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256章 见死总得救啊!(上)

第二百五十六章 见死总得救啊!(上)

老白在家里躺了两天,最后饿的不行了,才想起来自己好像已经两三天都没怎么吃东西了,打开门,被外面刺眼的阳光照到有些睁不开眼,好像刚从无尽的黑暗中走出来一样,仿佛自己已经不是正常的生活在阳光下的平常人了,老白走在既熟悉又感到陌生的街道上,下意识的走到了胖子的盒饭店,叫了一份盒饭,虽然吃不出什么味道,却是吃的精光,直到老白哆哆嗦嗦的去付账,胖子的姐夫才认出这人是老白,还有些不敢相信,把老婆叫出来再次确认了一下,才相信这人确实是老白,看着老白的样子,胖姐和姐夫都有些害怕,也有些可怜他,连饭钱也免了,老白也不道谢,闷头回家了。?书?阁?

在家里想了好久,最后还是得面对最现实的问题,既然连自杀的勇气都没有,那就必须要赚钱,起码要有最基本的生活费,老白环顾了一下自己的家,再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了,而接踵而来的是水电费,煤气费,电话费,卫生费等等,老白感到了巨大的压力。

老白洗了个澡,收拾了一下,人也精神了很多,看着镜子里满头花白的头发,苍老衰败的面孔,老白再也忍不住的放声痛哭,一直哭了很久,老白才强打起精神,考虑接下来该怎么办?这会再也没有什么可以卖的了,而自己惹下的烂摊子却需要自己来收拾。

当然,吴玫那里可能还能帮他一把,但是现在的老白已经没有脸再去见吴玫了,再看看自己现在的样子,老白更想躲开所有认识的人。翻开手机,老白找到朱志元的电话,现在也只有指望朱志元这个曾经的老大能帮他一把了,还算是幸运,朱志元这几天在厂里,老白徒步走到了朱志元的新厂。一见面把朱志元也吓了一跳,怀疑自己看错了,最后才知道老白已经输的身无分文了。

虽然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但是朱志元还是不忍心看到老白这个样子,到底也是曾经的朋友,再说多少也得看着点吴玫的面子。

“你打算以后怎么办?”朱志元沏茶倒水很客气。

“还能怎么样?找个工作混到五十五岁就可以拿养老金了……”老白漠然的说道,一双手不停地颤抖着。

“嗯!可是我这没有合适你的工作啊?要不管个仓库?做个门卫?”朱志元的厂还不算太正规,有些地方还是很乱的,门卫这些岗位还用的是一些亲戚或者是年纪大些的人。

“都行!但是我不想在你这里干,我想找个最好都不认识我的厂。”老白不愿意再看到曾经认识的这些人。

“嗯!好吧,我还认识一些外地来这发展的企业,我帮你问问看,但是也都是私营企业,工资肯定不会高。”朱志元也能理解老白的想法,还想保持点面子嘛。

“无所谓!”老白一脸木然的回答。

……

章文这几天都住在了莫心兰那里,但是并没有多少的得意,从最开始的偷腥的满足很快的就变成了心里的纠结,好像两头都放心不下,在莫心兰这里,心里还总是惦记着纪清,好少主动打电话的他现在每天好几个电话打给纪清,问这问那,纪清那头倒是很开心的啰啰嗦嗦的能说一大堆。可是真的和纪清在一起吧,又时不时的挂念莫心兰。看来自己真的岁数大了,再也不像以前一样没心没肺的只知道自己玩得高兴,很自私,很自我,但是很简单。现在确实操心挂念的事情越来越多,莫名的就有了很多的责任心……

章文忍不住周末的时候去了一趟纪家看了看纪清,其实不去也知道,纪清在纪家过得很好,有嫂子和纪红照顾着,根本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是还是看过了以后才觉得放心。晚上又去了陈怡芳那里看看女儿,发现女儿现在和陈怡芳相处的很不错,家里也收拾得很干净。陈怡芳现在很虚心的在跟欣儿学习厨艺,欣儿这个半吊子老师做的倒很认真。

星期天上午再去看了看父母,然后回到了店里,这回感觉心里平衡多了,在住到莫心兰那里也心安理得了。心情好就会体现在脸上,商悦就看出了章文的心情很不错。

“老板,朱老大他们说下午要到咱们店里来。”商悦一边说着一边帮章文起好了茶。

“嘿嘿,我的心情刚好点,这帮货就来烦我!朱老大没说什么事吗?”章文其实挺高兴这帮狐朋狗友过来。

“没说,但是好像是有什么事情!”商悦回道。

“得!看样子我又得贴上几两茶叶了!老顾最近没来套近乎吧?刘佳蓉怎么样了?”章文不放心的问道。

“没有来,这星期他们都以为你出门度蜜月了。刘佳蓉这星期出去了一次。”商悦小声地说道。

“哼!”想起自己这蜜月度的和流放差不多,章文心里就很不爽。连刘佳蓉的事也懒得理会了。

……

到快下班的时候,朱志元带着等一帮人来了,阵容还够强大的,差不多都来了,连邢春花都来了,还有那个段克俭段公子,也跟着胖子积极地从澳门赶回来了。章文有些搞不明白了,这是要闹哪出啊?坐下来才知道是为了老白的事来的,章文到现在才知道老白的事情。

“老大,那你不是帮他安排好工作了吗?这不就行了吗?”章文不解的问道。

“嘿!别提了,我帮他找了个厂,人家老板还真给面子,二话不说就让老白去上班,先是管仓库,结果人家一进货,他忙到晚上都搬不好,动作太慢,反应也慢。后来让他到门房间,结果外面来车了,他也不知道开门,车走了又不知道关门,还整天的坐在那里发呆,把人家都吓坏了。做了才几天就被人家退回来了,我还得上门和人家老板打招呼!这叫什么事!”朱志元很郁闷的说道。

“那现在老白人呢?”

“在家呆着呢!做了几天人家也没赖他的钱,给了三百块钱。”朱志元说道。

“不会吧?他连基本的生活费都没有了?我一直以为他是大老板呢!”段克俭惊呼,自从上次胖子把老白送走,段克俭自己回家的,这次再和胖子一起去澳门,胖子也没和他说起老白的事,所以段克俭以为老白很有钱的。

“你当都像你这么舒服,整天就知道玩游戏!不过老白也曾经是个不大不小的老板,全是赌输掉的。”朱志元觉得和这货有点说不清楚的味道。

“那现在怎么办?你们都跑到我这里来,是打算商量个办法喽?”章文问道。

“那怎么办?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那还不简单,你们都是大老板,随便在自己的公司里给他安排个工作不就行了?”章文想当然的说。

“靠!说的轻巧,他能干什么?你没看到老白现在的样子,就比死人多口气!”朱志元恼怒的说道。

“哈!那不是正好?安排到老顾的棺材店里,还有个预备的生意候着!”胖子一拍脑门叫道。

“你放屁!我还怕他把活人都给吓跑了呢!”老顾顿时大怒。

一帮子人商量了好长时间也没个结果,只好先散了,章文独自坐在店里,还在消化着老白的事情带来的震撼,虽然早就预感到老白会有这么一天,但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而且输的这么彻底,连基本的生活都成问题了,再想想自己和胖子的经历,真是有点后怕。

章文出了店门,一面想着老白的事一面慢慢的沿路边走着,因为只几天都住在莫心兰家,所以上下班连车都不用开了,步行就可以了,走到十字路口,远远地看到路牌下面站着个人,看着像是老白,但是章文不敢肯定,实在是给人的感觉太苍老了,仰头看着路牌,嘴里还念念叨叨的:“向南走,向北走……”

“老白?”章文走近些问道。

“章文!呵呵……终于让你说着了,我就是一路向南走,不撞南墙不回头的sb……”老白笑的很惨然,甚至有些慎人……

“真的是你?老白,你……现在打算怎么办?”章文很吃惊的问道。看到老白现在的样子章文还是有些不能接受。

“呵呵……混吃等死喽!”老白还在笑。

“哦!可是看你现在这样子,混吃都做不到,等死倒是差不多!”章文感到老白的状态很成问题。

“是啊!我就是一个废物,连基本的混吃都做不到!”老白低下头喃喃的说道。

“我觉得你应该先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再做下一步的打算!”章文劝道。

“呵!我还有什么打算?”老白很沮丧地说道。

“回去好好睡个觉,认真想一想,如果觉得自己状态改过来了,明天到我店里来,我们帮你想办法,如果明天还是现在这样,那你也就别来了!”章文给老白建议道,然后转身离开了,实在不再想看老白的样子,太惨了点!

“还有办法么?还有机会吗?我什么都没有了……”老白摇着头喃喃自语……

……

第二天,章文把胖子,老顾还有吴玫都叫来了,吴玫直到昨天晚上才知道老白的事,虽然心里很不想管这事,但是想到老白到底是儿子的亲生父亲,还是狠不下心见死不救!

四个人坐在店里面,都没什么话说,气氛有点沉闷,都快上午十点了。

老白会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