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254章 我又犯错了(下)

第二百五十四章 我又犯错了(下)

章文看着纪清,心里对今天的事很是疑惑,看样子纪清并没有向结婚告状啊?那纪红是怎么知道的?还有,纪清为什么不打电话给自己呢?

“你什么时候出现反应的?怎么不打电话给我?”章文扶着纪清坐了下来。

“嗯,早上五点多钟吧!我虽然知道是妊娠反应,但是还是很害怕,就打电话给我姐了。我,我知道你不在家。”纪清想了想说道。

哦!怪不得呢,纪红五点钟就过来了,肯定是发现了章文不在家,这才杀到章文的店里去的。章文已经想通了事情的经过。

“呀!是不是我姐去找过你了?你们吵架了?“纪清忽然想到了什么惊叫道。

“呃,也不怪她,是我犯的错。我总是犯错……”章文很尴尬的说道。

“嗯,你已经做得很好了,这些日子我知道你一直都很用心的在陪着我,就算是有什么不满意也都迁就我,我心里知道的!只是我真的很在意这个孩子,……”纪清慢慢地靠在章文的肩头,很轻柔的说道。

“不怪你,不怪你!我也知道两个人晚上睡在一起大家都挺难受的,还是这样子好!小清,今晚上想吃什么?我来做!”章文连忙开解道,不过怎么看怎么像是做贼心虚。

“还是我来做吧,现在的营养搭配很重要!对了,后天的喜酒你请她了吗?”纪清问道。虽然不提名字,但是两人都知道这个她是谁。

“我还没想好……”章文这句说的可是实话。

“嗯,都请上吧!我一直也没把她当成敌人。就是以后我会越来越胖了,听说孕妇到最后会长胖好几十斤的,这可怎么办啊?我越来越比不上她了!你会不会嫌弃我啊?”纪清很纠结地说道。

“这有什么?等生完孩子没几个月就恢复了。别瞎担心!嘿嘿,我来检查一下,是不是已经开始发胖了?”章文仔细的观察着纪清,脸色白里透红,但是隐隐的已经显出了发福相,r房也增大了些,好像比以前沉了些……

纪清被看的不好意思了,连忙起身去烧饭了,这一举动让章文又看到,好像连臀部也增大了,再发展下去就是朝**臀的方向发展了哦……

……

还有个问题是被大多数人都忽视的问题,就是该不该让欣儿参加这次的简单的婚宴,章文在给时静打电话的时候,时静提出了这个问题,同时**吃了自己的想法,她谢绝了参加婚宴,同时建议让欣儿也别参加,让章文把欣儿送到她家去,正好检查一下这段时间的功课。至于为什么不参加婚宴,时静的理由是没时间,同时帮章文照看欣儿也是很好的理由。可是章文总觉得最近和时静的关系有所疏远!

在章文的办公室里,商悦在帮着排座位,章文的这些狐朋狗友,再加上这些位女同胞,算上家属居然也有好几桌了。

“时静不参加,我女儿也不参加。”章文对商悦说道。

“哦,知道了,还是时行长考虑的周到。”商悦在这些女人里最佩服的就是时静,但是最谈得来的居然是莫心兰,有时候女人的事真是很难理解。

“哦,还有,把刘佳蓉安排到老顾那一桌吧!”章文说道。

“这…最好还是问问佳蓉的意思把?”商悦有些迟疑地问道。

一问之下,刘佳蓉果然不愿意,也是啊,和老顾的一大家子坐在一起,确实挺别扭的。

“这样吧,我让老顾不带家属,你也给我个面子,就和他排在一起,顺便最好能把你们俩的事做个了结,省的一天到晚的纠缠不清。”章文对刘佳蓉说道。正好章文也不想老顾带着两房老婆在纪家饭店亮相,别人看着多别扭啊!

“嗯,好吧!”刘佳蓉想了想点头同意了。

下午,胖子老顾和段克俭又来了,章文有些看不懂这个段克俭为什么最近跟他们两人走得这么近,估计是上次在澳门尝到了甜头,还想再去。这倒无所谓,只要你输得起,爱去不去。但是这厮连章文的婚宴也很积极的要参加,这就有些纳闷了,自己和这家伙不熟啊!没事凑什么热闹?但是又不好拒绝,只好勉强的让他参加吧,章文让商悦把段克俭安排在老顾那一桌。

“嘿嘿!听说了么没有?那个征途游2戏里的长孙无敌被人家盗号了,一晚上损失几十万游戏币不说,连身上的15星的装备都爆光了,惨啊!我现在都能秒杀他,这几天,天天都在游戏里等着他报仇雪恨,痛快啊!”段克俭说着说着就扯到他的游戏上去了。

“哦?那他都被盗号了,还在玩吗?”章文倒是没想到都混成这样了,孙树建还在坚持玩,难不成又从什么地方骗到钱了?

“嘿嘿,盗号的人也够损的,还给他的装备上留下了极品宝石,那都是几千块钱一颗的极品宝石,拆下来就没用了,浑身上下价值几十万的宝石还在,这不是折磨人嘛,要是我也只能在砸钱进去。”段克俭幸灾乐祸的说道。

“哦,这样啊!”章文朝商悦看了看,这小娘们够狠的嘛,还留了这么一手,让孙树建不死不活的吊在那里,商悦一脸的平静,好像这是跟她一点关系也没有似得。

“那你现在不是玩的很爽了,又砸进去了这么多钱,在游戏里也该算个人物了吧?”章文笑了笑,问段克俭。

“唉!还是没法和那些大款比啊!所以我还得再到澳门去几趟才行啊!”段克俭很感叹的说道。

“靠,你当是每次都能赢钱的?别说我没提醒你啊,这玩意一旦运气不在,输的钱比你赢来的钱要翻好几倍。”章文很认真的提醒段克俭,这货的想法很危险。

“不可能,我的运气一向都很好的,其实那些输的人主要是自己胆子太小,大部分都是该赢钱了的时候,都不敢翻上去下紸,我就不怕,所以一直能赢。”段克俭和刚进赌场的人一样,自信满满,还总结出了一些经验。

“哼!好自为之吧!”章文也懒得和他在争论,反正这家伙家里有钱,最起码不会像老白那样,输到妻离子散的。

说到老白,现在可是和段克俭是天壤之别,段克俭是想赢点游戏的钱,而老白是想把输的钱赢回来,因为上次被段克俭打回原形之后,老白在家里休养了一个星期,虽然两次都是从赢钱被打回了原形,但是他认为都是自己没有控制好,本来都赢钱了,还去和人家斗气,这完全没有必要嘛!所以老白还是有着极大的自信。

十月中旬的时候老白带了20万港币又去了澳门,但是这次就没有那么顺利了,从踏进赌场开始就没有赢到钱,尽管老白小心翼翼的一再提醒自己不能冲动,但是还是没能忍住,实在是太难以接受了,虽然不像章文的19连输,但是也差的不多了,老白终究没能忍住,下了重紸,但是还是照样输,老白现在手里只剩下5万的筹码了,算上家里的最后一点本钱10万元。那相当于把卖房得来的30万又输掉了一半了,这让老白心里越加的恐慌了,要是再输光,连基本的生活费都没有了,这种恐慌也直接影响了老白的下紸,该赢的时候赢不多,输钱的时候输的不少。又进入了前几次输光时的怪圈。

与其说现在的老白是在玩牌,还不如说是在饱受煎熬,身心倍受压力,连战斗鸡也干不动了,再说,现在叫了那只战斗鸡也不起任何作用了。这已经不是什么小赌怡情了,再来下去就是搏命了!老白看着一次一次的输掉,简直有些麻木了,真不知道章文的19次连输是怎么熬下来的,居然只输掉了几万块钱。

老白收起台面上的筹码,跑到外面点上了一根烟,他现在要考虑的是接下来该怎么办,是继续搏下去,还是留着剩下的这点钱回去好好的过太平日子,这点钱混到55岁能拿退休金应该还是够的。但是,就这么混吃等死好像又不甘心啊!想想过去的章文和胖子都曾经输过,而且比自己只多不少,但是人家现在都翻身了,这其中最主要的是他们身边都有朋友帮忙,当然自身的改变也是不可少的。而自己除了剩下的十几万,好像就什么都没有了。

老白回想起当初的富足和温馨的日子,真是太珍贵了,可惜这些幸福在身边的时候,你不会感觉到它的珍贵,只有真正失去的时候才体会到原来自己曾经那么富有,老白心里回想着过去的美好时光,眼中闪过浓浓的落寞,忽然感觉自己像个摇摇欲坠的老人,马上就要走完自己的余生一般……

……

老顾这会正高兴地计划着怎么和刘佳蓉重新开始呢?这回章文算是帮了个忙,终于有机会和刘佳蓉把事情谈谈清楚了,至于章文提出的条件,老顾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自己一个人去赴宴和刘佳蓉一对一正好,就算是章文不提出这个条件,老顾自己都不会带着俩老婆来,今天老顾临出门还在家里发了一通火呢,自己的小老婆自打儿子的户口报进来以后,日益的嚣张跋扈,已经触及到了老顾的底线了,丫的体重涨得快也就算了,连脾气也涨得飞快,老顾终于在今天出门前随手给了小老婆两个耳光,总算是让她清醒了在这个家里,老顾才是绝对的家主,发起火来可以让她净身出户,连儿子都带不走。

所以现在的安排让烦闷的老顾顿时有种新鲜舒爽的感觉,连日来的不快一扫而空,说不定这次就能把刘佳蓉给搞定了,对于老顾来说这也是差不多最后一个女人了,到底岁数已经大了,没有精力再折腾了。

……

在家里,纪清又开始一件一件的换着衣服,为明天的出场做着准备,章文一只手撑着下巴,很专心的欣赏着纪清不停地换着不同的衣服,但是好像还是更换的间隙更诱人,感觉得纪清的身体每天都在变化,是不是的散发出母性的光晕……

“你到底看什么呢?”纪清发现章文盯着自己看个不停,娇叱道。

“嘿嘿,还是不穿的时候更好看!”章文嬉笑着说道。

“讨厌,做正经事呢,老是往别的地方想!”纪清换下衣服时被章文盯着看还是觉得很难为情。

“呵呵,都老夫老妻了还有什么害羞的?”章文笑着说。

“你请她了吗?”纪清走过来骑坐在章文的腿上,勾住章文的脖子问道。

“嗯,请了!但愿你们明天别打起来!”章文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的。

“呵呵,哪能呀!我才不相信她会真的来捣乱。其实你身边的这些人都很好的,像那个时静,她好聪明啊!还有商悦也很能干的。”纪清倒是比章文乐观。

“是呀,我身边的这些女人都很厉害,当然这里面你是最厉害的!”章文由衷地说道。

“为什么这么说?”纪清问道。

“她们也就是影响了我的生活,你却是改变了我的生活。”章文说道。

“哪有!我们在一起,都是我听你的话的!”纪清把脸贴在章文的脸上,发着嗲说道。

“是呀,看似温柔,却是绵绵不断的把我的棱角给磨平了,我现在就感觉没有了过去的冲劲,贪图享受,喜欢安逸,越来越留恋待在家里的感觉……”章文发现自己变了很多。

“这样不好吗?”

“我也不知道,也许这样的环境下,我真的不会再犯错了,但是那样的话,也就不是我了……”

……

终于,纪清盼望已久的日子到来了,虽然只是吃顿晚饭,但是纪清和章文还是下午就来到了纪家饭店,早早的准备起来。章爸章妈也早早的就到了,他们要接待家里的这些亲戚。胖子为了今天的酒席,这星期连澳门也不去了,有两个客户要去,他也交给了黄毛代替他接待一下。胖子今天主要负责接待章文的这群混朋狗友。再说纪家饭店是他的半个根据地,有他在,气氛要热闹很多。

纪清被嫂子和纪红留在房间里,精心的描妆,章文倒是很悠闲,好像没什么要他操心的事,靠着窗口看着楼下停车场陆陆续续来到的亲朋好友。但是,还是无意中受到了刺激,朱志元,老余,不约而同的都开着新车来了,朱志元居然买了一辆奔驰,老余也换了一辆宝马5系列,带着邢春花趾高气扬的走下了车。连莫心兰都不知什么时候换了一辆新的双门轿跑,打扮的还是那么妖艳!

怎么回事?章文有些想不通了,自己结个婚,这帮货怎么都开着新车来?这算是示威吗?压力很大呀!刚想过几天安逸的日子,看来还真不行,还得抓紧赚钱呀!还得是赚大钱!下回老子买一辆保时捷!章文愤愤的想着……

时间差不多了,简单的婚宴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