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265章 搏命汉

经过短暂的沉静,胡家兄弟的两个老婆才明白过味来,这是真正的在赌命啊!顿时扑倒胡家老大的跟前撕扯着,惊叫着,哭闹起来,连后面的几个本家兄弟也变的脸色惨白,浑身哆嗦……

“闭嘴!老子还没死呢!”胡家老大一声怒吼,抬起脚一脚踹倒了自己的老婆,他老婆惨叫一声,昏了过去。〗※顶〗※点〗※小〗※说,▼.︾.o︽老二的老婆也不敢再哭闹了,瘫坐在地上怎么也站不起来,一会儿,屁股下面湿了好大一块,这可真是吓尿了。几个本家兄弟有个人还想打110,被严老大凶神恶煞的眼光瞪了一眼,马上不敢再有任何动作了。

“快点,我要打一场球,快给我打一场球!”胡家老大拿刀挥舞着,嘴里慌乱地喊着。

“我不是同意了嘛!你倒是说呀,你要打哪场球?”严老大很滑稽的看着胡家老大。

“我不知道!反正我就要打一场球。”胡家老大吼道。

“兄弟,你放开我行吗?我帮你找一场球,你留神你手里的这把刀,别甩到我……”看着眼前眼花缭乱,飞舞着的刀光,胖子小心翼翼的说道。也不知道是站的时间太长还是被吓得,两条腿直抖。

“哼!那你说,打哪场?”胡家老大又把刀架到了胖子的脖子上。

“啊!文哥,快给我推荐一场比赛,晚了你就再也见不着兄弟了!”胖子大惊失色的叫道。一只手还朝着章文所在的方向指着。

这下所有的人的目光都转向了章文,连钱一都笑嘻嘻的看着章文。

“呃!”猝不及防的章文有些发懵,没想到事情会牵扯到自己的头上来,一时间嗔目结舌,不知该如何作答。

“嗨!小子,这死胖子是在说你吧?那快点说,打哪场比赛?”严老大拿刀指了指章文。

“我连现在有什么比赛都不知道?我说什么呀!”章文这时才反应过来,没好气的说道。

范志成倒是动作很快,已经从车里把笔记本电脑拿了出来,放在另一张台子上,开机,迅速进入几个网站……

章文瞄了瞄范志成的笔记本,考虑了一下,离开众人有点距离后,拿起电话打给了商悦:“快点,把我的电脑打开,看看现在有哪些比赛?”

“哦!你等等哦!”商悦也没觉得太意外,反正自己的老板平时就这样,想起哪出是哪出,等开了机以后,商悦说道:“现在只有德乙比赛,要我把数据输进去吗?”

“快点,等计算结果出来,你把最有把握的那场告诉我。”章文说道。

“哦,知道了,老板有什么事吗?要不要紧?”商悦听到章文的声音有些急切。

“哦,没什么事?就是和人家打了个赌,输了买单。”章文也感觉到自己的语气太急了些,连忙装作轻描淡写的说道。

“哦,是这样啊!那过十五分钟我打给你!”商悦回道。

“嗯,好!”

章文走回到范志成的旁边,示意要等一会儿。范志成点点头。

“怎么样啊?小子,难不成你还认识球队的老板啊?”严老大有些不耐烦的挖苦道。

“我认识守门员,让他多漏几个球!”章文很不爽的说道。

“嚯!今天碰到的主都挺横啊?”严老大瞪着眼睛怪叫道。

“他是我师父的朋友!”范志成很淡然地说了一声。

“哦!哦,……我说呢!……”严老大声音不那么嚣张了。

胡家老大这时也眼神火热的看着章文,胖子更是挣扎着喊道:“文哥,看准点啊!我不想到老顾那去报到啊!”

章文仔细地看了看马上就要开始的几场德乙比赛,因为范志成的电脑里又没有自己的赔率表,所以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本来对德乙的球队也不太熟悉,只好等着商悦的电话了。

坐立不安的等了十分钟,商悦的电话总算来了。

“老板,我都算好了,最有把握的一场比赛是汉莎对圣保利,平手。你可以打下盘,0.9的水位。”商悦现在被章文培养的很有些专业的水准了,好多词都是专业用语。

“哦!知道了。”章文挂断了电话。

章文再看看电脑里的赔率,果然是平手,圣保利的客场:“就这场吧!打下盘。”

范志成捧着笔记本来到胡家老大跟前:“看清楚了,就这场比赛,下盘0.9的水。嗯?”最后还征求一下胡家老大的意见。

“嗯!……行!”胡家老大犹豫了一会儿,才咬牙点头,毕竟是押上去了两条命,他肯定没有其他人那么轻松。

范志成的这个账号里是可以直接下紸的,于是当着胡家老大的面下紸确认。然后对胡家老大说道:“好了,下紸也下了,你也可以把胖子放开了!”

“嗯!还不行,等比赛开始了,我就放了他!”胡家老大考虑的还挺周到。

“哼!好吧,要是比赛开始了再不放开胖子,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范志成随手一挥,然后拿着笔记本回到了钱一这边。

“我知道了!”胡家老大点点头说道,这一点头就出怪事了,顺着脸颊飘落下来一缕头发,接着又是一缕,接着……

严老大看的发呆了,只见胡家老大的脑袋不停地有头发掉落下来,不一会,胡家老大的两鬓和前额的头发都掉光了,露出了三处的头皮,白生生的。严老大握着刀的手有些发麻,心里被范志成显露的这一手功夫震撼了,凭严老大的眼力也只看出了其中的两刀,实在太快了……

“不就是原来的三刀吗?又拿出来显摆!老五,不是我说你,做人要低调!”钱一谆谆教导的对范志成说道。

“是四刀!还有他下巴上的胡子也剃了!”范志成淡淡的说道。

“额!哼,我没看到,也不想看!”钱一嘴里还是强撑着说道。

“呵呵,我也没要你看。”范志成还是不温不火的说道。

“哎!老五,这场比赛咱们也下点注?”钱一忽然贼眉鼠眼的冲着范志成商量道。

“干嘛?我不玩这东西!我又不缺钱!”范志成很意外的问道,因为钱一也是从来不睹球的。

“你马上就要缺钱了,这家伙再过几个月喜当爹了,你可是刚答应人家送块板砖的,还是24的。”钱一很为范志成考虑的说道。

章文也在旁边频频点头,眉开眼笑。

“胡说,我什么时候答应了?”范志成怒道。

“我们可都听到了,下一点紸吧?帮我也下点,你放心,万一输了,做哥哥的神手捞保证不出三天就帮你捞回来!”钱一还在极力的鼓动着范志成。

“那,你说下多少?”范志成有些迟疑的问道。

“你就下个30万,估计一块板砖就差不多了,我下个20万弄点酒钱。嗯,50万吧!”钱一转着眼珠盘算着说道。

“帮我也下个十万!”章文也凑过来说道。

钱一和范志成两人没搭理章文,这让某人很郁闷……

……

比赛开始了,胡家老大也放开了胖子,胖子捂着脖子连滚带爬,鬼哭狼嚎的跑了回来。胡家老大提着刀把自己的笔记本打开,紧紧地盯着电脑上的比分直播,攥着刀的手里满是汗水,连他老婆和弟媳,还有那几个本家兄弟也凑到跟前紧张的盯着电脑屏幕。

相比胡家老大的紧张,范志成和章文这边可就轻松多了,这场赌局可是严老大答应下来的,输赢和他们已经没什么关系了,哪怕是输了,也是严老大和胡家兄弟的事,范志成还是提着桌面没上的这些钱走人。

而严老大更是看着比分,等着比赛的结果,手里还拿着一瓶酒喝着,时不时的还冲着胡家老大阴森森的笑笑。

上半场0:1做客的圣保利领先一球,这让胡家老大激动不已,按照这个比分,两条命保住了不说,还能略有盈余,胡家老大擦了擦脑门上的汗,这才发现头上的三块头皮都露了出来,光溜溜的,胡家老大这才惊恐的看向范志成,原来人家要想救下胖子只是挥挥手的事情,胡家老大又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下半场才开始5分钟,比分扳平了,严老大放声大笑,还把手里的刀放在嘴上舔了舔,把胡家老大吓得面无人色,心一下子又悬了起来。

“靠!这就扳平了?我说,你到底有把握没有?”钱一看到比分被扳平了,很郁闷的问章文。

“嗤!你们又不帮我下紸,输赢跟我有个毛的关系?我还巴不得下盘输呢!让我也开开眼,杀人和杀猪有什么区别?”章文满不在乎的说道。

“进一个,……快进呀!……快呀!”胡家的几个人围在电脑旁边,嘴里不停地喊着,现在,对他们来说,哪怕是不进球,也不能让对方进球,不进球也就是打平了,还有点希望,如果主队赢了,那后果太可怕了!

“快进呀,老五的金砖,我的美酒!快呀,你倒是给我进一个呀!”钱一也在电脑前上蹿下跳的嚷嚷着。搞得范志成也有点心神不宁了。

对呀,拿金砖可是为我准备的!章文也想起来了,这比赛还输不得!

在煎熬中度过了20分钟。

“呦呵!”

电脑里响起了进球提示音。

胡家老大心跳骤然加速,脸色惨白的看向电脑屏幕----这一个球可是决定生死的啊!搏命的一个球啊!

时间瞬间凝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