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268章 一把小刀大放血(上)

第二百六十八章 一把小刀大放血(上)

朱志元最先坐在麻将桌上,提议今晚上玩上海麻将----清,混,碰带黄(流局)翻。四百腊子。这一下,老余和老汤就很犹豫了,说是四百腊子,但是并不是四百封顶啊,清一色翻一番,杠开翻一番,门清,大吊车等等这些都能翻上去,这碰到一副大一点的牌,输赢就是好几千啊!如果人品爆发拿到一副全风向,字一色,搞不好就上万了。

章文冷眼观瞧,这时候就显出各位老板的实力了,老汤首先就坚决不坐上去,只在旁边飞个四百块的苍蝇,当然是死苍蝇,老汤今年的生意一般,镇上又开出了好几家和他差不多性质的五金店,竞争太激烈了,要不是有朱志元的一份长期的非标紧固件合同,恐怕盈利都成问题,所以他现在跟着朱老大跟得很紧。

老余犹豫再三还是坐下来了,他最近几次去澳门都赢了,手里的零用钱和私房钱差不多有六七万了,所以还是有些底气的,再说老余一向以风格稳健而著称,对自己的麻将技巧还是很有信心的。老顾则根本就不在乎,更何况这会在刘佳蓉面前更不能掉了面子。剩下一个位子就只能是章文坐了,因为这会正是睹球下紸的高峰时段,胖子手持两个手机忙的不亦乐乎。也只能和老汤一样飞个苍蝇助助兴。

其实对于这个尺度,章文也觉得有些大了,现在自身的实力也就是刚刚超过了老汤,这也只是从经营的角度来说的,要说底蕴,人家手里也有几套拆迁房,还有这么多年的积累,家底厚实着呢!不过,章文现在手里倒是真的有几十万呢,更何况这会莫心兰也赶过来了,她更是不愿服软的性子,所以章文毫不犹豫的坐了上去,咱现在也是和在座的平起平坐的老板了,谁怕谁?

不过这回章文没让几个女人跟着飞苍蝇,如果再加上几个女人飞的苍蝇,那一副牌光苍蝇就得2千块,一般苍蝇的尺度是跟着腊子走的,腊子多少,一般苍蝇也就多大。不过,从某种角度来说,上海麻将更考验麻将的水平,得会算牌,七分的牌运,三分的技巧,每一局的时间也比较长,趣味性更大。

商悦坐在办公桌前在帮着章文整理数据,为晚上的比赛在做着准备工作,要不章文能那么轻松?今天是为了测试赔率表的实战胜率,所以之前章文就说好了,所有的比赛都是均码2千下紸,这样的话,章文估计即使不能保证百分百的赢,也能保持不怎么输。而且每场都下紸2千,对在座的各位都不会有太大的压力,周末嘛,还是要一休闲为主,干嘛弄得那么紧张呢!

章文是想以休闲为主,但是朱文宇可没想休闲,这会他通过电话知道章文召集了这帮人要下紸睹球。朱文宇的电话就跟过来了。原来朱文宇最近官运亨通,刚上位镇税务所的副所长没一年,现在他的上司所长住院了,还病得不轻,好像是切除了三分之一的肝脏。才五十出头,完全是吃出来的毛病,肝脏外面的一层厚厚的脂肪把肝脏裹得严严实实,连b超都找不到肝脏,另外高血脂,高血糖,高血压,这些富贵病一样不能少,接下来肯定是退下来了,这让朱文宇一下子有了热切的希望,虽然他的资历还不够,但是他也开始上下打点,把手里的关系都运转起来,而且现在看来很有点希望了。

“章文,今天把你的推荐全部给我,我今晚上有大用!”朱文宇电话里很兴奋地说道。

“我今晚上是多场推荐,全部是均码下紸,到时候让胖子报给你就行了。”章文并不知道朱文宇要玩多大的尺寸,而且这家伙鬼得很,并没有在胖子那里下紸。

“啊?不是一场两场的?”朱文宇有些意外的问道。

“嗯,这样风险最小,应该能保持不输。”

“也行!大不了我下紸大一点。”

……

同一时间在澳门的贵宾厅的吧台旁边,范志成和严老大坐在一起在喝着酒,严老大上次看到范志成的一手刀功以后,心里佩服得不得了,总想着来讨教两招。

“后来那兄弟俩怎么样了?”范志成慢慢的品着酒问道。

“呵呵!没用,属狗的,不长记性。今天又来了,带了五十万来的,这会在我那个场子里赌呢!”严老大笑呵呵地说道。

“哦,你还在给他们放筹码?”范志成问道。

“没有,我让他们先交钱再放筹码,这回再输光了,可真就没东西可以抵债了,我找那麻烦干什么?现在也就是给他们提供点方便,省的几十万现金来回折腾。”严老大也是很精明的。

“以他们现在的心态,真的是离死不远了!”范志成轻轻地摇摇头叹道。

“没事,一家老小一人卖一个肾,还能凑个百八十万的!”严老大阴笑着说道。

“呵呵,这钱不要也罢!”

“我不管,我是什么钱都收!”

在贵宾厅里还有个人也坐在那里玩佰家乐,居然是段克俭,这货最近也挺郁闷的,前几天窝在家里闷头在游戏里打装备,正在给一个头盔升级星星,眼看着就要从11星升到12星了,没想到他老婆跑过来和他大吵了一通,原来这家伙两天没好好的睡觉了,更让他老婆不满的是,居然两个星期没给老婆上过税了,吵着吵着,看到段克俭不怎么搭理自己,老婆一怒之下把他的电脑电源给拔了,这下可悲剧了,为了升级这个头盔,前面垫了无数个11星的装备,全部爆了,就是为了这个头盔能顺利升级,没想到关键时候被老婆把电源拔了。

段克俭盛怒之下和老婆在家里pk起来,虽然在游戏里一直都是秒杀其他玩家,可是在现实中的pk却不是那么回事,和老婆缠斗了将近一刻钟,脸上被抓了三条血印,最终把老婆打翻在地,踹了出去。再重新开机进入游戏,段克俭郁闷的想吐血,那个头盔非但没有升级成功,还爆掉了两颗星,变成九星的装备了,这下连全身的装备的11星套装加成也没了,段克俭急怒攻心,想重新再把那个头盔升级到11星,结果越急越爆,最后只剩下五颗星了,接着又被别的玩家连着劈死了几回,段克俭关了电脑,又找老婆pk去了……

因为这星期胖子不去澳门,所以今天段克俭不得已,只身来到了澳门,急于赢点钱回去把装备修补好,就老婆这么一闹,再加上自己后来的升级失败,加在一起差不多损失了十几万,段克俭心里有苦说不出,家里只当他玩游戏也就一个月花个万把块钱,谁能想到他已经投入了好几十万了。所以只好靠佰家乐博一下。好在运气不错,这一晚上已经赢了四万多了……

……

而麻将桌上的战况也是出人预料的激烈,平时难得碰到的清碰,大吊车,全风向等今天全出现了,输赢完全超出了预计,最先发飙的是老顾,这老货做成了一幅全风向,一把牌就是一万二千八,还是自摸,三家一共输了三万多,接着,章文的一副清一色杠开,也有三千二,三家加起来再拍死两个苍蝇(就是苍蝇没有飞到他的风向上)也有一万多了。朱志元也不甘示弱,一副清碰胡下来很章文的赢利差不多。就老余没有胡到什么大牌,而且几记重创全部吃到了,三个小时多,居然输掉了三万多,这下老余脑门冒汗了,斜眼瞄了瞄老顾台面上的叠的高高的一堆钱,差不多有四万多了,尼玛!全都是我的钱哦!老余心里窝火极了,这叫什么事?比去趟澳门还损失大!这真是一把小刀大放血!

旁边两个飞苍蝇的也是有喜有忧,老汤飞的苍蝇老是飞到老余的风向上,这会功夫也跟着输了三千多。而胖子随便飞飞就是飞到了胡牌的那家,还经常是自摸的那家,一收钱就是三份,一千二。所以他倒是已经赢了六千多了。

章文现在的输赢差不多,还赢利一千多,主要是他抓了老顾几把冲。朱老大输了几千块钱,也没当回事。只有老余最惨,他带了两万现钞早就没了,又从胖子那里借了2万现钞,可是情况也不乐观,借来的2万也是剩下1万不到了。

商悦这会儿把数据也都输入完成了,也空了下来。三个女人坐在沙发上在把水果去皮切块装盘,然后每一小块上都插上一根牙签,这帮大老爷们,如果不这么弄,根本懒得吃水果。三人一边手里忙活着一边小声地聊着天。

“佳蓉,今天老顾很旺啊,赢了这么多?”商悦对刘佳蓉说道。

“哼!又不是我的,有什么用?”刘佳蓉轻声的哼道。

“你到底和老顾怎么样啊?”商悦问道,莫心兰也知道刘佳蓉的事,所以现在说话也没有什么避讳。

“我不想回去,就这样挺好的,你不知道,老顾这人在家里可霸道了,而且现在那个李九妹也很嚣张的,我会去不是找不痛快吗?”刘佳蓉有些烦闷地说道。

“这倒也是!哎,佳蓉,如果让你选,他们几个里你选谁?”商悦忽然问道,这下连莫心兰都竖起耳朵等着听答案了。

“你瞎说什么呀!你当是抛绣球呢!”刘佳蓉怪怨的说道。

“打个比方嘛!反正就我们几个人,别人又听不到!”商悦很三八的说道,莫心兰也连连点头。

“那……那……我觉得朱老板最好!”刘佳蓉扭扭捏捏的说道。

“为什么呀?”莫心兰觉得很有些出乎预料,她认为不管是谁都会选章文的。

“他赚的钱最多呀!”刘佳蓉的理由很简单,也很实在。

商悦和莫心兰都沉默了,刘佳蓉是她们几个里没有什么钱的,所以考虑问题首先考虑的是赚钱的多少,而不是其他的。不该问她这个问题的……

莫心兰端着水果盘走到章文的旁边,看着章文认真地样子,心里很有些柔情泛滥,觉得再怎么样自己都会选择章文的。不!不需要选择……