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262章 十日之限(上)

第二百六十二章 十日之限(上)

四个大汉都是短袖,纹身,肌肉隆起。—顶—点—.23].o身高差不多快一米九了。范志成虽然才一米八的身高,但是却带给人的压迫感最强,最具震慑力!

“二位,都凌晨四点多了还要出去?”范志成径直走进房间,门口根本就被四个彪形大汉堵死了,胡家兄弟也只好跟着范志成返回房间。

“我们俩想去洗个桑拿。”二胡忐忑不安的说道。

“呵呵!下午才洗过,又要去洗了?看来这一晚上出了不少的汗啊?”范志成冷冷的说道。

“额!是呀,是呀。不知道范老板找我们有……有什么事?”二胡这会真的汗都出来了。

“哼,别和我兜圈子了,说实话吧,账上有钱吗?这张支票能兑现吗?”范志成大大方方的坐下来问道。

“有……有钱,真的。”胡家老大支支吾吾的说道。

“那好,我等在这里,上午你们就给我贷记凭证打过来,支票还给你们,而且再拿给你们五百万筹码。怎么样?”范志成冷笑道。

“啊?……这个……这个……”

胡家兄弟顿时脑门上的汗都下来了,呼呼直喘,心里狂跳。老二胡安农更是站都站不稳,靠在了墙上。

“到底有没有?”范志成一拍扶手,厉声喝道。

“没……没有……不,不,有,有,……就是差了一点点……”老二胡安农顺着墙软软的滑到了地上。

“差多少?”范志成站了起来,门口的四个大汉也都进了房间,顺手反锁上了门。把胡家兄弟围在了当中。

“账上还有十几万!……”胡家兄弟看到这阵势,已经吓傻了,垂头丧气的说道。

“那就是说,拿出这张支票就是诚心想骗我们咯?”范志成身上的杀气显现,胡家兄弟身上一下子被冷汗湿透了。

“不不不,我们还有两套房子,还有车,还有……给我们点时间,肯定能还上。”胡家兄弟连忙叫道。

“哼,说吧,多少时间可以把钱准备好?你别告诉我要一年半载的。”

“两……不,一个月。”胡家兄弟对望了一眼,说道。

“不行!”范志成一口否决道。

“二十天!”胡家兄弟心里盘算着。

“我最多给你们十天。”范志成盯着胡家兄弟说道。

“嗯……可以!”胡家兄弟咬了咬牙答应道。先回去再想办法吧,只要回到了自己的地面上就好办多了,就算是追/债也要看自己的脸色。

“哼!你们俩人只能回去一个。留下来一个,吃住我包了。超过十天,后事我也包了!你们商量一下谁留下?”范志成处理这些事的经验太丰富了,一下子就点在了胡家兄弟的要穴上。

“啊!……”

胡家兄弟大惊失色,心里的小算盘完全被打乱了。

……

胖子也被赶了回来,手里的卡被范志成没收了,连章文那张卡也被一块没收了,胖子心里别提多郁闷了,而且这事还没完,胡家兄弟所欠的钱还要他去拿回来才行。

胡家老二胡安农被留了下来,老大胡安工和胖子一块乘飞机回去了,一路上胖子也没搭理胡家老大,这会还讲个什么交情啊!心里发愁这兄弟俩能不能把钱凑齐,更发愁怎么才能把自己的卡拿回来。

老大胡安工更是一路上发愁怎么才能把钱凑齐,老二的人可是攥在人家手里呢!十天后说不定就变成残疾人了,再往后那可就是**解剖了!胡家老大愁得头发都白了。报警?更不敢了,自家的厂还贷款二百万呢,这一报警,银行立马就得冻结所有的资产,连人都得被监视起来。

……

星期四一大早,章文就来到了店里,胖子去澳门两天了,也没个电话,估计是没什么大事,要不然这货早就来电话了,章文心里还挺高兴的。更高兴的是商悦在研究了他的赔率表之后提出了一个比较有建设性的想法,让章文觉得很感兴趣。

“你看,你以前的设定,都是在开赛前的设定点最多,越往前越少。但是你忽略了一个问题,就是当赔率发生变化的时候,其实是有投注额下紸而引起的,所以这个赔率变化点上的设定点应该适当增加,这样才能看出这个点变化对赌场盈利的影响……”商悦在电脑前指着屏幕对章文说道。

“嘿!对呀,我倒是没有考虑到这个问题,想不到这世上还有比我聪明的人?”章文拍着脑门兴奋的叫道,这个问题要是解决了,那这张表的胜率很有可能进一步提高哦,而且提高的还不是一点点!这怎能不让章文兴奋呢!

“我只是说有可能回影响到计算的准确性,但是具体的结果还要试过了才知道!”商悦看着章文像个小孩子似得眉开眼笑的样子,很无奈的说道,这哪像个老板?

“对,对,但是我感觉肯定有效果!商悦出品必属精品,你再好好研究一下,以后我的公司能不能上市就看你了!哈哈,哈哈,这么长时间的瓶颈就要突破了!来,抱抱!”章文得意忘形的叫道。

“哎呀!真是的,哪有你这样的老板!再胡说我不帮你做了!”商悦明显适应不了章文的惯有的庆祝方式,连忙逃开了。

“嘭!”

门被撞开了,把店里的几个人都吓了一跳。就看见胖子手里拿着好几份煎饼果子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商悦连忙接过早点,给店里的几个人一人一份,再帮胖子沏了杯茶。

“呵呵!正好还没吃早饭呢!胖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章文心情大好,为了对得起这份煎饼,还特意冲了杯奶粉。拿过煎饼果子就准备享用早餐了。

“文哥!啊……呜呜呜呜!”胖子忽然扯开嗓门嚎啕大哭。

“等会等会!怎么回事?”章文连忙把快塞到嘴边的煎饼又放到了桌上,还下意识的往外推了推,让这糖衣炮弹离自己远一点,要不这欢猪这么勤快呢,连早饭都买好了送过来,这是有事啊!

“文哥!我的卡被范志成没收了!”胖子哭着喊道。

“哦,我当什么大事呢?没收就没收了吧!”章文又想把煎饼果子拿回来。

“你的那张卡也被范志成没收了!”胖子接着哭。

“啊?那,那就算了吧,大不了以后不去澳门了!”章文皱了皱眉,也没往心里去,反正自己手里也没多少客户。还是先吃早点吧!

“还有,我被胡家的俩小子给骗了!二百万的支票,他们根本就没钱!”胖子哭得更伤心了。

“商悦,快!把这煎饼果子拿走,这简直是炸药包啊。赶紧的,关门送客!把这欢猪给我送走!”章文这会认真地对商悦吩咐道,同时把刚拿回来的煎饼果子又还了回去。日!吃这么一个煎饼果子还不知道要搭上多少银子呢!

“文哥!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胖子咧着大嘴叫道。

“少来这套!出门往右拐,走个二三百米,老顾在那等着呢!这两天他正好没什么生意!”章文知道这欢猪肯定惹祸了,而且惹的祸还不小!

“我不走!我死也要死在你这!”胖子看到哭了半天没什么效果,索性不哭了,拿起煎饼果子吃了起来。

“滚!有好事想不到我,惹祸了倒想起我来了!”章文怒道。

“谁说的,上次我发现俩洋妞,第一个就通知你来着!唔……唔……”胖子也大怒的叫的更响。

“你少胡说八道!哪有的事!”章文浑身一激灵。飞快的冲到胖子跟前,用手捂住他的嘴。

商悦和刘佳蓉都惊讶的看着章文和胖子,一脸的不可思议。章文感觉自己浑身不自在,忍不住叫道:“看什么看?几百年前的事了,我们就是去看了看洋妞表演脱衣舞!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唔……放开我,我又没说你去嫖!”胖子甩开章文的手,总算是大大的透了口气。

“妈的!你比说了还容易让人相信!”章文恶狠狠的推了一把眼前的猪头。

看着这一对活宝,商悦和刘佳蓉相视而笑……

这回好了,俩人都踏踏实实的坐下来把早点吃完,胖子也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章文听完舒了口气问道:“说吧,找我干什么?你现在可比我有钱多了!”

“我要是知道该怎么办我还来找你干嘛?”胖子斜着眼看着章文闷声道。

“那就等着呗!等胡老大把钱准备好,你去拿来不就行了!”章文没心没肺的说道。

“就这么简单?”胖子睁大了眼睛问道。

“那你还想怎么样?动武啊?你还长能耐了!”章文反问道。

“不是,我是说要是他凑不齐二百万怎么办?”胖子最担心的是这个。

“那也简单啊!胡老二剁掉一只手,你赔上一笔钱!”章文不屑的说道。

“我哪有这么多钱?说得轻巧!”胖子不满的说道。

“那你也剁掉一只手!”

“那哪行?我这只手才值二百万?”胖子吓得一哆嗦。

“房子卖了,盒饭店也卖了,实在不行把老婆也卖了!”章文还是满不在乎的说道。

“放屁!那不是要我的命啊!你少胡说八道!”胖子涨红着脸吼了起来。

“你现在知道要你的命了!早干什么去了?前几天就提醒你了!你还要削尖了头往里钻,现在跟我急有个屁用!”章文也忽然沉下脸怒喝道。

“额!……”胖子低下头不敢再叫了。

“算了,你也别急。等到了十日之限自会见分晓的,到底胡老二被扣在澳门呢!现在,胡家的人比你要着急……”章文冷静分析一下,情况还不算最坏。

“哦!对呀!”胖子心里踏实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