了上来,倒把章文吓了一跳。连忙把莫心兰抱住,两人每次见面都很干脆,直奔主题,这回两人**,一点就着。特别是章文,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挨过饿了……

“哼!家里的不让你动了吧?才想到我了,是不是?”莫心兰一点也没有疲惫的样子,脸上还红扑扑的。

“哪呀!早就想来看看你的,一直没时间。”章文刚把一股邪火泄掉,一下子舒服多了。

“你当我不知道啊?她怀孕了,周末还要办个简单的酒宴,怎么?不打算请我?”莫心兰紧盯着问。

“额,还没定,你要是想去就去,还有时静。”章文把选择权交给了莫心兰。

“当然去,干嘛不去?哎,你到我这来她知道吗?”莫心兰问。

“来都来了,知不知道已经所谓了。”章文懒得想这些。

“这还差不多,我当你娶了个有钱的老婆连脾气都不敢有了!”莫心兰好像唯恐天下不乱。

“靠!我最不在乎的就是钱!就冲这话,今天也得好好的收拾你!”章文翻身把莫心兰重按倒……

……

第二天,章文心神不定的坐在自己的茶叶店里,有心给纪清打个电话,却又有些不知该说些什么?也不知道纪清发现了没有自己昨天晚上溜出去的事。心里还是抱着侥幸的心理:纪清应该不会说什么的,何况说不定纪清根本就没发现自己昨晚上溜出去了。

正想着,纪红推开店门,怒气冲冲的走了进来,章文知道坏了,看样子还是没能逃过一劫!

“章文,你混蛋,昨天晚上跑到哪去了?”纪红一进门就开门见山的劈头问道。

“哦……睡不着,出去溜了一圈!”章文含含糊糊的说道。

“哼!溜到人家**去了是吧?睡得香吧?”纪红一点也不给章文留面子,这一下子商悦和刘佳蓉恐怕都听到了。

“你吵什么?有没溜到你**去?”章文觉得有些挂不住了,回敬了一句。

“给你个胆子你敢吗?”纪红拖了把椅子坐到了章文的对面。

“我对你这种都到了年期的大妈没兴趣!”章文看了看纪红摇头说道。

“你……你少给我耍赖,我问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到莫心兰那里去了?我妹妹早上妊娠反应那么厉害,想找你陪着去医院,你倒好,连个人影都找不到了,我妹妹好欺负是吧?”纪红越说越气,又把声音拔高了。

“你少胡说……额,纪清她怎么了?平常从来也没有什么妊娠反应啊?”章文心里有些紧张,还带着心虚的问道。

“以前是没开始,今天开始有了,要不是这样还不知道你天天晚上都溜出去呢!”纪红现在明显的占着上风,说话理直气壮。

“谁天天出去了?也就昨天晚上这一次而已。”章文很有些心虚又有些委屈的叫道,声音却是低了许多。

“哼!心虚了吧?连底气都不足了,告诉你,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纪红还在穷追猛打。

“行了!你还没完了?我对纪清好着呢,要不是她非要赶我到外面去睡,我也不会晚上出去的!”章文忍不住说道。

“你还有理了?照你这么说,老婆怀孕了,别的男人也都跑到外面去鬼混去?”纪红怒道。

“我没这么说,好了,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我要回去看纪清去了,你可以走了!”章文有些受不了纪红的狂轰乱炸了。

“现在想起来关心我妹妹了,假惺惺的!”纪红叱道。

“好了,你可以走了,这次算我错了,行吗?”章文忽然低声说道。

“哼!你……真不知道我妹妹看上你哪点了?点回去哄哄纪清”纪红有些意外章文会认错,反而有些不知所措了。想想自己来着不就是想教训一下他嘛,现在也是该见好就收了,纪红转身走了,临走前又说了一句:“……另外这件事我没和家里人说……”

章文有些发呆的看着纪红离去,商悦这时走过来帮着他重倒了杯茶:“老板!要不你先回去吧!店里也没什么事,有我和佳蓉在就行了。”

“你们都听到了?”章文看着商悦问道。

“嗯!纪总有些太过激了,没必要弄得那么大动静!”商悦小声的说。

“唉!也不怪她!谁叫我又犯错了呢?”章文叹口气说道。

“那你回去吧,和纪清好好说说,我感觉纪清没有纪总说的那么生气,嗯,莫经理的事她早就知道的!”商悦帮章文分析着说。

“嗯,我也是这么觉得!好了,我先走了……哦,对了,商悦,谢谢你!”

“嘻嘻,没什么……”

……

章文回到了家里,进了门小心翼翼的走到卧室里,看到纪清坐在**正在看着一本关于孕妇饮食的杂志,看到章文,纪清浅浅的一笑:“你回来了?今天怎么这么早?我还没准备晚饭呢!”

“小清!你……你没事吧?”章文有些疑惑的问道。

“我挺好的呀!就是早上有点恶心,吐了,所以我才给我姐打了电话。”纪清起身还像原来一样挽着章文的胳膊,靠在章文身上。

“小清,昨天晚上,我……我……”章文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我知道,你一出门我就知道了……”

“啊?”

章文有点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