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263章 十日之限(中)

第二百六十三章 十日之限(中)

在澳门的一处别墅,九哥手里把玩着胖子和章文的两张卡,有些漫不经心的问道:“你是说,这胡家兄弟俩在严老大的场子里还欠着赌债?”

“是,他们没有去严老大的场子玩,都是睹球输掉的,他们镇上的打码仔都是在严老大的场子里混的。范志成这会毕恭毕敬的站在九哥的身旁,一点也没有在赌场里时的霸气。

“他们在严老大那里欠多少?”九哥问道。

“不清楚,估计不会太多,上次已经还过五百万了。”范志成回道。

“嗯!这么点小事居然还牵扯到了两家场子,你有空盯一下,严老大当年给我搞了一批枪械,也算是欠他一个人情,这事就让他选吧!嘿嘿,这些内地的人真是赌性十足,都像搏命一样,怪不得国家不允许在内地开设赌场。”九哥轻笑着摇了摇头。

“知道了,那胖子和章文这两人怎么办?”范志成也笑了,接着问道。

“得给他们一点教训,这小胖子稍微放松点就得意忘形。以后对这种没有分寸的暴发户,还有那些拆迁户,放款要再压低些,把重点还是放在这些官场商场上的人。还有,要和其他场子的老大多交换信息,尽量避免这种一房两押的事。”九哥点醒范志成道。

“是,师父!”

……

别看是两张小小的卡被没收了,但是影响可不小,朱文宇,段克俭,老顾等人周末去了澳门,虽然胖子打电话关照范志成手下的马仔帮着照应一下,但是这态度完全是两回事啊!人家根本没把胖子的事放在心上。

朱文宇等几个人不但食宿要自己解决,拿点筹码还要等半天,哪像胖子在的时候,照顾的那么周到。而且,习惯了和胖子一起去赌场,忽然换了个打码仔,心里好像缺少中安全感。朱文宇更是连至尊厅都进不去。

无奈之下,几个人拿着几十万筹码跑到大众厅去玩了一晚上,怎么玩怎么不舒服,连段克俭都没了运气,一点也赢不到,到最后还输了7万多。朱文宇更是把手里的50万筹码输了个精光,连老顾也跟着输了10万。到后来实在是没有兴趣再玩了,三人第二天就飞回来了。回来后,朱文宇电话里对着胖子破口大骂,胖子只好陪着笑脸受着,心里既憋屈又着急,这张卡不拿回来,损失可是大大滴!嘴里早就把胡家兄弟的全家都问候了n遍……

章文倒是没觉得什么,这几天他正在测试商悦改动后的赔率表呢,效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但是确实有了可喜的变化,看来设定点的分配还要再进一步改进,所以也没空管胖子的闲事,每天拖着商悦帮他测试改动赔率表,商悦现在是心里叫苦不迭,这老板做生意时逃了个远,这会研究赔率表的时候却认真又执着,要命的是这些比赛都是在半夜的,这几天动不动就陪着这奇葩老板熬通宵,商悦真后悔怎么就自己送上门去当苦力嘛!而且还引得莫心兰大为警惕的也跟着一块守在店里,这叫什么事啊!

……

相比胖子这的郁闷,胡家兄弟俩的家里可是乱套了,又吵又闹的,老大的老婆和老二的老婆首先就大打出手,老大老婆要保住钱,一副要钱没有要命一条的架势!老二老婆要保住人,更是一副誓与钱财共存亡的决心!

胡家老大最后不得已拿出了菜刀,一刀剁在桌上:“吵什么?老二还没死呢!再怎么说那也是我亲兄弟,先想办法把钱凑齐,把人弄回来,只要人在,还怕赢不回钱?”

“要不报警吧!”老大老婆不甘心的说道。

“你放屁!我老公还在澳门扣着呢!换了你老公,我报警你同意不?本来玩个佰家乐挺好的,每次都赢钱,要不是你老公非要打肿脸充胖子去睹球,哪会输这么多钱?”老二老婆立马按发飙了。

“闭嘴!我们睹球也是老二同意的。现在先把人弄回来再说!你们把去年买的首饰玉器都拿出来,还有现在住的房子的产证,还有……”老大黑着脸吼道。

“什么?天呐,这是要我的命啊……”

“你疯了?以后我们两家人住哪去?……”

又是一片哭天抢地,老大都有些后悔当初应该自己留在澳门当人质的!

……

星期一早上,章文虽然一晚上没怎么睡,但是精神很不错,因为商悦的努力出成果了,十二场比赛居然赢了八场,还有一场赢一半,算下来胜率超过了70%。而且这12场比赛都是商悦选的,章文没有发表任何意见,结果还是很让人满意的,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把胜率稳定在70%,这还有待进一步的实战数据支持。看到商悦和莫心兰两人拥在一起在沙发上睡着了,章文有些怪不好意思的,浴室出来帮她们把早点买好。

“知道吗?赢了一年多的胡家兄弟最近差不多输光了!”章文站在老白的煎饼摊前和老白闲聊着。

“呵呵!赢来的钱,总有一天要还回去的。”老白淡淡的笑着说。他也知道胡家兄弟,曾经还很羡慕这俩兄弟。

“哦!老白,看来是有所悟啊!终于看破这一层了!”章文讶然道。

“早该看破的,也不至于混到现在这一步。不过现在也还好,总算是生活平静了,也没有什么欠债,其实人最重要的是要懂得知足。”老白熟练地把一团面甩到铁板上,动作麻利的来回抹匀,随手一挥,多余的面团准确的飞回面桶里,看的章文有些发呆,老白有些得意地笑道:“无他,唯手熟尔!”

“哈哈!不愧是教授,真有学问!”章文取过做好的煎饼果子,大笑道。

回道店里,莫心兰已经醒了,商悦还在熟睡,白天还要管店里的生意,晚上连着好几个晚上熬通宵,这两天她太累了,看着熟睡的商悦,章文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看你,把人家累成什么样了?”莫心兰倚在章文的胸前埋怨道。

“是呀是呀!怪我太着急了些!你别说这商悦还真是奇葩,玩什么都能玩得转。这智商不在时静之下啊!”章文由衷地说道。

“你什么意思?又看中了?”莫心兰警惕的小声问道。

“你瞎说什么呀!你能不能把我想的高尚些?”章文很不满的小声回道。

“哼!反正在这你别想搞出什么花样来,我会一直盯着你的。”

“我这做个正人君子怎么就那么难呢!”

“嘻嘻,我既不要你做正人君子也不让你再干坏事!”

“我知道了,你们对我的要求总是那么高!”

“少臭美!”

……

转眼到了十日之限的第九天,章文接到了胖子的电话。

“文哥,胡老大打电话来了,说是钱准备好了,让我明天下午去拿。”胖子电话里有些兴奋的说。

“干嘛一定要去拿,让他转账不行吗?”章文问道。

“他说还有些钱明天才能送到他那里,你明天陪我一起去吧,我有点瘆的慌。”胖子觉得这次的数目不少,要是都是人民币的话得有两马夹袋,心里有些紧张。

“嗯,明天下午来店里接我,一起去!”章文还是很讲义气的。

回到莫心兰这里,章文把上次范志成送的武士/刀挑了把短的,拿在手里看了看,这套武士/刀自打纪清怀孕后就被送到这来了,纪清说不愿意见到这种杀器。

刀是开过刃的,锋利无比。章文心里有些犹豫要不要带上,自己又不会什么刀法,这玩意和一把菜刀没什么区别。考虑再三还是带上吧,这些人输急了谁知道会干出什么事来。这种时候莫心兰倒是一如既往的镇定,甚至有些兴奋,要不是章文严厉制止,她也想跟着去,真是铁杆粉丝啊!

一夜无话,第二天章文吃过午饭换了身精干些的衣服,穿了双运动鞋,别的不说,万一有什么事,首先要保证跑得快。等会给胖子也提个醒。

刚到楼下,就看到一辆越野车停在那里,前排居然坐着范志成和钱一。胖子从后排的窗口伸出头来很兴奋的叫着:“文哥,快上来!”

怎么回事?胖子昨天没说范志成他们也去啊!章文很疑惑的上了车。上了车一看,胖子穿了一身运动服,脚蹬一双跑鞋,靠,本来还想提醒他呢,人家准备的更加充分,就差穿双钉子鞋了。

“钱兄,范老弟!怎么这点小事也要你们俩一块出马啊?”章文很热情的和俩人打招呼。

钱一和范志成对望了一眼,走到哪都威慑四方的九爷的徒弟,对着家伙愣是没办法,一个不高兴还拿杜西九来威胁他们,两人对章文总有种有力使不出的感觉。

“把你那把刀收起来吧!装什么样子!”范志成很不屑的说道。

“嘿嘿,这都让你看出来了?其实我还真用不惯这玩意,还不如一块板砖顺手。”章文嬉笑的把腰上的短刀拿了出来。

“哼!早知道上次就送你一块板砖就行了。”范志成有点像吐血,那可是真正手工打造的武士/刀啊!

“没事!我马上就要喜当爹了,你再接着送就行了,板砖嘛!也别太大,纯度有个24就可以了。”章文很认真的说道。

“呵呵!老五,这么大一块金砖,你的家当得缩水一半啊!”钱一忍不住笑了。

“噗!……开车!”

范志成觉得快要吐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