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264章 十日之限(下)

第二百六十四章 十日之限(下)

胡家老大在自家开的服装加工厂里从下午一直等到快晚上了,才看到胖子姗姗来到,钱一可是围着胡家老大的厂子赚了好几圈,再收到了好几个电话,确认没有问题才开车进来的。钱一办事还是比较谨慎的。

胡家兄弟的服装厂的车间里空空荡荡的,原来里面的设备原料全都处理掉了,几排日光灯倒是照的挺亮。除了胡家老大和老婆,弟媳,还有几个人,估计是胡老大的本家亲戚。一张原来的工作台上放着一个密码箱,一群人神色阴霾的等在那里。

“都准备好了吗?”范志成下车直截了当的问胡家老大。

“嗯!全在这呢!一共一百七十万。”胡家兄弟输掉的是二百万港币,折算成人民币差不多就是一百七十万。

“胖子,去点一点,没错的话我们就走人!”范志成回头对胖子吩咐道。

“哎!好唻!”胖子很高兴事情马上就要圆满的解决了。

这时,从外面又开进来一辆面包车,直接开到了车间里,下来了好几个人,范志成全神戒备的看着这些人,直到最后下来一个人,他才松了口气,原来是负责另外一个赌场的严老大。

“严老板!”范志成很客气地打招呼。尽管比九哥的规模小得多,但是也是一方的老大。

“范老弟!呵呵,怎么样?你们的事办完了吗?”严老大倒是和范志成称兄道弟,无形中把自己的身份降低了一档。

“嗯!你这是?”范志成有些疑惑地问。

“哈哈,你们的账收完了,我也得收我这的帐啊!要不是为了给九哥让路,我早就派人把这事给解决了。”严老大向范志成卖了个好。

“那你看这钱?”范志成指了指胖子那面的钱。

“没事!你只管拿走,其他的我来搞定。”严老大很豪爽的说道,随后压低了声音说道:“回头把人交给我就行了。”

“没问题!”范志成也低声说道。

胡家老大这时脸上变了颜色,有些迟疑地问道:“严老板,你……你怎么来了?”

“你们两兄弟一直躲着我,我只好自己找过来了,怎么样剩下的一百二十万该还给我了吧!”严老大这回的脸色可就不想刚才对范志成那么客气了。

“我……我现在没那么多钱,再过一个月,我肯定还!”胡家老大支支吾吾的说道。

“呵呵,没事我帮你找到了点,剩下的也就没多少了,相信你一定有办法的。”严老大回头做了个手势。

手下的几个人立刻从面包车里拎出了两个女人,看样子吓坏了,脸色惨白,语无伦次。

“啊!你们……怎么……”胡家老大一看。是自己和兄弟包养的两个女人,前两个月还给她们一人在镇上买了一套房子,虽然是分期还款,也花了好几十万。

“呵呵,你们兄弟俩很会享受啊!现在好了,这两个女人自愿把房子退还给你们,差不多也有个五十万了。剩下的七十万,你不是说要把父母的房子也卖了吗?这不就够了嘛?说不定还能多个十万八万的,还能小玩玩。”严老大阴笑着说道。

旁边的两个女人听了,马上又哭又骂,要死要活的哭闹起来,胡家老大脸上阴晴不定,不知道在想什么,眼光逐渐变得凶狠恶毒……

范志成在旁边听了严老大的话,微微的一皱眉,觉得这严老大把胡家兄弟逼得太狠了,搞不好会出问题的。这时,胖子点完了钱,很满意的对范志成叫道:“老大,钱没问题,咱们走吧!”

“胖子,快跑!”章文看到胡家老大变得疯狂的眼神,立刻觉得不妙,马上冲着胖子急叫道。

“这是你们逼我的!”胡家老大忽然从工作台下面抽出一把刀,另一只手搂住了胖子,把刀架在了胖子的脖子上。嘴里穷凶极恶的对着严老大吼着。

“我草!你放开我,……啊?……他玛的真的出血了!”胖子拼命的挣扎,脖子乱扭,浑然感觉一痛,用手摸了一把,在别因为脖子被刀架住了,头低不下来,只好把手举到半空中,才看到真的割出血来了,心里大为恐慌,这回是一点都不敢动了。

章文情急之下就要冲过去,不了左臂被范志成抓住,挣扎了一下,动也不动,知道自己的力量在范志成面前根本不够看,转头怒声道:“你放开我,胖子出点什么事我跟你没完!”

“你别急,我保证他没事!”范志成低声说道,眼里还带着些许的赞叹。

“放心吧!凭老五的身手,没问题的,主要是看看严老大打算怎么办?”钱一也在一旁小声说道。

章文也冷静下来,凭自己的这点能耐冲上去也就是添乱,估计还没冲到胡家老大跟前胖子已经被宰了。又没有范志成玩刀的绝技,只好先看看事态的发展。

“你们都退后!要不然我杀了他!”胡家老大赤红着双眼吼道。

“你们退后点啊!胡老大,你别冲动啊?我招你惹你了?”胖子努力仰着头,嘴里还喊着。

一众人都下意识的退开了几步,严老大脸上不但没有发火,反而露出了很感兴趣的表情。这家伙原来就是个亡命徒,从小偷小摸到打家劫舍,再到后来走私贩毒,前半生都是过得刀头舔血的日子,直到十年前才到澳门,经过十年的打拼也算是有了自己的立足之地,开始慢慢的漂白,开公司炒房产,过起了相对安稳的日子,虽然性情凶残,但是在周围一圈势力中却是算弱小的,他最大的软肋就是手下没有得力的人才,虽然有一帮亡命之徒,但是能力确实很一般,所以他在澳门当地很是收敛,只是经营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虽然也想发展壮大,但是年纪已经人过中年了,再说又不像九哥手下有着好几个徒弟,个个都能独当一面。严老大手下没什么得力助手,好些事得要他自己出马。所以他在九哥面前一直是结交为主。再说最近的几年随着大陆的赌客越来越多,大家都在抓紧时间赚钱,也算是进入了一段相对平稳的时期,也没有什么新的势力出现,所以大家过得都很安逸,这让严老大很有些怀念过去杀伐玩命的日子,今天看到胡家老大的玩命架势,严老大打心眼里有种愉悦感,兴奋感……

胡家老大可是没有什么愉悦感,他现在是真的豁出去了,本来他想着今天打发走了范志成一伙人,然后把两个二奶的房子收回来,再把父母的那套房子抵押出去,手里又有了一百多万的赌资,以自己兄弟俩在佰家乐上的运气,未必不能东山再起。可是严老大今天的态势是要让他把这笔钱还出来,那样的话,连最后一点的本钱都没有了,以现在的状况,肯定是再也借不到钱了,接下来就是要面临一大堆的欠款,还贷,两家人的开销,孩子的读书等等,就算是把这些扛过去了,让他再过平头百姓的打工赚钱的日子,他也绝对不能接受啊!上个月还是镇上的响当当的豪客,下个月就变成了打工还债的瘪三了,这是他没法接受的,所以在看到唯一的希望要破灭的时候,胡家老大终于爆发了,真的要拼命了!

“嘿嘿!欠钱的还发飙了?你想干什么?”严老大很感兴趣的看着胡家老大,要是这家伙再年轻个十岁,倒是可以考虑收到自己门下当个马仔。

“你把胖子放了,这是和他没关系!”章文很厌恶严老大的态度,冲着胡家老大喊道。

“哼!放了?放了我就变成他这样了!”胡家老大冷笑道,他也不傻,知道事情已经搞大了。

“呵呵,我真有点喜欢你了!”严老大慢慢的抽出了一把刀,满脸的高兴劲。

“你把胖子放了,先把严老板的钱还了,我再给你十天时间。”范志成这时开口了。

“没用了,我只要一放手,恐怕别说钱,连命都保不住了。”胡家老大摇着头一脸的恐慌叫道。

“又给你十天时间你还不要?你到底想怎么样?要不和老子练练,你只要能砍中我一刀,欠我的钱就算了!别以为抓了个胖子就可以漫天要价了,信不信我一刀先把这死肥猪宰了?”严老大有点不耐烦了。

“熬!”胖子一听立马发出了一声嚎叫。

“我也不要你们再给我时间,我也不想欠你们的钱。我也豁出去了,今天的事就今天解决掉,赌债就靠赌上面来解决。”胡家老大咬着牙穷凶极恶的吼道。

“好啊!你想怎么解决?”严老大一愣,有了点兴趣。

“我这有170万,赌场球。一场定生死!赢了咱们两清。”胡家老大这会已经盘算好了。神色凝重地说道。

“呵呵?输了呢?你还有钱吗?”严老大问道。

“我们兄弟俩的命赔给你们。反正要是没了钱,我们过着也是受罪!”胡家老大狠下了搏命的决心。

“那170万好像不是你的吧?你这是等于拿我们的钱去搏!”钱一在一旁发话了。

“哼!你小子看清楚现在还没到十二点呢!十天的期限还没到呢,这钱还是我的。”胡家老大不认识钱一,以为是范志成的跟班,说以一点也不客气的说道。

“额!我……”钱一没想到胡家老大还能想出这么个理由,愣是被噎了回去。

“好!有种!痛快!我就等着收两条人命了!”严老大舔着嘴唇叫道,那表情更像是盼着收命而不是收钱。连范志成这里都没商量一下,就迫不及待的答应了。

范志成和钱一对望了一眼,这会事情是简单了,但是也搞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