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255章 再婚是执迷不悟

第二百五十五章 再婚是执迷不悟

今天纪家饭店对外停业,所有的包房全部都是空着,婚宴开始后,外面的大门就关闭了,只剩下参加婚宴的这些人,还有就是饭店的服务员和厨师,以及大堂的领班等。虽然没有司仪,但是纪红还是请了个专业的摄影。

章文大大方方的站在台上,亲自致欢迎词,纪清还是有些腼腆的赶在旁边,但是脸上的幸福却怎么也藏不住。章文一身的深色西装,白衬衫,紫色的领结,很有点绅士样子。纪清还是选择了白色的婚纱,在柔和的灯光下,显得靓丽娇美,又比一般的少女多了一份成熟的韵味。

纪根正看到自己的小女儿已经完全长大成熟了,而且能找到自己的幸福,不禁回想起纪清这些年所受的委屈,忍不住眼中湿润。感慨不已。

章爸章妈看到从小到大一直让他们操心不断地章文今天能表现出了成熟稳健的一面,而且现在还有了自己的事业,心里很觉得安慰。

场面虽然不大,但是也很热闹,没有什么具体的仪式,倒也很随意,当然章文和纪清给在座的敬酒时免不了的,也出现了一些小的插曲。敬酒敬到莫心兰这一桌的时候,章文心里还真有些忐忑,这桌可都是最熟悉的几个人,胖子夫妇,老顾和刘佳蓉,商悦和莫心兰,还有许林夫妇,今天王梅也跟来了。

“看你那得意劲!高兴吧?“莫心兰站起来无声无息的一脚踩在章文的皮鞋上,脸上还带着笑说道。

“谢谢,来,干一杯!”章文忍着痛,装作若无其事的说道。

“嗯!恭喜你!你真漂亮!”莫心兰松开了脚,转向纪清说道。

“谢谢,你也很漂亮!”纪清很诚恳地说道。

“来,拉个手!”莫心兰伸出了左手。

“哦?……好的!”纪清有些意外的伸出了右手。

莫心兰手指牵着纪清的手,很隐蔽的用还有一只手把倬手上的一只镯子滑到了纪清的手腕上:“送给你的!”说完,莫心兰还扬了扬自己右手腕上还有一只一模一样的镯子。然后坐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了。

纪清有些不知所措的回头看着章文,章文想没事人似得推着纪清向下一个人敬酒。莫心兰的表现还是很和善的。

“胖子,我最亲爱的兄弟!”章文看到胖子总是心情不错的。

“哈哈,咱说什么也得干一杯吧?”胖子也带着巧妹站了起来,这货今天连澳门都没去。

“是啊是啊!在我最痛苦的时候,是你站在我身边。”章文感慨的说道。

“要不怎么叫兄弟呢,有难同当啊!”胖子点头道。

“在我最落魄的时候,是你站在我身边!”

“那当然,必须的!”

“在我最穷困的时候,也是你站在我身边!”

“嘿嘿,我们都经历过负债累累的日子!”

“我说死胖子,你准备克我克到什么时候?”章文忽然话锋一转问道。在座的众位一愣之后,都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应该的!……什么?你扯淡!”胖子大怒,随后想到了这时的场合,随即怒道:“等着吧!这辈子都赖在你身边了……”

“呵呵!那为这个干杯!”

“嘿嘿!干杯!”两人都笑了起来。

接着是老顾,连刘佳蓉也跟着一起站了起来,老顾让刘佳蓉塞给了纪清一个红包。这就很有点意思了,章文冲着这两人笑了笑,刘佳蓉脸一红,老顾则是回敬了个更猥琐的笑容。

更意外的是段克俭,很爽气的喝了一杯酒,塞了一个红包,章文目测了一下,这个红包可是挺厚实哦,心里对这货倒有点好感了,这位公子哥虽说有点愣头青的感觉,但是为人倒是很大方。

最后,回到自家人这一桌,章越悄悄地告诉章文,他和于妍准备尝试人工受孕,顺利的话,过两个月就应该有了,而且很可能是双胞胎。这让章文很高兴,甭管什么受孕,能怀上就行。这个事倒是章家除了章文结婚之外的有一件大事。

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就是酒席快结束时,章文留意到莫心兰好像喝得有些多了,于是嘱咐许林:“等会你把莫心兰一定要送到家!”

“你放心吧!我等会陪她一起回去!”商悦走过来说道,很奇怪,商悦和这些女人的关系都处得不错,但是和莫心兰特别投缘,这让章文很有些意外,本以为她应该和时静是一类人的。

……

回到家,纪清感觉这回才是彻彻底底的是章家的人了,心里满足极了,靠在章文的身上,手里把玩着莫心兰给她带上的镯子,问道:“这个镯子大概要很多钱吧?我看到她的手腕上还有一只,和这只一样。你说她是什么意思啊?”

“就是送个镯子嘛!有什么意思!说明人家的度量大呗!”章文貌似不在意的说道。

“才不是呢!我知道什么意思。”

“至于吗?不就是一直镯子嘛!想的那么复杂!”

“是吗?”

“好了,还是商量一下到哪去度蜜月吧!”章文连忙转移了话题。

“嗯,我不想出去了!我要好好在家养胎。等以后孩子出生了再全家一起出去玩吧!”纪清很坚决地说道。

“好吧,但是我要睡回来哦!哪有刚结婚就分居的!我们就在家待着,哪也不去,欣儿我让她回陈怡芳那里。明天我们买好一星期的吃的用的,然后电话关机,房门反锁。就我们俩待在家里过一星期与世隔绝的日子。”章文也很坚决。

“嗯,好呀!”

本来很有创意的想法,结果没坚持三天,纪清就逃回了娘家,章文也很郁闷,想法确实不错,但是现在两人不能实战,结果总是弄得**澎湃的,两人都活受罪,更要命的是纪清半夜又不小心被章文踢到了肚子,于是,纪清接口结婚三天一定要回娘家的规矩跑回了纪家饭店,还要待一段时间,这让章文很是郁闷,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这个规矩……

……

无奈之下,章文只好去上班了,来到店里,商悦很惊讶:“老板,你不是说要过一星期再来上班吗?”

“是呀!我不是不放心你们吗?怕你们偷懒,连度蜜月都提前取消了!”章文没好气的说。

“嘻嘻,我才不信呢!”商悦有点知道原因了。

“少胡说!哎,对了!刘佳蓉和老顾后来怎么样了?有进展没有啊?”章文问道。

“嗯!好像有吧,反正那天晚上她没有回来睡,第二天早上才来上班的。”商悦说道。

“靠!老顾总算是得手了!”章文想想自己可怜的蜜月,忍不住愤愤的骂道。

“那天,心兰姐也喝醉了,我陪她住在了她家里。”商悦小声说道。

“哦,她没事吧?”

“你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嗯,我是得去看看!”

章文下了班也不用回家了,直接到了莫心兰那里,这道让莫心兰很是惊喜:“你怎么来了?不用陪她了?”

“唉!我被流放了!”章文叹口气说道。

“又做什么坏事了吧?”莫心兰看着章文很悲哀的样子有些好笑。

“就是不让做坏事!才把我弄得这么惨!”

“活该!是你要再结婚的!没听人家说吗,结婚是完全错误,离婚是幡然醒悟,再婚是执迷不悟,不婚事大彻大悟。”莫心兰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

“那你现在是大彻大悟喽?”章文翻着眼睛看着她。

“算是吧!你是不是执迷不悟?”莫心兰不满的问道

“也算是吧!不过这种错我愿意一错再错!”章文肯定的说道。

“那我呢?”

“我……我同时还在犯别的错……”

……

同样执迷不悟的不止章文一个人,老白也在重复的犯着错,他把家里最后的10万也带出来了,又一次回到了赌桌上。同时,段克俭这时也在佰家乐的台子上为他的游戏装备在搏杀。胖子也陪着他在赌场里多逗留了几天,还好,段克俭的洗码量还是很高的,他一个人就换了6百多万的泥码。

这世界就是这么滑稽,闲的蛋痛只想赚点游戏装备的段克俭总是能赢钱,真正在搏命般的老白却赢不到钱,几天下来,段克俭又赢了二十几万,这还是他最后一天输掉了30万,要不然又是半套房子赢进来了。而老白却输掉了最后的10万,一下子所有的钱都没有了,连以后的生活费都没了着落。老白又一次急怒攻心,在赌场昏了过去,这次可是被送到了医院,还好没什么大事。但是老白除了一张回程机票,连最起码的医疗费用都没有了,还是范志成认识老白,然后找到了胖子。胖子骂骂咧咧的帮着付了一千多块钱,才算是把事情搞定。

尽管胖子一直恨老白,但是再看到老白时,还是有些同情他了,一夜之间,老白头发花白,人也弯腰驼背,两眼无神,死气沉沉的,很是吓人。胖子都有点担心老白能不能活着回到家。暗地里把自己的机票也改签成和老白同一班飞机,跟着他一起回来了,从机场出来,还把他带上一起回到镇上,也算是仁至义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